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一七五章 華山三論

第一七五章 華山三論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一七五章 華山三論

瀟湘子兩人夾著一猿,腳步蹣跚的慢慢走下山去,眾人見了這等情景,心下惻然生憫,也沒再想阻攔,回過頭來正待再說話,卻聽到三聲彈劍的清脆鳴吟。

劍鳴低吟但是卻敲擊在了每個人的心頭,讓人聞聲后就是精神一振。

在華山聞道學法已有數十日,眾人自然心知是清玄真君彈劍召喚眾人,顯然又是真君大開傳道法會的時辰了。

黃藥師、洪七公、郭靖、楊明等都大喜道:“真君傳召解惑,我等快快前去。”

尹志平則看向一臉疑惑的覺遠大師,起手道:“大師來了也是緣分,我家教主清玄真君在華山開講仙道筑基之法,雖已經講解了大半,但后續仙法越發深奧難明,非同小可,覺遠大師乃是有道高僧,相遇即是緣,若無旁事牽絆,不妨攜高足一同聽講。”

覺遠和尚雖然一直在藏經閣不問世事,但是畢竟也不是癡呆憨傻,也知道天下第一大派和道門魁首的全真教,對全真教教主重陽真人、丹陽真人、清玄真君等也都知道,即便是尹志平這位掌印真人也有所耳聞。

見尹志平說道是清玄真君開講仙法,當即受寵若驚的深施一禮,道:“緣來真君在山上,三教一體,小僧當去拜見,多謝尹真人引薦。”

尹志平看了看覺遠和尚和張君寶師徒二人,只覺得兩人形容氣質非凡脫俗,心中大生好感,還了一禮,道:“不必客氣,隨貧道前去朝陽峰便是。”

眾人回到朝陽峰,見清玄真君和赤煉散人、龍女俠、長春真人、廣寧真人正在石坪上端坐,急忙在一邊角落找地方坐下。

尹志平則引著覺遠師徒到了林清玄身前,躬身道:“掌教師叔,師父,郝師叔,李師叔,這位是少林寺的覺遠大師,這位是他的弟子張君寶,覺遠大師佛法精湛,身懷絕世武功,弟子特地帶他來拜見。”

林清玄睜眼看向覺遠師徒,尤其是在張君寶的臉上細細打量了一番,還未說話他們師徒就跪下叩首,覺遠和尚恭敬施禮,而后起身道:“清玄真君、長春真人、廣寧真人、赤煉散人諸位都是道門的真仙前輩,小僧這廂有禮了。”

張君寶不知說什么。只是不停的叩首,彷如在拜佛一般。

林清玄雖然是早已洞察了方才發生的事情,但卻不聞不問,但是卻也看出了覺遠和尚的功力修煉到了大宗師的境地,而張君寶雖然功力尚淺,但是資質悟性比楊明也不差分毫了,算是江湖上頂尖的人物了。

其他人不知道,林清玄卻很清楚眼前這位少年郎在幾十年后就會成為開宗立派的道家祖師,不過現如今紫霄宮被自己占了,怕是未來也未必會有武當派了。

不過林清玄很清楚,有的人厲害是靠了師門和家人,有的人是靠著運氣和外掛,而有的人則是靠自己,他自己走到哪哪里就是天下第一大派,而眼前這個十二三歲的少年就是這樣的一位高人。

林清玄和煦一笑,揮手道:“還請覺遠和尚與這位張小朋友也入座聽講太素化生神功。”

林清玄拂袖之時就有一股平和柔軟的勁力將張君寶托起,然后他和覺遠和尚竟然彷佛直墜云端,等到回過神來才發現已經坐在了一丈開外的石坪上。

覺遠和尚和張君寶都心中驚駭,知道是清玄真君施展了仙法。

由于見到了道家的最后一位真仙祖師,林清玄也心中歡喜,算是為了照顧張君寶,即使知道他聽了神功心法也記不住,但是有覺遠和尚在,他學會了自然能重新傳授給張君寶,于是林清玄也不再答疑解惑,而是重新通講了一遍太素化生神功。

