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一七〇章 真君隨手一劃,定下世界格局

第一七〇章 真君隨手一劃,定下世界格局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一七〇章 真君隨手一劃,定下世界格局

林清玄為了震懾全場,已經是動用了十成功力,這一手天降火雷早已經脫離了武功的范疇,乃是五層境界的太始造化神功的功力結合神念施展的法術神通。

林清玄定名曰:“火龍雷法”。

既然是火雷法,威力自然非同小可,直接劈中物體的爆炸威力雖然超越現在的火炮,但在林清玄的眼中也不算大,按照林清玄的估算也就是等于大口徑的榴彈炮一檔,比起神羅天征和尾獸炮乃是遠不能及。

不過好在火龍雷法爆炸后真氣可以推動火焰隨著熱浪濺射而出,燃燒的大范圍殺傷力已經超過了榴彈炮,林清玄自己全力施為就能引燃兩里方圓的土地,因此這一道火龍雷法落入洪慶山后先是爆炸,爆炸濺射的火焰熱浪頓時就將整個山頭點燃。

因為是冬季植被干燥,加上林清玄的雷火威力遠勝尋常火焰,所以洪慶山的植被毫無招架之力,大火蔓延極快,片刻間就讓整個山峰化為了一片火海,把天空都映襯成了橘紅可怖的景象。

林清玄用完這一招后體內真氣也就耗去了九成,真氣運轉稍稍停滯,再想御風而行便已是不成,于是就輕飄飄的落回到蒙哥身前。

此時親眼看到清玄真君飛升天際,降下神雷將大山化為火海,親耳聽到那震得人心膽欲裂的動靜,所有的蒙古精銳士兵都嚇得五體投地,只覺得林清玄一定就是長生天的化身了。

所有人都在不停的口中誦念著“紫霄靈光洞妙清玄真君”法名,希望通過誦念林清玄的神名而能得他護佑不降下神雷把自己劈死。

蒙哥也是跪的痛快,早就撅著屁股恭迎清玄真君歸來。

不僅他跪了,他身邊的金剛門掌門銅羅漢也跪了,還有上千名精銳武士也都跪了。

到此時整個長安城外無論蒙漢,不分僧俗,全部跪伏于地,瑟瑟發抖。

除了高臺之上的李莫愁和還在驚駭莫名的看著半壁天染紅的山火的黃、歐、洪、金四人,方圓數里再無一人站立昂首。

林清玄輕飄飄的落到蒙哥身前,沒有發出一丁點的動靜,而后一邊運功恢復真氣一邊面帶微笑的看向蒙哥,道:“蒙哥孩兒,你看方才這等威力的天雷世間可有誰能抵擋?

十萬大軍人人看到了,也不怕誰敢不從了,你回去便召開忽里臺大會,通曉西遷和議和之事,誰若還服,嘿,便可看看他們一族一部是否能扛得住貧道的一道火龍天雷了。”

林清玄這話說得輕描淡寫,但是蒙哥聽來不啻于在耳邊響起了龍鳴虎嘯,他驚嚇之余也暗自高興,想著自己可以趁著師祖爺爺的神威震懾各部士卒的時候召開忽里臺大會收拾一下不服的部族。

也許西遷以后自己這位大汗就能跟祖父鐵木真一樣徹底掌握蒙古各部的力量了,想到這里,蒙哥叩首答應的更是痛快。

看著蒙哥毫無蒙古大汗的氣度,跪在地上瑟瑟發抖,沒有任何人會覺得丟人。

在所有人的心里都覺得有些榮幸,能面見仙人可是青史留名了,而且就眼前的陣仗,就算是鐵木真復活也得跪,畢竟天威不可犯,清玄真君露的這一手就是真真的仙人法術。

面對著還在轟轟烈烈的燃燒著的洪慶山,別說大汗了,就是密宗活佛又誰敢不從?對于真正有法力的真君天師,誰能吃飽了撐的敢忤逆林清玄呢?

