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一一〇章 大元太祖太宗之師

第一一〇章 大元太祖太宗之師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一一〇章 大元太祖太宗之師

一個時辰后宴會結束,林清玄和李莫愁則被成吉思汗的隨行女眷安排在金帳周圍的氈房歇息。

就這樣,林清玄就以大蒙古國護國真人的身份在成吉思汗金帳前住下,每天為鐵木真推宮活血,宣講道經的清靜無為的至理,同時還有指導鐵木真修煉養生的五禽戲和八段錦等。

由于成吉思汗大病不愈的緣故,不斷擴張的蒙古帝國現在幾乎停擺了。

不過隨著成吉思汗身體好轉,也開始處理軍務,只不過鐵木真對林清玄的話深信不疑,也不敢大肆用兵,擔心枉造殺孽暴斃身亡,于是東線對金國的用兵都停了,向西方和天竺方面進攻也是暫緩腳步,更是積極與大宋簽訂盟約關系。

轉眼過了月余,郭靖和黃蓉見蒙古和大宋已經締約為兄弟之邦,心知兵災之禍已經消去,就像成吉思汗和林清玄等辭別,準備回桃花島結婚居住。

成吉思汗早已經原諒了郭靖,又讓人送給郭靖三車珠寶作為賞賜。

郭靖本來要推辭,可是一是擔心大汗生氣,二來想起岳父喜歡奇珍異寶,就挑選了一些西域的特色珍寶拜別而去了。

林清玄這幾日和成吉思汗、拖雷父子朝夕相處,每天為鐵木真治療疾病,傳授氣功,宣講道經,即使沒有用上攝魂大法他們父子二人也對林清玄無比信任,更何況林清玄擔心不能徹底洗腦,還在講說經義時用了攝魂大法幫助兩人深入了解。

如今的鐵木真已經做了道人的打扮,每天內穿道袍,外披貂皮,整天的背誦著皇帝陰符經和太上感應經等。

轉眼到了寒冬臘月,這一日是除夕,西夏地區早已被大雪覆蓋了。

成吉思汗的金帳內燃著木炭,暖融如夏,成吉思汗知道今天是漢人的除夕夜,便專門請了漢人廚師為林清玄包了扁食,做了兩桌素供。

又是飲酒說話,過了大約一個時辰,已經恢復到去年身體康健時那胖胖的臉型的成吉思汗見清玄真人和赤煉散人二位情緒不錯,就輕咳一聲,親自斟滿一杯茶。

走到林清玄面前,躬身道:“國師啊,拖雷這孩子是真心想要拜您為師,跟您學習武功和道法,您是真心幫我的,我知道,你是天上的仙人下凡,這孩子要是得到您的教育,一定能成為天底下第一流的大英雄,大皇帝,以后我也能放心把汗位傳給他。

這次我是以一個父親的身份請國師你教導拖雷,不知道真人能滿足我一個父親的心愿嗎?”

林清玄這些天一直在待價而沽,時不時顯露的猶如神跡的武功讓成吉思汗驚嘆欽服,也讓托雷多次想要拜師,只不過林清玄一直沒有輕易答應,此次見成吉思汗親自放低身段來說,林清玄也就知道火候到了。

鐵木真見清玄真人果真給自己面子并未拒絕,心知趁熱打鐵,當即扭頭道:“拖雷還不快白拜見恩師?”

拖雷跪下叩首,林清玄臉色露出微笑,道:“其實貧道也是喜歡四王子的聰敏仁孝,只是擔心耽誤了他這才未敢收他為徒,既然大汗都發話了,我就收拖雷王子做個俗家弟子吧。”

拖雷這才欣喜的說道:“弟子拜見恩師。”

三叩首后,林清玄親自扶起拖雷,成吉思汗則笑道:“今日乃是大喜事,來人吶,派人去給全真教重陽宮送去黃金萬兩,為重陽祖師和三清祖師、玄天上帝塑造金身。”

冬去春來,等到上元節的時候,西夏地區也稍微變暖了,冰雪盡皆融化,成吉思汗的身體也越發的好了,已經準備著過幾天來一場春獵。

林清玄半個月來每日教導拖雷道家貴生靜虛的道理,同時也傳授了全真心法和全真劍法等武功,經過數月的交流,拖雷仁義之心越發明顯,已經有想法不準備再對各國征伐用兵了。

林清玄雖然每天跟成吉思汗只是談論道法和延生的法門,但是偶爾說一些治國見解也讓鐵木真大開眼界,而且由于受到林清玄的道法渲染和影響,對林清玄先篤信無疑的成吉思汗也完全要做一個戒色戒酒,戒怒戒殺的君王。