等到林清玄這次講法結束正好是第三日的黃昏,林清玄停下后看洪七公、黃藥師、郭靖、楊明、小龍女、郝大通、尹志平、陳靈云八人面帶微笑,黃蓉、覺遠和尚、呂志堂、王志行、程英、陸無雙等近十人若有所思,其余眾人則是依舊懵懂。

林清玄就知道眾人的機緣悟性只能領悟至此了,于是起身道:“三月轉瞬即逝,明日就是咱們登上華山的第一百天,諸事不可求圓滿,順其自然不強求,傳法之會今日已畢,諸位還請自便吧。”

說著看轉身看向丘處機和郝大通,見兩道眼神清明,一個臉上紫氣翻滾,一個臉上紅光涌動,知道兩人已經摸到了太素化生功的關鍵法門,見到了仙道之路。

只可惜他們壽元已盡,即使自己這些日子每天以神功為他們梳理經脈根骨氣血,但也不過是令他們多活個一年半載,有生之年怕是無緣練成了。

想起來三個月來自己與兩位師哥多次的促膝長談,林清玄長嘆一聲,緩緩說道:“丘師哥、郝師哥,諸法因緣,真人悟否?再會……貧道南歸紫霄宮去矣……”

眾人忙拜倒行禮致謝,眾人起身后就見石坪上沒有了清玄真君和赤煉散人、龍女俠三人的身影。

而后就聽到林清玄的聲音已經在山下空谷傳來:“白云黃鶴道人家,一琴一劍一杯茶,羽衣常帶煙霞色,不染人間桃李花……”

林清玄的聲音漸漸遠去,但是每個人聽來卻仍舊像是在耳邊響起,只不過山谷中的回聲告訴大家清玄真君已經御風而去,早早就下山了。

丘處機顫顫巍巍的起身,拱手道:“貧道舊疾復發,將不久于人世,今日一會十分暢快,自此龍門派當可有仙道之基矣。”丘處機說完就緩步下山而去。

尹志平等全真弟子跪地送別真人,郝大通也起身拱手,待丘處機消失在山路上后,郝大通朝著眾人拱手道:“貧道也要閉關修煉了,諸位還請自便。”

說完郝大通就帶著范圓曦等弟子去了玉女峰下的道觀閉關去了。

覺遠大師和張君寶、尹志平等諸道人也告辭離去,眾人中除了洪黃郭楊四位大宗師心有所悟準備再修煉數日,其余眾人都無心再在華山之巔待下去了。

只不過黃蓉、郭芙、郭襄、郭破虜、楊定、陸無雙、程英等人須得等著郭靖、楊明、黃藥師等人,只得在朝陽峰下苦捱等候。

這兒一日楊明等人行功過周天,黃蓉就把郭芙叫到了一處。

黃蓉冰雪聰明乃是世間少有的人,她早已看出來郭芙和郭襄姐妹二人不對付。

當年自己的兩個弟子都傾心于楊明,但是郭芙難以忍受,自己就勸說兩人出去行走江湖,如此夫妻安樂十余年,可是沒想到楊明把襄兒找回來,這襄兒卻也對明兒情根深種了,實在是冤孽難消。

黃蓉對三個孩子都疼愛憐惜,不過郭襄自從出生就不在身邊,說起來虧欠最多,若是郭芙能忍讓幾分,便是把襄兒也配給明兒就是了,可是一來芙兒性情暴躁,沒有城府,怕是難以接受,二來若是允許明兒娶了襄兒,無雙和英兒又當如何?

