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一一九章 研創法術不計年

第一一九章 研創法術不計年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一一九章 研創法術不計年

林清玄記憶中的鐵掌功只有八成內容,而且因為不全還沒有裘千仞的心得經驗,其實學起來并不容易。

不過這門最上乘的掌法精要都已可窺見,林清玄和周伯通又都是武道大宗師,更是拳法掌法上的大行家,一起邊學邊研究,不過三日便將鐵掌功補足學會,

所差的不過是未曾修煉。

不過周伯通和林清玄學習鐵掌功本也不是為了修煉,而是準備將其中精要融入周伯通依據先天功、九陰神功等所創“焚訣”。

所以林清玄和周伯通學會鐵掌功后就開始著手精研完善“焚訣”。

對于周伯通而言,完善創造焚訣自然是好奇心和樂趣為趨勢,可是林清玄卻是心知這是一條超越武道壁壘的道路。

兩人乃是兩位大宗師,合力創出諸多以道家至高心法為基礎的新奇功法,逐步完善下必定能走出一條不同于武功,

甚至超越所有上乘武功的道法之路。

到目前而言,

高人創造的武功的威力總是追求對人體經脈臟腑的傷害,可是現在林清玄和周伯通要以真氣的陰、陽、剛、柔為四大基礎特點,

去創造出不拘泥于招式套路的術法奇功,自然是另辟蹊徑了。

世界上最可貴的是時間,因為它對待所有人都是公平的,不管你在有限的時光里做了什么,時間總會把你拋棄,讓你在回憶中體會著諸多的感覺。

林清玄和周伯通一起在丹房石洞內精研武學,準備創立完善三部最上乘的術法奇功:焚訣、八極崩、黑水真法。

因為這等奇功異法并無前路可循,林清玄先和周伯通算是開天辟地,只是單純的按照臆想里的功法那武功去往里套,自然是艱難無比。

幸好兩人都不是死心眼,只要多有有些相似就好,因而反倒是越來越清晰,先是把八極崩完成好,

接著又把黑水真法的前五層創出,至于焚訣的前三層也完善好了。

林清玄從丹房取了不少木炭,磨成粉末后灑出揮掌,那足可點燃樹木的炙熱掌力便瞬間把炭粉點燃,然后火球就裹著掌力飛出,

風助火勢,在火球炸滅前便能打中三丈開外的物體,威力堪比炸藥霹靂炮。

這等威力的絕技對于林清玄和周伯通來說也是絕無僅有了,畢竟其他武功雖然也各有神異,但主要應用于人體,像著等聲勢浩大,威力足可開山裂石的奇功便是喬峰開著音響拍出飛龍在天怕也多有不及了。

林清玄看到了練到第三層的焚訣便有如此威力,跟周伯通一起就繼續精研,想要把焚訣和黑水真法等都創出個十三層的神功。

按照周伯通的想法那是前三層能憑空造水生火,化水成冰,化火為球,前五層便可以控制水火,操縱形態,等到五層以后才是更加神異,近乎仙法的內容了。

只不過五層以后對于林清玄和周伯通而言也止步于想象,以他們現在的功力,也僅僅是能把焚訣和黑水真法推演修煉到四層五層的地步,再想深入就力有不逮,只能等到十年二十年后功力越發精純醇厚了方能著手推演了。

因為這等神奇功法靠的就是內力是否精純深厚,越是技巧性的就越要靠對內里的打磨醇厚,例如郭靖送楊過上重陽宮時要震斷全真弟子十四把長劍,結果最后兩把只是飛向空中,他就知道是因為自身“功力尚未精純”的緣故。

到了周身百穴諸邁全部貫通后,單純比論內力,已經再沒有太大的進步空間,個人的真正差別無怪乎就是精純二字了,其實也就是量已漸漸達至巔峰,拼的是“質”了。

以周伯通和林清玄如今的功力,兩人不過是能把黑水真法、焚訣等推演到第五層,而且由于兩人功力精純程度不同,周伯通能練成第五層,而林清玄目前卻只能練到第四層而已。

不過林清玄很清楚周伯通如今身兼先天功和九陰神功,未來的成就一定是要超過原著,也許七八年后便可將武功修為練至漸臻入神坐照之化境,自己即使慢一些也最多十年,到那個時候兩人便可以著手推演第五層以后的功法了。

