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一一二章 雙料真人國師

第一一二章 雙料真人國師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一一二章 雙料真人國師

李莫愁在古墓住了好幾日,得知自己走后的一年里,因為沒有人雙修練功,恩師的玉女心經就難以大成,若是等小師妹,非得十余年后了。

心中感念恩師的養育教導之情,李莫愁就決定在古墓陪伴恩師修煉玉女心經,直到恩師的內功大成,如此也算是報答恩師了。

雖然自己決定了,可想到林清玄還在重陽宮等待,李莫愁也未敢表露心意,先是辭別恩師回到別院便和他商量。

得知李莫愁想要在古墓內多住個一年半載修煉玉女心經,林清玄對于李莫愁的想法自然是支持的。

畢竟自己先天功三兩年內也難以大成,不能近女色,終日與李莫愁在一起也是煎熬,倒不如她在古墓修煉玉女心經,自己也專心修煉先天功更好了。

得知林清玄支持,李莫愁就跟林清玄約定了每月見個兩面,這才回轉古墓。

林清玄想著每月還要跟李莫愁見面,加上身上帶的五寶霸下丹和化龍升天散等靈藥還夠吃數月的,他就安心在重陽宮別院住下,每天潛心修煉先天功和九陰神功,同時琢磨一身的上乘武學,探索其中奧理。

轉眼到了清明時節,林清玄這一日修煉九個大周天,突然感覺體內真氣將諸穴充的飽脹,心知是時候再行打通任督二脈了。

于是運功調息,自會陰而上行,此時林清玄功力深厚非比尋常,一路毫無妨礙的經下腹向上,走曲骨、中極、關元、石門、氣海、陰交、神闕、水分……

從前胸中軸線一直貫通到下巴的承漿穴,至此之時算是把任脈打通了。

林清玄緩緩收了氣息,睜眼微笑道:“任脈的十二處玄關算是盡數打通了,只差打通了督脈的十四處玄關便可周身穴脈無所不通了,到那個時候我的內功境界才算是修練到武俠世界的巔峰,算是真真正正的無短板的絕頂高手了。”

任脈貫通后,林清玄體內真氣便所剩不多,他心知想要一鼓作氣把督脈的十四個玄關一起打通卻是不易,需得在閉關靜修個十天半月。

林清玄此時任脈的十二處玄關打通后,這天主陰之脈頃刻間便發揮了作用,林清玄運轉功法游走于此脈,則至陰之氣便漸漸增多,若非先天功和九陰神功能中和真氣,只需數日間林清玄的內力便會失了中正平和,變為偏陰的真氣法門了。

林清玄知道督脈乃主陽之脈,只需要貫通督脈玄關后,便可恢復陰陽平衡了,只不過絕非這兩日可完成的事情了。

剛躺下休息了片刻,別院外突然傳來了呂志堂的呼喊聲:“林師叔,掌教師尊有請。”

林清玄坐起身,道:“志堂稍等片刻,我這就出來。”

一炷香后,林清玄和馬鈺、劉處玄在馬鈺靜修的精舍內端坐如磐石。

劉處玄把一卷寫滿了娟秀小楷的黃色絲帛卷軸遞給林清玄,那質地一看就是宮廷之物。

林清玄打開看了看,片刻后隨手把絲帛卷軸放到一邊,冷笑道:“咱們大宋皇帝好大的手筆,不知賜下多少金銀珠寶了嗎?”

馬鈺輕輕捻須笑道:“金銀倒是沒有賜下,不過有官家御筆的匾額。五天前咱們大宋的嘉定皇帝派來的宦官和侍衛拿著這道圣旨就到了,他們非要你親手接旨,我也不知道你是否愿意奉召前去,又知你在閉關修煉便沒有讓他們打擾,可是那個劉中官說了你不接旨他們無法復命。

現在那傳旨的中官和侍衛就在前面廂房居住,你看看咱們是如何應對,你可要奉詔去臨安嗎?”

原來這個是當今大宋皇帝趙擴給林清玄下的圣旨,意思很明確,就是得知了林清玄回到了重陽宮,所以就想要請林清玄入宮覲見,措辭客氣,還加封林清玄為大宋護國真人洞妙先生,其余七子也各有加封。

林清玄早就料到會有這一天,問道:“丘師哥還在臨安嗎?”

劉處玄道:“志平和志常等隨行弟子都已經回山,丘師弟去柯家村和荷塘村看望江南六怪與楊鐵心等人去了,估計還要月余方能回轉。”

林清玄點點頭,繼續問道:“丘師哥在臨安待了月余,也見識了咱們大宋的皇帝陛下,他怎么說?”

