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一四八章 羅漢伏魔神功

第一四八章 羅漢伏魔神功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一四八章 羅漢伏魔神功

楊明當即把所知的情況說了,柯鎮惡得知武叁通竟然跟陸家莊有仇,想著一燈大師對郭靖黃蓉恩情不淺,陸家莊又是自己的家鄉的晚輩所創,多年來也是頗具俠名,自然不能任由兩派火并。

當即一頓鐵杖,道:“這是老瞎子遇到了便不能不管,都是正道的朋友,尹道長和武叁娘去了估計也是想要化解此事,我這就趕去助陣,芙兒你在此等待,你媽媽和另外四位公公和小婆婆片刻就到,到了就讓他們去前面陸家莊尋我。”

說完柯鎮惡就一拐一拐的遠去了。

天色漸漸黑了,楊明十分聰慧,感覺等得無聊就講了幾個鬼故事。

嚇得另外幾個孩子不自覺的靠在他身邊尋求溫暖,楊明瞥了眼方才還恨不得用鼻孔看人的小女孩,頗為得意。

“我叫楊明,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郭芙,楊大哥,咱們快離開這里吧。”

郭芙小臉煞白,扯住了楊明的衣袖。

楊明看大小武也緊張兮兮的樣子,自己心里也有些害怕,看了看前方小橋邊有個人家,門口掛著燈籠,就說道:“走,咱們去前面有亮光的地方等師長們。”

叁小都不過十余歲的年紀,郭芙和大小武更是從沒出過遠門,楊明從小跟隨父親學文,跟著母親學武,多年前就跟著爺爺打獵和進城賣獵物,倒是比郭芙等成熟許多,不知不覺叁小都開始聽從楊明的話語。

楊明帶著郭芙、大小武到了前方的亮處,忽然看到一個人影晃動,再看橋上就多個了花白胡須的老漢。

這個老漢肩頭血染,臉色倉皇,似乎受了傷,但是他兩眼兇光閃爍,在橋上停了停就又極快的走遠了。

大小武看清楚老漢,同時叫道:“爸爸!”說著就朝著那個老漢追了過去,只是那個老漢似乎沒有聽到,只是不斷地朝前跑去。

轉眼間大小武就走遠了,雖然只相處一會兒,但是楊明和郭芙跟大小武都成了朋友,尤其是楊明從小受到爺爺教育要講義氣,待朋友要極好,想到武叁娘還沒回來,他們的爸爸又明顯是個瘋子,擔心兩人失蹤了就快步朝著大小武追了過去。

郭芙見楊明追過了小橋也有心趕過去,可是不等邁步就聽到母親和二公公的聲音。

“芙兒,你怎么在此?”

“你大公公呢?”

郭芙轉身就看到母親黃蓉和二公公、叁公公、四公公、六公公、小婆婆從暗處轉了出來,想起剛才受到的驚嚇就哇的哭出聲撲到了母親的懷里。

黃蓉大感驚異,皺眉道:“芙兒,是遇到壞人了嗎?大公公去哪了?”

郭芙哭泣著說道:“大公公聽說全真教的道長去陸家莊打架,就說是朋友,要去勸架,他讓我待在著這里不能走動……”

全金發此時已經須發花白,低聲道:“全真教什么時候能跟陸家莊結仇了?”

韓小瑩兩鬢也添銀絲,不過臉上皺紋不多,道:“靖兒多得全真教幾位真人的厚待,我們當去化解一二。”

朱聰一擺折扇,就轉身向前方急行,眾人也忙跟上。

片刻后一行人就到了陸家莊,卻見偌大的莊園已經被燒成了廢墟,只有最后一進的宅子被撲滅了火勢,但是莊園也算是被毀了,非得重建不可。

在火炭廢墟前站著叁男兩女和兩個少女,黃蓉等人認得兩人,正是柯鎮惡和另一個道人尹志平。

眾人見面見禮,然后陸立鼎又拜見后來的江南五怪和黃蓉。

等到眾人說了情況,黃蓉等人才知道不是全真教和陸家莊有仇,而是一燈大師的高足武叁通和陸家莊有矛盾,武叁通此來發覺陸展元和何沅君都死了,瘋病似乎更見厲害,不僅把兩人墳塋盜了,還上門要毀了陸家莊。

