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一八八章 陰神出游

第一八八章 陰神出游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一八八章 陰神出游

大宋嘉隆八年,大宋嘉隆皇帝因病馭龍殯天,同年七月,太子趙滋繼位,第二年改元興和,大宋進入興和元年。

雖然嘉隆皇帝的死因知道的人不多,但是江湖上仍舊有了一些傳言。

對于興和皇帝趙滋而言自己父皇被劍仙楊明殺死,這讓他對江湖上所謂的“三仙”真的有了恐懼,也第一次知道了皇帝并不是無所不能的,更知道楊明證明了皇權面對著超越了凡俗力量的仙流中人已經沒有了威懾力。

自從清玄帝君以后,大宋皇帝也終于知道了全真教還有那等無人能敵的仙家存在。

由于華山第三次論劍后的諸多說法流傳江湖,而全真教自從尹教主即位后也不斷完善大宗師以后的仙流之路,所以如今江湖武林中有一種不成文的說法。

那就是內外雙修練到極致絕頂時就是入神坐照的大宗師,等到探索修仙筑基之法的程度則是超凡入圣的絕代大宗師,等到筑就仙基,超越練氣層次后踏足仙流后,那就是仙流中人。

如今武林中,當年華山聽講仙法的高人前輩大都作古仙逝,雖然也都傳下了高深的筑基仙功,但是多年來門人弟子也難有絕頂奇才將其練成。

所以說到如今,武林公認的踏足仙流的人物不過是全真教的二尹真人和劍仙楊明三位。

因為楊明在臨安一劍破千軍的破天劍威震江湖,讓中原武林再次風云變幻,引動了無數高人高高躍出,想要追尋仙流之路。

短短數年之間就出現了許多武功高深莫測的正邪人物,到了興和二十年時,此時距離清玄帝君遁世消失已經過了43年。

武林中百花齊綻,不僅武林門派層出不窮,神功絕藝也各領風騷,武林中人都知道當年華山得傳仙法的前輩高人所修神功逐漸流傳,加納金提升了武林武學的層次,如今武學一道比之數十年前起止昌盛一倍。

且不說少林、終南、峨眉、丐幫、昆侖、崆峒、泰山、華山、嘉興陸園等門派勢力如何厲害,便是公認的“三仙五圣十大宗師”比起數十年前的四大宗師時代就不知興盛多少了。

所謂的三仙就是全真教主明和真人尹志平、玉清宮主明玉真人尹克西、劍仙楊明,這三位繼承了清玄帝君衣缽的道家絕頂人物。

三仙之下則是終南派祖師張三豐、峨眉派祖師郭襄、陸園之主楊定、明教太上長老參仙老怪梁子翁、昆侖派何足道五位武功修為超凡入圣,正在修煉仙道筑基神功的“五圣”。

最后的十大宗師則是華山三代掌門風先生、泰山三代掌門守一道長、崆峒派創派祖師木靈子、丐幫方幫主、少林弘法方丈、明教教主侯青花、百損道人、白駝山主歐陽九、全真首席大弟子烏虛法、密宗大輪寺主持三龍上人。

三仙五圣暫且不說,便是十大宗師的武功修為也都直追當年華山論劍的四大宗師了。

所以說得四十六年前清玄帝君華山傳仙法的盛況后,少林、丐幫、峨眉、終南等派武學大進皆是源于清玄帝君所傳的一部“太素化生功”。

可以說若無清玄帝君當年的傳法之恩,三仙五圣十大宗師自然要有大半消失,便是實在天資絕佳,福緣深厚的也最多修煉到大宗師便要止步了。

所以武林中人都感念清玄帝君傳播仙法,光大武學,無論何門何派大都拜清玄帝君為祖師之一。

在中原武林熱鬧非凡,三仙五圣十大宗師威震江湖,齊頭并進的時候,遠在西域昆侖山玉龍峰西數里的深谷秘境內,水潭之上飄著四片蒲草席子,每個席子上坐著一人。

東首的是個身穿杏黃道袍的儒雅俊秀的長須道人,看著也就四十歲許上下,但是兩眼溫潤如玉,深邃如淵,透露出攝魂奪魄的魔力,似乎誰看了都像是回到了孩提時代,進入了父母的懷抱,只需一眼就能個發自肺腑的信任崇拜這雙眼睛的主人。

