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二〇九章 修行無日月

第二〇九章 修行無日月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二〇九章 修行無日月

昆侖秘境

在這個世界上,不管用心生活的人還是荒廢時間的人,時間總是會同樣無情的快速把他們拋棄。

轉眼又過了數年,江湖上死去了無數人,也老去不知多少成名的高人,也有眾多青年才俊的少俠成名,市井之中雖然多有好事之人言說江湖之事,可是一代新人換舊人,百年之前的五絕高人鮮有人提及。

人們說的多是近些年的終南七俠、少林寺四空八圓、峨眉派孤鴻子、滅絕師太等,再有就是方升、楊卓犖了。

至于說數十年前就在江湖上名聲不顯的古墓派早就不為人知,全真教老前輩周伯通更是無人知曉,便是全真教弟子也只當老祖宗死了。

這天,古墓派掌門小龍女正在山洞中安心修煉玄天劍經,周身諸穴正在吞吐劍氣,忽然聽到一陣清嘯在山谷中響起,清嘯聲方落就又傳來白猿兒歡喜不已的啼鳴。

小龍女聽出了清嘯之人,隨即出定,澹澹自語道:“是周大哥回來了。”

說著起身飛出山洞,未曾落入谷底小龍女就看到地上站立的周伯通,他的須發已經盡數變為銀白,看著比他出谷的二十二年前衰老了不少。

周伯通跟白猿兒抱在一起嬉笑打鬧,看似是親熱的抓抓打打,但是四個手臂閃動中用的都是這世上最高深莫測的武功。

有游龍手、履霜破冰掌、空明拳、七傷拳、昆侖兩儀劍、大伏魔拳、摧堅神爪等武功……

一個白須白發一身灰袍,一個身穿澹黃色短打,通體白毛,因為出手極快,兩人看著就像是兩團白云打著轉的糾纏,若即若離。

呼呼風勁和勁力激蕩在周邊石木上的噗噗聲令人聞之心驚,若是有武林高手看到了定要驚呼一聲,以為是什么學貫諸派的大宗師在交手了。

斗了片刻,白猿兒的武功內力都遠不如周伯通,肩膀一晃重要打出一拳“空屋住人”,結果眼前一花,自己就被周伯通以一氣化三清的手法按住了手腕,掙脫不得,急的它嘰嘰亂叫。

“臭小子,二十多年你倒是本事大漲了。”

周伯通笑罵一句就松開了手。

白猿兒唧唧叫著就抱住了周伯通,兩手不安分的拽著他長長的胡須和頭發。

周伯通本來就沒什么架子,對于白猿兒的親近也樂得其所,反而閉目享受起來。

林清玄和李莫愁不知何時已經跟小龍女一起站在了周伯通和白猿兒身前,看著一老一少親近的樣子,三人都暗自發笑。

周伯通伸手拍了拍白猿兒,笑道:“老頭子回來了,你還不快去給我摘些蟠桃來吃?”

白猿兒顯然是聽懂了,點著頭就高高躍起,三兩下就消失在山林中。

周伯通扯了扯胡子,笑道:“是林兄弟教會白猿兒太素化生功的?你可真有耐性。”

林清玄輕輕搖頭,指了指小龍女,道:“龍兒知道你喜歡玩,廢了大心血才教會了白猿兒前兩層的太素化生功。

我前幾年回來后又補上了后兩層,它雖是個畜生,但是心性單純,根底深厚,仙功已然小成,只怕是尋常的武圣都不是他的對手。”

“好龍兒,我看這山谷里還有你養的玉蜂也十分好玩,等下你教教我怎么御蜂吧。”

回到了秘境山谷周伯通十分高興,他裝死人修煉陰神,偶爾還要偷吃些貢品,早已憋得難受,雖說跟白猿兒耍鬧發泄了幾分,但是談興卻不減。

小龍女點頭道:“這有何難?大哥想學教你便是。”

“龍兒最好了。”

周伯通嘻嘻一笑,瞪了眼林清玄,道:“這么好的丫頭,林兄弟你一并娶了做老婆吧,這樣她還能幫襯著莫愁照料你們倆。”

