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二一六章 雪原之神

第二一六章 雪原之神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二一六章 雪原之神

在袁貌于光明頂以一當千,獨戰七大派高人的時候,遠在五萬里遠的一片雪原之上,到處都是一片銀裝素裹,天地籠統慘白,遠處的高山、陸地全都被冰雪覆蓋,入眼全是潔白,并無雜色。

北風呼嘯凌厲,又冷又干,刮在人的皮膚上就像是小刀子在一下一下的開剌了。

雖然是陰雪天,但是冰雪反光下處處都是亮堂如白晝。

放眼看去,千里難見一個人影,偶有一兩個冰屋也隱藏在白色中,難以發覺。

在這一片片的白茫茫中,極北之處是一片沒有起伏的冰原,廣闊的冰原上時不時出現一兩個冰山,這些都是千年不化的玄冰,即便是到了夏季冰原融化,這些海洋之上的冰山仍舊能留存下大半,便是因為它是至陰至寒之物。

在冰洋平原的深處,有一個高達百仞的冰山如同一把尖刀直插天穹,在這個冰川之上盤膝端坐著兩個道人。

一個是面如桃花的女冠,另一個則是長須道人。

這兩個道人穩如磐石,好似都沒了呼吸,身上也落滿了雪花,漸漸掩蓋了身形。

過了不知道多久,長須道人微微一震,身上的白雪驟然飛起,宛如白玉帶打著轉的遠去了。

道人看著肌膚如玉,須發漆黑,不過是三十歲上下的年紀,但是等他睜開兩眼,眼中閃爍的精光宛如霹靂劃亮了本就陰暗的蒼穹,然后眼神里的澹漠、滄桑讓人只需看一眼就能知道這是個看著年輕,但實則不知何等年歲的老道人。

老道長出一口氣,那氣流凝如白煙,直飛出數十丈,落到冰面上個竟然將冰面融化為一個一丈方圓的大洞。

但只是這等神通手段,若是光明頂上的武圣宗師們看到都要驚呼神仙顯圣了。

松了口氣,林清玄默默掐算時間,知道自己這次入定修行不知不覺的經有半年光陰了。

看了眼身邊的李莫愁被冰雪覆蓋,林清玄心念一動,自有一股暖風憑空而出將李莫愁身上的冰雪融化蒸發,而沒有一絲勁力透入她的衣物,觸及肌膚,自然沒能觸發李莫愁身體的護體氣勁。

看著雪花索索之下莫愁好像睡著了一樣的甜美面容,林清玄恍忽間想起來一百三十多年前自己回到終南山護教時跟莫愁在后山水潭滑冰的場景,一百多年的過往歷歷在目。

林清玄又想起了自己剛穿越而來時還想著能練成神功,活個一百多歲就心滿意足了。

現如今活到了一百五十歲還青春永駐,更開創了仙路,飛天遁地無所不能,只差一層修為便能修成陽神,探索長生之路了。

當年的心愿早已達成,甚至于連當年的幻想都快實現了。

林清玄感覺在這個大致是未來阿拉斯加北部的北極冰面上淬煉陰神,感應冰雪寒風和深海魚蟲則能加倍之速,于是就知道了自己所創的淬煉陰神之法靠的是觀想天地萬物,體悟天地化生之理,因此在極端環境體悟也能有更好地功效。

本來已經創造完整的陰神淬煉之法想心法中又因此增添了幾句話,越發完善。

又過了數日,冰山內忽然大放豪光,緊接著便是一道劍氣破開堅硬如鐵的冰山從冰晶深處飛出,懸浮在李莫愁的身邊。

等到劍光散去,李莫愁兩眼睜開,神光閃動,伸手拿起九真劍插回劍鞘,笑語殷殷的看向林清玄。

“林郎,玄冰淬煉已經完成近半,雖說是冰火金石的洗練都要經過七七四十九次,但是陰陽相濟乃是根基,咱們該去找火山熔巖了。”

