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一一四章 總管天下道教

第一一四章 總管天下道教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一一四章 總管天下道教

林清玄和趙志言說了一個時辰的私密話,林清玄功力通玄,屋外有任何風吹草動也瞞不過他的耳目,所以倒也不必擔心被旁人聽了去。

雖然兩人說的是什么輔佐嘉定皇帝,救國救民,延續國祚的事情,但是兩人的心里都清楚,

未來嘉定皇帝泰山崩以后不管誰做皇帝,有著林清玄和全真教的支持,又是從現在就開始經營,未來執掌大宋朝廷的必定是汝南郡王趙希言了。

其實趙志言心里更清楚,他猜出來了一點,那即是自家恩師興許還打著嘉定皇帝駕崩后讓自己入繼大統的打算,畢竟兄死弟及在大宋也不是沒有前例可循,金匱之盟可是傳了上百年了。

第二天早晨林清玄身穿杏黃道袍,

外披紫羅法袍,頭戴蓮花冠,手拿御賜的玉柄絞銀絲拂塵坐在勤政殿中連夜搭好的的法臺之上,朗聲說著太乙混元甲子道果的法門妙旨。

丹墀上聽講的有趙擴和太后、皇后,丹墀之下還有濟國公趙竑、沂王趙貴誠、汝南郡王趙希言,兩側還有茅山宗宗師朱鶴道人與正一道張會云、程一高兩位高道。

林清玄高臺說法,講的是太乙混元甲子道果,其實實際內容也就是易筋鍛骨篇、全真大道歌中打熬身體,動靜結合的一些法門,有的淺薄有的高深,只是都不成系統。

林清玄用全真教修行的法門將這些修煉法門穿插起來,還融合了一些食補藥膳的法子,待他講完已經是四個時辰以后。

此時殿內已經掌燈,林清玄停下后,長宣一聲天尊賜福,道:“今日說法已畢。”

趙擴起身拱手,

道:“林師辛苦。”

朱鶴道人早就見識過林清玄的厲害,

此時虔誠聽講,邊聽邊練,

感覺許多動靜結合的呼吸吐納導引法頗為有效,心中更加服氣。

正一道的張會云、程一高聽著卻覺得盡是亂七八糟的東拼西湊,便是有一些內丹導引之術,但也絕不算高明。

原本三山鼎立,執掌道脈一宗的乃是正一道張天師,此時全真教突然崛起,壓得正一道黯淡無光,大宋天子更是封全真教為國教,奉林清玄為護國真人,張會云二道早就不服,此時得聞洞妙清玄真人所講并無什么高深見解,俱都心中不忿。

程一高是當代張天師的高足弟子,張會云是張天師的子侄輩,本是下代天師的有力競爭者,自幼在龍虎山上受人尊敬,傳承數百年的家學也早已精通,自覺這號稱修煉內丹之法出神入化的清玄真人也不過是武功高些,并無足為奇,便有心顯露一下自家的手段。

見林清玄說完就要從法臺上躍下,張會云運氣朗聲說道:“洞妙清玄真人,方才真人所講的雖是內丹修行的真傳法門,但是貧道自幼也是修行慣了,與我正一道所傳大同小異,貧道修煉二十年,有頗多不明之處,還請林真人賜教指點。”

林清玄微微一笑,道:“符箓外丹一脈正一道乃是真傳,我全真道并不曾修行,只是精研內丹,指點如何克當?張道長咱們一同參修便是了。”

張會云見林清玄氣度非凡,心中也意氣消磨三分,朗聲道:“龍虎交匯處,鉛汞自添點……”

張會云說的自然是龍虎山傳承千年的修行之法,林清玄雖不曾修煉過,但道法本相同,他又是當世高人,身懷諸多最上乘的功法,更在元符萬寧宮觀看了茅山宗的諸多道藏,也和東靈道長論道多日,算是道法各脈中都有所了解了。

聽聞了張會云的十幾句真傳密語,林清玄思索片刻便已經盡數通曉,稱贊道:“龍虎山不愧是道家祖庭,這門修行之法古拙而渾圓,雖稍顯至拙,但立意極高,張道長你怕是修行至神闕時便有……此乃是……”

林清玄侃侃而談,不過片刻,張會云就聽的滿頭大汗,他本想看林清玄出丑,所以就把本門最上乘的正一盟威秘箓中的部分呼吸吐納法門中揀選一些自己也理解不深的說了,想著林清玄等全真道士不曾得道脈真傳,定然說不清楚,到時候自己點破他的曲解胡言,自然就讓全真教大損顏面,龍虎山也就大大揚名,可以取而代之,重新成為道家第一脈了。

