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一九六章 仙凡正邪,云集汴梁

第一九六章 仙凡正邪,云集汴梁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一九六章 仙凡正邪,云集汴梁

轉眼就到了八月十五中秋節,雖然剛是清晨辰時,但是汴梁城內卻已經非常熱鬧了。

無數的百姓在街頭巷尾用紙張竹條湖做燈籠,還有不少朝廷的快手往復巡邏,唯恐有心懷不軌之人攪和今晚的鰲山燈會。

本來鰲山燈會是每年的正月十五汴梁城的天下第一奇景,不過今天是佛道兩教在大相國寺的辯經大會,大元宰相脫脫并十二王子阿拉吉八三日前就抵達了汴梁,住進了大相國寺。

昨晚本朝太子和五皇子、九皇子、十一皇子也都到了,按照景通皇帝皇帝的意思,這等盛會是一定不能失了大宋天朝的氣度,因此就讓汴梁今晚也舉行鰲山燈會,家家戶戶都要焚香禱告,為大宋祈福。

大宋再造河山,自兆光尹始,如今近百年的盛世讓大宋皇帝的地位超越了古往今來的任何王朝,朝廷還成立了管理江湖事務的宗師堂,由青牛宮第一高道,司天監流水真人執掌。

這流水道人便是朝廷培養的青牛宮年輕一輩第一高手,同時也是近二十年新晉崛起的大宗師。

正是因為大宋從武林到民生、軍隊都是主導地位,乃是實實在在的天下第一天朝,所以大宋天子才能壓得全真教和少林寺、密宗通過辯經分個輸贏,而兩教也愿意遵從。

從酒店出來,林清玄四人就能看到汴梁城內一片盛世景象,街上的駝隊和胡人、色目人的商隊與大宋子民擦肩接踵的往復而行,人人都穿戴漢服衣冠,說汴梁口音的漢話,當真是漢唐復生的盛世當面了。

楊卓犖雖然跟隨林清玄、李莫愁游遍大江南北,但是如臨安、長安、汴梁這等最繁華的大城卻不曾去過,所以楊卓犖乃是首次看到這么多的胡人和色目人。

轉過一道十字街口,聽到前方一陣喧嘩,踮起腳尖打量就看到不少胡人騎著白駱駝,駝隊后用大車拉著一些用鐵鏈綁住手腳的西域勐獸,看管勐獸車隊的則是數十個衣不蔽體但高大瘦弱的黑人,看他們通體漆黑,宛如炭人,楊卓犖更是不禁驚訝出聲。

方升也不過是個十五六歲的少年,看到如此新奇的景象也頗為激動,兩個少年就不由自主的和其他民眾一樣跟在駝隊后張望。

李莫愁倒是見多識廣,但是這些野獸中除了認得有獅子狻猊,剩下的一概不認識,也不免多看了兩眼。

“林郎,這些圓毛畜生都是西域的吧?還有這些昆侖奴,在中原也不常見。”

林清玄微微一笑,指著那些動物介紹道:“那個長脖子,滿身板塊花紋的是長頸鹿,這些胡人說是麒麟,要進獻給大宋天子,那個身上一道白一道黑的是斑馬,這些胡人又說是太極馬,剩下的還有河馬,就是那個涼棚下肥胖如豬,體大如象的家伙……”

林清玄能聽懂西域的十幾種語言,所以老遠就聽到了這支胡人商隊頭目之間的交談,知道他們是天方教派來傳教的經師,為了能讓大宋天子允許他們天方教在中原傳教建寺,這次花大價錢從非洲搞來了不少東土從來未有的奇異野獸,充作祥瑞進獻。

這商隊里為首的幾人武功都算不錯,在百年前也可與尼摩星、瀟湘子相較高下,算是第一檔的高手。

可是當年的一流高手放到如今不過是二流的人物,如今武學昌盛數倍,大宗師都有四五十位,當年鳳毛麟角的一流高手如今可謂是遍地皆是了。

所以說西域經過百年休養生息雖然堪堪恢復舊貌,但是不過比起武道大昌,比百年前繁榮數倍的中原武林就明顯不夠看了。

對比下現在穩固朝著高武邁進的中原武林,這幾個西域的絕頂高手最多不過是丐幫八九袋長老或者少林空字輩的一般弟子、終南派四俠五俠之流的水平,勉勉強強算是江湖一流,但是要想在中原武林搞出些什么動作來,那是決計翻不出水花的。

林清玄知道隨著全真分宗,后來華山傳仙法,再加上十六年前韓千葉傳下太玄經,中原武林經過近百年的發展,早已今非昔比,西域各教派摞在一起也不是中原幾個大派中任意一派的對手,自然是什么威脅也沒有了。

林清玄給李莫愁介紹完非洲野獸后,正要說話,忽然感覺神念一動,臉色微變,低聲道:“周大哥?”

