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一四〇章 真君出關,大戰在即

第一四〇章 真君出關,大戰在即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一四〇章 真君出關,大戰在即

在弗謝沃洛德緬懷自己的青春中,船只很快就穿過了海峽進入了愛琴海。

在大海上飄飄蕩蕩,每天待在船艙里十分的無聊,為了打發時光侯通海和弗謝沃洛德父子九人也開始不斷閑聊。

由于弗謝沃洛德他們不修煉內功,修煉的時候都是利用秘術和特定的用具打熬身體,所以現在待在船上沒有輔助工具,也吃不到多少煉金藥物和肉食,

自然就無法修煉他們的搏擊體術,只能聊天下棋來消磨時光。

不過他們對全真教和中土的情況似乎十分感興趣,這些天來不停地讓侯通海來講全真教和中土的事情,尤其對清玄真君的事跡最為感興趣,不過每天他們也會講一講西方的事情,又豈會教侯通海一些斯拉夫語、法語、拉丁語等。

在閑聊中船只慢慢的靠近了大陸,八個小王公歡呼雀躍的去掌舵調帆,侯通海看他們滿懷信心的樣子就冷哼一聲。

弗謝沃洛德問道:“你真的認為我打不贏你們清玄真君?”

侯通海多日里聽了不少歐洲高手的故事,卻越聽越不以為然,嗤笑道:“你們歐洲的武林高人都沒什么見識,你們只修外功不修內功,不通修身養性的內家功法終究是功力有限,畢竟外門武功是有限的,而內家功夫修煉起來是無限的,深不可測,上不封頂。所以俺老侯敢斷定你要是遇到了我們全真的清玄真君恐怕接不了他一掌。”

“胡說,我們歐洲的武功都是繼承自教廷,和西域的天方教的武功算是同出一源,都是最早繼承的“分海秘法”和“參孫扳柱功”,歷史悠久不比你們中土和天竺差。

雖然這兩門神功早已失傳了,但不管是教廷和東正教流傳的圣騎士鍛體秘法還是天方教的武學本質上都是源出于這兩門神功,那北歐多神教雖然也有一套什么‘冰原化妖法’,還有亞瑟王的什么“王道圣劍”,但是也不會比我們兩大教廷的傳承強。

我們是不修煉你們東方的氣勁內功,但是你們內功再高,

能比獅虎厲害嗎多少?能比犀牛大象厲害嗎?我們的武功練到最高深的時候能夠推到石廟,

搬開大船,扳倒大象,你們的內功能做到嗎?”

弗謝沃洛德聽侯通海吹捧他們的內功足足十多日了,不過現在也研究出來了一點名堂,知道不過是輔助發力的技巧,是某種通過體內經脈儲存的神秘能量。

弗謝沃洛德覺得就侯通海的那點內功,再強大十倍也不一定有自己的力量大,而且內力是修煉時間多長越厲害,侯通海都這把年紀才這點功力,所以弗謝沃洛德覺得就算是清玄真君的內力再高也未必比自己力量大,而且他們全真教似乎不擅長外功,所以弗謝沃洛德覺得即便是加上外功,清玄真君也最多比自己強一點。

自覺想通了東方的戲法,弗謝沃洛德此時再聽侯通海吹噓他們東方的狗屁內功就氣不打一處來,吹胡子瞪眼的怒聲辯駁起來。

侯通海聽了并未被激怒,反而心頭大喜,原來自己在靈光觀下東正教圣墓中所得到的那些圣騎士鍛體秘法竟有如此大的來頭。

這個斯拉夫的老國公靠這門秘法竟能把外門武功練的由外生內,雖然他還是不會運用和修煉內力,但出手時內外交融那威力自己是遠不能及。

侯通海覺得弗謝沃洛德的功力是勝過了自己師哥沙通天和彭大哥、靈智上人的,

估摸著也不在長春真人丘處機之下了,

這說明自己修煉下去,未來也有可能功力翻倍。

而且侯通海自覺年齡大了,身體還有殘疾,修煉這門鍛體神功功力大進倒不是首要所求,他看著弗謝沃洛德快八十歲了卻和年輕人一樣強壯精神,自己如果也能修煉有成那即將步入衰敗的根骨氣血也能重返青春了。

侯通海低頭歡喜,弗謝沃洛德卻以為是侯通海被自己說的無言以對了,然后滿意的登上甲板去等待著船只靠港。

很快這艘長船就停靠在了碼頭,然后十人下船隨便找了酒館進去吃點飯菜住下了。

此時是儒略歷1235年的8月5日,距離比武決斗之期尚有一個月,所以已經辛苦趕路一個多月的弗謝沃洛德準備好好在利多迪羅馬港休息幾天。

侯通海也樂得清閑,就開始默默修煉鍛體秘術和本門武功。

此時遠在羅馬正東近四千里的大不里士城的藍頂堡內突然刮起了一陣寒風,然后堡內的幾十個全真弟子和火工道人等驟然感覺身體發冷,就像是墜入了冰窖一樣。

“現在是大不里士最熱的時候,怎么突然變成了冬天!”