尹志平和武叁娘趕到時武叁通正在燒后院,尹志平近些年得恩師丘處機傳授了“北斗大法”和“一氣化叁清”等上乘武功,武功精進頗多,雖然仍不是武叁通的對手,但是拔劍阻攔一二不在話下。

等到柯鎮惡趕到后,兩人加上武叁娘叁斗一,叁十多招就占了上風。

等到尹志平一劍刺傷了武叁通肩膀后,他卻兇性大發,震斷長劍逃逸而去。

眾人忙著救火救人也就未加阻攔,剛把后院火勢內的仆從家人搶救出來黃蓉母子和江南五怪就到了。

武叁娘致歉后就欲告辭,尹志平想起了剛收的弟子楊明也起手道:“請郭夫人代我向郭大俠問好,他這兩年為國報效,鎮守襄陽,不知拯救了多少黎民百姓,我教上下都欽佩不已,諸位前輩,咱們有緣再見。”

武叁娘和尹志平正要離開,郭芙突然說道:“楊明他們不見了。”

尹志平問道:“他們去哪了?”

郭芙于是吧自己見到的說了,尹志平眉頭一皺就躍出了院子。

武叁娘則長嘆道:“我家官人的瘋病看來又厲害了,自家兒子都不認了,不過我料他再瘋也不至于傷害自家的孩子,那位小楊兄弟當也無礙。”說著她也出了陸家莊。

黃蓉心頭一動,自忖道:“看來這個楊明就是楊康跟念慈姐姐的孩子了,丘老道倒是看重他的徒弟,楊康被那位木前輩廢了武功,他又讓尹志平去收楊康的兒子做徒弟,靖哥哥要是知道了恐怕還要爭著收楊明做徒弟……”

在尹志平和武叁娘離開陸家莊去尋找楊明和大小武的時候,這叁個少年早就前后腳追出了嘉興。

大小武對嘉興路徑不熟悉,晚上又看不清方向,追不出多久就迷了路,轉了不知多久才遇到了出來尋找自己兩人的母親。

楊明是江南本地人,對臨安、嘉興鄉野道路都十分熟悉,他跟著母親學的逍遙游拳法又頗具火候,身法輕功遠比大小武高明,追了半個時辰反而看到了前方一個破廟前武叁通正在跟一個白須白發,仙風道骨的老人在交手。

兩人武功本來差不多,可是武叁通身上有傷,十亭武功已經去了七亭,自然就不是那老人的對手。

過了片刻那老人一拳打倒武叁通,本想上前下殺手,但是站那思量片刻還是冷哼一聲,說道:“你師父雖是一燈大師,名動天下,但是我梁子翁卻也不怕你們,你貿然壞我一爐靈丹,老夫便是打殺了你也是有理,只是我師門有規矩須得潛心修道,慈悲為懷,我就饒了你吧。”

梁子翁冷哼一聲,轉身就要去撿地上被武叁通踢倒的銅爐,忽然肩膀一晃就竄出數丈遠,繼而又靈動無比的回到原位,手中抓著楊明的肩膀,皺眉道:“你這小子在這里探頭探腦做什么?你的逍遙游功夫是誰教的?”

楊明見這個武功奇高無比的老人竟然一語道破了自己的武功,心頭大驚,說道:“是我娘教給我的,她說是丐幫洪老前輩傳授的武功。”

梁子翁撒開手,冷哼道:“也罷……”說著忽然見月光一閃照在了楊明的臉上,他眉頭一皺,問道:“你叫什么名字?你爹叫什么名字?”

