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一三二章 宣禮塔倒,圣教墜落

第一三二章 宣禮塔倒,圣教墜落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一三二章 宣禮塔倒,圣教墜落

眾人本著同仇敵愾,為圣教榮譽甘心獻身的精神沖出去要圍殺林清玄。

默罕默德見在眾人都沖上前去,就拿起下半截較長的鐵杖,腳步一動反而搶到了眾掌門宗師的身前,鐵杖劃出漫天杖影朝林清玄壓下,幾乎和法里德的兩手同時打到了林清玄身前一尺。

默罕默德和法里德的武功果然不在四大宗師之下,林清玄看兩人一個杖法精奇不在打狗棒之下,一個爪法與摧堅神爪指力相當,暗贊一聲,當即激活天演鏡觀照,同時兩手分使空明拳和摧堅神爪與兩人斗了起來。

除了兩大宗師,其余圍過來的掌門宗師武功大多在中土一二流之間,最厲害的幾人也不過和沙通天彭連虎相若,掌教和苦修派宗師圍攻林清玄,三人招式驚奇,氣勁四溢,眾人一時間也插不上手,只得握緊武器團團圍住。

如今蒙古的疆土還沒有擴張到阿拉伯半島,所以麥地那這里屬于中東的古老蘇丹國統治,本質上講,這些以阿拉伯半島、埃及和約旦河兩岸為根據地的阿拉伯人并沒有受到蒙古攻打和屠戮。

只不過他們在巴格達和花拉子模有信徒和移民,蒙古在占領的西域土地上打壓甚至毀滅圓頂寺,扶持全真教,全真教自然就成為了天方教諸派的眼中釘和肉中刺。

默罕默德一句話所有人就部分派別團結起來圍攻林清玄,這種精神和團結力讓林清玄也暗自心驚,他如今對明教的乾坤大挪移、圣火令武功以及拜火教的浴火神功都通過加持真氣用天演鏡映照學習了,雖然沒有修煉但也充實了自己的武學修為。

見到穆爾潔凈派和苦修派竟有兩位大宗師的存在,自然對傳說是圣人穆罕穆德傳下來的天方教武學有心好好研究,看看能否吸收到焚訣和黑水真法等最上乘的武功中。

見獵心喜,林清玄這才以雙手互搏與兩位大宗師比斗,好能讓天演鏡映照學習。

轉眼斗了四五十招,穆罕穆德和法里德見不管自己換了幾套武功都攻不破林清玄單手的招式,兩人都知道這位清玄真君的武功確實是勝過兩人合力了。

穆罕穆德知道再拖下去等到林清玄熟悉了自己兩人的武功便會有狂風驟雨的反擊,心頭一狠便用上了本教非掌教大伊瑪目不得傳授的“登霄神功”和“懸天勁”,渾身功力瞬間逆轉,招式也變得詭異多變,難以捉摸方向角度,一杖打下威力倍增。

即便林清玄武功高強勝過兩人不止一籌,可是他若不用雙手互搏和八極崩、先天功、焚訣、黑水真法等頂級神功,以一敵二也不過是能打成平手或者稍勝一籌。

所以穆罕穆德驟然變招,功力倍增,林清玄的空明拳便招架不住,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然后才運轉先天功拂袖擋下鐵杖。

看到林清玄后退,穆罕穆德和法里德都只當林清玄顯露了敗跡,法里德也不知從哪拿出一條連枷,朝著林清玄會動的同時還狠狠地抽打在自己的背上,片刻間就遍體鱗傷,連枷上也滿是鮮血。

可是法里德受了皮肉外傷,反而越顯精神,手上勁力也激增五六成之多,與穆罕穆德同時出手就猶如三個大宗師同時出手的威力,林清玄即便十年來功力大進卻仍舊難以抵擋,只得全力運轉先天功,分別用出空明拳全力防守才堪堪擋住。

兩人功力驟增時林清玄本想用出八極崩先力斃一人,然后再對付另一個就容易多了,怕的是陰溝里翻船。

可是他看兩人怪招頻出且都威力巨大,與中原武學風格立意決然不同,也不舍得立時下狠手,便只能全力防守以期能多看到兩人的奇招怪功。

法里德和穆罕穆德猛攻數百招,即使兩人全力施為也不過時不時逼得林清玄倒退兩步,若說破掉他的招式就后繼無力,更不必說打中林清玄了。

斗到現在穆罕穆德呼吸漸顯急促,法里德臉色蒼白,兩人顯然是到了功力即將耗盡的時候,可是林清玄十余年里打熬真氣,功力之精純遠勝兩人,反而仍留有余力。

又斗了四五十招,林清玄見兩人再沒有新鮮武功用出來,又見天演鏡面波光流動就嘿一聲猛地向前踏出一步,然后左手兩手分別出掌出爪。

左手的一掌看似平平無奇,但內蘊至剛勁力,招式未到風勁便逼得穆罕穆德胸口一悶,他知道厲害,心知若是不收招抵擋不等自己傷到林清玄便要先給他一掌擊斃了,于是急忙手臂一轉就兩手緊握鐵杖橫推而出。