李莫愁也眉梢一顫,而后運轉神功展開神念蔓延出整個開封城,輕咦一聲,道:“真是周大哥,他怎么在青牛宮?看樣子似乎是待在一個……柜子……不……是棺材里面?”

林清玄瞇了瞇眼睛,道:“以他的神通,普天之下自然是無人能困住他,可他在棺材里悄無聲息,默運玄功壯大陰神,只怕是有意扮做死人。

難不成童心起來,是要跟別人做些游戲了?”

原來林清玄和李莫愁的神念方才都察覺到了熟悉的感覺,然后以神念循跡而去,就察覺到熟悉的神念波動來自于城東的一座道宮。

汴梁城東只有一座青牛宮,林清玄和李莫愁神念一掃就察覺出宮內高手云集,其中有一道氣息更是大宗師修為的高人。

雖然林清玄不能以陰神飛出觀照,但他和李莫愁的神念能察覺出諸多元素,雖不能如親眼觀瞧一般清晰,但也能感應個八九不離十。

在兩人的感應中,在青牛宮高手拱衛的一間偏殿內就停放著一個棺材,棺材內流露出的氣息就是周伯通。

周伯通似乎早就發覺了林清玄,所以才故意散出神念驚動了兩人。

林清玄和李莫愁都能感應到周伯通并無危險,且陰神壯大,似乎正在棺材里修煉神功,稍稍有些緊張的心就松弛下來,只剩下好笑了。

李莫愁微笑道:“做什么游戲能裝扮成死人?那位青牛宮的大宗師恐怕就是司天監的流水道人了,這青牛宮雖然也是信奉全真教,但卻不奉紫霄宮之命,只聽從大宋天子之令,他們待在汴梁,只怕也是為了辯經一事。”

林清玄想起周大哥的秉性,微笑道:“興許是大哥做跟青牛宮的道士開些玩笑,至于他們這些道人想做什么,左右不過是蠅營狗茍,爭權奪利。

只要滅不了道統,什么爭端瑣事自讓虛法他們這些兒孫應付。

不過周大哥既然引咱們知道了,那咱們就去看看吧。”

“好的。”

李莫愁點點頭,而后看向不遠處尤在跟著觀瞧天方教商隊的楊卓犖和方升,傳聲道:“今日是全真教和少林寺、密宗的辯經大會,我們本來要前去一觀,如今有些事情要辦,黃鶯兒你和方升先去大相國寺等我們便是。”

話音未落,林清玄和李莫愁就消失不見了,周圍的市井之人似乎并沒有注意到身邊方才有兩個道人消失了,就好像他們一開始就沒有看到有兩個道人一樣。

楊卓犖和方升聽到了李莫愁的吩咐,轉身回來找了幾圈卻不見兩位老祖,知道他們已經離開了。

方升此時還不知道自己跟隨三日的兩位高道乃是全真教的兩位仙人老祖,但是他卻敬重二人如父母。

想起李道長的吩咐,低聲道:“卓犖,咱們去大相國寺吧。”

楊卓犖少女心性,最喜熱鬧,點頭道:“好,我倒想看看少林寺和大輪寺的大和尚們怎么跟咱們全真教的高道們辯經!”

兩人隨便問了問路就徑直去大相國寺了。

大相國寺乃是大宋皇家寺院,自從汴梁收復后就又得重視,如今大相國寺和少林寺、西域大輪寺并稱佛門三圣地,這三圣地中只有大相國寺建于鬧市之中,但寺內戒律森嚴,占地又廣,倒也算是鬧市中的一片凈土。

大相國寺內住著宋元兩國的貴人,更是全真教和少林寺、大輪寺的高僧高道辯經論法的所在,因此寺外不僅有蒙古騎士和御林軍拱衛,更有上百名大相國寺的武僧把守。

非全真教兩宮和佛門三圣地的弟子門人皆不得入內,楊卓犖和方升自然是也進不去。

不過楊卓犖乃是武圣楊定的曾孫女,她顯露了身份后,知客僧人不敢怠慢,只能去請隨同掌教烏真人前來的全真教弟子。

在等待全真弟子的時候,楊卓犖知道來那個為老祖宗不想讓人知道他們再游戲人間,而且自己便是說了恐怕也沒人相信,于是就低聲吩咐方升:“等會你就是你是桃花島弟子,不要說是跟我兩位老祖宗學的神功。”