兩人一路北行都是林清玄領路,雖然林清玄也沒來過東北亞和北美大陸,但是林清玄前世卻知道北極的大致所在。

如今林清玄的神念展開足可蔓延百里,走走停停便能熟知所在的方位了。

因此越過海峽飛到北極冰洋尋覓冰山都是林清玄做主,他知道北極適合洗練神劍,壯大陰神,而在正南的阿拉斯加地區也有許多火山,正好可以找尋熔巖巖漿淬煉神劍。

閉關修煉之余林清玄半年來以陰神出游時早把方圓數千里觀照一遍,自然是知道哪里有死火山,哪里有活火山。

“既然你的玄冰洗練已有小成,須得熔巖洗練加以中和,那咱們這就動身吧,我知道此處正南約兩千里有一個火山,山內巖漿沸騰,正適合你來修煉仙功。”

林清玄說著就取出一枚在秘境時煉制的五仁丸遞給李莫愁服用,一來是當做資糧補充能量,二來靈寶不能斷,便是效果再差,長久服用還是能多多少少的延年益壽。

李莫愁吃了五仁丸后就起身握住了林清玄的大手,兩人在冰山上輕輕一躍就飛出數百丈遠,而后御風而行,借助凌冽的北風速度奇快的一路南下,不過大半天就過了冰原雪原,看到了黑綠色的土地和山脈,也漸漸看到了高大的火山。

臨近火山兩人就看到火山口里有淺淺的水潭,正咕都咕都的冒著泡,林清玄和李莫愁神念一掃就知道水潭下方數十丈便是沸騰的熔巖。

李莫愁低聲道:“這個火山似乎快要噴發了?”

林清玄點頭道:“方圓千里有七座火山,唯有此處最大,也最活躍,自然是最適合你修煉劍經了。”

玄天劍經最后一層便是洗練神劍兼修陰神之法,之后的淬煉陰神和轉化陽神之法楊明都還沒能創出。

不過暫時也夠李莫愁修煉,便是她以后當真練成了,后續法門自有林清玄指點,倒也不需發愁前路。

自從李莫愁跟隨林清玄一來,也就是林清玄西域十年李莫愁替他管顧紫霄宮,之后一百多年中都是安心修煉便好,萬事皆有林郎操辦,便是修煉之法也是最好的,此次出來也是無一處不便利。

李莫愁想到這里便是心中萬般不再縈索心頭,仍舊一時感慨,趴在林清玄身上就親了他一口,低聲道:“多謝林郎,有你在,我便是越發像個廢物了。”

林清玄澹澹一笑,右手一揮,一道氣流裹雜著無形劍氣射入山口。

“砰!”

一聲巨響后山口開出了一個深不見底的大洞,隱隱有熱氣上涌。

李莫愁知道是林郎施法打通了山口和山體內熔巖江河,于是飛落下去,坐在洞口旁的一塊黑石之上,意念一動,陰神便已經離體而出,附著在九真劍上。

只見九真劍倉啷一下出鞘,閃爍著白色劍芒抖了抖就宛如一條游魚靈動的飛出,射入了林清玄施法打出的地洞中。

林清玄站在李莫愁身邊,神念觀察著李莫愁的陰神附著在九真劍上直落入大洞深處,越往下越熱也越明亮。

等到滿是紅光后九真劍就噗呲一下落入了一條翻滾沸騰的巖漿池塘中,在其中載沉載浮。

無窮的熱流涌入九真劍,似乎要把九真劍融化成鐵汁。

李莫愁急忙施法,陰神發出冷清微光同九真劍一起抵御熱流,吸收熱流,陰神和九真劍一起一點一點的增強,沾染著熔巖中那融化萬物的毀滅氣息。

林清玄看著李莫愁的陰神附著在九真劍上沉入巖漿后漸漸神念收縮,劍芒內斂,就知道是趨于平靜的修煉狀態了。

劍修的神劍同修之法比林清玄所創的太始仙功速度更快。

林清玄壯大陰神到李莫愁這等程度時都要近十年,可是李莫愁從陰神小成到如今還不過兩年而已。

估摸著莫愁這次修煉最多一年便可又有精進,林清玄神念一掃就發覺在火山腳下的一個河谷內有四五個骨頭木頭和皮子做的帳篷,有許多穿皮毛衣物的男女馴養角鹿,采摘漿果,每個人都是黃色皮膚,看著與蒙古人差不多,但是身材更矮小一些。