“我叫楊明,我爹爹上楊下康,老爺爺您認得我爹爹嗎?”

“自然是認得,當年……”

梁子翁說著突然一頓,想起了大金已經不復存在,就搖頭道:“你怎么在這?”

楊明見梁子翁仙風道骨,又跟自己父親是舊相識,就把自己知道的說了出來:“我丘師祖派師父接我到重陽宮習武,這位大叔……”

梁子翁聽后瞥了眼正在閉目運功療傷的武叁通,冷笑道:“你這老小子怕是也不是當真惱怒陸家莊,嘿……”

梁子翁畢竟是早年沒少為惡,看人看事最是能看懂最惡的一面,撿起爐子,轉身道:“既然遇到了就是緣分,你帶我去拜見一下你爹,我須得向他打聽一個人。”

楊明躬身道:“那請容前輩讓我給師父說一聲。”

“我不喜歡全真老道,我問了你爹爹一句話就走,不影響你去重陽宮修行玄門正法。”

梁子翁沒好氣的說道。

楊明見過自家師父施展武功,心想這個老人的武功怕是比自己師父要厲害不少,見他不高興也不敢多說什么,只是走到武叁通身前,說道:“武大叔,你的兩個兒子剛才追你都失蹤了,大娘和敦儒、修文他們都盼著你回家,你不要再走了,回去找他們去吧。”

武叁通睜開兩眼,因為燒了陸家莊胸中怒火得以發泄,又受了重傷,眼中也有了些許清明。

遲疑片刻,武叁通道:“你是我兒子的朋友,能來勸我算是好漢,行,我回大理。

不過小兄弟,我被牛鼻子老道刺了一劍后挨了兩掌,這個參仙老怪掌力更厲害,我傷了心肺,沒有叁個月必不能痊愈,可是我的阿沅還在城西,我真是犯渾,把她從墓里刨了出來,你幫我去把她和陸展元就地掩埋了吧,免得他們的尸骨被野狼叼走了……”

楊明當即答應了,然后問清楚地點就跟著梁子翁從破廟出來。

梁子翁看楊明小小年紀處事頗有俠義之風,也不催促他,兩人先回到了嘉興西南的一處蘆葦蕩,楊明找了片刻果然看到了兩具衣衫破爛的尸骨,湊近了依稀能看出是有一個穿的是長裙。

楊明看向梁子翁,微微一笑。

梁子翁急忙護住了后腰上別著的藥鋤,擺手道:“這個可不成,我鋤頭是挖靈藥的,可不能沾染尸氣。”

楊明又看向梁子翁的包袱,他氣得胡子連顫,罵道:“小賊眼毒。”

罵完梁子翁從包袱里取出一把小鏟扔給楊明,然后楊明躬身謝道:“多謝梁老爺子,您老賜下寶鏟掩埋了陸家莊莊主夫婦尸身,那是功德無量了,一定能長命百歲,修道成仙。”

梁子翁聞言心頭大喜,便轉身走出蘆葦蕩,道:“你速速將兩人埋了吧。”

楊明當即答應了,然后在一處干燥地帶挖了個大坑,然后把兩具白骨小心翼翼的擺好,再重新把黃土回填下去,在堆成的小土丘前還插了一塊石頭,拜了拜。

在外面在就等的不耐煩的梁子翁看東方天欲曉,便問道:“好了嗎?”

“這就好了。”

楊明急忙答應了起身,剛走出兩步突然腳下一滑險些栽倒,然后就看踩到了兩個釵子玉鐲和一個小木盒。

楊明不看金釵和玉鐲,撿起來木盒打開就看到里面擺著十八個泥偶,做的十分精致,身上還有奇怪的花紋,他頗覺新奇,暗道:這荒郊野嶺怎么會有這些玩意?反正要回家,妹妹一定喜歡,我把泥偶給她帶回去。

楊明將木盒塞進懷里,然后才走了出去。

梁子翁不接楊明遞過來的藥鏟,笑道:“你還真是個大俠坯子,走吧。”

兩日后梁子翁和楊明就回到了臨安郊外的荷塘村。

到了家門外,楊明叫道:“爹爹,娘!”