在長須道人左右兩邊各盤坐著兩個女子,一個身穿紫羅道袍,面如桃花,美艷動人,只不過眼角有些細紋,看著也有三十五六歲上下的年紀,年齡雖大,但眉眼如畫,卻越發顯得動人。

另一個是個一身白衫的少女,沉靜如水,如瀑黑發更顯得她肌膚如雪,雖然長得也是極美,不在女冠之下,但兩眼冰冷無情,令人望而生畏。

在道人對面草席上是個蒼發白須的老人,他紅光滿面,笑道:“兄弟,你這次閉關五年想必是大有所得,咱們好生交流交流心法吧。”

這四人正是隱居昆侖秘境修仙的林清玄、周伯通、李莫愁、小龍女,三四十年的光陰在閉關靜修中匆匆而過。

一開始林清玄和周伯通一次不過閉關數月,出關后將修行的心得體會和法門相互交流,然后研創后續心法。

林清玄有天演鏡幫助,也不需要細細琢磨,更不必耗費大量時間去通過修煉印證對錯,只需不斷消耗真氣,天演鏡就能將兩人推演創造的心法查疑補缺,完善成為真正的煉氣化神的心法。

也是靠著二人合籍同修,加上天演鏡的幫助,短短的四十年里,林清玄和周伯通就把“太始仙功”的下冊創造出了三層。

只不過下冊第一層,也是太始造化仙功的第六層兩人已經完全創出,并且堪堪練成,第七層和第八層卻還只是一個想法和框架。

雖然太始經的下冊才不過剛開了頭,但是林清玄和周伯通也理順了思路脈絡,找準了煉氣化神的方向。

這下冊神功就是直指鍛就陽神,思路大致是將煉精化氣,煉氣化神次第化作助推之力統御精氣神三者,最終神念凝聚為不朽陽神、

所以第六層心法在兩人的不斷完善下由一開始的二十多句心法練法,延伸到了一百多句,足足兩千字。

雖然第六層心法,也是下冊的第一層口訣心法冗雜,但是經過天演鏡的驗證后,林清玄確信將這一層心法練成以后,神念便可凝聚為陰神離體而出,雖然還不能有什么奇異神通,但是神魂離體,宛如金蟬脫殼,這已經是修煉陽神的第一步了。

修為境界到了林清玄和周伯通的這個境界,他們都已經明白了不管吃再多的蟠桃靈藥,如何以太素化生功鞏固氣血不衰,但是人壽有時而盡,最多數百年還是要化作飛灰。

但是修仙成道卻還有一條路可走,那就是煉氣化神,煉神返虛,只要能一步一步化神為念,化念為陰,陰神再修煉轉陽,化為不朽陽神,自然便可煉神返虛,長生不死,以陽神之軀長存于世,甚至破碎虛空,飛升上界。

這次林清玄出關召集周伯通、李莫愁、小龍女論道說法,就是因為他剛剛把第六層心法練成,體內神念凝聚壯大,化為陰神。

雖然陰神無形無知,但是卻在運功后可以離體而出,在周身游曳,只是剛剛練就陰神,此時離體神念見不得太陽,受不得狂風,離開林清玄身軀十丈開外就感覺疲憊恐懼,非得回轉身軀歇息方可。

林清玄聽了周伯通的詢問后微微一笑,朗聲道:“大哥,莫愁、龍兒,你們且用功以神念觀察,看看我的神通如何?”