劉處玄低聲道:“丘師弟其他的話也沒說,只是讓志平捎回來一封信,我們已經看了,說是咱們當朝的官家與成吉思汗相差甚遠,不過向道之心卻還堅定,只是求道只是為了延壽長生,并不是樂于修身養性。”

林清玄摸了摸下巴上長即兩寸的胡須,淡淡說道:“那就告訴傳旨的中官吧,就說我過幾日便進京面圣。”

馬鈺道:“這個好說,他們就是要個準信,我這就請他們來,林師弟,你見他們一面,大宋皇帝就放心了。”

大約兩個時辰以后,一個宦官心滿意足的離開了重陽宮,快馬加鞭的趕回臨安復旨。

一同前來的一隊大內侍衛則等候在重陽宮,說是洞妙清玄真人進京可享受公爵儀仗,一切事宜需得大內侍衛們負責,所以他們就等候林清玄一同南下。

林清玄也想要見識見識大宋朝廷到底什么德行,先是命人把年前就回到紫霄宮的趙志言叫來,準備帶他一起到臨安看看。

數日后,趙志言趕到重陽宮拜見恩師,并親口稟明了去年跟著陸展元前往大理,游歷東西南北各處的心得體會和見聞。

尤其是趙志言和陸展元、何沅君三人與天龍寺高僧文武辯經的事情更是頗有少年俠客行走江湖的風范。

林清玄見他雖然武功精進不少,對各地風土人情和百姓疾苦都有不俗的見地,說話也越顯沉穩,但言語間像是有了心事的樣子,便知道此次游歷江湖趙志言是大有長進了。

心中雖有些滿意,林清玄口中卻不稱贊,只是勉力了幾句就吩咐道:“志言,我明日便要動身去臨安面圣了,你既是大宋皇帝的宗親,也是我的親傳弟子,便隨我同去。”

趙志言也早就知道了自己恩師是大蒙古國師,大宋洞妙清玄護國真人的身份,欣喜道:“弟子雖然也是宗親,可還從沒去過臨安哩,這次也是托您老人家的福了,我得知恩師您做了大蒙古國和大宋的護國真人,心中高興極了。”

林清玄輕笑道:“虛名而已,你下去準備吧,明日卯時咱們便出發了。”

等到趙志言下去后,林清玄便離開別院,片刻內就到了古墓墓門前,運使千里傳聲的法門把李莫愁喊了出來,兩人輕輕抱住,說了會情話,林清玄就告訴莫愁自己要去臨安面圣的事情。

李莫愁沒好氣道:“怎么當皇帝的也喜歡找你?趙官家也快見閻王了嗎?”

林清玄輕笑道:“這位官家也有五十五歲了,據說身體還真不算好,更是早就絕了嗣,他給我傳召,八成也是聽說了成吉思汗延壽續命的事情,也想求一個長生。”

李莫愁輕輕嘟嘴,道:“那你早去早回吧。”

第二天早上,林清玄和趙志言就離開重陽宮,在大內侍衛的保護下一路向東南而行。

四月二十五日,大宋右相史彌遠帶領臨安的數十名大臣和貴族在臨安城外迎接即將到達的大蒙古大宋雙料真人國師清玄真人。

嘉定皇帝近年崇信道教,沉迷于延壽長生的法門,史彌遠作為權傾朝野的奸相,自然也對道教推崇備至,更是常與臨安的龍虎山高道談經說法,在朝堂上相互配合,引為援奧。

此次全真教清玄真人被冊封為大宋護國真人、加洞妙先生,乃是最高禮遇的世外高人,便是沒有這個冊封,僅憑他大蒙古國師的身份,入朝時也必須得宰輔史彌遠親迎方顯重視。

此次趙官家急切盼望見到清玄真人,故而派遣史彌遠作為“迎仙使”出城十里相迎。

隨著朝霞漸漸鋪滿了東方天際,一隊大內侍衛護送著一輛狹小的馬車緩緩駛近折柳亭前。

廳內早已擺好了香案和酒水等,有著五里一報,史彌遠知道馬車內的就是洞妙清玄護國真人的法駕真身,急忙陪著一個二十歲上下,身穿大紅官袍,腰纏犀角帶的年輕人上前兩步。

“國公爺,洞妙清玄真人乃是成吉思汗都禮遇的帝師,您是代表官家的,等下需得恭敬些,免得得罪了仙家,誤了陛下的大事。”

想起身邊這位濟國公自以為是皇位繼承人便多為自傲,少城府,史彌遠便有心提點。

濟國公聞言點點頭,道:“相爺說的是,你是陛下親指的迎仙使,由你做主便是。”

史彌遠和濟國公走到馬車前,微微拱手,道:“下官史彌遠,奉陛下之命出城十里,親迎我大宋洞妙清玄護國真人,!”