林清玄聞言只有苦笑,李莫愁則眉梢一抬,小龍女倒是好似沒有聽到。

周伯通知道李莫愁這是要生氣,忙作揖躬身道:“我說錯話了,莫愁妹子不要生氣……”

周伯通正在求饒,白猿兒已經抱著一大堆蟠桃回來了。

周伯通急忙躍過去拿起就吃,一邊吃還一邊贊嘆。

有了白猿兒回來,再加上吃蟠桃打岔,方才的事情就忽略不提了。

林清玄和周伯通、李莫愁、小龍女四人并白猿兒一個畜生席地而坐,周伯通看到白猿兒竟然也能安安穩穩的坐定,心中暗自稱奇:兄弟他的這個小老婆還真是好手段,竟然連白猿兒都能馴的服服帖帖,實在是厲害……

周伯通早就憋了一肚子話,哈哈一笑就說道:“我出谷后就去了西域,那西方的風土人情就是不錯……

后來我聽人說在天竺有個什么舍衛國祇園精舍,后來叫做布金禪寺,說是用黃金鋪地,我心想天竺之人禮佛豈能如此大方?莫不是把中土崇道弟子都比下去了?于是去想著去看看……

后來見到了那個祇園精舍,卻是早已成了一片廢墟,金磚自然無從得見,想來是早就被人拿去了,嘿嘿,我去了天竺才知道,佛教在天竺早已鮮為人知,他們不少人信奉的是濕婆教,有一些也信天方教和咱們全真教,這佛法除了密宗和咱們東土怕是無處可尋了……

之后我在那爛陀寺舊址見到了終南派的祖師張三豐,這個小道士很不錯,悟性跟你還是師哥都差不多,一看就是當祖師的苗子,他在那追殺什么汨羅僧,我倆一見如故,后來結伴而行……”

林清玄三人聽著周伯通喋喋不休的訴說二十二年里他的見聞和所做的諸多趣事,例如給莫斯科地方鄉紳的尹凡剃光了腦袋,懲戒他暗自支持東正教,是靈光觀偽信徒的事情,還有裝作仙人遺蛻戲耍明教中人等諸事。

周伯通好不容易有機會跟林清玄團聚,心中欣喜,竹筒倒豆子般的把自己的經歷和趣事都說完后才覺得過了把癮。

說完了范遙帶著陽頂天尸首回光明頂的事情后,周伯通就問道:“我聽范遙說你顯圣給陽頂天傳授了尸解仙法?他當真能轉世重修?嘿嘿,志平這小子也不算廢物……”

贊嘆著周伯通就想起大相國寺辯經的趣事,纏著林清玄讓他說說這些年林李二人在中原的見聞。

雖然五年前三人在青牛宮見過一面,但是當時時間緊急也沒有說了幾句話,周伯通現在想起林清玄和楊明創出的玄天劍經與大相國寺辯經施法的趣事就暗自后悔沒有一同見證參與,不過轉念一想自己若是跟著林兄弟向東,這西域的趣事就再也經歷不上,一時間只是心癢難耐。

林清玄纏不過周伯通就把自己和李莫愁下山的見聞隨便說說,重點說了跟楊明創出玄天劍經的事情以及在大相國寺附身方升和顯圣施法的兩件事。

周伯通聽的哈哈大笑,連連鼓掌,還時不時的點評幾句,對于林清玄附體方升以及太始幻境最感興趣,讓林清玄傳授給他。

林清玄自無不可,當即將諸法說了,周伯通聽后就樂不可支,笑道:“我學會了陰神附體的奪舍之法后在出去就能當真用他人的身體做些事情,到時候才是有趣……”

待到說笑間已經是深夜,周伯通只覺腹中饑餓,揮下空中的兩個飛鳥,讓白猿兒生火處理,眾人半晌后就吃了一些烤肉和蟠桃。

感覺腹中滿足了周伯通才哈哈一笑,說道:“林兄弟,二十二年里咱們對陰神壯大之法和淬煉之法定然都有心得,不如交流一二,也好給兩個妹子啟發啟發。”

“那請周大哥先說吧。”