“剛才我還出了一身汗,現在又凍得打哆嗦……”

眾人驚訝的議論著,忽然寒意消融,堡內又恢復到了方才那悶熱的夏季,所有人都驚疑不定時忽然聽到一聲清嘯,許多才入宮伺候的弟子還不知所云,有老人已經面露喜色。

“是真君出關了!”

“真君出關了,快去給宮主匯報。”

藍頂堡內頓時亂作一團,等到一炷香后尹克西帶著師兄弟們到后堡閣樓拜見恩師時卻見門洞大開,早已沒了林清玄的蹤影,走進去才看到地上的蓮花紋地毯上印著一行清晰的字跡,看著像是火燒的痕跡,但是卻像是毛筆寫的,能看出藏鋒露鋒和絞轉提按。

“各司其職,謹守門戶,我去羅馬教廷走一遭。”

尹克西看著這字跡百思不得其解,雖能猜出是恩師以鐵指功等功夫運轉至陽勁力所寫,但是恩師到底用的什么神功,又如何能和毛筆在紙張上寫得效果一樣那就只覺想不明白,甚至匪夷所思了。

雖然想不通,不過尹克西知道恩師武功通神,能有這等神乎其技也不覺詫異,當即安排弟子們駐守藍頂堡和玉清宮,同時飛鴿傳書各地,要求各地的道觀下院也要謹慎處事。

林清玄十余年前便把全真教玄功練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到了閉關之前更是堪稱登峰造極,堪比當年的王重陽祖師了。

等到此次閉關后通過天演鏡把乾坤大挪移的第七層的錯漏句子推演完全,然后練成,接著又把自己所創的焚訣第六層和黑水真法第六層都推演出錯漏,然后步步修煉,步步完善,直待十天前全部練成。

到那個時候林清玄的焚訣和黑水真法的第六層算是都練成了,這兩門道法神功倒也不能增強林清玄許多功力,但是可以讓林清玄的內力越發精純,同時也能用出威力巨大的配套武功,例如六重天的焚天掌和黑水重掌。

林清玄此時的功力比起閉關前進步不過半成,算起來八成效果還是因為練成了完全版乾坤大挪移,不過憑借著練成第六層焚訣和黑水真法后所掌握的武功道法,林清玄覺得動起手來自己等于是功力增加三四成之多了。

到現在這兩部道法神功的威力才算是超越了八極崩,成為了林清玄手中足以秒殺大宗師的殺手锏。

由于先創好的焚訣后推演的黑水真法,所以林清玄兩個月前才開始修煉黑水真法,等到十天前練成以后又著手把焚訣和黑水真法融會貫通,直到剛才功滿出關。

藍頂堡內氣溫的突然變化就是林清玄出關時第六層黑水真法的至寒至陰真氣肆意而出現的變化,如果是在室外倒也不會如此明顯,只因室內空氣不流通,所以才會有明顯的感覺。

等到功成出關后林清玄掐指一算就知道已經是儒略歷8月多了,算起來距離跟阿凡提約定的“決戰羅馬之巔”還有一個月的時候,林清玄擔心趕不及就伸出手指以焚訣在身前地毯上寫下來一行字就飛身出堡了。

林清玄像是一陣清風無聲無息的就飛掠出城,片刻就消失在山野之中。

就在林清玄朝著羅馬趕去的時候,大西洋之上一艘混帆大船正在乘風破浪的穿過直布羅陀海峽,朝著地中海而來。

船只有十多丈長,船頭上站著一個看著無比年邁的老人,他不停的看著東方的海面,臉上的神色復雜,似乎有笑容,當時卻又帶著一些憂愁。

過了許久,一個高大健壯的老人和一個身材嬌小玲瓏的少女走到了老人的身后。

“爺爺,您看什么呢?”少女說著為老人披上了一塊麻布,道,“海風會吹進人的骨頭縫里,您要注意一點。”

老人眼皮抖了抖,瞥了眼身邊像朵鮮花一樣嬌嫩鮮艷的孫女,問道:“你聽誰說的?”

少女微笑道:“奶奶以前說的。”

“瑪利昂就是大驚小怪。”老人微笑道,然后輕輕一嘆。

少女知道爺爺又想起奶奶了,就抓住了爺爺的手。

那個身材高大的老人沉聲道:“瑪利昂都去世十二年了你還不能釋懷嗎?她是個好人,一定是上天堂了。”

老邁的老人伸手抓住身前的護欄,淡淡的說道:“我主要是年紀大了就多愁善感,當年咱們去營救獅心王時不也是這么乘船過海峽嗎?不過現在當年的朋友、戰友親人都去世了,獅心王何等英雄?瑪利昂是那樣美麗……”

健壯的老人哼一聲:“什么時候咱們的俠盜首領,獅心王親封的漢丁頓伯爵羅賓漢服老了?”