周伯通大笑道:“莫非是練出陰神了?”周伯通說完鼓掌大笑。

小龍女冰冷的臉上像是春風吹化了冰港,浮現出了一個笑容,柔聲道:“林大哥不愧是開辟仙路的清玄祖師,陰神練成,陽神怕也不遠了。”

李莫愁經過四十年勤修苦練,早已看淡當年爭競之心,雖然如今自己不過是剛練成第三層太始造化神功,而小龍女已經練到第四層,但她心中卻沒了當年的嫉妒緊張的情緒。

時間是一切事情的最終答案。

李莫愁當年的擔心揣測經過四十年的朝夕相處,親眼看著林清玄和小龍女每日精修苦練,除了傳法論道時早無瓜葛交際,早已放下心來。

雖然四十年里李莫愁心性修為和武功修為也日日精進,但是到了煉氣化神這等無上境界,修煉者的悟性、心性、耐性、根基等須得是樣樣絕頂。

練成太素化生神功后,根骨資質自然是差不多了,但是心性耐性上李莫愁卻不及小龍女,因此上終究還是小龍女后來者居上了。

聽了小龍女的話,李莫愁也微微一笑,道:“林郎你將陰神出竅給我們觀摩一二,也好讓我們大開眼界。”

周伯通也連聲催促道:“正是,用來,用來。”

林清玄看了眼蒙蔽了整個山谷的大霧,點點頭就閉上眼。

片刻而后體內真氣如沸,然后林清玄經脈諸穴內如大海澎湃洶涌的真氣憑空消失三成左右。

隨著真氣消耗,林清玄在杳杳冥冥中只覺身體往上一躍就從頭頂竄出,接著就仿佛飛在了空中,不僅能看到水潭和周伯通、李莫愁、小龍女以及自己盤坐閉目的身軀,更能同時看到遠處的樹林怪石和瀑布飛鳥。

在林清玄此時的世界中,自己沒有身軀,沒有五官,沒有四肢,但是上下左右,四面八方卻都能同時看到,就像是一個全景攝像頭一樣。

而且隨著林清玄意念動處,自己似乎化作無形無質的陰神,隨意在周伯通、李莫愁和小龍女三人的周身旋轉。

周伯通突然眉頭一皺,眼神如電辦閃爍精光的看向虛空,不斷地追蹤著林清玄陰神的行動。

小龍女和李莫愁卻懵懂無知,任憑兩人如何運功以神念觀照周身,卻發現不到林清玄陰神的蛛絲馬跡。

周伯通只差一步就能剛練成第六層心法,此時運起神念不斷看著灰撲撲的東西,片刻后功力運轉到極致,就通過神念感應到空中懸浮著一片微不可查的光點,似乎有顏色,但仔細觀察又沒了顏色。

周伯通臉上突然露出喜色,撫掌笑道:“好,原來這就是陰神!”

周伯通說完就仰天一笑,既然躺倒呼呼大睡。

李莫愁和小龍女都知道天人合一以后便再無固定法。

周伯通神功蓋世,行走坐臥,甚至說話時也可修煉仙功,可是此時突然倒頭大睡,顯然是全力修行,想要突破關隘,練成第六層的心法神功了。

林清玄看到周伯通在運功閉關,念頭一動就回到體內,然后眼皮一抖睜眼看向李莫愁和小龍女。

兩女雖然修為不足看不出林清玄的陰神,但是周伯通的言行已經表明林清玄當真練出了陰神,又在太始仙功上向前邁開一步。

林清玄看了眼滿眼崇拜的二女,微微一笑,揮手將水潭凍結,然后拂袖把周伯通的草席無聲無息的推到岸邊,低聲道:“周大哥到了緊要關頭,我估計他此次閉關須得一年以上方可大功告成。你們的仙功練得如何了?我來給你們開解困惑。”

小龍女一心修行,聞言當今把自己修行困惑說了。

林清玄微笑講解,而后親自伸出手掌為她運功引領,助她領悟煉氣化神的至高精要。

等到小龍女大有所獲閉目修行后,李莫愁這才詢問自己的修行疑難。

七日夜后,林清玄為李莫愁、小龍女都做了開解指點后,山谷內迷霧凝聚,漸漸下起了下雨。

林清玄意念一動,就有柔風在四人上方十丈將雨滴吹走,不讓一滴雨水落下。

小龍女和李莫愁似有所感,同時睜眼抬頭看了看。

林清玄神識一掃就看出來兩人修為又有精進,微笑道:“你們二十年能也許就能再進一步了,龍兒百歲之前興許就能摸到陰神的門檻了。”

兩人微微一笑,李莫愁笑過心中卻難免哀嘆一聲,不過她意念一轉就壓住了雜念,問道:“林郎,你的陰神我們看不出,除了周大哥,世上也沒人能發覺了,那你豈不是能一念之間遨游天地了?”