可是張會云萬萬想不到的是林清玄不僅聽懂了這些心法口訣,更是似乎徹底通曉,聽了林清玄的講解后,張會云只覺豁然開朗,下意識的依法施行,片刻后就覺得原本運氣是晦澀之處已經轉為流暢,他心中驚駭莫名,即是驚恐林清玄果真是道法高明,武功天下第一,同時也驚駭自己為了賭氣竟然把本門概不外傳的秘傳心法泄露了二十余句,若是恩師知曉了,真不是該當如何懲戒自己了。

朱鶴道人和趙擴、趙志言等人見林清玄說完一番深奧精妙的修行之法,張會云先是閉目冥思片刻,然后竟面色慘白,垂頭喪氣,心中都知道洞妙清玄真人怕是已經勘透了張會云所說的秘傳心法。

朱鶴道人連呼慈悲,趙志言則微微冷笑,趙擴則是心中驚喜,他只覺洞妙清玄真人越是厲害,對于自己和大宋便越有利,今天護國真人的混元甲子道果便與自己大有裨益,自己雖然只記下了三四成,但是見朱鶴道人滿臉欽服,龍虎山兩道神色惶然,他就認為便是三四成若能依法施為仍可身輕體健延壽長生了。

九天時間轉瞬即逝,林清玄每日在勤政殿高臺說法,為趙擴等講解自己所創的“混元甲子道果”,前五天林清玄是講的修行之法,包括呼吸吐納和導引之法、守戒和飲食等,這些算是林清玄臨時所創的有益于身體的氣功心法,雖然是以全真真傳和九陰真經中的精要為依據所創,但也算是自成系統,若能修煉有成自可身體強健延年益壽,只是其中并無武功心法,便是練得再精也最多稍有內息,筋骨強健,絕成不了武林高手的。

五天時間了林清玄由淺入深將太乙混元甲子道果講解通透,從第六天開始講解氣運、陰德、風水、易算等道法,其中真東西自然也有,但是林清玄的主要目的是為了忽悠趙擴等人,其中話語自然是半真半假,或者真假相融,為的就是讓趙擴能依照自己的心意去做事,如此才能為趙志言創造一個最好的條件和環境了。

九天講法結束,林清玄便裝作疲憊憔悴的樣子告訴趙擴:“貧道泄露天機太多,心血漸漸枯竭,需得閉關靜修十日,陛下若有吩咐待十日后再說吧。”

趙擴這幾天每日服用九轉回春丹,身體一日強健一日,修行混元甲子法門也頗顯成效,全真教和洞妙清玄真人便是他心中神圣不可侵犯的角色,對林清玄現在是敬若神明,自然是不敢打擾,感恩不已的致謝后又派遣了數十人在凌煙堂外伺候。

每天更是親自前往凌煙堂詢問皇弟趙志言,林師身體如何。

等到十天后林清玄恢復到眼中神光凌然,清癯高古的真人模樣,并親自以無上真氣為趙擴梳理經脈。

待林清玄收功后,趙擴感覺身體似乎年輕了四五歲,滿心歡喜,躬身施禮道:“弟子多謝林師以大法力為我調理身體。”

林清玄微笑道:“陛下還需勤修不輟,若是荒廢了修行,貧道此次之功便會慢慢枯竭無用了。”

趙擴知道機會難得,心想成吉思汗為全真教和林師不知廢了多大的功夫,賞賜了無數的珍寶,可是他鐵木真定是不能享受林師親自以大法力改善體質,推宮過血的法門了。

心中感恩,趙擴回到勤政殿又把史彌遠等重臣召進殿內,商討片刻,又頒布一道圣旨,賜全真教“神霄玉清萬壽印”一枚,著全真教統領大宋境內道脈,名曰——“總管天下道教”。

這枚自從金國贖回后就不曾再見過天日的被仍在大內內帑的玉印并未被送去重陽宮,而是由趙擴親手交給了林清玄。

“林師,這枚玉印是當年道君皇帝的神霄玉清宮總領天下道教是所刻,后來靖康之恥玉印被金國搜刮走了。五十年前不知怎么就被歸國之人帶了回來,林師的身份法力方才襯得上此印。”

林清玄接過巴掌大的羊脂白玉雕刻的四方印翻看一下,印紐是刻著雷紋的麒麟臥像,印底是陽文大篆的“神霄玉清萬壽無極”八個大字。

林清玄知道這方玉印十分普通,雖是珍惜的羊脂白玉,但卻仍舊只是珍惜寶物,其中的歷史價值和象征意義遠勝玉印本身價值。

如今天下動蕩,大宋偏安一隅,這所謂的統領天下道教的“神霄萬壽印”也就象征意義大于實際意義了。

翻手把玉印收起,林清玄拱手道:“貧道臨安一行已經功德圓滿,陛下學會了混元甲子法,又服用九轉回春丹,還有三星固氣之法施行,陛下江山永固已是事實,貧道當告辭歸山,潛心修行去了。”

