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一五五章 仙法

第一五五章 仙法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一五五章 仙法

林清玄從重陽大殿躍向后殿,人還在空中就看三清閣、藏經閣火勢愈演愈烈,雖然路上仍有不少胡人和衣著與中原不同的邪派眾人在跟全真弟子交手,但是林清玄也無心插手,全力運轉登宵神功速度就又快了三分。

須臾間就趕到了藏經閣前,還沒等靠近十丈就感覺到令人窒息的熱浪鋪面,林清玄旳須發也微微發卷,他體內真氣一動就將熱浪擋在體表,然后看著接住棟梁綿延而上竄出十多丈的火龍心頭也驚嘆這等火勢是非人力所能抗衡。

不過林清玄想起藏經閣內諸多珍貴的道藏典籍和武學秘籍又不忍心置之不理,加上自己六重天的神功大成后還不曾顯露過威能,此時正好也實驗實驗。

于是林清玄上前走了十余步,熱浪和火苗一靠近林清玄就被柔和氣流擠開蔓延向兩側,看著就像是火苗畏懼林清玄而不斷躲避退縮。

藏經閣內經典怕是已經被點燃不少,林清玄不敢耽擱,當即全力運轉至陰至柔的的真氣,使出黑水真法的六重天絕技,兩手一推就有陣陣寒氣伴隨著冰霜卷入藏經閣的大火之中。

可是林清玄這一掌能夠瞬間將人凍成冰塊的神功之力撞進藏經閣的火焰山里卻連個波瀾也沒有就消失不見了。

林清玄知道大火厲害,絕非輕易可滅,于是就連環出掌,掌心噴薄而出白煙寒氣壓向火焰,林清玄不惜內力,十余掌后終于將火苗向內壓了一丈多,也露出了藏經閣的燒黑的門窗等。

林清玄知道自己掌力一停,這火苗瞬間就會席卷而來,所以就右手不斷推掌,以天下至柔之力包裹著至陰的掌力蔓延而去,因為被火燃燒的木頭建筑已經十分脆弱,所以須得至柔掌力將至陰至寒之力推過去方才能不至于被林清玄的渾雄掌力震塌震壞。

林清玄右手不停以黑水六重天的掌力壓制火焰,但是也清楚卻滅不掉火,等到自己真氣耗盡藏經閣還是得燒成灰燼,所以就左手不斷以六重天的黑水真法憑空造水,只可惜太靠近火焰,空氣中水分太少,因此即便林清玄神功通玄,但是依舊效率不高。

等到一炷香后林清玄右掌將藏經閣火焰壓在了一層不得再蔓延,左手掌心朝上則托著一個一丈方圓的大水球,而且隨著他不斷運轉功力,這水球還在慢慢變大。

此時林清玄左手托著的水球就重達四五千斤,不過這些水若是扔到藏經閣上滅火卻是杯水車薪,頃刻間就能被烤干蒸發,所以林清玄右掌繼續推拉掌力壓制火頭,左手繼續以黑水真法將水球繼續蓄積變大。

直到那水球又大了一倍,林清玄內外功皆是絕頂卻也對于掌上數萬斤之重的水球難堪重負,這才左手向上一托巨大的水球飛起,然后林清玄兩掌當胸推出,六重天的黑水重掌拍在水球之上,這枚巨大的晶瑩剔透的水球瞬間冰凍飛出。

眼看著巨大的水球就要砸中藏經閣的時候,冰球就突然爆開,化作無數個指頭大小的冰棱落入火勢之內,陰寒之氣和冰棱化水的過程讓已經吞噬了六七成藏經閣的火焰瞬間消減了三成,不僅二樓完全露了出來,就是一樓也露出了大半黑乎乎的墻壁和那些帶著炭火紅星的棟梁。

林清玄知道此時不過是剛滅了一半的火,若是不管不問,最多一盞茶的功夫還得將藏經閣變成火炬。

所以即使林清玄此時體內真氣所剩不多了,但是仍舊躍到藏經閣房檐之上,兩手畫圓一拉,懷中就出現了一個三尺方圓的大水球。

林清玄將水球砸下,那水球瞬間化作冰霧涌入火焰,又壓低了一點火頭。

林清玄知道此時要搶效率,便兩手交叉揮下,大袖揮動間就有一陣冰寒水霧落入火焰,如此循環往復了數十次,藏經閣的火焰果然就被撲滅了。

林清玄眼前一黑險些站不住,忙退后一步坐在屋檐上運功調息,這才回過神來。

因為林清玄不惜大耗元氣,以黑水真法聚水凝冰,不停滅火,不過是大半個時辰就把巨大的藏經閣給保了下來。

他入火不傷,火苗退避三舍,揮手便有風雨,周身仙氣繚繞,這些景象早就被全真教弟子們看得真切。

見清玄真君施展大法力大神通保住了藏經閣,宮內的數百名全真弟子就都跪在藏經閣前,虔誠禮拜,確信自家的清玄真君乃是陸地神仙了。

畢竟這再厲害的武功又豈能呼風喚雨,灑水成冰?真君施展的乃是太乙真仙的神霄雷法……

等到林清玄片刻后稍稍恢復真氣起身時就看到除了藏經閣和前殿,整個重陽宮都已經化作了火山火海,最多兩三個時辰就要全部燒毀,甚至于火勢蔓延起來,前殿和藏經閣仍舊是難保。

