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一九四章 仙人胚子,辯經大會

第一九四章 仙人胚子,辯經大會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一九四章 仙人胚子,辯經大會

等到林清玄囑咐好楊明關于《玄天劍經》的諸多事宜后,忽然一陣清風吹過,早已被楊明仙劍破山而出從石窟變成了石峽的亂石空地上多了一個須發花白的儒雅俊逸的男子,他身著長衫,肩背一把黑乎乎的大刀。

看到林清玄、李莫愁和楊明后,這個老人跪下叩首道:“孩兒楊定拜見兩位老祖宗,拜見父親大人,父親大人您仙劍引動了地肺火脈,恐怕要不了多久這個小島就要火山噴發毀于一旦,君子不立于危墻之下,三位還是隨我離島,回咱們桃花島歇息吧,孩兒也好能好生孝敬您三位。”

林清玄和李莫愁如今也都在研創中學會了《玄天劍經》,李莫愁雖然也會全真劍法、玉女劍法等諸多劍法,但是精研的卻是拂塵功、拂袖功和掌法等,所以要是培育劍意,修煉此法還得重頭再來,也不知要修煉幾十年方才能有成績。

林清玄一百年前倒是劍法名家,不僅全真劍法、泰山劍法等都練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就連玄鐵劍法也練到了至高境界,后來雖然因為修煉先天功和雙手互搏等神功而棄劍不用,但是劍法上的造詣卻是并不比楊明差上多少。

所以說,林清玄雖然沒有下功夫培育劍意,但是領悟玄天劍經后不過稍加思索就找回了當年玄鐵劍法至拙至樸的劍意,然后揮手凝氣成冰就能夠以神念真氣運轉心法控制冰劍用出諸多楊明絞盡腦汁方才創出的“九天蕩魔劍法”。

所以說林清玄此時已經學會并且將玄天劍經練成,只不過早已練出了陰神,未能人劍合一,所以劍法威力比之楊明要差上不少,但是練成此功法后,林清玄陰神也壯大近乎一倍,可以說是法力大增。

所以聽到了楊定請求后,林清玄微微一笑,有心試試自己的法力,于是暗自在腳下運功,將神念引導真氣蔓延向腳下。

倏忽間林清玄就仿佛看到了腳下百丈下的地縫里有了紅彤彤亮堂堂的巖漿,這些巖漿宛如火紅的河流翻騰奔涌,一點一點的順著地殼縫隙,淹沒地下暗河,朝著島上火山口緩緩涌來。

林清玄以焚天決心法試圖引動巖漿回流,可是天地之力非人所能抗衡,即使林清玄如今已經修成了陰神境界,有著凡人眼中莫大的神通,可是不過抗衡了片刻林清玄就覺得精神疲乏,只得將神念收回體內。

轉頭看向有些擔心的李莫愁和滿臉疑惑的楊明、楊定,林清玄微笑道:“走吧。”

四人瞬間化作清風飛出,頃刻間就到了海岸邊。

楊定武功雖高,但是心性差些,又被家眷牽絆,雖然也修行七十年光陰,但卻仍舊止步于太素化生功第四層,未能修煉圓滿,自然無法跟隨爹爹楊明學習煉氣化神的秘法。

所以四人離島時的手段就遠不如林、李、楊明三人,楊定只能一葦渡海,楊明卻是化作劍光直沖云霄,林清玄和李莫愁則是輕飄飄的御風而行。

數個時辰后四人就前后到了桃花島,林清玄、李莫愁和楊明落到落英繽紛的海島中心,片刻后楊定才飛掠而至。

此時島上的楊定妻妾兒女、孫兒等數十人都聞聲出來,楊定忙請林清玄三人入室內端坐,然后招呼家眷拜見爺爺、曾祖和清玄帝君、赤煉元君二位老祖。

林清玄看著楊定的妻妾有七八人,兒孫約有十多個,其中資質最高的是個八九歲的少女,看著鐘靈毓秀,長得也和郭芙、黃蓉都有幾分相似。

楊明自然也是注意到了這個女孩,楊定察言觀色,忙笑道:“犖兒,過來。其他孩子都下去吧。”