趙擴聞言大驚失色,他好不容易看到了延壽長生的希望,心想即使不能當真成仙,有洞妙清玄真人看顧,活個百十歲當是不成問題,若是好不同意請到臨安的活神仙走了,真不知如何是好。

心中不舍,趙擴就沖林清玄深施一禮,道:“林師,你是我大宋的護國真人,是我的老師,弟子現在混元甲子法未成練成,你如何能走?還是在宮內多住幾日,讓弟子盡一盡心意吧。”

林清玄笑而不語,趙擴拽住趙志言,沉聲道:“皇弟快一同勸勸老師。”

趙志言還未說話,林清玄就擺手道:“你們不必再勸了,陛下,志言早已得我真傳,雖然功力尚淺,但指導你修煉混元甲子法并無問題,有他在你和皇后太后修行之道便可由他看護,貧道在與不在已并無差別,陛下靜修玄功,如何不懂道法自然,不需強求道理?”

趙擴老臉一紅,心知林師是留不住了,沉聲下拜道:“林師,您為我所做甚多,可弟子卻無所報答,我所能做的成吉思汗都已做過了,況且恩師您不喜名利我也知道,您應詔前來乃是仁心善念,弟子心中感激,日后會多多依仗皇弟,但是若有國難或難題,還請恩師出手相幫。”

林清玄在臨安皇宮雖然只待了十一天,但是卻讓趙擴深信洞妙清玄真人乃是天上的神仙下凡或者是修成了陸地神仙的高人前輩,自然是覺得林師出手,天下便沒有難題。

林清玄微微一笑,手中玉柄絞銀絲拂塵輕輕一揮,一股柔和之力將趙擴托起道:“此處雖沒有外人,但陛下乃是天子,向貧道行大禮如何克當?你放心,陛下如有危難之時,貧道自會前來相助,放心便好。”

趙擴眼圈微紅,更咽致謝,趙志言也一臉不舍,可是林清玄此行目的已經大成,多待無益,便轉身揮了揮拂塵,邁著四方步緩步出宮。

趙擴和趙志言望著認識那頎長挺拔的身影都感慨萬千,一個躬身施禮,一個下跪叩首,都在拜別恩師。

林清玄離了臨安皇宮,除了袍袖襯袋內的“神宵萬壽印”和手上的玉柄絞銀絲拂塵便什么也沒帶,感覺自己神功大成后不僅成了天下第一,也給了莫愁一個交代。

如今為了天下太平,濟世救人所謀劃的事情更是按部就班的達成了,林清玄只覺得是自己法于天地自然,武功修為也是天下第一,自然便可大音希聲,大象無形,大成若缺,行事合于道理且不刻意苛求,自然多有順利了。

回憶起自己近年來行事,斬除妖邪、以大毅力行大功業等等諸事……

林清玄忽然感覺自己對道家的“無為而無不為”,“為腹不為目”,“知希則貴”,“被褐懷玉”等至理奧義也有了更深層次的見解。

自以為是個高道真人,故作高深,常以高人行事,事事句句皆與凡俗人等眼中高人無疑而同,這才是入了邪道。

真的得道高人豈在乎旁人眼光?為腹不為目,自己知道天下倒懸之苦迫在眉睫,自然要勉力為之,只求戰亂荼毒之苦得以化解,不必為他人所知,所行也會被許多人誤解貪圖名利富貴,但圣人行事尋常人的自然難以理解,也不必理解。

于滿身污泥中開出蓮花,儒釋道三教皆以此花為貴,未嘗不是勘透了此花之妙義真存。

南華真人《德充符》有云:“圣人有所游,而知為孽,約為膠,德為接,工為商。圣人不謀,惡用知?不斵,惡用膠?無喪,惡用德?不貨,惡用商……眇乎小哉,所以屬于人也,謷乎大哉,獨成其天。”

圣人自得出游,把智慧看作是禍根,把盟約看作是禁錮,把推展德行看作是交接外物的手段,把工巧看作是商賈的行為。圣人從不謀慮,哪里用得著智慧圣人從不砍削,哪里用得著膠著圣人從不感到缺損,哪里用得著推展德行圣人從不買賣以謀利,哪里用得著經商……渺小呀,跟人同類的東西!偉大呀,只有渾同于自然。

林清玄不斷地琢磨著這斷話,心中感悟頗深,覺得以后不管是全真教還是清玄真人,又或者是洞妙清玄護國真人,又或者大蒙古國師……等等所有的身份都不再重要,自己只是去做該做的事情便是了,不管是殺人還是救人,該殺之人揮手殺之便是,何必管他恩恩怨怨,與誰有仇,該誰懲戒?

該救之人,信手救治便是,管他恩怨情仇沾染己身。

該做之事,只如飲水吃飯般去做便是,管他是否沾染一身污垢,滿臉煙火,思前想后,乃是說真非真,眇乎小哉,隨心所為,才是法于自然,獨成其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299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