車廂前的布簾不動,駕車的劍眉朗目的青年道人走下來,躬身道:“家師正在休息,不便見人,還請相爺和國公爺見諒。”

史彌遠城府極深,只是微微一笑,側身道:“如此我等前頭帶路,咱們直接入宮吧,陛下可是早就沐浴更衣,翹首以盼了。”

濟國公趙竑見清玄真人如此無禮早就一臉怒氣,不過也知道陛下最重視這位護國真人,也只能暗自氣悶,心想:待我以后榮登大寶,史彌遠和你林清玄這等奸臣妖邪便都要懲戒刺配,方能正本清源,興隆宋室!

一個清亮的聲音突然在眾人耳邊響起:“相爺和濟國公見諒,非是貧道不通禮數,乃是我感念官家厚待,多日來為陛下祈福煉丹,現在正是緊要關頭,若是分心了一爐仙丹便功虧一簣,只能暫時失禮了。”

話語輕柔但字字清晰入耳,眾人驚異莫名,轉頭四顧卻不見任何人,心中驚駭俱都看向馬車。

那個劍眉朗目的青年道士躬身道:“家師已經說了,他老人家還需半個時辰方能大功告成,屆時面見官家還有靈丹獻上,請相爺和公爺前頭帶路吧。”

史彌遠拱手道:“洞妙清玄真人法力高深,這一手送音入耳的仙法讓老朽大開眼界,好生佩服,現在老朽等前頭開路,請真人和小師傅跟上便好。”

趙竑心臟撲通通亂跳,神色害人的瞥了瞥馬車,擔心被這位有法力的洞妙清玄真人察覺了自己的想法,萬一他施展什么妖法害自己可是壞了,于是當先轉身去做了轎子。

過了一個時辰后史彌遠等人和馬車就停到了臨安皇宮前,大宋的嘉定皇帝趙擴聞訊后穿著一身道袍就親自出迎。

馬車外呼啦啦跪倒一片,只有宰相等高官是深施一禮,跪在馬車一側的大內侍衛統領劉福克輕聲道:“國師,陛下來了,您要出來見禮。”

林清玄手中托著一枚大如雞子的血紅色丹丸,只覺車內藥香撲鼻,淡淡道:“志言,撩開門簾我要下去。”

駕馬車的趙志言轉身撩開門簾,然后退到一邊恭敬下拜,林清玄緩緩走出來,手中托著的丹丸一再室外露著便散發出濃郁的清香,隨風一刮就飄灑出數里之遠,嗅到清香之人都精神一震,知道是靈寶奇香了。

嘉定皇帝趙擴見馬車內下來的洞妙清玄真人仙風道骨,須發如漆,俊秀如少年,兩眼神光令人無法直視,心中贊嘆不愧是天下第一高士,成吉思汗拜為國師的陸地神仙。

掃了眼林清玄手中所托的那枚通紅的靈丹,趙擴急忙上前拱手施禮,道:“朕久聞清玄真人道法精湛,法力高深,乃是陸地金仙,今日得見真是三生有幸,幸得識荊,心中甚悅。”

成吉思汗在林清玄面前尚且執弟子禮,趙擴便是沒有所求也不敢擺譜,林清玄輕輕一笑側身避開趙擴一拜,起手笑道:“官家謬贊了,貧道得陛下傳召,不敢怠慢,一路在馬車內秘煉靈丹,現將這一丸九轉回春丹敬獻官家。

靈丹藥力非凡,陛下身軀難以承受,需得將靈丹分做十份,三日一服,待全部服下后便可重返青春,病痛盡祛。”

趙擴聞言大喜,躬身道:“多謝真人,我曾聽聞成吉思汗便是得真人仙藥法術醫治方才病痛全消,延壽長生,今日真人贈我仙藥,我心中感念,不知真人可有所求?”

林清玄輕輕擺手道:“陛下乃漢家之主,當世真龍,貧道雖是方外之人,卻也只天命所向,豈能不盡力輔佐我主?”

趙擴欣喜莫名,暗道:我大宋乃天朝正統,前代皇帝多敬道教高人,禮賢下士,更有道君皇帝執掌天下道脈,若非金國無恥毀約,又有奸臣誤國,不知我大宋江山的漫天神靈蛇道家高人保佑何等興隆昌盛。

是了,清玄真人之前一力促成蒙古與我大宋永結同好,明明是成吉思汗先封他為國師,頂禮膜拜,卻對我多方照顧,定是顧念我大宋與道家的香火情緣才心系我大宋。

真人看來是心中更偏向于我,而非成吉思汗,此乃祖宗保佑,等下需得好生向他請教長生之法。

“還請真人隨我入宮說法,上次長春真人為我開解許多道法真意,朕心中感慨頗多,今日護國真人前來,更要聆聽指教。”

史彌遠瞥了眼自己的心腹,知樞密院事,統領宮禁的薛極,薛極高聲道:“大開麗正門,恭迎洞妙清玄護國真人入宮!”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