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二〇五章 全真仙宗

第二〇五章 全真仙宗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二〇五章 全真仙宗

林清玄瞬息間將心中感慨雜念都已經壓下,然后想起既然恰逢張三豐誕辰,他又是自己最看好的后輩子弟之一,倒不如送他一場造化,也許數十年后這個小道士也能給自己一個莫大的驚喜。

想到這里,林清玄就微笑的看向張三豐,柔聲道:“君寶,你是孫德生師兄的弟子,算起來咱們都是一家人,既然恰逢你生日,我這做長輩的也不好空手而來,便送你半部玄天劍經,此法最適合你等修行。

你也不必覺得我小氣,老道不傳你全經是想你你自己能憑此創出不輸于玄天劍經的無上神功,我對你寄予厚望,希望你能將我道家神功發揚光大,也走上仙路。”

張三豐聞言大喜,心中感動不已,正要再拜謝,林清玄已經伸指在他眉心輕輕一點,然后張三豐就感覺自己仿佛回到了七十七年前的華山,重新成了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郎,跟隨著恩師覺遠坐在一塊石凳上聽著清玄帝君宣講仙法。

只不過這次帝君他老人家講的仙法自己句句都能聽得懂了,而且不少內容與當年曾聽過的大不相同了。

恍惚間時光荏苒,張三豐回過神來似乎是又過了七十多年,就像是自己又活了一世。

張三豐響了片刻才回過神來,雖覺得就像是做了一場夢,但是自己腦海中卻多出來了許多修煉神念的煉氣化神的秘法神功,尤其是還有自己從無想過的“人劍合一,以劍入道”之法。

此法之深奧高妙實不在清玄帝君老祖師所傳的煉氣化神仙法之下,而且聽著也更合自己的心意,實在是天下第一等的妙法……

即使是張三豐這等修為境界,稍加琢磨對于玄天劍經上的劍修之法也是驚嘆不已,沉迷其中,只恨不得馬上修煉。

林清玄明白張三豐的悟性資質絕佳,為了讓他能像楊明那樣走出自己的路子,把仙道之路開拓出新的方向,所以并沒有傳下全部的玄天劍經,而是挑了部分精要內容又加了一些太始仙功上冊的內容。

想著讓張三豐同時接觸修煉兩者,既能幫助他掌握煉氣化神的上乘心法精要,但又不只有有前人功法思路限制他的天分。

張三豐想要凝聚陰神甚至走到再往后的路就必須自我開創,林清玄就想看看未來他能創造出一條什么樣的修仙之路。

大有所獲的張三豐心神激蕩,只恨不得即刻閉關修煉,林清玄想起峨眉祖師郭襄,吩咐道:“襄兒因情所困,據說是早已大徹大悟出家為尼,她的悟性資質也絕佳,你將我傳授的心法轉授給她,看看峨眉派未來能否也成為仙門。”

張三豐微微皺眉,低聲道:“弟子的三弟子昨日回來時告訴我,說是郭襄姐姐似乎油盡燈枯,命不久矣了。”

林清玄沉聲道:“她不是早已筑就仙基了嗎?便是不能延壽一甲子,增加個二三十年當不成問題,加上修為高深,本就能長命百歲,怎么還不到百歲便要死了?武功練到了這個境界哪是說死就能死的?”

張三豐輕輕搖頭道:“聽說是她得知楊前輩飛升后就閉了死關想要盡快練成煉氣化神之法,結果急功近利下稍有不慎便走火入魔了。”

林清玄默不作聲,李莫愁則長嘆一聲,說道:“襄兒對明兒的情意還是未能消除,情之為物,最是厲害,任你何等人物,便是踏足仙流仍舊難以做到太上忘情,不能忘情,稍有不慎難免為情所困,為情所害,咱們修道求的是人法天地,但是人性本然,修為再高也終究變不成那無情的天地……”

張三豐大生同感,也忽然想起來作古快二十年的侯青花,也心頭掀起一道道波瀾,回憶著陳年往事,感觸著五味雜陳。

林清玄知道楊明的修為境界,估摸著此時楊明應該早就完善了煉劍之法,興許這幾日便要去紫霄宮傳授烏虛法完整版的《玄天劍經》了,到時候他必定要得知郭襄重傷垂死之事,若是能去見上一面,未必不能救活郭襄。