林清玄知道這些人應該就是所謂的愛基斯摩人,也叫因紐特人,看著他們生活的如此艱難,而且各個面有菜色,身材瘦弱,甚至許多人都有病,林清玄忍不住長嘆一聲。

“長嘆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艱……”

長嘆一聲,林清玄就閉上眼睛入定修煉了。

修行中時間總是不夠用,轉眼春去秋來,火山口的水潭也早就干涸,并且冒出來一些熔巖,開始不停的冒出了滾滾黑煙。

黑煙也來越濃,又過幾天火山還會時不時震顫一下。

林清玄知道火山似乎快要爆發了。

山下的因紐特部族的人也都意識到了大難臨頭,他們供奉出自己豢養的狗和捕獵的魚和飛鳥等,剝了皮把血淋淋的食物放在山前,祈求著神靈能夠息怒。

又過了四天,巖漿內忽然竄出一道白光,然后出洞口懸浮在李莫愁的身前。

光芒漸漸散去,火紅的巖漿嗤嗤的滴落地面然后化為黑色泡沫狀的石礫,九真劍經過一年多的洗練已經變得越發靈動,劍刃之上隱隱流動著暗紅色的線條,這邊是吸收了巖漿熱力的表現,等到紅色線條全部消失后便是李莫愁和九真劍把此次修煉全部化為功果的表現。

李莫愁伸出白玉般的玉手捏住劍柄,微笑道:“多虧林郎護法,我的陰神已經越發凝聚成形了。”

說著忽然又微微皺眉,瞥了眼不遠處的黑煙,道:“只可惜火山要爆發了,此處不能久留,咱們另尋他處修煉吧。”

林清玄輕輕一笑,道:“行,不過此處的百姓生活太過艱難,這火山爆發后他們便要失去家園,九成人都要死在遷徙路上,且待我出手結了此厄吧。”

李莫愁神念一掃也已知悉,她微笑道:“林郎你的慈悲心是真仙人才能有的,那我也來助你。”

說完話兩人就端坐不動,似乎在等待什么。

過了半個時辰后,火山突然搖晃起來,亂石晃動,好似移山倒海、天地倒懸。

可是林清玄和李莫愁身下的黑石卻穩如泰山,好像與這火山并非一體。

巨響和濃煙以及地震把山下的部族們嚇得哭喊起來,酋長薩滿等更是不斷地跳舞怪叫。

他們的祈求顯然并沒有用,地震愈演愈烈,火山口的黑煙也越來越濃,最終冒出來通紅的熔巖噴出,在山口的四面流淌而下,看樣子只需一炷香的功夫就能流淌到山下。

因紐特部族看到火山噴發后都嚇得跪地叩首求饒,等到這場災害結束后,方圓數十里將再無植被生靈。

這些人即便不會死在山下,也終究會死在遷徙的路上,因為在這種緯度極高,物資貴乏的環境中,食物的獲取十分困難,長途遷徙又沒有地圖,不知道下一個能支撐族群生活的家園在哪,極大可能是餓死在路上。

而且這里還有狼和熊等勐獸,更有其他的族群,所以說危機四伏,這個族群的命運并不樂觀。

林清玄雖然不懂他們的語言,但神念一掃就知道他們悲觀的擔心和害怕。

眼看著巖漿流淌而下,整個山上彌漫著黑煙和刺鼻的硫磺味,林清玄右手一揮,早就蘊而不發的真氣傾瀉而出,化為一大團白色霧氣升騰而起。

林清玄的神念也遍布山頭,細致入微的控制著黑水道法。

這一團至陰至寒的真氣所化的至陰至寒的冷氣在林清玄的控制下四散而開,牽動著山頭之上的云氣慢慢匯聚,隨著林清玄的真氣源源不斷的輸出,天空漸漸陰沉下來,然后一陣狂風把黑煙吹散,天上就突然飄灑下鵝毛大雪。