楊定不同于乃父楊明一生憋屈,不能縱情聲色,他從十七八歲開始,一直到二十年前都廣納妻妾,除了島上的家眷,還有二十多個年長的妻妾和兒子都在嘉興陸家莊生活。

楊家的家眷依依不舍的散去,只有這個小女孩不生不怯的走到楊明面前,瞪著明亮的大眼看著楊明和林清玄、李莫愁。

楊明笑道:“你叫什么名字,該叫我什么?”

那個小女孩不假思索的說道:“我叫楊卓犖,因為我喜歡穿黃色衣服,爹爹給我取的小名叫黃鶯兒。

您是我爺爺的爹爹,我該稱呼您祖爺爺。這兩位清玄帝君爺爺和赤煉元君奶奶是神仙,也是我爹爹的老祖宗,自然也是我的老祖宗。”

楊明微笑點頭,林清玄則微笑的看著李莫愁,見她目光閃動,微笑道:“你動了愛才之心了?”

李莫愁微笑道:“是啊,隨你百年了也沒有誕下一兒半女,最近老喜歡年幼的孩子,我看這個丫頭機靈聰穎,又知進退,跟在我身邊養著吧,明兒,我來調教她可行嗎?”

楊明撫須笑道:“您能看得上,那是這丫頭的福分。”

楊定也眉頭一挑,低聲道:“黃鶯兒,還不快給老祖奶奶磕頭謝恩?”

楊卓犖忙跪倒在李莫愁腳邊,朗聲道:“孫孩兒謝過老祖奶奶。”

李莫愁越看越歡喜,親手將她拉起來,抱著說道:“好孩子,你喜歡什么?想學仙法嗎?大膽說來,老祖奶奶寶貝有的是。”

楊卓犖皺眉思索片刻,搖頭道:“奶奶們和爹爹媽媽待我極好,孩兒從沒什么缺的,要說喜歡什么,就是從小都羨慕老祖奶奶、老祖爺爺。祖爺爺們成了神仙,老祖奶奶,天上有王母娘娘和七仙女嗎?”

李莫愁哈哈一笑,摸了摸楊卓犖的小腦袋,低聲道:“天上什么神仙都有,只不過你想看見得自己先成了神仙,你想做神仙嗎”

楊卓犖點頭道:“孩兒想做個仙女,以后陪在老祖奶奶身邊,伺候您。”

李莫愁開懷一笑,道:“好孩子,老祖奶奶以后栽培你學仙法,不過你可得能吃苦。”

楊卓犖抿嘴道:“卓犖不怕吃苦。”

“好……好……”李莫愁端坐在太師椅上,瞇著眼睛說道,“真是個好孩子。”

李莫愁喜愛楊家的子孫后代,楊明固然欣喜,楊定更是卻美得心神震蕩,心頭亂跳。

只覺得自家的孫女以后能隨著赤煉元君修習仙法,只怕是家中又要再出一位神仙,以后楊家怕是能成為天下第一個修仙家族,舉族升天也未可知。

在桃花島住了幾日,林清玄就指點楊明找到了玄天劍經練成陰神后壯大陰神的法門,這個修行法門有兩種,一種是林清玄和周伯通所用的水磨工夫慢慢修煉打熬。

第二種則是楊明出去尋找能磨礪鍛煉他的青鋒劍的險惡之地,借助天地之威將法劍打磨提煉,去除雜質,化為法寶,自此隨著寶劍品質的提升,他修行壯大陰神之法自然是事半功倍,突飛猛進了。

在天地間能磨礪青鋒劍的所在無非就是南極北極的至寒之地,然后就是地心烈火巖漿,還有就是磁鐵礦、金礦、銀礦、錫礦等無數的礦坑,這些地方都有或者能磨礪錘煉神劍合一來壯大陰神的功效,或者是能緩緩令法劍靈性吸附其諸多礦石特點,提升神劍品質。

