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一九一章 尸解仙法,修仙門檻降低

第一九一章 尸解仙法,修仙門檻降低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一九一章 尸解仙法,修仙門檻降低

武當山紫霄宮是如今天下道教第一祖廷,只因這里出過帝君真仙,還有著無上仙法的存在。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

武當山就因為清玄帝君和全真教、二尹仙人等成功取代了古往今來的所有道家洞天福地,成為第一祖廷,也是唯一的仙家道院。

近百年里,全真教和紫霄宮那是一直高高在上,威震天下的存在,即使是宋元的皇帝在睡夢中每每想起全真教也心神不寧,擔驚受怕,尤其是擔心如趙熾一般被仙劍取了腦袋。

不過隨著威壓元宋的清玄帝君飛升而去,尹克西的羽化和尹志平的閉死關,讓世人大多都開始猜測如今所謂的“二尹一楊”的三仙,并不是真的成了仙。

比起當年可以騰云駕霧,呼風喚雨的清玄帝君相差太遠,如今的所謂三仙恐怕不過是懂一些道法仙術的偽仙罷了。

信仰源于未知的恐懼,如今全真教的三仙讓給世人看到了他們并不是永生不死,也沒有清玄帝君那樣的無上神通,心中對三仙和全真教的敬畏恐懼自然也漸漸減退了。

全真掌教烏虛法和玉清宮主青玉真人武功在天下間更不是拔尖的人物,這也難免讓人生出全真教一代不如一代的想法。

所以,雖然全真教高手輩出,但不管是武林中的頂流大派還是元宋兩朝的皇帝對全真教的態度都不再如二尹真人在位之時了。

不過終究尹志平真人尚在人世,劍仙楊明的下落也未能核實,所以大宋境內,武林中人倒也沒有誰真敢動什么歪心思。

這一天,在紫霄宮內笙簫鼓瑟,祭祀齋蘸的時候,相隔一個山谷,隱藏在霧氣之中的凌虛巖上卻來了一男一女兩人。

在凌虛巖之上是一個嵌入石壁內的道宮,林清玄和李莫愁走到凌虛道院前還未說話,就見正門被一股勁風從內推開,然后就看到一個蒼老無比的老道人顫顫巍巍走了出來,俯身下拜。

“弟子尹志平,拜見林師叔,李師叔。”

林清玄和李莫愁在山下就能察覺到尹志平,兩人雖然修為遠勝尹志平,但是尹志平畢竟也是踏足煉氣化神之路的修仙者,等到林、李到了凌虛巖外時還是讓尹志平察覺到了。

在尹志平的感知中,來的是兩個若有若無的存在,尤其是有一個便是當面看著也恍如無人。

若不是自己用上了研創的“飛神法”,即便相距十丈,怕是也只能感應到一人。

因為神念的震動和對來人氣息的熟悉,身為伺候跟隨清玄帝君和赤煉元君數十年的三代首席弟子,尹志平當即就知道是清玄帝君和赤煉元君下凡來了,頓時就收了“飛神法”,出來迎接。

林清玄和李莫愁看著眼前這個皓首銀須,滿臉皺紋的老道人,依稀能看出和當年的尹志平有些相像,不過衰老之態已經難以言表,眉心印堂也顯露黑氣,可知是壽元將盡,命不久矣。

李莫愁長嘆一聲,道:“志平你也老了。”

林清玄念頭一動就有無形氣勁將尹志平托起,尹志平看了看身前的兩位師叔幾乎和當年離開時沒什么變化,還是一如既往的年輕,于是笑道:“弟子是老了,二位師叔卻是仍舊風采如舊,弟子實在是心中歡喜不盡,林師叔,弟子元壽將盡,您老是來接引弟子的嗎?”

林清玄知道尹志平是以為有了清玄帝君,這世上就當真有仙界,不過自己修行百年以上尚且沒能摸到破碎虛空的門檻,自然也沒有能力幫助他。

于是林清玄搖搖頭,道:“飛升上界之法我也沒能練成,不過是正在求索,志平你現在修為如何了?”