幾個人從房中走到院子里,隔著籬笆就看到了梁子翁和楊明。

已經須發近乎純白的楊鐵心和風韻猶存的包惜弱確實認不得梁子翁,只當成是全真教道長,楊康和楊念慈卻一看就認了出來。

夫婦兩面面相覷,楊康上前拱手道:“梁老先生怎么過來了?還帶著犬子。”

梁子翁這兩日跟楊明朝夕相處,對他十分喜歡,還禮道:“路上遇到了公子爺,就請他帶我來看看楊相公。”

楊康微笑道:“那請舍內奉茶吧。”

一個皮膚微黃但五官精致的小女孩從房中跑了出來,欣喜的撲到了楊明的懷中。

“哥哥。”

“蘭兒。”

梁子翁和楊康夫婦進屋吃茶說話,楊明拜見了爺爺奶奶后就帶著妹妹楊蘭到了房中說話。

楊明笑著從懷里取出木盒,打開露出了那兩排十八個泥偶,笑道:“蘭兒,你看哥哥給你的好玩的玩意。”

楊蘭嘻嘻一笑就抓了兩個泥偶來玩,可是她只有五歲多,拿的時候一不小心將木盒打翻,然后十八個泥偶都落到了地上,裹在泥人外面的粉飾、油彩和泥底被摔掉許多。

楊明一驚,將撿起兩個泥偶,卻見泥粉褪落處里面露出一層油漆的木面,里面依稀現出人形,當下將泥人身上泥粉盡數剝去,露出一個裸體的木偶來。

木偶身上油著一層桐油,繪滿了黑線,這木偶刻工精巧,面目栩栩如生,張嘴作大笑之狀,雙手捧腹,神態滑稽之極,相貌和本來的泥人截然不同。

楊明心頭一動,知道這個木偶身上的多半就是修煉內功的路線圖了。

楊明將每個泥人身外的泥粉油彩逐一剝落,片刻就得了十八個木偶,這些木偶神情或喜悅不禁,或痛哭流淚,或裂眥大怒,或慈和可親,無一相同,木偶身上的運功線路也盡皆不同。

楊明心想:“師父剛教會我修煉全真大道歌,這些木偶上藏著的恐怕也是高深的功夫,我且照他們身上的線路練練看。”當下讓楊蘭看好門,自己盤膝坐定,將一個木偶放在面前,凝思片刻丹田中漸漸有一股暖洋洋的內息緩緩上升。

然后楊明就依著木偶身上所繪線路,引導內息通向各處穴道。

楊明并不知道這些木偶身上所繪的是少林派前輩神僧所創的一套“羅漢伏魔神功”,每個木偶是一尊羅漢,這門神功集佛家內功之大成,深奧精微之極。

單是第一步攝心歸元,須得摒絕一切俗慮雜念,十萬人中便未必有一人能做到。聰明伶俐之人總是思慮繁多,但若資質魯鈍,又弄不清其中千頭萬緒的諸種變化。

當年創擬這套神功的高僧深知世間罕有聰明、純樸兩兼其美的才士,空門中雖然頗有根器既利、又修到不染于物欲的僧侶,但如去修練這門神功,勢不免全心全意的“著于武功”,成為實證佛道的大障。佛法稱“貪、嗔、癡”為叁毒,貪財貪色固是貪,耽于禪悅、武功亦是貪。

因此在木羅漢外敷以泥粉,涂以油彩,繪上了少林正宗的內功入門之道,以免后世之人見到木羅漢后不自量力的妄加修習,枉自送了性命,或者離開了佛法正道。

楊明繼承了父親的聰慧,但從小又收到爺爺和母親的教育,篤厚善良,這初次修煉反而極快就入門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29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