在神念與青鋒劍融合為一后,楊明就知道自己的半條命就是青鋒劍了,在練成陰神后青鋒劍也確實多出許多神異靈動之處。

他知道林師叔祖所說不錯,當即也沒了緩緩修煉的耐性。

當即向林清玄和李莫愁道別,然后就化作青色劍光劃過天際直飛向北,顯然是要去北極冰川去壯大陰神,淬煉青鋒劍體去了。

楊明既去,林清玄和李莫愁也無心再待下去,大袖一甩就有一陣清風平地掛起,然后就見兩人如同兩團杏黃色霧氣裹著楊卓犖就直上半懸空,滾滾遠去。

楊定站在不遠處的房中,推開窗戶看著空中先是劍光沖天消失不見,繼而兩團黃云漸行漸遠,他還不知道自家爹爹和兩位老祖并沒有真的得道成仙,只以為是三位仙人舉霞飛升了,于是就長嘆道:“我這一生雖然快活,卻沒有仙緣啊……”

大宋景通二十四年初夏時節,中原武林忽然傳言劍仙楊明修成真仙,清玄帝君和赤煉元君下界接引他化作沖天劍氣飛升而去。

這個傳言最早是從東海地區的海沙幫弟子口中傳出,后來巨鯨幫、海叉幫等沿海的大小幫會都開始傳說此事,再后來丐幫弟子又從陸莊弟子口中確認傳言非虛,劍仙楊明確實是在桃花島化作劍光飛升而去。

自七八十年前清玄帝君華山傳仙法后,有武入道,踏足仙流頓時又成了天下武林中人最熱切的話題,同時江湖上流傳出什么“倚天劍屠龍刀暗藏修仙奧秘”、“紫霄宮內有清玄帝君遺留的修仙法門和靈丹妙藥”等傳言。

這些傳言越傳越玄,不過一兩年間竟然引得許多武林中新興起的大門派之間的斗爭仇殺也都放下了一邊,所有的高人都把目光放在了武當山紫霄宮。

如今大宋景通皇帝年近六旬,罹患疾病,御醫和全真教通字輩高道都束手無策,不管是九轉靈寶丹還是其余諸多靈藥都不能徹底治愈皇帝疾病。

無奈下,景通皇帝下詔,重賞尋求天下能人異士為自己治病延壽,不過十日就有少林寺空見神僧入宮獻上大還丹一枚,景通皇帝服之不過半日便病情大減,身輕體健宛如恢復青春一般。

于是大宋朝廷對少林寺大加封賞,甚至于對佛門也多有看重,使得本就實力名望僅次于全真教的少林寺隱隱能和紫霄宮分庭抗禮了。

除了東土紫霄宮大不如前,西域玉清宮則更是衰弱多年了。

隨著玉清宮失去了真仙尹真人坐鎮后,后任的兩位宮主武功都不過是大宗師修為,雖然宮內大宗師不止一人,但是終究難以讓西域其余教派敬畏如虎了。

西域近十年里密宗佛教和天方教等都聲勢漸隆,尤其是密宗佛教自東土學的上乘佛法武功后接連出了好幾位震古爍今的人物,當代大輪寺主持八思巴法王更是練成了密宗上千年無人練成的無上瑜伽密乘,成為了大元皇帝的座上賓,幾乎能和玉清宮主玉云真人平起平坐,同為西域武林和宗教的魁首。

還有一百多年前被清玄帝君滅掉的波斯明教近二十年竟然不知不覺的死灰復燃了,同時也和中原明教聯系密切,更和密宗關系篤厚,這東西兩地的接連變故讓全真教的高層都察覺到了危機,也對全真教數十年的收縮政策做出了調整,開始拍出大量真傳弟子行走江湖,斬妖除魔,鋤強扶弱,以圖壯大全真教聲威。