尹志平聞言就知道心底的奢望無法達成,眼神的期頤之光暗淡下來。

不過作為修行百年的高道真人,尹志平瞬間就壓下來心中的雜念和對死亡的恐懼。

點點頭默不作聲,接著顫巍巍的從懷中取出一個薄薄的冊子,雙手呈上,道:“師叔,弟子年紀太大了,當年跟克西師弟就擔心沒有時間修煉仙法,所以就集合本教十數位高手推創出太素化生功的速成法,雖然也能筑就仙基,但是基礎怕是稍顯薄弱了,所以數十年來也未能將本教發揚光大,實在慚愧。

不過我數十年來也將您老留下開蒙煉氣化神之法的太始仙功練成了,只是不過堪堪能凝聚神念,想要再修行下去就實在困難了……

我聞知克西師弟死訊后就知道拼自己的才智萬難推演修煉到轉化陰神的地步,因此就閉了死關,創出了這一門‘飛神法’,練成以后可以轉世重修,請師叔一觀。”

林清玄接過來信手一翻就遞給了李莫愁,思索片刻就把尹志平所創的“飛神法”全盤領悟,然后哈哈一笑,稱贊起尹志平的奇思妙想。

“這‘飛神法’雖不是煉氣化神的修行法門,但是在修煉成神念之法后,卻能在坐化之前以秘法將神念凝聚離體,投入一個孕婦腹中,如此便可借腹中胎兒轉世重修,重活一世,只是此法畢竟未曾試驗過,也不知便是成功了,又能留存幾分記憶。”

飛神法不算一套完整的功法,只是一個法術,而且還是重點在神念陰神之上的法術,而論起“煉氣化神”之法,林清玄乃是世間第一大家。

所以他思索片刻就將尹志平所創的“飛神法”彌補不足,然后全力運轉真氣,以天演鏡再次推演錯漏,進行修補。

在李莫愁邊看邊思索的時候,林清玄消耗了三成真氣后就利用天演鏡把“飛神法”修補完善成了一部完整的轉世神功,不僅能保證神念轉世的成功率,更能最大限度的保留前世記憶。

李莫愁將冊子合起來,驚嘆道:“志平,你的法子若是當真能成,以后便是一世修不成神功,也能多修一兩世,終究可以靠著幾世積累踏足仙路了,我看很好……”

尹志平苦笑道:“只可惜弟子修為淺薄,這部飛神法還太過粗淺,不成樣子……”

“已經算不錯了,起碼方向是對的。”

林清玄輕聲稱贊一聲,不等尹志平面露喜色,就微笑道:“你的飛神法雖然尚顯粗糙,有諸多缺漏,不過我可以給你補足,咱們入凌虛道院再說。”

說著林清玄和李莫愁就走進道院,尹志平忙跟上,三人在蒲團上坐下后,林清玄就朗聲將已經推演完善的飛神法一一說了。

尹志平聽了三四句就眼前一亮,激動的顫了顫身子,接著打足精神記下,待到一刻鐘后林清玄將法門講解完畢,尹志平就拜倒叩首,道:“弟子多謝帝君傳法,弟子原以為能自創飛神法,以后也算為本教弟子求索仙路留一個笨法子,可是不想帝君您早有更完備的仙術,弟子實在慚愧。”

林清玄也不解釋,微笑道:“你能創出飛神法已是十分難得了,現在這個完善的法門以后怕是能將此界推升到真正的仙流世界也未可知。

畢竟能按部就班在一世內就修成神功,踏足仙流的人只怕百年也難出一個,若是能多活一世,怕是能修煉到‘煉氣化神’境界的修仙之人要比現在增加數十倍之多了。

志平,你也算功德無量,無愧是全真第四任掌教真人了。”

尹志平聽到清玄帝君的贊譽,頓時紅了眼圈,只覺得這一生也值了,俯身道:“多謝師叔愛護,弟子感激不盡。”

林清玄微微一笑,道:“你的飛神法十分不錯,雖然是我出手補足錯漏,但終究是你所創,這部完整的法門你再取個好名字吧。”

“既然師叔有命,弟子斗膽想想。”