林清玄也有心讓郭襄不要有遺憾,讓兩人能再見一面,他還擔心郭襄等不到楊明就坐化,而且這等資質的苗子也不該如此埋沒,于是就又把尸解仙術傳授給張三豐。

等到張三豐學會后,林清玄就囑咐道:“你馬上去把尸解仙術傳授給襄兒,助她轉世重修。”

張三豐接連學得兩部仙法,心中滿足感動,急忙應諾,而后就見面前一道清風吹過,清玄帝君和赤煉元君二位就消失不見了。

落回到重陽后殿,張三豐也顧不得弟子們要給自己祝壽的大典,更顧不得享受天倫之樂,命人鳴鐘召集了宋遠橋、俞蓮舟等七位真傳弟子和十余名三代的道童弟子,吩咐他們看守好山門就取了自己的偶然所得的鎮派配劍“重陽劍”,飛身御風下山而去。

林清玄和李莫愁交代完俗務便離了終南山一路向西,過不了半日就見地上漸漸荒蕪,植被稀疏,土地干涸,地勢也越發的高了。

又行了半個時辰兩人就看到腳下一個還算繁華的重鎮,正是被黃河一分為二的蘭州城。

一口氣走了大半天,林清玄倒還無妨,可是李莫愁畢竟上冊太始仙功未能大成,此時已經感覺疲憊,速度才漸緩三分。

林清玄看李莫愁情緒低落,想起剛才在終南山上空自己與張三豐傳法說話時莫愁似乎以神念回到了古墓,心知她肯定是睹物思人,想起來孫婆婆和恩師古墓掌門了。

林清玄的神念在遍布終南山尋找終南七俠時也順帶看了古墓,那里面七十余年沒有住人,各個石室之內滿是灰塵,一應物資和衣服等都腐朽不堪,除此以外各個石室的鍋碗瓢盆和石床石桌看著與以前卻沒什么變化。

“莫愁,你想孫婆婆和師父了嗎?”

李莫愁微微一笑,道:“近來總是常常想起以前的事情,看到古墓就想起恩師和孫嬤嬤了,聽君寶說起襄兒都要死了,而且她思念明兒一輩子卻求而不得,我就想,當年要是你我之間稍有誤會,只怕必定是一場悲劇了……”

林清玄伸手摟住李莫愁瘦削的肩膀,嗅著她的發香,左手指了指腳下浩浩湯湯的黃河,說道:“孔夫子曾說過,逝者如斯夫,過去的總歸是過去的,不管我們如何思念師父和孫婆婆,死者不能復生,咱們不能太過悲傷,只要我們不忘了她們,這二位長輩便永久的活在咱們心里,依舊是一個慈祥善良一個面冷心軟……

至于你說的擔心,我看實在是有些傷春悲秋的意思,既然我們攜手百年,就說明咱們之間怎么也不會生出誤會抵牾,便是有些矛盾也自能化解,所以說你的那種無關擔心揣測就毫無意義了……”

李莫愁眼神迷離的看著黃河和綿延的黃色山脈,道:“是啊……不過是無端猜想……遠離一切顛倒妄想……照見五蘊皆空……”