方升雖然不明緣由,但也知道楊卓犖不會坑騙自己,就點頭道:“知道了。”

片刻后來了一個三十來歲的短須道人,乃是掌印真人丘陽齊的弟子,喚作通貞道人。

這位通貞道人細細詢問了兩人,確認了楊卓犖和方升確實身懷全真教真傳絕學,而且所知也絕非外人能知,于是點點頭就帶著兩人進了大相國寺。

穿過一片松林就看到天王殿,穿過兩個大殿就進了偏院。

三人進院后通亨道人轉身吩咐道:“掌教真人正在云房歇息,二位道友先隨貧道去拜見家師丘真人吧。”

通亨道人說完不等楊卓犖和方升答話就到了一處廂房前,躬身道:“師父,楊定師叔的孫女和傳人到了。”

一個蒼老的嗓音傳出:“進來說話。”

房門被一個十六七歲的木訥道人推開,通亨道人笑著點點頭,而后介紹道:“這是我通元師弟,師弟,這兩位就是楊師叔的家人。”

楊卓犖和方升急忙躬身,通元道人點點頭,側身道:“隨我拜見掌印真人吧。”

通亨道人帶著楊卓犖和方升入內,就見到簡陋的房內除了一桌一椅就是一個蒲團。

一個紅光滿面,鶴發童顏的道人坐在蒲團之上,正笑瞇瞇的看著幾人。

楊卓犖和方升知道是全真教掌印真人丘陽齊,忙上前叩首拜見。

丘陽齊看著兩個年輕人,心中暗自疑惑:“恩師不讓楊師弟前來助拳?怎么他還派兩個孩子來了?莫非是劍仙楊師叔他老人家有話說?”

“好孩子起來吧,你們過來是奉了長輩的什么命?”

楊卓犖低聲道:“我爺爺倒是沒發話,我們到了汴梁得知少林寺的和尚要跟咱們全真教辯經,就想著來看看,真人您要有用得到我們做弟子的地方,盡請吩咐便是。”

丘陽齊長眉一動,點頭道:“既然如此那就跟在老道身邊吧。”

說著想起了楊明師叔飛升而去的事情,便隨口問道:“我聽說楊明師叔去年在桃花島飛升而去,可有此事?”

楊卓犖點頭道:“好像不是飛升,是去煉劍去了。

丘真人,我曾祖爺爺得清玄帝君傳授仙法,創出一部《玄天劍經》,說是能為我教開創劍修一脈,當時他是去研創劍經里的煉劍之法去了,也許完善神功后就會傳給烏真人或者我爺爺了。”

丘陽齊贊嘆道:“楊師叔不愧是在世唯一的仙人了,竟能為本教創出仙劍之法,我這就去跟掌教真人說去。”

丘陽齊說著起身,然后又頓了頓,道:“你們隨我一起去吧。”

楊卓犖答應一聲,方升想到能見到全真教主則是面色一喜。

片刻后丘陽齊帶著兩位弟子和楊、方二人入了烏虛法修行的云房,四個晚輩跪下叩首,丘陽齊則躬身施禮。

烏虛法自去年從沉通元眼中參悟了“煉氣化神”的精奧,一年來修為精進不少,神念已經漸漸凝聚,多出了許多不可思議的神通。

因此楊卓犖和方升與丘陽齊方才在隔壁廂房的交談烏虛法都能聽到,見他們見禮就一揮大袖,一股柔風飛出將眾人托起。

“好孩子,旁事不必再說,老道已經知曉,己時已到,通貞孩兒你去請玉云真人來,咱們該去大雄寶殿辯經了。”

烏虛法說完站起身,微笑的看著眾人,道:“爾等都隨我前去,一起看看咱們全真教如何讓世人知道武學和仙法的正宗到底是誰。”

看到烏真人云澹風輕的樣子,楊卓犖和方升暗自佩服,也心中升起一團傲氣。

畢竟如今武林繁盛,各派武學大進都是借了全真教的光,若非當年清玄帝君華山傳仙法,少林等佛門也絕無機會跟全真教叫囂了。

門外響起一聲佛號,繼而是個洪亮的聲音傳來:“烏教主,辯經大會即將開始,請真人移步大殿。”

烏虛法撫須一笑,踏步走了出去。

丘陽齊等弟子也緩步而出。

楊卓犖和方升卻神色復雜激動的走在最后,心中期盼著等下辯經時,全真教一定能大放異彩。

------題外話------

沒有存稿,正在寫,看下午能有第二更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599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