林清玄和周伯通研創神功一直無心旁顧,甚至連自身練功的事情也放下了,等到把兩部水火神功推演到第五層后,卻見山谷內已經是一片白茫茫。

周伯通在桃花島曾一待十五年,對于靜修研創武學的日子早已過習慣了。

林清玄受到周伯通的影響,加上兩人早已寒暑不侵,在山谷中又部分在晝夜的研創武學,實驗磨礪,相互磋磨,每日吃喝自有瑛姑送來,所以他也是不曾在意時間變遷。

此時見長壽谷內遍地冰雪,林清玄才知道竟然冬季了。

周伯通和林清玄都十分欣喜,閉關許久終于大功告成,找準了方向,以后只需精練內力再圖研修便好。

攜手出關,卻見瑛姑正挎著一個籃子走過來,見到兩人就笑道:“你們總算出關了。”

周伯通嘿嘿一笑,道:“瑛姑,我跟林兄弟可是創出了世上最厲害的功夫,等下我給你演練演練。”

瑛姑急忙從籃子里拿出幾個饅頭和一碟咸菜,另有一壺自釀的米酒,笑道:“你們快些吃東西吧。”

兩人吃喝后,林清玄問道:“老嫂子,我跟大哥閉關多久了?難不成有半年了嗎?”

瑛姑微微一笑,道:“豈止半年,足足一年半了。”

林清玄聞言眉梢一挑,驚嘆道:“真是修煉不記年,我跟大哥咱們只是研修神功,不知覺的竟然過了一年半,怎么去年冬天竟毫無印象?”

瑛姑指了指腳下冰雪,道:“去年不知怎么沒有下雪,你們又不懼寒熱,心思都在什么黑水真法上,自然就顧不得日子時辰,哪里知道過了多久?”

周伯通用袖子擦了擦胡子上的污漬,道:“當年我在桃花島延長空明拳可是足足用了五年光陰,不過當時我功力不如現在,這次又是咱們兄弟倆一起精研,這黑水真法和焚訣也沒有招式套路,一年半能把前五層完善齊備,已是算快嘍。”

林清玄點點頭,想起一年多的時間,不知道谷外有什么變化,成吉思汗雖說早已是燈盡油枯,可是得自己醫治,若是他潛心修行,戒色戒酒戒怒,應當能過個四五年不成問題,趙擴潛心修道也能再活個十余年,只是不是可有什么意外嗎?

還有全真教重陽宮和紫霄宮現在興許發展的更加興隆鼎盛了,只是自己無端失蹤,定然是讓七位師兄師姐和弟子們擔心了。

想起重陽宮,林清玄突然一拍腦門,道:“我本說年前去接莫愁,這猛然延誤了一年,也不知道她生氣了嗎?”

周伯通最厭煩的就是情情愛愛,作為純粹而簡單的人,他從來都是有事說事,瑛姑唯恐再把周伯通嚇跑,所以從來不敢耍性子,見林清玄如此愛惜李莫愁,輕輕一嘆,道:“莫愁妹妹定不會生氣的,只是你們若有約定,她理應來找你了。”

林清玄一想也對,念頭一起便有思念之情,想著去看看莫愁和七位師兄、孫師兄等,于是也不多待,拜別了周伯通和瑛姑,又摸著神雕的腦袋告了別就幾個縱躍化為淡淡黃影飛身出谷了。

離了長壽谷,雖然距離紫霄宮更近,但是林清玄并未回去,而是一路向北。

因為此時全真教大興,更是成為了蒙古和大宋的國教,全真七子也武功大進,志慈道人等也武功日日精進,更是能把門務處理周全,紫霄宮只會越來越興隆,斷不會有什么問題。

林清玄現在只想去古墓把李莫愁接回來,然后把九陰神功和先天功傳授給她,兩人一起會紫霄宮靜修神功,共謀長生。

林清玄全力施展輕功,即使沒有運用上乘的身法,只是簡簡單單的提氣縱身,大步而行,身法之快仍舊已達武林巔峰,一步走出便有一丈多遠,輕輕一躍便有三丈多遠,不過兩個多時辰就從長壽谷趕到了終南山后活死人墓。

在墓門口呼喚了一聲,十息之后一個淡紅色人影飛射而出,一下撲到了林清玄先的懷中。

李莫愁欣喜不已,眼角含淚,輕輕捶打林清玄,嬌聲道:“你這人說話好不誠心,說是來接我,怎么拖到今日?”

