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一三六章 武林神話,請君一戰

第一三六章 武林神話,請君一戰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一三六章 武林神話,請君一戰

林清玄看著尹克西驚慌的樣子,暗自嘆息,心中更是有些失望。

其實林清玄對這個來自波斯本地被漢化的弟子十分看好,他資質極好,如今不過是四十多歲的年紀,武功就在全真教內屬于第一檔,基本上是和丘處機、馬鈺、趙志言相差仿佛的。

要知道因為林清玄的傳授和照顧,全真七子的武功比之原著高出許多,尹克西如今的功力隱隱已經是大宗師之下第一人了。

他的年紀和功力只需好生修煉全真武學,再能把道家修為提升上去,六十歲之前便可問鼎五絕層次,只是看他如今心性修為不足尚且不自知,林清玄就暗自搖頭,知道即使尹克西再勤學苦練,終其一生也難以達到大宗師的境界了。

尹克西還不知道自己過于精明市儈反而道家修為難以達到高深程度,雖有些慌張,但是看著恩師不動如山,也慢慢平靜下來。

林清玄待尹克西冷靜下來,才緩緩說道:“你讓那個傳令兵去給貴由說,讓他們都來大不里士開會便是,正好大汗的金棺也該到了,讓他把窩闊臺的尸體也一并送來,我就不走,咱們就看那個神秘人還有什么后手。”

尹克西點頭應諾,然后急匆匆的出去安排。

孛兒只斤·貴由是窩闊臺的長子,今年雖然只有二十八歲,但是卻也是征戰十年的老將了,成吉思汗十年前御駕親征時窩闊臺就帶上了貴由。

成吉思汗死后,自西遼、花拉子模到東歐的所有土地人口基本上都受到窩闊臺的統治,他最近這幾年本就是實際上西征的決策者,所以沒有人膽敢不聽他的命令。

可是現在窩闊臺突然橫死,又沒有遺囑由誰繼承,貴由即使是窩闊臺長子也很難掌控西域的廣袤地區。

不過幸好是統帥著一直是成吉思汗直轄的六萬老軍的蒙哥支持貴由,這一支來自斡難和怯綠連的戰斗力最強的老牌鐵軍也就成了貴由能暫時穩定局勢的王牌。

蒙哥是拖雷的長子,由于成吉思汗西征把各部落的精銳都帶到了西方,理應屬于拖雷的部族和軍隊自然也隨行,拖雷不舍得讓自己的家底打光,更怕被旁人占了,所以就把長子蒙哥派來一直管著這六萬人的大軍。

按照成吉思汗的遺囑,未來蒙古帝國的大汗由拖雷繼承,窩闊臺的封地則是西遼以西,直到東歐的整個西域,作為拖雷長子,蒙哥又掌控軍隊,未來也是大汗繼承人,自然不會覬覦貴由的土地人口,這才會有堂兄弟親密合作的情況發生。

如今貴由得到了蒙哥的支持,但是還需要林清玄以大蒙古國護國真君的身份背書一下,只需要清玄真君支持貴由繼承窩闊臺的位置,貴由的位子自然就穩了。

如果說全真教再能通過神秘的天命背書一下,那貴由的位置將會穩如磐石。

蒙古傳令兵很快離開了大不里士,在一周后就有消息傳回來,貴由和蒙哥率領數千精騎已經返程,月底酒糟大不里士與西域鎮守巴格達、大不里士、撒馬爾罕等地的大將回夢商定西域各地的事宜。

林清玄一直安安穩穩的在藍頂堡修煉武功,似乎不問世事,就連鎮守大不里士的蒙古大將速不臺前來拜會也推說閉關而沒見。

可是實際上林清玄一直運轉先天功關注著藍頂堡內外周邊的動靜,等待著那個神秘的西域大宗師造訪。

可是時間一天天的過去了,轉眼就是中土農歷十月底,同時也是天方教歷的5月初了。

林清玄心里很清楚,那位射你的西域高手就在大不里士城內觀察著藍頂堡,其實也就是在等待著自己,而自己也在等他。

越是等的時間長,林清玄越清楚藏在黑暗里的這位高手深不可測,恐怕武功修為已經勝過的尋常的大宗師,這種耐力和毅力的比斗更能體現出修為的高低。

轉眼到了十一月初一,這一天正好是貴由和蒙哥進城的日子。

林清玄雖然貴為國師,也能不去迎接,但是藍頂堡的弟子們不過是普通道人,到不能不跟隨城內的勛貴出去迎接。

林清玄心里明白那位高手就在等出城時動手了,自己若是保護弟子便會稍有松懈,那個精通暗殺的大宗師便有一擊必殺的機會了。

很多東西是說不清道不明的,林清玄雖然沒見到那位高手,但是卻能感覺到他就在等待著出城的時機。

不過林清玄在華山奪得武功天下第一已經有十五年,現在雖然對名利早已看淡,但是仍舊不會去被勝負牽制心思而去擔心跟隨弟子們出行心思不純而不是那人的對手。

林清玄知道那個高手不僅武功高深莫測,同時還精通人心,善用人心,可是林清玄卻不以為意,他心里知道自己跟著弟子們出城相應,只要那個高人刺殺丘處機三人自己去搶救攔截時必定會有破綻,但是自己神功大成已有十多年,一身驚人的藝業即使是圣火廟和先知寺大戰時尚且沒有全力施展,這個高手越厲害林清玄的內心反而隱隱有所期待。

若是你真能把貧道的八極崩、焚天掌、黑水掌三大絕技同時逼出,貧道即便露出破綻又能如何?