尹志平思索片刻,沉聲道:“無上秘要曰:夫尸解者,形之化也,本真之練蛻也,軀質之遁變也,師叔您所傳的此法練成以后便可聚神念如魂魄離體投胎,如諸多道經所言法門的尸解而去,不如就叫尸解固神法吧。”

林清玄淡淡道:“此名不錯,就叫尸解固神法,你且好生修煉,我與你護法,送你入世再修一程。”

尹志平知道林師叔已經看出自己的壽元將盡,也不客氣,答應一聲就直接入定修煉,因為尹志平有練成飛神法的底子,所以不過三日夜就將尸解固神法練成,此時出定后尹志平看著更是越發衰老,連氣息也粗重了許多。

林清玄知道尹志平生死只在數日之內了,于是一手托在他腋下,化作清風就飛出了凌虛巖。

四個時辰后,林清玄在武當山內終于發現了一戶人家,這家是個樵夫山民之家,女主人剛剛懷孕三四個月,正是尹志平轉世重修的好時機。

按照尸解固神法所說,施展尸解秘法須得距離轉世之胎兒在十丈之內,而且投胎轉世須得選取三個月以后的腹中嬰兒,且不能選取母子孱弱之軀,不然胎死腹中或者難產而死便是可悲了。

林清玄搜尋了上百戶人家,終于找到了合適的所在,然后將尹志平放在屋外,道:“志平,你施法吧。”

尹志平從鼻子里嗯了一聲,而后就閉目用功,片刻后尹志平突然兩眼一怔,一道晴空霹靂般的光華閃過,尹志平的眼中神采盡逝,化為了空洞無華,他的皮膚肌肉也變的越發干枯僵硬,看著就是一個死透的僵尸干尸。

此時已經是夜半三更,林清玄施展陰神出竅,李莫愁也站在一邊以神念一直看著尹志平如何凝聚神念,然后脫體而出,射入房中婦人的腹內,占據了那個目前還懵懂無知,甚至連意識都還沒有的孩子腦中。

林清玄觀察了許久,而后幽幽一嘆,道:“志平的意志神念十成中只有六成投胎轉世,這遺留的悟性和道心、修行之法得等到孩子出生后,慢慢長大才會逐漸顯露,但是今世的記憶只怕是只會以夢境或者碎片的方式慢慢出現。

所以說,以后這個房內的孩子到底還算不算尹志平?

終究是尹志平的轉世還是繼承了尹志平記憶的一個新人?

也許明和真人尹志平真的已經死了,而這個投胎轉世的孩子長大后,志平只會活在他的夢中,化作一點一滴存留在這個孩子的身上……”

李莫愁閉上了眼睛,幽幽一嘆,道:“我想起了師哥你當年為七位師兄師姐羽化時所做的詩句——人身為逆旅,匆匆一過客,明月陰晴中,百代存一刻……

是啊,人生短暫,百代生死傳承,不過是明月陰晴照耀之間,到了這個年紀我才深刻領悟了林郎你要求索仙路的決心。

隨著志平所創的此法非同小可,可以說是降低了仙流門檻,但是基礎還是不夠,我看除非是練就了陰神,不然施展尸解固神法只怕投胎轉世了也要改頭換面,再非本人面目……”

林清玄沉聲道:“如今仙道不過剛探索,千里之行才走出二三十里,以后修仙之路會越來越寬,越來越廣,今日的難題在未來必定不再是難題了……”