林清玄和周伯通,李莫愁,小龍女四人席地而坐,周伯通和林清玄就開始相互交換修煉的心得體會以及對太始仙功第七層心法的推演。

二十余年未曾見面詳談,周伯通和林清玄都沒有荒廢時間,更是各有際遇,陰神壯大之法自然是都打磨到了完美無缺的地步,但是緊隨其后的淬煉陰神卻與這不同的見解。

因為按照兩人推演的煉氣化神之法,到最后是必須將陰神化為純陽不朽的陽神,但是如何由陰化陽卻并無確切的方向。

不過陰神壯大的極致后便要以秘法淬煉陰神,而后再壯大,如此反復鍛煉才能將陰神修煉到極致。

周伯通和林清玄就是在如何淬煉陰神上產生了分歧。

周伯通認為不朽陽神的前身是陰神,那淬煉陰神之法就應該著手去給陰神沾染天地化生的陽性力量,只有趁著陰神未能圓融不泄的境界去以天地至陽之力捶打吸收,以后化為不朽陽神才能順理成章。

而林清玄因為兼修了尸解仙法和玄天劍經等其他仙功,對煉氣化神之道也有了更包容的想法,他并不覺得在陰神淬煉到圓融境界前就有必要去冒險。

二十多年里兩人都有了不少見解思路,在反復的交流討論后,已是三個月后。

林清玄勸說不了周伯通,周伯通也勸說不了林清玄,兩人決定暫時將達成共識的壯大陰神的第七層心法的下半段合力創出,然后再慢慢修煉中摸索著淬煉陰神之法。

太始經下冊的第一層,也是凝聚陰神的第一層心法,在太始仙功全篇中只是第六層。

當時創出第六層心法后林清玄和周伯通就順勢把壯大陰神的第七層心法也創出來,只不過當時兩人只摸索出壯大陰神的粗糙心法,雖然沒有錯誤但是法門不算精細完整,所以這二十多年里,兩人一邊修煉一邊完善,終于將壯大陰神的第七層心法徹底完善,同時還對第八層的淬煉陰神之法各自有了方向。

數日后,林清玄看著天演鏡中的太始仙功第七層的心法波光流動,第八層的心法也在慢慢的推演,似乎已經漸漸成型,心中十分高興,想道:有天演鏡在,我只需要讓寶鏡同時推演我的淬煉陰神之法和周大哥的淬煉陰神之法,等到推演好了以后,興許便能多出一條修仙之路也未可知。

隨著林清玄的修為日益精深,天演鏡的映照推演之能也越用越精熟,不過這淬煉陰神之法畢竟是超越了林清玄所知的無上神功,也是世上最高深的法門,所以即使林清玄不吝惜真氣,可是天演鏡的推演還是無比的緩慢,十天才能推演出一句。

而兩人所猜想的第八層心法各有數百句,若要如此推演完整,怎么也得二十年了。

不過好在林清玄不必完全等天演鏡推演完畢,他可以等天演鏡推演好幾句就學幾句,如此也能徐徐漸進,慢慢的明悟淬煉陰神之法。

太始仙功分為上下兩冊,上冊是凝聚神念、壯大神念、錘煉神念的無上秘法,分為五層。

下冊則是凝聚陰神,壯大陰神,淬煉陰神,化為陽神的無上神功,按照預想是分為四層。

如今林清玄和周伯通已經創出了全本的上冊,下冊的四層功法則被推演到第三層,也是全套九層中的第八層。

第六層是凝聚陰神,第七層便是將陰神壯大,第八層則是如何淬煉陰神。

此時林清玄和周伯通的陰神還沒有壯大修煉到極致,所以雖說第八層心法已經各創出不少,但是一時間還不能修行。

將此法放下,周伯通和林清玄又一起精研玄天劍經,數月后又各自訴說心得。

參與論道的四人里每人都頗有所得,尤其是沒怎么插話的李莫愁和小龍女更是大有收獲,之后四人便各自離去,找了僻靜處閉關修行。

尋常凡夫俗子修煉上乘功法時尚且能閉關數十日,甚至半年一年,只不過他們終究還要吃喝拉撒,閉關時總要有弟子門人伺候飲食。

林清玄、周伯通和李莫愁、小龍女四人都已經踏入仙流,雖然遠不是神仙,但是身體也多有諸般不可思議的神通,閉關時四人一年半載不吃不喝也無妨,所以他們四人的閉關修煉已經有了仙人的幾分意思。