很快玉清宮諸道便在林清玄和丘處機三子的帶領下出了大不里士,迎接即將進城的貴由和蒙哥,隨行的還有速不臺和兀良合臺父子、搠里蠻、拔都四位鎮守一方的大將,其中前三位都是跟隨成吉思汗已久的老將,拔都則是術赤之子,是成吉思汗之孫,算是貴由較為擔心的一位。

由于成吉思汗和窩闊臺接連亡故,此時眾將軍和親兵護衛們都是穿著素衣,內襯鐵甲,林清玄等全真道人則都是一身青色道袍,只不過林清玄和全真三子帶的道冠形制與弟子的不同而已。

出得城外就聽的西方黃土地上轟隆隆響起馬蹄聲,然后在漫天的煙塵中就看到了一支足有上萬人的軍隊。

片刻后大軍靠近,兩個被精兵團團環衛的兩個年輕將領看到林清玄才松了口氣,然后打馬靠近后翻身下來,上前拱手躬身施禮,口喊“國師真君”。

林清玄跟隨成吉思汗西征十年,對于諸多大將王孫再熟悉不過,自然認得這兩個是貴由和蒙哥。

按理說蒙哥作為拖雷之子,是必須喊林清玄一句師公的,不過此是不是私人場合,稱呼國師真君以示敬重倒也沒錯。

林清玄起手還禮,他身邊的四位大將撫胸躬身,也上前招呼。

忽然六枚利箭帶著勝過強弓強弩的疾風勁力朝著蒙哥和貴由等人射來,林清玄轉身拂袖,一陣寒風帶著陣陣白煙擋下了利箭,這一檔林清玄就手臂一蕩,知道射箭之人灌入內力,這六箭不僅精準,力道也足可穿石破壁,若非大宗師絕無此等功力。

一道白煙從搠里蠻后方護衛中飛出,瞬間到了全真三子身前,三子得了林清玄提前的提醒,早就并肩而立,見白煙到了面前恍惚有人形,心知是身法輕功極高之人,看不清動作就覺勁風襲面,喉嚨微微刺痛。

全真三子躲閃反應都已來不及,不過幸好提前有所準備,運使七星聚會,合力揮劍抵擋。

以為是三子合力揮劍,用的又是全真劍法中最高深的“一氣化三清”,三子還沒看清眼前白影就同時向后栽倒。

林清玄自出城時就運轉折先天功真氣,隨時準備出手,可是六只羽箭有大宗師的功力加持和強弓之勁疊加,即使林清玄一拂之力仍舊稍有不及,因此頓了一下才撲向全真三子身前。

幸好那出手之人不知道全真教精妙劍法竟能一劍化三劍,所以丘處機三人不過被震飛受傷,一招之內未能立見生死。

不過那白煙從人群中射出,撞在全真三子身前好似沒有停頓,三子剛倒飛出去那白煙又貼上前去。

林清玄全力運使螺旋九影,瞬間拖出一道虛影,也似乎成了一道青煙擋在三子面前,然后青煙和白煙乍觸即分。

此時騎兵隊伍帶來的煙塵散去,陽光灑下,眾人才看清楚那白煙竟然是一個身穿白袍,頭戴白帽,白須白眉的白面老人,這老人眼眶極深,鼻梁高挺,鼻頭圓大,身上的白袍十分肥大,讓他身材顯得極其瘦弱,站在那里好似弱不禁風。

雖然這個須發銀白的佝僂老人看著好似行將就木的樣子,但是所有人都驚恐不已的看著他,只因為剛才他好似一道白煙瞬間飄出十多丈遠,瞬間就擊飛全真三子,若不是清玄真君攔下,只怕全真三子早已經死了。

除了全真三子和林清玄誰也不知道這個老人的武功如何,但是只憑他剛才顯露的那如同鬼魅的速度,所有人都驚懼韓派,以為是妖魔鬼神。

全真三子躺倒在地各自吐出一口鮮血就盤膝打坐,運功療傷,看他們滿頭大汗,臉色慘白就知道受傷不輕。

林清玄和這個老人隔著三丈相互打量,片刻后老人先冷笑一聲,用流利的漢語說道:“清玄真君果然名不虛傳,我苦心為你打造的死局,沒想到竟能被你破解,真是令人佩服。”