說著話兩人就飛過蘭州,飛過玉門關,飛過崆峒山,終于消失在昆侖山巔的雪峰和白云相融的那一抹抹潔白中。

景通二十五年九月初九,武當山紫霄宮正在舉行重陽大典祭祀斗姆元君、重陽祖師、清玄祖師等神靈老祖。

掌印真人丘陽齊并不在,大會由玉清宮宮主玉云真人主持,通貞道人和通元道人一旁陪同,俗家弟子中有楊卓犖和方升。

在飛升巖的草廬前,烏虛法、丘陽齊以及另外十四位陽字輩的大宗師修為的高道端坐運功。

自從二十天前從汴梁的大相國寺辯經大勝歸來,烏虛法想著把新學的的仙法真功傳授下去,當即命令丘陽齊召集了陽字輩的十四位高道一同閉關。

研修的是全真教內的筑基仙功太始經和尸解仙法。

烏虛法和丘陽齊在太始幻境中雖也有諸多歷練,難折磨,但是他們知道是自家祖師施法,總不至于害死自己,心中從開始就沒有恐懼。

尤其是在最后幻境消散后每個人都得了不少對煉氣化神之法的心法口訣和修煉心得,烏虛法等知道是清玄帝君祖師爺爺有意指點,這才回到紫霄宮開始閉關修行。

烏虛法擇選宮內的十四位大宗師一同修習,就是想著借助帝君傳授的心法和點點滴滴心得感悟看能否一舉將十四個大宗師推到武圣境界,讓全真教的實力再上一層樓。

真傳一句話,假傳萬卷書。

對于修仙之法,清玄帝君傳授的便是唯一真傳,所以烏虛法和丘陽齊等人從大相國寺歸來后都修為大進,若能將心得感悟傳授個本教的大宗師后,自然是引導他們修成太素造化神功、甚至太始仙功的無上秘要了。

前山紫霄宮內管弦絲竹和鐘鼓之聲穿過云霧送入飛升巖前,不過烏虛法等十六位紫霄宮高道前輩早都封閉六識,聞之不見。

烈陽高照,炙烤著十六位高道,雖是深秋,天氣轉涼,但是山巔之上若是處于烈陽之下卻仍酷熱難耐。

但是烏虛法等十六人身上一滴汗也沒有,到了烏虛法和丘陽齊的境界修為,他們的身軀早就成了煉氣化神的筑基鼎爐,可保身體精氣津液絲毫不致外泄,如此便可數月不食不飲也無傷身體。

也是因為筑就仙基就有這等神通,所以哪怕不是修煉的太素化生功這等最完整的神功,只要是筑就仙基后也都能多多少少增加壽元,便是因為對身體的提升已經到了常人難以想象的地步。

所以不要說烈陽之下,就是三九三伏的天氣,去赤身裸體歷寒暴曬也能如沐春風,傷不了他們分毫。

至于十四位大宗師也都身懷世上最頂級的玄門神功,運功時早就能寒暑不侵,這等烈陽炙烤倒也無妨。

過了半個多時辰后,自北方天穹中漸漸浮現出一道青光,自從出現后就飛速向武當山飛來。

烏虛法修為最高,在修煉中神念都展開數里,自然是第一時間發現了靠近的青色光芒。

凝聚神念看去,卻見青光好似劍芒,帶著殺伐銳氣,令自己一靠近就感覺神念刺痛。

雖然沒能看清楚劍芒青光中的是什么,但是這種感覺讓烏虛法心頭一松,知道是楊明師弟回來了。

神念瞬間退回身軀,烏虛法睜開兩眼,精光吞吐間拂袖而起,道:“速速醒來!”

丘陽齊等十五個陽字輩高道同時睜眼,白晝中好似閃過一道霹靂,三十只眼睛同時看向烏虛法。

“你們楊師叔,威震天下的劍仙楊明回來了,速速起來拜見!”

聽到教主此言,眾人霍然起身,然后就看一道青色劍光從天而降,正巧落到眾人身前一丈。

青色劍芒漸漸消散,露出一個腰掛長劍的俊秀男子,他兩鬢斑白,面容英俊,看著不過四五十歲的樣子,他兩眼雖然精光內斂,但是銳意如刀劍,令人不敢直視。

眾多陽字輩高道最年輕的也有八十多歲,年長的都超過了百歲,眾人年輕時都沒少見過楊明,自然認得這個仙人師叔。

楊明兩手虛抬,自有氣勁將眾人托起,烏虛法看著楊明和當年簡直一模一樣,沒有任何變化,就忍不住贊嘆道:“楊師弟你當真是修成仙人,青春永駐了,只看你的臉,我恍惚又回到了六十年前。”

楊明已經修成陰神,修為普天下僅次于林清玄和周伯通,便是小龍女和李莫愁也多有不及,不過他并不知道自己已經修行到了清玄帝君也才摸索到的境界,心中沒有絲毫的驕傲自得,只以為清玄帝君和赤煉元君都遠超自己。

方才陰神感應到烏師兄的神念壯大,已經快要接近到凝聚陰神的地步,楊明也十分欣喜。

上前拜倒后烏虛法將他拉起,兄弟二人就握著手親切敘話。

暢談了許久,烏虛法也知道了楊師弟果然是得師祖爺爺指點創出了一部尤勝太始仙功的劍修之法《玄天劍經》。

楊明也知道了原來今年八月十五少林寺和大輪寺等佛門與宋元朝廷聯起手來逼得全真教與佛門在大相國寺辯經論法,若非林師叔祖安排了一個少年方升,只怕是烏師兄就算拼死出手,全真教也非得大損面子不可。

想起來趙熾和大宋的趙家,楊明本已一片空明的心中卻蹭的冒起一團怒火,厲聲道:“好狗賊,好狗膽!