烏虛法數年前就練成了太素化生功,多年來一直閉關修煉煉氣化神之秘法。

所以全真教中多年來都是首席大弟子丘陽齊道人掌印主事,不過這位陽齊道人武功雖不錯,三十多年前就是大宗師修為。

但是他卻眼高于頂,幾次大事辦的不妥帖,竟使紫霄宮與全真七派和道家其余宗派的關系疏遠了許多,也讓玉清宮、紫霄宮與密宗和少林寺等佛門勢力的爭端也漸漸走上明面。

后來佛道兩家的信徒弟子接連爭斗,最終引得大宋景通天子和大元至順天子的過問。

在兩朝天子出面調停后,由大宋景通天子拍板,定下了半年后的八月十五中秋節的辯經大會。

屆時由宋元兩國的皇親大臣和武林中人為證,密宗和少林寺擇選高僧,玉清宮、紫霄宮擇選高道,兩方在汴梁大相國寺舉行辯經大會,勝者則為宋元兩國新的國教,輸者自然就得甘拜下風,不得再和勝者競爭。

時年為庚辰,因此此次關乎全真教兩宮和少林寺、大輪寺興衰榮辱的“庚辰辯經”瞬間成為了東西兩地武林的最大新聞。

丘陽齊道人無力處置辯經大事,只能跪在后山飛升巖的草屋前,向閉關修行的恩師烏虛法稟明實情,請掌教真人開示法旨。

等到丘陽齊說完過了許久,卻見草屋門被推開,一個身穿道袍,須發純白的老道緩步走了出來。

烏虛法如今已經將太始仙功的前兩冊基礎心法練成,開始修行尹志平真人所創的尸解固神法,得知丘陽齊所說的情況后知道事關本教興衰榮辱只得收了神功出關來。

走到大弟子丘陽齊面前,見他猶自伏在地上誠惶誠恐,烏虛法輕輕一嘆,道:“起來吧,不就是大相國寺辯經嗎?最壞不過是辯輸了而已。

你修行也有百年,豈不聞‘虛而不屈,動而愈出’的道理?

咱們全真教乃是仙人遺留,有仙法根基在,做不做國教,是否為武林的泰山北斗何須在意?

只要兒孫爭氣,出一個在世真仙,咱們全真教便是只剩一人,誰敢說不是泰山北斗?”

“師父教訓的是,弟子明白了。”

丘陽齊顫顫肩,說完了才起身。

烏虛法捋了把胡須,沉聲道:“切記我道中人,名利皆是虛妄,修行才是根本。”

丘陽齊垂手站定,道:“是。”

“大輪寺和少林寺可有什么出彩的人物嗎?”

丘陽齊沉吟半晌,緩緩說道:“少林寺渡厄、渡劫、渡難三位很是厲害,還有四大神僧之首的空見神僧,這四位就是少林寺如今筑就仙基的高人。

大輪寺只有主持八思巴筑就仙基了,只是這五位咱們全真教內除了恩師您,哪里還有能壓過他們一頭的人物?

要想大相國寺辯經不至于落敗,恩師您須得請華山風掌門、龍門司道友、以及終南派的張真人,加上弟子我,咱們正好也是五位筑就仙基的武圣了,有您和張真人在,當可取勝了。”

烏虛法如今修為大進,更練成了好幾個仙道法門,自覺已經是踏足仙流,開始琢磨煉氣化神,錘煉神魂的修仙之人。

想著少林寺和大輪寺不過是五個筑就仙基之人,煉氣化神之法多半都沒能摸索到,自己皆可壓制。

對自己,也是對全真仙法有信心,烏虛法就淡淡說道:“你不是說風掌門和司道友與你不和嗎若是他們立下大功待你接任掌教豈能服你?

終南派雖說與我教淵源頗深,但是終究不是咱們全真教的下院分宗,張道友還是不必請了。”

丘陽齊心頭一驚,道:“那師父……”

烏虛法瞇了瞇眼睛,負手而立,看著眼前山巒間的云霧隨風旋轉,吟了一首清玄帝君所做的念奴嬌,而后才說道:“不必急,召玉清宮主玉云真人前來。”

丘陽齊道:“方才飛鴿傳書,玉云真人七日前已然動身了。”

烏虛法側身看向自己的這位大弟子,問道:“我閉關前吩咐你去收下親自調教的弟子怎么樣了?”