原來林清玄剛才化作青煙和老人接觸的瞬間就對了一掌,只不過林清玄早有準備,八極崩勁力噴涌而出好似排山倒海,即便是一座石屋也可瞬間壓塌了。

那老人看著弱不禁風,在八股至剛至猛的勁力沖擊下卻像是大海上隨波逐流的小船,飄飄忽忽就退后三丈顯露了身形。

林清玄跟他對了一掌卻是掌心一痛,只覺這老人勁力化成一股細針刺入了自己的體內,林清玄只是瞥了一眼見掌心有一個細小的傷口,剛滲出鮮血傷口就閉合了,心知雖有劇毒卻奈何不得自己,就暗自運轉先天功專心消磨起那老人堅韌無比的真氣。

林清玄倒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能硬接自己八極崩而不死不傷的人,心中雖驚異,但是見老人不再上前出手猜測也未必如表面上那樣絲毫不受影響,興許已經受了暗傷。

林清玄默默運功壓下如針氣勁,心頭一動就朗聲笑道:“閣下是西域第一高手霍加·阿凡提吧?你為了殺我真是廢了好大的心力,只不過貧道乃是玄門正宗,卻不懼爾等邪魔外道。”

老人長眉一顫,瞇了瞇眼睛說道:“知道我就好,你殺我穆爾潔凈派掌教,滅我穆爾潔凈派,當真是有我年輕時的風范,我已年近百歲,本無心管諸多俗事,可是你滅我道統卻是不能不管,此等深仇大恨焉能不報?”

說著阿凡提頓了頓,右手在后腰一抹拿出了一個布口袋,右手一抖向前一拋,從口袋里滾出了一個滿是血污的腦袋,眼力好的仔細一看,卻不是窩闊臺王子又是誰?

與霍山齊名的西域第一高手,霍加·阿凡提指著腦袋說道:“我也不知道你武功如何,擔心殺不死你,就想殺了你們蒙古人的頭頭,引你去梁贊公國。

我再把你們大不里士的全真教弟子全部殺光,等你得知消息趕回來時以逸待勞殺了你,可是你很聰明,竟然不出城,我就知道你是猜出了我的用意,也知道我在大不里士。

嘿嘿,老夫四十余年前就縱橫天下無敵手,圣殿騎士團的三任團長都是死在了我的手上,還有,沒想到快去見真主了又遇到了你這么一位異教高人,也算是榮幸。

老夫為了殺死你,此次施展了獨門的‘響尾針’秘技,還用上了以眼鏡蛇王毒液配置的劇毒之藥,按理說便是十頭大象中了我一指響尾針也早已死了,不過清玄真君你面色紅潤呼吸順暢,顯然是不懼我的絕技和劇毒,老夫當真是十分佩服啊……”

在林清玄拂袖擋下羽箭后,貴由和蒙哥等都躲進了騎兵隊伍里,此時得知白衣老人扔出來父王的腦袋,加盟打馬上前,看清楚了果然是父王窩闊臺的頭顱,貴由王子怒目圓睜,大喝道:“你是那個刺客!大軍聽我號令,能斬殺此人者賞萬戶!

快快將他殺了,給我碎尸萬段!”

隨著貴由撕心裂肺的怒吼聲,城外的上萬騎兵拔出長刀打馬朝著霍加·阿凡提沖過去,轟隆隆的馬蹄聲也開始響起,并且越來越響。

全真弟子和城內出迎的眾人都嚇得逃回城內,瞬息間城外只有林清玄和阿凡達兩人。

即使武功到了阿凡提和林清玄這等地步,若是陷進了上萬軍陣之內仍舊會有諸多風險,不過林清玄此時體內真氣震蕩,又在防備著阿凡提出手偷襲,自然是不敢動彈。

阿凡提目光灼灼的看著林清玄,突然仰天一笑,化作一道白煙從騎兵中穿過,趁著騎兵還沒形成沖鋒戰陣就鉆出來包圍圈,消失不見了。

“好你清玄真君,我阿凡提成名八十余年里出手殺人從無不中,你是第一個我一擊未殺之人,也是我平生所遇的武功最高一人。

明年圣紀節請你到羅馬梵蒂岡城一會,咱們在那教皇宮上再打一場,到時候既分高下,也分生死,真君可敢應戰?”

阿凡提雖然片刻間就沒了蹤影,可是他的聲音卻壓下來轟隆隆的馬蹄聲,依舊響亮的讓林清玄聽到。

這一手類似千里傳聲的絕技顯露了他內功修為之精深莫測,林清玄不假思索便運氣說道:“明年你們天方教圣紀節,貧道定會前往羅馬與閣下一會。”

林清玄這一句話也是用上了畢生功力,一句話被悠長的氣息瞬間送出數里開外。

待林清玄話音方落,耳邊就聽到了阿凡提的爽朗大笑。

截至此時,中土第一高手和西域第一高手算是約定了明年的生死之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53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