林清玄摟住李莫愁,那柔軟的身軀像是云朵棉花般舒適溫暖,微笑道:“怪我,我本想年后接你,不成想跟周大哥一起研創神功竟然忘了時日,我把神功傳給你算是賠罪,好吧?”

李莫愁上個月就已經把玉女心經練成了,心中早就等的焦急萬分,本想出墓去找林清玄。

只是自己師父說林清玄修煉的先天功乃是重陽祖師當年最厲害的武功,他既然沒來多半是修煉到緊要關頭,反而不適合李莫愁去打擾。

李莫愁因此又認了二十多天,心中早就想著林清玄一年半不曾來看自己,等到見了面自己非得好好給他點顏色看,可是如今當真見面了,胸中怨氣怒火竟煙消云散的一丁點也不剩。

聽了林清玄的話,看著他和煦的微笑,李莫愁只覺胸中甜蜜,點頭道:“聽你的就是。”

林清玄不禁感慨李莫愁的性情與那原著中幾乎判若兩人,其中固然有她修行道家功夫,境界提升的緣故,但是自己對她的浸染影響也是很重要的,足見雖然說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但是只要方法得當,想要改變一個人總是有途徑的。

進入古墓拜別了古墓掌門和孫婆婆,又和小龍女道別后,林清玄就帶著李莫愁離開活死人墓,先是回到重陽宮。

此時重陽宮內只有劉處玄和馬鈺、郝大通三人在,其余四子都在四方傳道,這些年全真教是不斷地壯大,即使全真七子不斷地提高招收弟子的門檻,但是奈何登門拜師之人絡繹不絕,最后知道多收了一些俗家弟子。

即便如此,全真教此時真傳弟子足有數千人,三代弟子不過四百多人,剩余的都是四代弟子,若是算上三代和四代的俗家弟子更是能達到萬人的數目。

教派太過壯大,馬鈺和劉處玄兩人就處理不了諸多事務,不僅留郝大通用主持教務,還把許多真傳弟子派往各地諸事事務。

尹志平因為近些年武功大進又處事有度,漸漸被馬鈺等人欣賞,已經取代了趙志敬首席弟子的位子,也開始協助馬鈺等處理教內事務。

不過趙志敬仍舊在重陽宮內頗得重用,只不過他心中不服,對火工道人的責罰懲戒不免重了一些。

林清玄這次回到了重陽宮,馬鈺三道都欣喜不已。

因為前年林清玄突然失蹤,去年和今年七子也派弟子找尋過一段時間,只是一直沒有音訊,他們猜測是林師弟在閉關修行,所以四子就在四方常住,一邊打探林清玄的訊息,一邊主持各方道場的事務。

此時林清玄回來,馬鈺等自然放心了,當即派弟子去給丘處機等四子匯報消息。

閑談片刻,馬鈺就命人敲響大鐘,把重陽宮內的三百多名三四代真傳弟子叫來拜見清玄真人。

由于全真教是膨脹式大興,所以原來本門武功有了基礎的三代弟子都派出去主持一方事務,現在宮內的三代弟子除了尹志平、趙志敬、呂志堂就都是近些年新收的弟子,四代弟子更是這兩年才收入門內,所以大多弟子都不曾見過天下第一高手、全真教鎮教前輩、洞妙清玄真人。

“弟子拜見林師叔,拜見李師叔。”

“弟子拜見林師叔祖洞妙清玄真人,拜見李師叔祖赤煉散人。”

由尹志平、呂志堂、趙志敬帶領著眾師弟和晚輩弟子等上前大禮參拜,林清玄今年實際年齡才21歲,不過他多年來一直蓄須未剪,加上氣質沉穩入淵,兩眼清澈而溫潤,隱隱有神光閃爍,令人不敢直視,看著倒像是四五十歲的年紀一般。

全真教弟子叩拜行禮后心中對本教的洞妙清玄真人也欽服崇拜,暗中思索這等形容氣質,比之掌教真人可是更有氣派,不愧是當世第一的大宗師真人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02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