李莫愁點點頭,心中卻哀怨道:但愿吧……只是我李莫愁恐怕看不到那一天了……

林清玄感慨一句就重新托起尹志平的身體,然后合李莫愁就化作清風回到紫霄宮。

雖然是夤夜,但是年過百歲的烏虛法卻不敢有絲毫懈怠的修煉者太素化生功,四層的神功如今已經練成第三層,之差最后一層練成便能筑就仙基,成為武林第五圣,更能益壽延年。

烏虛法自幼得過清玄帝君的調教,修行近百年,從四十年前就開始修煉太素化生功,自知有著最好的師承和資源,自然心高氣傲想要效仿師祖清玄帝君。

烏虛法竊以為即使自己不如師祖,但是潛心修煉,又修行的夠早,應當有希望按部就班的把太素化生功這部筑基仙功練成。

正因為這個念頭,烏虛法一直沒有舍得走掌教明和真人和明玉真人兩位的路子去速成神功,而是踏踏實實的徐徐圖之,只想著練成神功就能延壽一甲子。

不過天不遂人愿,烏虛法至今早已過了百歲,雖然自覺還能再活十年八年,但是十年內想把最后一層練成也委實太難了,因此上他近幾年也開始轉而修煉尹師叔傳下的速成之法。

烏虛法正在磨礪真氣,淬煉筋骨經脈,忽然聽到耳畔傳來一個無比熟悉,但是已有六十年未曾聽過的聲音:“虛法。”

烏虛法突然出定,黑夜中好似閃過一抹燭火,到了烏虛法的修為境界早已不可能出現幻聽幻視,他兩眼亮晶晶的看向房外,連滾帶爬的起身沖了出去。

推門出去就看到了,淡淡的月光下,一個長須男子和一個笑顏如花的女子并肩而立,烏虛法一眼就認出了這兩人是自己的師祖清玄帝君和師叔祖赤煉元君。

烏虛法撲到林清玄身前跪下叩首,道:“師祖,師叔祖,弟子叩見師祖、師叔祖……”

林清玄揮手將他托起,然后點頭道:“虛法你很不錯,基礎很扎實,只是可惜年輕時精進的太慢了,有生之年怕是難以再有大突破……

不過志平剛創出了一篇‘尸解固神法’,你來學一下,坐化之前可以憑之轉世重修……”

烏虛法大喜道:“多謝師祖,多謝尹師叔。”

林清玄一側身露出了盤腿端坐的尹志平,烏虛法臉色一變,看了看尹志平毫無呼吸心跳,宛如木雕,于是疑惑的看向林清玄。

林清玄淡淡道:“志平已經坐化,不過他死前已經用了尸解固神法投胎了,就在山下東走三里,是一戶姓沈的人家,以后你派人留意一下,興許志平的轉世就是本教再次大興的機會。”

烏虛法臉色微變,看著尹志平丑陋衰老的樣子,心中也悲涼起來,不過想起來尹師叔用尸解仙法投胎轉世了,烏虛法的心中就安定下來。

先是跪下朝著尹志平的尸身拜了拜,然后才起身小心翼翼的問道:“師祖,您和師叔祖這次下凡來是有什么吩咐嗎?”

林清玄輕輕點頭,道:“來看看你們,順道看看我傳下筑基仙法后,天下武林有什么變化了。”

“你周老祖曾創過一部速成的太素化生功,我現在傳給你,這部心法比志平和克西所創的要好些,你好生修行,坐化前當可練成了,之后再修煉太始仙功便是了。”

林清玄說著伸手在烏虛法額頭一點,烏虛法只覺自己回到了一百年前,坐在紫霄大殿內聽著師祖清玄真君傳授著神功仙法,只不過這個神功與自己之前所學的都不盡相同。

等到烏虛法回過神來,發覺早已過了百年,自己依舊是一百多歲的全真教主,而師祖也不再是當年的清玄真君,而是早已成為了清玄帝君。

烏虛法悵然若失,知道是師祖用仙法營造仙境傳授給自己仙法,并非真的回到了百年前,不過烏虛法還是覺得當年跟著恩師志慈道長修行,伺候著師祖清玄真君時的日子最快活無憂。

“師祖……”

林清玄輕輕擺手,道:“虛法你好生修行吧,兒孫自有兒孫福,勿為兒孫做馬牛,老道這就去矣,你們好自為之吧……”

沒等到林清玄的話音說盡,只見一陣清風吹過,林清玄和李莫愁兩人的身影就被風吹散消失了。

烏虛法跪下又恭敬叩首,半晌后才起身,而后清嘯一聲,震散了紫霄宮上空的晨曦,也驚醒了滿宮的數百名弟子。

“已矣乎……全真弟子速速前來,本教靜儀明和真人羽化飛升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907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