林清玄這一招掌法雖慢卻威力無窮,掌力渾厚,逼得穆罕穆德不得不擋,而那右手爪法卻只是普通的摧堅神爪的殺招,法里德一擺連枷就已抵擋了。

瞬息間林清玄的左掌就拍中了穆罕穆德的鐵杖,然后八股至剛勁力順著鐵杖攻了過去。

穆罕穆德兩手一麻就倒飛出去,不僅鐵杖被打斷,他的雙手雙臂骨骼也盡碎,后背狠狠地撞在了一座宣禮塔基上,轟隆一聲將石塔撞出一個人形的窟窿來。

穆罕穆德從大洞中竄出,剛走出兩步就噗的吐出一口鮮血,然后林清玄八極崩最后仍有兩股勁力驟然發作,瞬間見那個他心脈震斷,骨骼全部震碎。

穆罕穆德瞬間化作一灘肉地摔倒地上,滲出一大片鮮血。

所有人看到了穆罕穆德慘死的景象都嚇得倒吸一口涼氣,便是林清玄也心頭一驚。

雖然八極崩已經創出足有十年,林清玄也知道它的威力在自己的武功中堪稱第一,便是焚天掌若不用施法材料威力比起八極崩也多有不如。

但是自打八極崩創出來后,林清玄從未將這門神功用在與人交手上,畢竟近十年來林清玄就沒有到過能擋住自己一掌的人,更不必說大宗師之流了。

此時八極崩初次顯露卻有這等鬼神莫名之威,林清玄覺得這一招已經不是肉體凡胎所能抵擋了。

穆罕穆德被一掌震碎渾身骨骼臟器而死,那中土的四大宗師之流對上這一招怕也難以抵抗,說起來恐怕當世除了周伯通再無人能抵擋此招了。

穆罕穆德被殺的慘狀讓眾多天方教宗派掌門先是驚懼,既然大怒,一窩蜂的沖過來,出手的全是同歸于盡的絕技,他們顯然是知道林清玄的武功近乎鬼神,自己等人也絕對不是對手,但是若是拼死能傷到他,寺內如此多高手,一人刺傷他一下也足夠拉他同歸于盡了。

眾多掌門宗師想的很好,可是他們如何能知道林清玄的武功修為連穆罕穆德和法里德尚且能壓制,如何是他們能傷到分毫的?

或者準確地講在林清玄功力耗盡之前,這幾十個西域第一流的高手是萬萬近不得林清玄的身的。

林清玄一掌拍死人倒也是尋常,可是看著自己一掌竟將一個大活人生生給震成了肉泥,這確是太過殘忍了。

林清玄心生不忍,再出手時就又留了三成力,右手一翻將法里德打飛出去,這法里德武功不過和穆罕穆德相若,面對林清玄的八極崩也是毫無招架之力,轟隆一下也撞破了宣禮塔石壁,然后凈身池畔的宣禮塔就出現了兩個并排的人性窟窿。

法里德也從窟窿里躍出來,只不過他踉蹌了幾步噗通坐倒,只是兩手兩臂骨骼盡碎,胸口開裂,心肺受傷,雖然傷勢極重卻還勉強保住了性命,只是再想動卻也動彈不得了。

林清玄拍飛法里德后十多個宗師掌門的殺招就到了身前三尺,林清玄兩手翻轉如蝴蝶,一抓一拋就扔出了一個人。

如此手法如電,瞬息間就把身前的十幾個掌門宗主扔了出去,他們空有一身武功卻不得施展,只覺身體一輕就如墜云端,然后后背一痛竟然就撞碎宣禮塔石壁,栽進了塔內。

由于林清玄知道這些掌門宗師都不曾參與過圍攻玉清宮的戰事,加上他剛看到八極崩威力巨大而心生慈悲善念,所以抓拋之力并不算大,眾人也剛好被震斷幾根肋骨受些筋骨之傷就罷了。

十幾個人被林清玄連拋連擲,后面的掌門長老等又殺到面前,林清玄腳步一轉,兩手又是伸出抓取眾人扔出。

“砰砰……轟轟……”

人體撞破塔壁是聲音不絕于耳,等到林清玄身前空空蕩蕩再無一人時,兩座高達十余丈的宣禮塔因為塔基被林清玄拋出的數十人撞破而開始嘩啦啦的攔腰斷裂倒塌。

塔頂的火盆灑下,像是夜空中的點點流星,塔下和塔內的重掌門宗師長老嚇得也顧不得身受重傷,撒腿就躲開遠遠的。

在城內城外面色凝重,神色憂愁的信眾們的眼中,卻是先知寺的兩座最高大且散發著亮光的宣禮塔突然坍塌,先知寺的光亮也乍然熄滅了大半,他們雖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也明白一定是巨大的不幸災難,都匍匐在地上不停的向真主禱告。

林清玄衣袂一動就抓住了一個因為被摔出撞斷了幾根肋骨而大呼小叫的在中年長老,兩眼炯炯有神的盯著他,用上了攝魂大法,柔聲問道:“不要怕,我不會傷害你,你叫什么名字?”