心態發生了變化,鐵木真再看自己的孩兒時,對于本就最喜愛的拖雷就更加喜愛,覺得國師真人說的自然是天底下最大的道理,心中不止一次的想著:仙人下凡傳授我們父子如何做一個長生有為的君主,那我百年以后大汗寶位只能傳給拖雷了。

林清玄覺得大蒙古國的初代目和二代目應該不會對大宋用兵了,如此宋朝便能有三四十年的好時光,下一步要做的就是看趙志言是否可堪一用了。

如果趙志言不堪用,也不知道把精通武穆遺書的郭靖培養成岳飛郭子儀成不成?

雖說是道家講究無為清凈,出塵超脫,可是道祖出關尚會留下五千真言,還有其他真人祖師,哪一個都有著作傳世,這無為清凈的即內的修煉,還有及外的濟世渡人,卻要懷上善若水,利萬物而不爭的道心了。

林清玄如今自我超脫是已經走了一半的路,修為境界都達到了道家高人的程度,可是他心里知道未來蒙古滅金、滅大理,最后滅南宋,元朝大一統后仍舊是生靈涂炭,漢人有些方面上講甚至不如畜生活得好。

幾十年的大戰會讓中原大地生靈涂炭,大戰以后的大一統也會讓漢家兒郎遭受苦難。

林清玄心知自己有能力改變,自然就不得不勉力為之了。

這天上元節,李莫愁與林清玄在一處禿山前教導拖雷修煉金雁功,拖雷在苦苦攀爬山崖,林清玄和李莫愁則坐在遠處的大石上靜靜看著。

李莫愁早已知道林清玄有心讓蒙古不與大宋為敵,心中雖感動他的大慈大悲,但卻并不看好結果,輕輕嘆息道:“師哥,咱們修道人不是要清靜無為,避世修行嗎?你已經是天下第一的高人,咱們又不需要名利金錢,還在這里做國師,圖的什么?”

林清玄微微一怔,笑道:“無為對應的是有為,避世也要有世,咱們可不是和尚,眼睛一閉說一個一切都是心眼泡沫就萬事大吉了,明知即將滅世,衣冠不存,你說咱們還避世嗎?

若是塵世都沒有了,道固然永存,可是我們道祖一脈所傳承的道脈法統焉能續存?不為之豈能無為?不立世焉能避世?”

林清玄的話語簡簡單單,可是李莫愁聽著卻覺得如雷貫耳,她原本對道家一無所知,去年入道后才算跟著林清玄學一點道經,但也是只知皮毛。

此刻琢磨了林清玄的話語才明白了道家自先秦傳承至今日,不管是多少派別形式,歸根結底講超脫避世是修的自身,以宗教或門派形式出現的還是得利民濟世,所以也就是說小可自身超脫,大可利民救國。

林清玄如今是全真教小神通的清玄真人,也是天下武林乃至道門的第一高人,利國救民,懸壺濟世自然是他不得不做的事情了。

李莫愁抿抿嘴,微笑道:“師哥你做什么,莫愁就陪你做,你說濟世救人,我就陪你濟世救人,你說殺身成仁,我就陪你殺身成仁,你說地獄不空誓不成佛,我就陪你待在地獄做個孟婆。”

林清玄心頭一顫,轉頭看著李莫愁一臉的柔情,心中也是柔軟如溫水,伸手抱住李莫愁,輕輕的在她耳邊說道:“道祖真言講的:吾有三寶,一曰慈,二曰儉,三曰不敢為天下先。我們道人慈悲心是必須要有,若無慈悲焉知生之可貴?

自省約束,返璞歸真自然是也要修的,不如此豈能除去三尸九蟲,保存真靈不泯?

還有那不敢為天下先,世人都道是不為天下先為主,我卻說不敢方是真修,我如今做了天下第一才慢慢勘透這層道理。

大道無名,知天下之亂而救之,不敢據名利地位而有之,這些才是咱們道祖他老人家傳給咱們道人的寶貝啊!”