看著蒙哥好像是嚇得不輕,但他本質上卻十分高興,不僅是因為能利用這個機會徹底降服諸部,還因為林清玄乃是他的親師祖,靠著父汗的舊情總歸師祖不會不管不顧。

漫天神靈都看不見摸不著,磕再多頭,供奉再多都難得真正的保佑,而唯獨師祖法力高強是真神仙。

蒙哥覺得自己聽命師祖爺爺的才能得到真正的保佑,祖父鐵木真當年就是靠著師祖爺爺才得以延壽十多年,祖父行,父汗行,那自己也行。

所以蒙哥心想是不管西征奪取生命果也好,還是遷至西域可得天地保佑也罷,都是后話,自己老老實實聽話,得了師祖爺爺的疼愛給自己治了病,延壽長生,那才是眼前最當緊的事情。

“孫兒一定把話帶到,誰敢不支持西遷跟議和那就是咱們蒙古的罪人,不用您老的天雷,我就做主把他千刀萬剮了。

師祖爺爺,您放心,您老讓我做什么,孫兒就做什么……”

蒙哥忙不跌的答應著,同時稱吹捧著林清玄,神態諂媚而討好,可周邊的銅羅漢乃至大汗護衛都不覺得奇怪,畢竟大汗權力再大也只是個凡人,可是清玄真君確是神仙下凡,又是大汗的師祖,大汗再諂媚些也不為過。

林清玄心知自己顯露神跡仙法定能折服世人,看著蒙哥鼻梁發青,眼瞼暗沉,知道是酒色過度,傷了本源,于是將他扶起,同時渡過去一道真氣。

蒙哥只覺一股暖流入體,好似年輕了十余歲,氣喘腰疼的毛病也一掃而光,大喜道:“多謝師祖爺爺仙法為我療傷。”

武功練到了林清玄這個修為境界,只要不是已經死透之人真氣一到便可救活,若是運功梳理身體,任憑何等厲害的傷病皆能氣到病除。

所以林清玄一股真氣就治好了蒙哥的傷病,幫他固本培元,而后吩咐道:“你快帶大軍回去安排議和跟西遷的事宜吧,大宋皇帝是你師伯,我讓他也罷戰議和,等你西遷到薩馬爾汗后我就我會去一趟,傳你一些仙功道法,送伱幾粒長壽藥丸,然后為你畫好西征圖紙,三五年內你就能吃上生命果了。”

蒙哥知道清玄真君乃是神靈下凡,所說必定真實不虛,自然心頭大喜,忙答應了,然后就下達了班師回朝的命令。

很快,蒙古大軍就在三聲萬歲歡呼后開拔離開了長安城外。

看著蒙古的十多萬大軍結成長龍,緩緩離去,林清玄自忖道:蒙古西遷后大宋便可高枕無憂,以后蒙古精力放到西域,東土便是大宋的天下了。

日后,只要兩國交好,再有我全真教從中協調,東方文明便可一統天下,我道家一脈也可昌隆長久,至于是大一統的問題,百年之NMG必定分裂,到時候不管是趙家兒孫再筑漢唐,還是改朝換代再起爐灶,總之還是華夏人管華夏地。

林清玄對于如何強國強種也有些想法,他覺得自己已經走出了一條仙道之路,只需將的傳下,這全真教內日后便可多出一些超越大宗師的絕代大宗師、煉氣化神的活神仙便可越來越多。

即使修煉不到自己這個修為境界,但是只要能把太始造化神功練成個一兩層,取皇帝首級就如同探囊取物了,若是日后全真教有數十名大宗師和數名煉氣化神的修仙者,也由不得蒙古和大宋不聽話要生出事端了。

畢竟林清玄因為成吉思汗和拖雷、趙希言的緣故顧念香火之情,不會威逼兩國,未來的全真教的教主高人跟兩國可就沒有舊情顧念,那個皇帝大汗不聽話,就摘了腦袋換一個便是。

林清玄想到這里忽然感覺有著的全真教似乎就是擁有了核武器,能夠震懾任何的強國,不禁啞然失笑。

蒙古大宋都和清玄真君有著深厚的師徒情緣,林清玄既不想要兩國開戰,害得天下百姓生靈涂炭,所以就決定華夏之地歸華夏,大宋乃是華夏衣冠禮儀之正統,東土自當歸他,而蒙古乃是草原汗國,自然最好的是將西域各地掌握囊中。

然后以掌握著核武器的全真教為見證,令兩國親密合作,通婚結盟,并且舉國皆信奉全真道教為國教,奉養道脈,受華夏教化,自此以后東盛西衰便可奠基,而已全真教為首的教主高道們也能精研,開辟仙路,則天下修仙文明自此而始。

所以說林清玄是為了天下蕓蕓眾生所想,按照林清泉的設想,以后西亞,中東等包括漠北、XZ之地皆是蒙古的疆域,中原、西夏、大理、河北等則是大宋疆土,然后兩國同歸于好,結成兄弟之盟,通婚相融。