黃蓉早已頭疼了許久,這兩日才想出一個萬全之策,于是先是勸說郭襄,但是襄兒執拗,勸說半天黃蓉就知道她的一顆心早就記掛到了楊明身上,只怕是萬難開解了。

既然小女兒說不通了,黃蓉只好吧郭芙喊來,在一處山澗前攤開了說,一開始是想勸郭芙接納妹子郭襄。

可是郭芙自由錦衣玉食,從未受過氣,窩囊過自己,自然不許楊明再納一房,更何況這一房還是自家親妹子。

黃蓉看郭芙也倔,只能長嘆一聲,說道:“你既然不愿意,為娘也不再說,只是襄兒畢竟是你親妹子,你們總不能一直別扭下去?”

郭芙也知道自己最近脾氣越來越壞,時常跟楊明吵架,就問道:“娘,您說怎么辦?”

黃蓉輕嘆道:“只有老法子,你和明兒照舊是浪跡江湖去吧,襄兒見不到你們,時間長了也就斷了念想。”

郭芙聞言一喜,道:“那好,我明天就跟明哥說,我們這次就帶著定兒吧。”

黃蓉遲疑一下,點頭道:“也好,定兒是該跟你們好好生活了。”

郭芙欣喜不已的離開了,黃蓉坐在山澗前,聽著嘩啦啦的水聲,神色恍忽掙扎,暗想道:芙兒可真是個草包,明兒比他爹還要厲害,什么女子碰到他就鬼迷心竅了,要是看不見就能斷了念想,怎么無雙和英兒多年來還一直不對其他少年才俊加以顏色,看到明兒反而欣喜不已?

哎……只盼著明兒和芙兒能長久廝守,襄兒年少無知,時間長了能忘了對明兒的情愫吧……

黃蓉雖是這么想,可是內心生出切覺得不過是幻想罷了,但是事已至此,自己也沒有什么好法子了。

倏忽數日又過,這天早晨郭襄起來卻不見楊大哥和大姐、定兒,心頭頗覺不安,就拉住了郭破虜,問道:“弟弟,咱們楊大哥和大姐呢?”

郭破虜一愣,道:“我聽媽媽說,昨天晚上姐夫和大姐就帶著定兒下山去了。”

“去哪了?”郭襄焦急追問。

“說是帶著定兒去游歷江湖,也不知去哪了,總之沒有個三年五載不會回長安了。”

郭襄臉色一變,眼眶就紅了,眼淚打著轉的忍住不落下,但是終究還是撲簌簌的落下來了。

郭襄并不是傻瓜,姐姐和媽媽什么態度她是知道的,心中難過之余也不再想要待在山上,揮手道:“弟弟,你跟媽媽說一聲,我也下山去散心了,過些時日再回長安。”

說完郭襄頭也不回的就下山去了。

黃蓉從暗處顯露身形,望著小女兒蕭索頹廢的樣子,臉色也十分難看,只能低聲道:“無雙,英兒,你們悄悄跟上去,暗中保護襄兒,等她心情好了再一起回來吧。”

程英和陸無雙互看了一眼,然后低聲答應了就一起相攜下山了。

黃蓉收拾好心情就重新來的朝陽峰,見靖哥哥跟爹爹、師父三人正在談笑風生,就知道三人已經把太素化生功練成了,即使不是完全練成,但也是小有所成了。

“師父,爹,靖哥哥,襄兒下山散心去了,我讓無雙和英兒陪她一道,免得小女孩有什么危險,咱們是不是也該下山了?”

郭靖微笑道:“岳父,師父,您二位說呢?”

洪七公習慣性的摸了摸酒葫蘆,見早已空空蕩蕩,就拽了拽胡須,說道:“我的酒蟲早已快渴死了,太素化生功咱們都各有所得,剩下就是水磨工夫了,不如即刻下山,讓蓉兒整治些好菜,藥兄咱們喝些美酒,豈不快哉?”