丘陽齊想起自己那位修行起來進境飛速,仿佛道體天成,無師自通,自己教他的道經聽一遍就能流利背誦,全真大道歌只講一遍就能入定修煉。

十六年來自己的這位真傳弟子半年練成易筋鍛骨章,一年練成全真大道歌,三年練成金關玉鎖二十四訣,五年練成玉陽脫枷法,兩年練成龍門玄真訣,第十年就開始修煉先天功和九陽神功、玉清斬魔經。

如今已經把本教三十六玄功全部練會,并且開始修煉太素化生神功了。

這等神速讓丘陽齊難以置信,心中大呼仙人轉世,他猜想最多再用二三十年,自己的這個弟子就能練成太素化生功,成為踏足仙流的人中最年輕的一位了。

因為擔心被心懷不軌的高人知道本教有一個仙人胚子,暗害了他,所以多年來丘陽齊都是偷偷教導,不敢公開,是以本教弟子中也幾乎沒人知道掌印真人還收了一個真傳弟子。

聽了丘陽齊詳細的匯報后,烏虛法驚嘆一聲,道:“好,你做得對,那孩子叫什么名字?”

丘陽齊恭聲道:“本家姓沈,叫三小,我收歸門下后取了個道號叫通元,恩師要看看嗎?”

“送來我看看。”

烏虛法點點頭。

丘陽齊轉身離去,過了半晌帶著一個臉色木訥的小道士走上飛升巖。

這個小道士看著也就是十五六歲的樣子,眼大而無神,但是呼吸腳步無一不是返璞歸真,讓烏虛法知道這個少年的功力早已到了大宗師的修為境界。

小道士走到烏虛法身前跪下叩首,道:“弟子沈通元拜見師祖。”

烏虛法親手扶他起來,不僅用上了畢生功力試探,還把神念全部調動看向沈通元的雙眼。

在丘陽齊的眼中卻是恩師扶起弟子通元后他們爺倆忽然對視一眼,然后恩師竟然倒退半步,接著就仰天大笑。

丘陽齊嚇了一跳,正待呵斥弟子,卻聽沈通元朗聲歌道:“學道難成,無明觸處生煙火……招殃禍,時光虛過,生死如何躲……早悟前愆,更不生人我,還真個,時時明破……下手修仙果……”

一曲高歌后,沈通元的兩眼中竟然閃爍著攝魂奪魄的精光神采,領丘陽齊看了也不敢直視,低頭躲開,心中驚駭不已。

烏虛法微微一笑,問道:“不知周之夢為蝴蝶與?蝴蝶之夢為周與?”

沈通元嘴角含笑,緩緩說道:“周與蝴蝶則必有分矣……此之謂物化。”

烏虛法哈哈一笑,鼓掌道:“善哉,尸解固神法之精奧貧道已全盤通曉,如掌上觀紋矣……”

沈通元眼中精光漸漸消散,然后就垂手恭敬站立。

丘陽齊自然看出來端倪,也有了猜測,小心翼翼的問道:“恩師,這是怎么回事,莫非……”

烏虛法點頭道:“不錯,沈通元正是明和真人老人家以尸解固神法轉世重修之身,不過他前世記憶只留存三成,是以渾渾噩噩,未見本來面目……”

丘陽齊大驚,繼而大喜,聯想到許多東西,歡聲道:“我教大興看來就要落在通元身上了,嘿嘿,尹真人仙法果然功德無量,乃我全真教邁入仙門之第二根基也!”

待弟子歡喜片刻,烏虛法捻須道:“半年后你和玉云真人代表兩宮去大相國寺跟和尚們辯經,不必怕什么神僧圣僧,屆時我自帶著通元孩兒去走一遭便是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24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