林清玄輕輕搖頭,道:“一念之間遨游天地,恐怕練成陽神也未必能成,我現在不過是將神念凝聚為陰神可以離體而出,而且陰神脆弱,見不得陽光的炙熱,受不得大風的吹拂,離體而去也不得長久,更無力干擾外物,恐怕要想吧陰神練出神通異能,絕非十年八年可為。”

李莫愁輕嘆道:“修仙也忒難了吧,林郎你是超越前人,堪比道祖的清玄帝君祖師,將千百年來內丹外丹所猜想的修仙之法化為真實,卻不想如此的天資悟性,修行了八十余年竟然不過剛剛能摸索出凝聚陰神,離體而出的法門,而且還沒什么威力用出,反而陰神出體卻成了破綻。”

小龍女柔聲道:“林大哥能創造出仙法已經是亙古第一人了,這成仙哪里是易事?

況且他之前講道時說過,‘物壯則老,是謂不道,不道早已。’的真存至理,煉氣化神雖然是武學之上又一上乘神功,但卻也不過是從頭再來。

將神念修煉到林大哥這等境界,正是應了物壯則老的道理,修仙乃是合道,陰神要想長久,自然如同嬰兒,不入‘物器’,自然免得壯而老,老而衰,衰而亡……”

林清玄驚喜的看向小龍女,稱贊道:“龍兒說的不錯,我這第六層心法,凝聚神念,化為陰神的根基要訣便是此理,你能明悟此理,以后修煉陰神時當可節省下十年的功夫了。”

林清玄跟李莫愁、小龍女論道后三人就各自回到修行的草廬、山洞閉關修行。

踩著山風飛回到自己的在峭壁正中的山洞后,林清玄看了眼石壁,手指一彈,就有無形氣勁在石壁上劃過。

伴隨著嗤嗤聲和石粉灑落,石壁上就多出來一橫。

林清玄看著石壁上的四十三橫,淡淡說道:“此次秘境閉關已有四十三年,沒想到我也已經一百零一歲了,回首一生實在是恍如隔世……

也不知外界是何情形了?是不是武學發展昌盛,從低武世界進化為高武世界了?”

說著話林清玄想起自己當年華山傳仙法,黃藥師、洪七公、一燈等修煉不成變會仙逝了,但是應當也能傳下非凡神功。

算起來當時學得太素化生功,能把神功練成,摸索出煉氣化神之法的也唯有郭靖、楊明二人,其余的洪、黃、一燈、覺遠幾人不過是能化低武為高武罷了,倒是尹志平、尹克西二人若能爭氣些,興許如今也都在修煉煉氣化神的太始造化神功了。

太素化生神功練成以后可延壽一甲子,所以即便尹克西、尹志平、郭靖三人現在都是一百多歲高齡,楊明也有八九十歲,但是他們只要不是自己不想活,最差也都能活到一百五六十歲,所以這幾人有生之年一定能把煉氣化神之法推演琢磨出新的路子。

林清玄一直計算著時間,就是準備一個甲子以后再出山看看中原武林發展到了何等氣象,觀摩郭靖、楊明、尹克西、尹志平等人的修煉功法和新的體會,自己也能多些思路方向。

畢竟是煉氣化神之路,林清玄也不過是自己摸索而來,雖然辛苦努力摸索出了一條道路,但是這條路走著十分艱難。

林清玄估計楊明、郭靖等都是資質福源非比尋常之輩,所學所練奠基武功也與自己全然不同,便是尹志平、尹克西在練成太始造化神功第二次以后也是要自行摸索后續法門。

到時候他們的路子即便對于自己尚顯幼稚,但是思路和修行法門也會與自己所創的有所不同,到時候自己將幾人的修行法門觀摩一二定能觸類旁通,作為支持自己創出后續心法的根基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