見下面跪倒一大片弟子,林清玄就吩咐道:“速速將藏經閣的經典道藏等搶救出來。”

眾弟子這才如夢初醒,起身闖入藏經閣。

此時藏經閣火勢早已熄滅,雖然還有些煙氣和火氣,但是傷不得全真弟子了。

林清玄身上道袍多處有火星燒的孔洞,須發也有些燒黑的地方,看著邋里邋遢也沒了方才大殿內那出塵高士的樣子,不過他看著七八丈高的藏經閣被自己一人之力生生救下,這確實非人力所能為,黑水真法到第六重天以后果然已經體現出仙法雛形了。

六重天便可一人之力滅掉大火,那第七重天、八重天和九重天呢?

林清玄哈哈一笑,自忖道:第七重天我已經有了想法,不出十年當可創出,三十年內應能創出第八層心法,到那時不知是何光景了?興許這能練成什么金丹、元嬰吧?

林清玄在藏經閣上站起身就看到宮外后山上早已不見了和全真弟子交手的妖邪中人的蹤影,然后就看一個白須白發的紅臉老道從后山轉出來。

丘處機帶著弟子將妖邪眾人殺退后就掛念失火的重陽宮而急忙帶著弟子趕回來,遠遠看到漫天火海中只有前殿暫時未被引燃,而藏經閣卻像是被撲滅了。

宮內值守的弟子中為首的是李志常、王志坦二人,他們正自指揮師兄弟們滅火和搶救藏經閣的道藏典籍,看到丘處機回來就急忙迎過去。

林清玄從藏經閣上躍到丘處機身前,就見全真弟子人人浴血,道袍也盡被血染紅,就點頭道:“都是好孩子。”

丘處機還沒說話就見李志超和王志坦他們靠近了躬身道:“現在宮內妖邪都已伏法,只是那叛教的趙志敬放火燒了宮闕后卻逃得無影無蹤了,還請師父和林師叔示下,可要搜山追捕嗎?”

丘處機長嘆道:“祖師當年親造的重陽宮基業今日就要毀于一旦了,叛徒等輩日后再除,先搶救宮闕吧!”

眾弟子應聲后就退下去搶救臨近前殿和藏經閣的幾棟房子,以防止引燃了碩果僅存的藏經閣和重陽大殿。

林清玄和李莫愁回來時早已是天罡北斗大陣被攻破的時候,所以也不知道趙志敬竟然被霍都等悄悄策反了。

不過他知道原著中趙志敬因為嫉妒尹志平成了首席弟子以及丘處機把掌教傳給尹志平,所以非常果斷的叛教,因此對于趙志敬還是走上了老路也不吃驚。

只是覺得全真教早已比之前興隆鼎盛,全真七子也武功更高,自己更多次提點過趙志敬,沒想到他還是執迷不悟,不知反思,做下了豬狗不如的事情來。

想到此處,林清玄就沉聲道:“趙志敬果然還是判教了。良言難勸該死鬼,慈悲不渡自絕人。”

丘處機冷哼一聲,道:“趙志敬武功雖然也有了基礎,但是志平、靈云、志常、志堂等武功也不在他之下,以后自有咱們弟子輩的去尋他,倒也不算心腹大患。”

林清玄微微頷首,道:“這場大火以后重陽宮算是毀掉了,教中弟子如何養傷、居住等都要另尋他處,還得清掌教師哥拿個主意。”

丘處機也知道這是當緊事,見藏經閣內的典籍都被弟子搬出來,忙吩咐裝箱先抬去前殿。

等到林清玄和丘處機回到重陽大殿時整個重陽宮除了大殿與藏經閣,其余的斗姆院、別院、三清閣、祖師堂、廂房等皆被焚毀。

整個終南山上都蒙著一層青煙繚繞,空氣中也盡是煙火味。

馬鈺等五子與尹志平正站在重陽宮大殿前等候,此時他們都已經知道了重陽宮被焚毀的消息,更知道了林清玄施展仙法,憑空降雨,化水成冰,竟然保住了藏經閣。

這等神乎其技自然是令人震驚不已,馬鈺等心里知道自家弟子不會吹噓胡言,說是如此那林師弟就一定是真的施展了“道法仙術”,只是不知道這所謂的道法仙術是和原理,十有八九還是方才林師弟在大殿內用的那些神奇武功。