一次閉關便要一兩年,即偶有出關也是各自隨便吃了些蟠桃和果仁,便是碰面了因為想著閉關修行,幾人也沒有交流就回到閃動草廬等處繼續閉關。

白猿兒因為林清玄多年來時不時的以太始幻境逼著它修煉神功,時間一長白猿兒不僅耐性漸長,修煉神功的習慣也養成了。

在林、李、周、龍四位仙家修煉的時候白猿兒也不敢打擾四個主人,每日除了吃喝便是安心的修行太素化生仙功,因為每日都服食蟠桃、桃仁、蛇膽等靈寶,白猿兒的修為也多有精進。

看似枯燥乏味,但是于修行者而言卻妙在其中的閉關歲月不知不覺的就渡過了十七八年。

這一日,草蘆之內的林清玄正覺得自己陰神壯大到了堪堪大成,想著下一步如何按照天演鏡推演的路子施法淬煉陰神。

忽然陰神一跳,心血來潮,隨機就感覺到秘境山谷的一處山洞中射出了兩道沖天的劍氣豪光。

“是龍兒閉關的所在,龍兒她練就陰神了。”

林清玄撫須大喜,起身出門。

幾個呼吸后,林清玄、周伯通和李莫愁都飛到了小龍女的山洞前。

原本小小的山洞被兩道劍氣破開大口,一個小山愣是被噼成了兩個山峰。

小龍女渾身劍意肆意,兩眼銳利之光不斷閃爍。

她肩上負著的兩把配劍未曾出鞘但是仍有數尺青白兩色的劍芒蔓延七八尺,乍一看就像是小龍女背上生出來一青一白的兩色翅膀,劍芒將塌了半邊的小山洞照耀的熠熠生輝,恍如仙境。

李莫愁微笑道:“恭喜師妹筑就陰神!”

周伯通和林清玄也出言恭賀。

小龍女收了劍光,眼中精光銳氣也散去,重新變為一個冷澹的美貌女子,她輕輕搖頭,說道:“我以玄天劍經煉化了君子淑女二劍,憑借兩劍才能筑就陰神,也算是取巧了,若是不以玄天劍經筑就陰神,只怕是還得十來年的苦功方才能成,說起來我是取巧,不如林大哥和周大哥的法子中正博大。”

林清玄微笑道:“修仙之法本就是便宜行事,是咱們凡人自己找出來的方便之法,只要沒有隱患破綻,不傷根基,比太始仙功修煉快,威力大不就是好嗎?

好就是好,只要是有最上乘的寶劍伴生,這修煉玄天劍經就是比修煉太始仙功速度快,修仙之法上慢就不能算好,我跟周大哥要不是早就練成了陰神,也巴不得以此法煉神哩。”

周伯通笑著點頭,道:“不錯,不錯,天下之法都是開創時粗糙,如鉆井取水,越來越好,我們的太始仙功是仙道之端,后來之法便是尸解仙法、玄天劍經。

未來還會有更多超越此法的仙功妙法,也唯有如此才是仙道大昌之兆!”

眾人齊聲曰善。

小龍女品悟著玄天劍經大成的感受,看著李莫愁說道:“師姐,你也快練成此法了,我將心得與你說說,興許三四年內你就能成了。”

李莫愁點點頭,然后姐妹倆挽著手就去了草廬說法。

林清玄和周伯通靜極思動,就喊著白猿兒伺候,到水潭一側的巨石上論說仙法,說是論法,實際上還是林清玄將天演鏡上新推演好的淬煉陰神之法一一說給周伯通。

------題外話------

今日頸椎病異常嚴重,起床后疼痛難忍,不能轉動,坐在電腦前越發疼痛,碼字不能。

所以,只有一章。

茶博士要好生理療去了。那個……諸位有懂行的,請私信發我哪里有比較不錯的會所,介紹一下技師,五百以內的就行,多了就看不起病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02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