李莫愁的境界還不足,并沒有聽懂林清玄的話,或者說林清玄所說所想也不過是他一家之見解,倒也未必是真知灼見。

不過李莫愁可不管對不對,在她眼里林清玄放個屁也得是香的,于是就撫掌笑道:“師哥說的對,只是我不太懂,你以后還得多教教我才是。”

林清玄沒好氣的笑笑,伸手輕輕敲了敲李莫愁的腦袋,道:“平時不學經義,老是依賴我,你什么時候能修成正果?”

李莫愁燦爛一笑,露出一排雪白的貝齒,道:“跟著師哥你我就已經修成正果了,還急著修什么?”

林清玄無聲的笑笑,然后就輕輕吻了李莫愁一下,道:“得妻如此,夫復何求。”

在拖雷把全真武學練到入門后已經是二月,此時成吉思汗的藥早已吃盡,病更是完全好了,只是畢竟年邁力衰,弓馬方面就不可避免的退化了。

不過林清玄為他講解道家經義已有五個來月,成吉思汗一開始是被死亡的威脅下為了延壽長生不得不學,可是學到現在也已經當真漸入佳境,對于自己的衰老不再抗拒灰心,而是坦然接受。

鐵木真現在每天勤修五禽戲,背誦道經,隨著對道藏經典的理解多了,甚至對于自己多年來征戰四方,屠城滅族的行為也時常反思懺悔。

林清玄見鐵木真如今已經幾乎是洗心革面的變了樣,拖雷也癡迷于修煉武功,心里估計只要未來成吉思汗死后拖雷能正常繼位成為大汗,中原可保三十年和平,也就不會有大的戰事發生了。

此行的目的已經圓滿達成,林清玄覺得也不必再在西夏呆著了,是時候回紫霄宮靜修個數月了。

李莫愁更是早就在西夏行宮這里住膩了,得知林清玄想回去便是歡呼贊成,于是兩人就到成吉思汗的大帳辭行。

鐵木真心中是老大的不舍,他覺得自己好不容易得到活神仙延生救命,日后清玄國師若能常隨身邊更能輔佐自己做出一番偉業,省得百年以后讓后人說自己只有武功而缺乏文治。

拖雷更是覺得恩師清玄真人有經天緯地之能,自己不過剛學的一點微末道行,也是萬般不舍。

林清玄拗不過鐵木真和拖雷的熱情相留,于是又住了半個多月,等到春暖花開時又前去辭行,此次無論成吉思汗如何勸說林清玄都是不愿再留。

對于清玄真人這等國師高人,鐵木真是萬萬不敢用強,況且他知道自己畢竟年歲大了,未來說不準哪一年就又要患病垂死,所以清玄真人乃是自己的救命稻草,非得當爺爺供起來不可。

所以說鐵木真冊封林清玄為大蒙古國護國真人法師倒不是讓他為大蒙古國如何效力護國,純粹是因為清玄真人能救了成吉思汗的性命,對于成吉思汗一出來的大蒙古國而言,救了大汗的命不就是最大的護國嗎?

最終清玄真人和赤煉散人還是告辭離去了,成吉思汗依依不舍的親自送出十里遠,最后更是賜下了無數的珍寶金銀,這次林清玄卻一件也沒有收下。

在起手施禮后,林清玄和李莫愁各騎一匹成吉思汗所贈的阿拉伯馬一騎絕塵而去。

拖雷和成吉思汗站在路旁站到前方的煙塵散去才戀戀不舍的回身,騎馬返回行宮的路上成吉思汗與拖雷并鞍而行。

成吉思汗忽然想起了前天從大宋境內傳來的情報,沉聲道:“拖雷,你說清玄真人是愿意做咱們大蒙古的國師,還是愿意做大宋的國師?”

拖雷回憶起恩師的點點滴滴,輕輕一笑,道:“父汗,國師他是得道高人,陸地神仙一樣的人物,若是想做國師,天底下多少國師他做不來?

他老人家為您治病延壽,收我為徒,不過是想點化咱們,讓咱們明白大道根本,為國者暴虐無道,終究不可持久,道德經里說的‘暴雨不可終朝’。”

成吉思汗哈哈一笑,道:“我也是這樣想的,那大宋的趙皇帝也想要清玄真人做國師,咱們倒也不必擔心了,就是看著你的面子,我再有要事傳召,他多半還會來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39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