那個長老的意志力本就弱一些,此時經歷了掌教化為肉泥,林清玄神武難敵的事情后更是如驚弓之鳥,精神瞬間被林清玄控制,安靜下來說道:“我叫阿卜杜,是什葉派的長老。”

“你把寺內的穆爾潔凈派的人給我指出來,尤其是跟著穆罕穆德和阿里巴巴去攻打玉清宮的人更不能遺漏。”

阿卜杜神色恍惚的朝著人群指指點點了幾下,他指一個林清玄就遙遙的點出一指,融合了先天功的彈指神通指力就宛如強弓勁弩點中了被指那人的心口。然后那人心間一痛就沒了氣息。

等到林清玄一口氣點死了二十人后,這才瞥了眼瑟瑟發抖的眾人,將阿卜杜輕輕一拋,他就翻個筋斗落回人群,竟然仿佛動也沒動過的站立在之前的位置。

林清玄此時體內真氣所剩不多,環顧一周發現穆爾潔凈派的大小首腦盡被殺死,圍攻玉清宮的三大教自此算是全滅了。

林清玄長嘯一聲,然后看了眼大殿門前的石柱,閃過去奮力推掌,全力施為的八極崩勁力灌入石柱。

咔嚓一聲那重量在十萬斤以上的石柱就被推斷飛出,轟一聲砸入凈身池內,這次四濺而起的卻是實實在在的血水了,眾人身體有傷躲避不及,雪白的袍子瞬間被染成了粉紅色。

所有人看著林清玄神力無雙,一下便推倒了石柱,心中都驚駭不已,只覺人的肉體凡胎豈是能有這等力量的?難不成這位清玄真君是中土異教的神靈化身不成?

眾人腦中浮現出這個念頭后就都篤信不移,心中反倒更加畏懼了。

林清玄此時內力幾乎耗盡,一邊默運玄功恢復真氣一邊暢快的躍到宣禮塔倒塌后的廢墟之上,朗聲道:“我全真教與天方教本無仇隙,但是穆爾潔凈派卻在掌教穆罕穆德帶領下害我全真弟子,伙同明教拜火教圍攻我玉清宮,殺戮我全真弟子,此乃是自作孽而招天誅也!

貧道此行已功德圓滿,明教、拜火教、穆爾潔凈派自此以后在西域除名,你們諸派與我全真無冤無仇,希望你們以后好生修行,咱們井水不犯河水,貧道自然也會約束全真弟子對貴教秋毫無犯……不過……”

林清玄說到這里頓了頓,所有掌門宗主長老等都心頭一松,可是林清玄突然話鋒一轉又把他們驚出了一身冷汗。

“不過你們要是再敢無端殺我全真弟子,毀我全真道觀宮闕,自今夜起全部除名的三大教便是你們的下場!”

林清玄最后一句話語氣陰森可怖,雖未扯著嗓子大喊,可聲音卻如同晴空霹靂在先知城上空炸響,把城內城外正在祈禱的信眾都嚇得一抖,不少昏迷了許久的信眾更是被這一句如同滾雷的話語生生嚇醒了。

“貧道平生最好以德服人,最不喜以力壓人,此次前來誅滅穆爾潔凈派也是他們冒犯在先,望爾等以后好自為之,用心為善,不得與我全真教為敵。

我說的話你們誰同意?誰反對?”

林清玄微微一笑,捻須看向眾人。

“不……不敢……”

所有的掌門宗師和長老等都嚇得一齊躬身,此時的他們心里都生不出憤怒和屈辱的情緒,只有恐懼和更深的恐懼。

苦修派宗師法里德和賽義德圓頂寺的伊瑪目義哈麥尼是人群中唯二的思維清醒的人,他們相視一眼,義哈麥尼就上前躬身道:“我等謹記真君告誡,定不會與全真教為敵。”

“中土有俗話叫聽其言觀其行,爾等果能如此最好,反正有前例在此,爾等自為之便是,貧道去也。”

林清玄滿意的點點頭,然后大袖一揮就縱身躍出,由于速度太快仿佛化作一團虛影,兩個跳躍間就出了城,然后消失在城外黑暗的山路里。

在林清玄消失許久以后,這些宗主掌門才緩過神來,大家急忙招呼寺內的弟子為掌教、長老等人收尸,同時都神色怪異的看向了阿卜杜。

阿卜杜此時也恢復了清醒的頭腦,正在后悔自己方才做的事情,見眾人都不懷好意的看著自己就急忙說道:“那不怪我,剛才是清玄真君用了魔法我才……”

法里德突然伸出滿污泥的腳,呼一下踢倒了阿卜杜,大聲說道:“就是你小子做了叛徒,害死了默罕默德掌教和阿里巴巴等人,打死你為掌教報仇!”

眾人和剛過來的弟子們頓時紅了眼,然后沖過去硬是把阿卜杜給活活打死后剁成了肉泥。

義哈麥尼很清楚法里德是故意把阿卜杜推出來的,這個阿卜杜不管什么原因,做了叛徒死是必須了,倒不如讓大伙殺了他出一口氣。

畢竟,林清玄我們惹不起,你阿卜杜我們能惹不起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