潔白的雪花隨風飄動,還沒落下就被巖漿的熱氣霧化,但是隨著雪花源源不斷的飄灑而下,終于有雪花變成水滴落入巖漿中,發出噗嗤的聲響,而后巖漿的表層出現一個小小的黑點。

半個時辰后大雪越下越大,巖漿都化成了黑色的巖石鋪在地上,而火山口還在綿綿不絕的噴涌巖漿,隔上半個時辰總還會有一些地震,山下的部落山民依舊不斷的哀求。

林清玄和李莫愁飛在空中,看著紅彤彤的火山口,神念看著山口下還不安分的巖漿,知道噴發恐怕要持續十多天了。

林清玄的降雪仙法雖然暫時控制了局面,但是等到一日后空中云霧散盡,冰雪消融,此處終究還是要變為絕境。

李莫愁手中九真劍熠熠生光,道:“師哥,我用神劍削掉山頭吧。”

林清玄輕輕搖頭,道:“削掉山頭看似快捷,但是山崩地裂下這幾十個山民如何存活?便是你我施法救下他們。地貌變化了,以后溪流河谷沒了,他們沒了家園還是要死。”

“那該如何是好?”

林清玄沉吟道:“我以無上仙法把天上水霧凝結一起灌入山口,到時候火山口便會徹底凍結,山下縱使有巖漿那也噴不出來了。”

“如此也好。”

林清玄飛到半空中,清嘯一聲,兩手開始呼風喚雨的擺動,接著山下的因紐特部族就看到山巔之上出現了一個穿著怪異的男人,飛行著操縱天象。

所有人都只當是神靈顯身,紛紛跪下高聲歌唱贊歌。

作為開辟仙路百年的清玄祖師,林清玄的修為深不可測,一來是真氣本就無比的深厚精純,二來是用多少便立時能再從各個經脈穴位中化生出多少,可謂是無窮無盡,因此才能支撐施展無數的仙法道術。

不過林清玄現在想要把天空中方圓數里的云霧水汽凝聚一起,即便是他這位仙人祖師也有些力有不逮。

用了足足半個時辰漫天的云霧才漸漸壓縮成方圓十丈的一團旋渦云,而且不斷的高速旋轉,散發著駭人的聲勢風勁和寒氣。

林清玄此時體內真氣早已所剩無幾,便是周身的數百個穴位不斷化生出真氣,但是相比于林清玄現在要施展的仙術卻顯得杯水車薪,入不敷出。

在林清玄真氣只剩下一成左右的時候,那團旋渦云團終于壓縮成九丈方圓,四溢的風勁也化作湛藍。

知道火候到了,林清玄兩手向下一揮,那團巨大的旋渦云團就嗖一下落入噴發巖漿的山口。

緊接著就是一聲轟鳴,接著是四射而出的黑色石塊,這些都是巖漿凝固后所化。

等到風勁和云霧散盡后,整個山頭就變成了一個巨大的大碗形狀的谷底,數十丈的巖漿都凝聚成了堅固的巖石,這座正在噴發的火山被林清玄的仙法硬生生給變成了休眠火山。

仙法一道發展至今,到了林清玄淬煉陰神,修行一百五十余年的現在,終于表現出來了真正堪比人們想想中的仙法的樣子。

林清玄施展無上仙法一舉將正在噴發的火山封死,展現了當世真仙祖師的無上神威,也讓看到他身影的山下部族不停的叩首敬拜。

等到一切塵埃落定后,林清玄和李莫愁已經化作清光劃破長空飛走了。

只驚的幾十個因紐特野人不斷地手舞足蹈和嚎叫叩拜,感謝神靈顯圣。

等到祭拜結束后,看著雖然一片狼藉,但還是美好家園的河谷,大祭司烏瑪舉起手中的綁著狗牙、海豹牙和海象因莖骨的木棍法杖,大聲的呼喊道:“雪原神靈拯救了我們,我們見到了神靈的神像,要凋刻一尊神像每天祭拜,祈求神靈能繼續保佑我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