最多三代人,蒙古的草原文化便要被華夏文明吸收包容,成為包羅萬象的華夏文明的一個小伙伴,而東方百年之內便可無戰事。

蒙古的政治體制以及人口決定了這個龐大的帝國最多五十年便要走向四分五裂,成為名義上遵從蒙古大汗,實際上各自守著各自草場的分封制國家。

到時候中東西亞等地距離中原太遠倒還罷了,但是漠北以及關外東西等地怕是就要歸于大宋了。

蒙哥帶著蒙古大軍離開后,郭靖黃蓉等人就回來吩咐宋兵入城防守,幾位大宗師和郭靖、楊明等晚輩則再來拜見林清玄。

李莫愁早就無聲無息的站在了林清玄的身邊,她的身法連洪七公等人也看不明白,但是也知道比之清玄真君那不著煙火,渾然天成的仙法,李莫愁輕功身法雖高明,但也只是天人合一的武學最高境界,比自己等人高上一籌,還算不得仙法。

原本洪七公和黃藥師、歐陽鋒雖然敬佩林清玄,但只是將他視為勝過自己一籌的絕代大宗師,并不會如凡俗世人般對林清玄敬若神明。

可是這次親眼看到了林清玄“騰云駕霧”、“呼風喚雨”、“招引神雷”的諸多仙法,饒是洪七公心胸廣大,看淡一切,黃藥師孤傲自絕,小看天下,但是仍然感覺云里霧里,難以自制,再看清玄真君時也就失去了大宗師的自高自傲,態度也稍顯恭謹了。

林清玄看了看歐陽鋒和金輪法王,搖頭道:“二位意欲何為?”

歐陽鋒拱手道:“我等無心與全真教為敵,只是各為其主,還請真君明鑒。”

林清玄微微一笑,道:“觸蠻之爭,貧道從來不掛懷,二位沒有濫殺無辜,禍亂中原,自然是來去自由,還請自便。”

金輪法王和歐陽鋒高興地拱手致謝,正待轉身離開,卻聽得清玄真君又說道:“貧道聽聞我教的叛徒趙志敬與二位頗為相熟,還請告知逆徒下落,靈云,你去將趙志敬抓回紫霄宮,交由尹志平廢去武功,關入水牢,召集弟子門人一同觀看廢功之禮。”

陳靈云應諾后就定定的看著歐陽鋒和金輪法王。

歐陽鋒嘆息道:“趙志敬不知從哪里學了一身的古怪的武功,前天說是潛入長安,這幾日都沒有音訊傳來。”

“長安?”

林清玄聞言閉目片刻,忽而睜眼,笑道:“龍兒,我和你師姐都在灞水畔,你不是公孫止和趙志敬的對手,引著他們來灞水前吧。”

李莫愁笑道:“師妹也在這附近?”

“不錯,她在城南與公孫止和趙志敬交手,若不是輕功高絕已經敗了。”

李莫愁此時已經知道了近十年江湖上多出一位武功高絕的邪派高人公孫止,曾和郭靖、尹志平都交過手,在五絕高人不出山情況下儼然就是邪派第一高人,想起師妹跟公孫止交手不由有些緊張。

冷哼道:“誰若傷了我師妹一根汗毛,我就將他殺了。”

李莫愁冷冰冰的聲音讓金輪法王心頭一顫。

片刻后就看到一道白影越過灞河落到了李莫愁和林清玄身前,顯露出是個身著白衣的絕色佳人,看著不過是二十多歲的年紀,正是古墓掌門小龍女。

小龍女看到李莫愁和林清玄也只是輕輕的一笑,李莫愁卻上前扯住了小龍女的手,問道:“師妹怎么下山了?”

小龍女正要說話,忽然看到林清玄身后的一群人中的郭襄,指指,說道:“我下山來找她,她是我的徒弟。”

此時林清玄已經通過順風耳神通聽到了楊明、黃蓉和郭襄的交談,知道了十六年前趙志敬、霍都、公孫止等人趁著郭靖和尹志平進入絕情谷找裘千尺幫郭芙討要情花解藥時將尚在襁褓的郭襄搶了去,本想是逼迫郭靖束手就擒,結果不敵郭靖和尹志平聯手。

之后霍都深受重傷帶著郭襄逃到了終南山時巧遇小龍女,結果是霍都死在終南山,小郭襄成了古墓的弟子,被小龍女養了十六年。

李莫愁正要再問,忽然見兩個男子也追過了灞河,為首有些俊秀儒雅的男子臉色發黃,頭發花白,看著有六十來歲的年紀,兩手分別拿著金刀黑劍,這個男子身后則是換了一身僧人打扮,剃了光頭的趙志敬。

抬頭看到了李莫愁和林清玄,還有郭靖等人,兩個男人都是臉色一變,趙志敬急忙腳步一滑,往東飛速一折就要逃走,手拿金刀黑劍的公孫止則皺眉看向郭靖和楊明,道:“郭大俠,楊明,你們是這女子的親友嗎?竟然不跟蒙古大軍交戰,要在此設伏等我?”