黃藥師道:“如此最好,那咱們也下山吧。”說著他扭頭看了看險絕的華山,長嘆道:“若非清玄真君開辟仙道,咱們今年華山只會興許還能第三次論劍呢。”

“有全真教真君真人的諸多老道在,我可不是對手。”

洪七公笑著搖頭。

郭靖看向深谷,道:“咱們雖沒有比武,但是想來也知道如今天下的決定好手都有幾人。”

黃蓉笑著點頭,道:“第一次論劍決出了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的天下五絕,第二次論劍時中神通的弟子清玄真君又奪得天下第一,如今距離二次論劍已有三十五年,爹爹和師父、一燈伯伯、老毒物的武功自然是越發精純深厚,但是清玄真君卻是成了仙人,不要說他,就是赤煉散人李仙姑我看靖哥哥你們也未必是對手吧?

不過清玄真君他傳下了修仙筑基的無上法門,爹爹、師父和靖哥哥你們修煉了,數年之內興許就能趕上李仙姑。”

黃藥師和洪七公、郭靖幾人思索三個多月前李莫愁一拂塵打死公孫止的神功,都神色悚然,嘆息道:“即使學得了真君傳授的筑基仙法,要是練到李仙姑那個境界,恐怕還要十年苦功了。”

洪七公則長嘆道:“只可惜一燈兄傷勢未愈,不能前來,不然以他修煉數十年先天功的根柢,當會是咱們中第一個練成筑基仙功的人了。”

黃藥師頷首道:“話雖不錯,只是世間緣分豈能盡如人意?若是重陽真人尚在人世,只怕是跟清玄真君師徒聯手,他們全真教還能舉教升天哩?

七兄,咱們若是能早二十年學得這門筑基仙功,有生之年都能一窺仙境了,可是這把快入土的年紀學了怕是練不出多少名堂就要駕鶴西去嘍。”

兩人感慨半晌,郭靖嘆息道:“真君能傳仙法已經是十分難得,只是不是后人誰能練到他老人家的那個境界了……”

黃蓉點頭道:“真君悉心傳授,恐怕就是想要為世間留下些仙流種子了,依我看,當今天下便是有清玄真君、赤煉散人、長春真人、廣寧真人、尹志平、陳靈云、明兒、靖哥哥、爹爹、師父、龍女俠你們十一位是當真的學得仙法,并且練得仙門道法的超凡入圣的大宗師了,不過清玄真君他老人家乃是真仙,早已脫離了武功的樊籠,雷法神通之下什么人能抵擋?

歐陽鋒和金輪法王都失了銳氣,一燈大師未能前來也失了仙緣,當世就是一金仙和十超凡了。

這個一金仙自然是清玄真君這位陸地金仙,剩下你們十位便是都能邁入仙流的十位超凡大宗師了。”

黃蓉提議的一金仙和十超凡,在黃藥師和洪七公、郭靖三人聽后都大點其頭。

郭靖笑道:“蓉兒最聰明,你這么說那是再合適不過了,咱們十人都是得自清玄真君的筑基仙法,以后雖然未必就能踏足仙道,但是終究也能超越以往的武學樊籠了,這個超凡之稱算是名至實歸了。”

洪七公微笑道:“那好,華山第三次論劍未曾比武,不過是大伙跟著清玄真君聽講了修仙筑基的無上法門,興許全真教以后就要改為仙門宗派了,幾百年后也許世間武學一道也要比現在昌盛數倍了。”

黃藥師沉吟道:“七兄說的是,我等也算是趕上了。如此算來,咱們一金仙十超凡定能名留青史,我回桃花島就要閉關研創神功了,下山后讓蓉兒好好炒幾個菜,咱們痛飲幾杯,下次見面也不知是何時了。”

說起美食洪七公就大為高興,他拍了拍肚皮,笑道:“我也想著把降龍十八掌推演升華,若能練成,以后便是超越我丐幫歷任幫主,震古爍今的人物了,藥兄咱們比比誰闖出來的仙功厲害。”

“好,比比就比比……”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13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