羅賓漢哈哈一笑,道:“還得是你,小約翰,伱總是有一副鐵石心腸,從來沒有傷心難過的時候。”

小約翰正要說話忽然看向船身左側的海洋,皺眉道:“那是什么這么快?是海怪嗎?”

少女看著遠處好幾百英尺的海里有一個白色身影在海面上飛速滑動,速度極快,像是魚但又似乎有些人形,驚訝道:“美人魚嗎?”

羅賓漢凝目看去,突然咧嘴笑道:“是維京王烏爾夫騎著獨角鯨在趕路。”

“烏爾夫,也還活著?”

小約翰眼神一縮,低聲道:“阿凡提也邀請他了?”

羅賓漢微笑道:“沒錯,既然是要把東西南北最厲害的豪杰請來決斗,那維京王可是多神教傳承的見證,據說他吧維京戰法跟戰歌練到了無與倫比的程度,我倒是真想見識見識。”

少女年紀小沒聽說過維京王的事跡,撇嘴道:“爺爺您的天下第一雙心箭我看誰都擋不住。”

“喬伊絲你對爺爺可真是自信啊……”

羅賓漢和小約翰都哈哈一笑。

在三人在船頭說話的時候,那不遠的白線就靠近了船舷,所有人都能看清楚白線是浪花飛濺,在浪花正中是一個身材無比巨大的壯漢,他赤裸著上身露出滿身的傷疤還有猶如刀削斧刻的強壯肌肉,在他的胯下騎著一頭三十英尺長的巨大獨角鯨,他的一只手就牢牢地握在那根獨角之上,獨角鯨似乎十分聽話,不斷地按照他的指示在海面時前行。

片刻鯨魚靠近了羅賓漢的船只,那騎鯨的巨人抬起頭與羅賓漢對視了一眼,突然哈哈一笑,說道:“羅賓漢,哈哈,咱們有五十年沒見面了,當年我沒殺了你,你的雙心箭射的我很疼,這次可要打個痛快了!”

巨人說的是有些不太清楚的法語,即使海風凌冽仍能清楚地在空中回蕩,羅賓漢三人精通拉丁、法語、阿拉伯語、丹麥語,所以都聽懂了。

少女喬伊絲微感吃驚,想道:原來這個維京巨人王跟我爺爺五十年前就決斗過一次,他還真是厲害,不知道爺爺這么大年紀還能打過他嗎?

羅賓漢嘿嘿一笑,用丹麥語說道:“烏爾夫你也是去羅馬吧,當年你沒有去過耶路撒冷沒有見識過阿凡提的武功,我想等到了羅馬你見識了他的武功就不一定想跟我決斗了。”

烏爾夫冷哼一聲,道:“當年你就十分推崇阿凡提,我知道他奪回了耶路撒冷擊退了獅心王、你還有圣殿騎士團的進攻,名氣很大,要不是想見識見識他的本事也不會不遠萬里而來了。”

羅賓漢笑道:“你騎鯨魚太累了,不如上船喝杯熱茶吧。”

烏爾夫答應一聲突然從海里彈起,然后甲板一晃,大船向左一傾斜,左甲板上就站著一個十英尺高的巨人,他須發都是金黃色,兩眼湛藍,滿身傷痕,手中握著一根一頭粗大一頭細窄的巨大骨棒,喬伊絲看向海面見那頭巨大的獨角鯨哀鳴掙扎著潛入水里,知道他躍上來的時候竟然把巨鯨的獨角給生生掰斷了。

忽然看到喬伊絲本以為小約翰爺爺就是世界上難得的巨人了,可是跟這位維京王比起來,小約翰爺爺就像個孩子一樣。

烏爾夫走了幾步,喬伊絲就感到腳下的甲板在不斷震顫,心里也不可抗拒的生出了恐懼之感。

羅賓漢似乎察覺出了喬伊絲的變化,轉頭道:“你去讓人搬出來一些桌椅和茶壺點心,烏爾夫進船艙太憋屈,我們還是在甲板上喝茶說話吧。”

喬伊絲慌忙離開,小約翰皺眉倒退一步,烏爾夫咧嘴舔了舔嘴唇就直接坐下,巨大的肩背看著像是一堵墻,坐著也比羅賓漢高上不少。

“不用吃點心了,有烤肉面包就送上來吧,要是老子吃的高興,到羅馬就不殺羅賓漢,先去收拾圣騎士跟阿凡提,還有那個東方的神秘巫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