李莫愁聞言眉頭一皺,冷哼一聲就閃到公孫止身前,手中拂塵一刷就朝著公孫止面門刷落。

公孫止不認得林清玄和李莫愁,也不認識洪七公、黃藥師,只認得歐陽鋒和金輪法王,見兩人站在人群一側好似灰頭土臉心想多半是敗給了郭靖和楊明等人,心中剛想著找機會攔下一人,然后就兩人出來,結果一個美艷至極,不在龍姑娘之下的道姑沖出來,拂塵未到就有勁風襲身。

公孫止知道這個道姑武功非比尋常,忙后退半步抬起金刀黑劍,黑劍渾重抵擋拂塵,金刀輕靈刺向李莫愁胸口。

李莫愁單純比功力也就是跟四大宗師、郭靖一檔,不過她已經把太始造化神功抵擋第一層練成,也能用出焚天掌和黑水重掌、八極崩、四海平等神功絕技,當即退也不退就用上了四海平的天下至柔神功。

拂塵輕飄飄的刷在黑劍上,黑劍閃爍著藍光寒氣,可見鋒銳無比,但是馬尾拂塵卷中黑劍卻沒有一根被劍鋒割斷。

公孫止只覺自己好似輕飄飄的落入了虛空,一身勁力隨著黑劍都落到了空處,接著經脈震蕩,五臟六腑震顫,接連倒退三步,每退一步經脈就斷裂兩根,待到退定站穩后公孫止渾身骨骼突然噼啪作響,然后碎成了粉渣。

“叮當!”

黑劍金刀落地,公孫止宛如一彈軟泥般摔倒在地,身體扭了幾下就縮成了一團,沒了氣息,顯然是渾身骨骼盡碎,已經是死了。

觀戰眾人都大驚失色,在他們看了李莫愁不過是輕輕刷了一下拂塵,公孫止以黑劍抵擋,洪七公、黃藥師等自認為自己面對公孫止這剛猛一劍也要全力施為方可抵擋,但是拂塵和黑劍相交后,公孫止竟然就如此痛快的死了,實在是駭人聽聞。

郭靖、楊明等人都神色驚異,他和楊明都是跟公孫止交過手的,此人確實有著堪比大宗師的武功修為,沒想到竟然不是赤煉散人的一招之敵,據說赤煉散人的武功乃是清玄真君親自調教傳授的,可見此言非虛了。

在李莫愁一拂塵打殺了公孫止的時候,趙志敬已經逃出數十丈遠,雖然陳靈云早已大喊叛徒奸賊飛身追趕,但是陳靈云輕功遠不如小龍女,趙志敬他自覺就算是小龍女轉身來追也絕技追不上自己了,自然不把陳靈云放在心上。

眼看著趙志敬就要消失在遠處的林中,林清玄冷哼一聲,也不用施展太高深的道法,只是以真氣千里傳聲送入了趙志敬的耳中,然后這蘊含著林清玄無上功力的冷哼瞬間就把趙志敬的腦子震成了一團漿糊。

有眼力好的就看到正在飛速逃離的趙志敬那锃亮的光頭突然砰的一下炸開,紅的白的四濺而出,然后尸體在倒地不起。

滿場十余人里只有李莫愁知道林清玄是用了煉氣化神的神功將趙志敬震死了,可是黃藥師、洪七公、歐陽鋒、楊明、郭靖、黃蓉等人不管是武學大宗師,還是天下第一等聰明之人,受限于所學所修的都只是煉精化氣的神功范圍,所以理解不了林清玄的手段,更想象不到,只當成是林清玄用了仙法。

讓全真教、丐幫,甚至郭靖、楊明等高手頭痛苦惱十余年的兩個高手在露面后,不過三個呼吸的空當就被赤煉散人和清玄真君打殺了,看著公孫止的尸體橫在不遠處的眼前,郭靖和楊明等人還有些難以置信,對清玄真君的崇拜敬仰就涌上了心頭。

金輪法王和歐陽鋒雖面上表情變化不大,實則心里忐忑不安,兩人都知道公孫止的武功不在自己二人之下,自己若是跟他動手想分勝負非得是一兩千招以后了,可是這樣的大宗師在李莫愁的面前卻被一拂塵刷死了,而且死的形容可怖。

兩人再看林清玄淡然瀟灑的樣子都感激不盡,只覺清玄真君沒有冷哼一聲讓自己的腦子炸了,自然是慈悲為懷,真君渡人的善心善舉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9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