若非師叔祖他老人家已經施展太始幻境懲戒了眾人,我非要飛去臨安,再一劍毀去他們的皇宮不可!”

烏虛法輕輕擺手,道:“不過是些蠅營狗茍的小人物,師弟已是仙人何必動怒?

楊師弟,如今我全真教乃仙道本宗,清玄帝君曰萬法歸宗,有他老人家的金口玉言早已沒人敢再招惹咱們,之前一些算計也能讓我全真弟子心中警醒,好生修煉,未必不是壞事變好事了。

而且清玄祖師在太始幻境中傳授我和丘陽齊、玉云子等部分太始仙功高深心法口訣,再加上你的玄天劍經,全真教已經有了直指成仙大道的無上真法仙功。

便是為兄不濟事,練不成大法,但是這些孩子還是不錯,數年以后我教當能出十余位武圣,還有通字輩跟游字輩的孩子們也有不少好材料,數十年后定能光大我教……

對了,尹師叔羽化前以尸解仙法投胎轉世了,他老人家的轉世之身叫做沈通元,正是陽齊的弟子,現在已經是大宗師修為,最遲數十年后通元子定能修成仙人之境。

有你和遠在上界的清玄帝君、赤煉元君為底蘊,再能新出仙人,我全真教便是真真的仙流仙宗,凡俗的皇權在我全真仙宗面前就如同螻蟻了。”

楊明百年修為終究非凡,稍加思索怒火便散去,點頭道:“掌教師哥所言不錯。

其實自祖師賜下親筆的‘萬法朝宗’牌匾后就咱們全真就不再是尋常武林宗門,已經是真正的仙流宗門了,時間只會讓咱們全真越來越接近仙流。”

烏虛法撫須點頭,道:“這話倒也不錯,帝君老人家的金口玉言還能有假?”

楊明得知恩師轉世重修就展開神念遍觀武當山,也發現了沈通元,而后點點頭,知道恩師的神念記憶殘存不多,已經不能算是徹底的轉世,心中不覺的微微凄然,想去拜見恩師的念頭也淡了。

想著自己還要去尋覓火山地肺去洗練青鋒劍,楊明也不愿多耽擱時間,于是從懷里取出一個厚厚的冊子,遞給烏虛法,說道:“這是清玄帝君師叔祖指點下完善而成的《玄天劍經》,咱們全真教弟子人人練劍,掌教師哥你當年‘定陽神劍’威震江湖,也是本教第一流的劍道高人,正該修行此法……”

烏虛法欣喜接過,然后楊明拱手后就要告辭。

丘陽齊忽然想起一事,忙上前一步,叫道:“楊師叔且慢。”

“陽齊賢侄有何事?”

“弟子跟隨恩師回到紫霄宮時曾召集弟子處理教務,聽說峨眉派的創派祖師郭襄女俠在閉死關修煉仙法時忽然走火入魔,身軀僵化,已是重傷垂死了……

終南派祖師張三豐道友十天前曾親自前來,說是清玄帝君吩咐,若是您來了,須得去看看郭襄前輩。”

飛升巖上的十余人里都知道當年郭襄和楊明的情感糾葛,也知道郭芙和楊明為了躲避郭襄數十年都是游戲江湖,后來郭芙亡故后楊明就隱居不出,郭襄苦尋苦等了近八十年卻都在枉費工夫。

楊明眉梢一顫,閉上眼睛點點頭,轉身就化作青色劍光直沖天穹,劍光向南飛了不足十丈就驟然轉向正西。

烏虛法看著青色的劍光消失在西方的天際,想起來華山的百日聽講,點點滴滴的過往歷歷在目,微微一笑,道:“若無相欠,豈會糾纏?躲開糾纏,不是真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277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