想到林清玄竟能把神功練到呼風喚雨的神奇境界,馬鈺、郝大通等心里都驚喜莫名,自覺便是恩師復生也多有不如了,這全真教出了清玄真君,不僅彌補了恩師重陽真人病故太早,失了傳承和鎮壓的缺漏,以后更是能帶領全真教走到自有道教以來各門各派都達不到的高度了。

此時金輪法王和尼摩星、瀟湘子等都被全真弟子以鐵鏈鎖了結實扔到了偏殿,那些胡人和番人和邪派高手似乎受不住林清玄的掌力都死了,尸首被扔出了殿外。

丘處機跟著馬鈺等回到殿內,說道:“馬師哥,重陽宮大火下等于是沒了,再重建也要數年以后方可完成,咱們本教弟子此次蒙難的有三百余人,重傷的也有二百多,其余都是輕傷,養傷需要有個所在啊。

幸好藏經閣沒有燒毀就被救下火了,咱們的道藏典籍還能保住就是萬幸,以后我等傳教也要有個所在,師哥你快拿個主意。”

馬鈺輕輕搖頭,道:“藏經閣是林師弟施展黑水神功大法救下的,他武功心智,修為能力無一不是絕頂,我年老力衰,又深受重傷,早已無力處置教務,林師弟,為兄有一個請求。

希望你來接掌咱們全真教主之位,還望師弟看在咱們全真教興衰榮辱的份上接過擔子,我死了也能無憾了……”

馬鈺這次說的無比誠懇,情真意切,林清玄遲疑一下,見諸位師兄都期頤的看著自己,又想起全真教遭逢大難,正是需要有人拿主意統籌解決諸多問題的時候,而馬鈺確實受傷不輕已經無力過問,于是就握住了馬鈺的手,沉聲道:“師哥有命,小弟豈敢怠慢?若是如此,那小弟答應了。”

馬鈺長出一口氣,笑道:“如此就好,如此就好。”

丘處機、譚處端、郝大通等也都頗為欣喜,問道:“掌教師弟,你說本教當如何處置?”

林清玄不假思索就說道:“重陽宮已毀,且大宋和蒙古一時龍虎相爭,不分出勝負萬難罷手,咱們重陽宮處在蒙古境內卻支持大宋,蒙哥等早已不滿。

這次說是金輪法王等門派道人和妖邪等眾想搶奪咱們全真教國教和我的國師,背后也是有蒙古貴族甚至大汗的推波助瀾,所以北地再待下去也不安全了,倒不如都搬到武當山紫霄宮去。”

馬鈺點頭道:“我也正有此意,謹遵教主法旨。”

“謹遵教主法旨。”

其余諸道也沉聲應諾。

林清玄繼續說道:“劉師哥帶領弟子誅殺妖邪未歸,我們先整頓弟子,待到藏經閣的經典道藏和秘籍珍藏都收拾好了他們也該回來了,然后咱們就即刻啟程回紫霄宮。”

丘處機皺眉道:“我看攻山的妖邪有數百人被俘,這些人等如何處置?”

林清玄如今做了教主,全真教諸事皆能自己一言而決,所以也不必去遵循馬鈺的態度,想起這些妖人攻山殺人,燒毀宮闕,便冷哼道:“都是些罪無可恕的惡徒,殺了就是!”

馬鈺等老道都心頭一凜,雖覺得林師弟有些殺氣太重,未免失了出家人的清凈貴生之道,但是想著本教遭蒙大難,多次都是林師弟相助才保全眾人和教脈,可見一味慈悲卻也難以震懾妖邪群魔,加上林師弟已經是教主,自然當聽他吩咐。

因此幾個老道也沒說話,只是口宣道號道:“以殺止惡,不失正道,太乙救苦天尊!”

丘處機和譚處端不同于馬鈺等人,他倆則是哈哈一笑,道:“林師弟在西域威震萬里,就是靠著一手降妖除魔的本事,咱們全真教也是時候讓東土之人知道咱們道家真人不僅有懸壺度世的慈悲心,還有斬妖除魔的七星劍!”

尹志平欣喜躬身,道:“弟子這就出去傳話,將此次攻打山門的妖邪之輩全部誅殺,然后收拾好道藏典籍等就準備下山……”

依著林清玄的意思,莫說這些攻打山門的惡徒,瀟湘子和尼摩星一個偷襲打傷了馬鈺,另一位圍攻全真六子,便是也信殺了也無妨。

只是一來他們太過警覺,跪地求饒下自己乃是大宗師也不好不顧身份面子再出手,而且他倆又不曾沾染了全真弟子的鮮血,加上馬鈺有命留他們不死,這才留了兩人小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299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