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九六章 華山煉魔(上)

第九六章 華山煉魔(上)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九六章 華山煉魔(上)

數日之后林清玄和趙志言回到了終南山,此時留守在重陽宮的馬鈺昨天已經出發了,把長槍和長鞭交給呂志堂收了,作為全真教鎮壓天下的一個見證,然后林清玄就帶著趙志言一路向北,趕赴華山。

終南山距離華山五百余里,這次林清玄沒有在和趙志言騎馬,為了提升他的輕功,就一路施展輕功趕路。

林清玄修煉有全真輕功,又有九陰真經上的最上乘身法,若是當真全力趕路,一天一夜間就足以趕到華山了,不過為了照顧功力尚淺的弟子趙志言就只以北斗罡步趕路,饒是如此,幾個小時后趙志言也難以趕上,累的氣喘吁吁苦不堪言。

走走停停間,林清玄不斷傳授趙志言輕功身法和內力氣息配合的關節要點,等到晚上的時候,趙志言就掌握了不少竅門,不僅速度提升了三成,耐力也持久了許多。

夜里隨便找了一個破山神廟休息。

林清玄先是指導趙志言修煉內功,待他出定后也睜開眼,說道:“咱們全真心法乃是道家正宗玄功,你現在練得還不到家,要多讀道經。

等你做到清心寡欲,虛空若無便可著手修練咱們全真教最上乘的‘一神守內,一神游外’的法門,練成以后便可隨時隨地修煉玄功,如現在一樣趕路時輕功和內力也可一同精進,等下睡覺時也能緩緩修煉內功了。”

聽了此言趙志言才恍然大悟,自從拜入林清玄座下修煉后,他明顯的感覺的全真心法入手不難,可是修煉成效遠不如易筋鍛骨章。

之前他還疑惑為什么師父已經傳了既能提升資質又可精進神速的易筋鍛骨章卻還再傳這門大道歌,現在想來定是全真心法基礎牢固,需得練到上乘法門才能有最便捷的修煉成效了。

自己之所以全真心法精進緩慢,絕非功法不好,而是自己修為太淺薄的緣故。

“弟子謹記恩師教誨。”

趙志言說了就撿了一些木柴在兩人身前點燃驅散夜間的濕氣和寒氣。

木柴被燒的噼啪作響,林清玄側躺運功而眠,趙志言躺下片刻就已睡著了。

倏忽到了雞鳴發白之時,外面忽然傳來一陣急促的驚慌聲:“裘老兒,我已經想好了抓蛇的秘法,你再追我我就連你跟蛇一起拿下了!”

另一個聲音跟著響起:“你若想今日與我較量就停下腳步!”

“我才不停……你丟了蛇吧……

后天才是論劍之期,老賊你等后天咱們再動手……”

兩個聲音各有特點,但俱都蒼勁老辣,震得廟內微弱的火苗搖搖晃晃,突然炸滅。

趙志言猛然驚醒,卻聽說話的聲音越來越遠,顯然是兩個身法奇快的武林高人在追逐遠去了,聽聲音似乎已經有百丈開外了。

側身看向恩師,見方才還躺著休息的恩師早已不見了蹤影。

趙志言疑惑道:“師尊什么時候離開的?難不成是去追趕那兩位前輩去了?聽他們的意思也是要去華山參加論劍了,還有人拿蛇,難不成是西毒在追趕誰?”

想了片刻卻也研究不通,趙志言知道以恩師他老人的武功,此時早已走遠了,不過肯定是去華山了。

于是趙志言也不再睡,簡單收拾一下就認清方向朝華山趕去。

林清玄在聽到聲音的時候就知道前面跑的是周伯通,后面追的倒是不曾聽過,但是猜也知道是裘千仞,不僅是因為熟知劇情,更知道當今世上武功如此高明的,能和周伯通比拼腳力的唯有四大宗師和自己寥寥數人,那人輕功猶在周伯通之上,定是“鐵掌水上漂”裘千仞。

雖然不擔心裘千仞能傷的了周伯通,但是乍然聽到義兄聲音林清玄也甚是想念,便施展輕功追了出去。

三人都是當世第一流的高人,論武功林清玄幾乎可以與裘千仞、東邪西毒等四大宗師抗衡,不過功力尚顯不足。

一開始林清玄還能堪堪綴在兩人身后數十丈,等到兩個時辰后朝陽東升時就漸漸落后,等到臨近巳時更是完全追不上了。

林清玄真氣不足了便降低速度,一邊向前趕一邊恢復真氣,等到正午時分就到了華山腳下。

華山險絕,山勢與其他名山皆不相同,林清玄站在山腳下向上看去忍不住暗自拿終南山和武當山與華山比較起來。

過了一會兒,林清玄覺得名山大川各有特點,倒也分不出個高低上下,只不過他領略著華山險絕的山勢,想起了后世華山派以劍法聞名,便依照山勢琢磨起劍法。

林清玄自從通悟道家至理后,去年時武學修為就不在五絕之下,此時觀看山勢想了片刻就模模糊糊有了幾招取華山山勢的險絕劍法。

雖然還不成系統,但是有這幾招只要耗費苦功便可創出一套威力非凡的劍法了。

林清玄研究著劍法,不知不覺就走到了南口山蓀亭,見亭旁生著十二株大龍藤,夭矯多節,枝干中空,就如飛龍相似。

“這十二株大龍藤據說乃是陳摶老祖當年親手所植,怪不得排列有序,生長的也各有特點……”

林清玄想起來原著中郭靖看到十二株大龍藤曾聯想如果以九陰神功為本,可以從十二株大龍藤的姿態中創出一十二路古拙雄壯的拳法武功。

林清玄雖然不曾修煉過降龍十八掌,但是武學修為遠勝郭靖,全真心法、金關玉鎖二十四訣、易筋鍛骨章、九陰神功等道家神功一脈相承,上前仔細觀察大龍藤,感悟反而勝過了郭靖。

不過一刻鐘林清玄就大有所得,雖覺得想要創出一套系統的古拙雄壯的拳法必須得閉關研創,但是其中道理已經融入自己武學修為中。

林清玄隨意出招,拳掌之中原本是剛柔并濟,變化精微,此時招式不變,卻忽然收了各種后招變化和勁力,只是拙樸雄壯,外剛內柔,好似大槍大戟,又像是戰車奔馳,碾壓沖撞。

單純從威力上將,林清玄的拳掌武功依照此理用出來,剛柔并濟化為外剛內柔,單純威力就增加了兩成,若是他日創出獨門武功,便是另一個足可與空明拳和履霜破冰掌相提并論的道門最上乘武功了。

感覺已經過了正午,知道四大宗師和裘千仞、周伯通等應該已經到了,全真七子多半也已上山。

林清玄擔心誤了華山論劍之期,看不到絕頂高人的交鋒,便暫時壓下躍躍欲試的研武之心,施展身法快速上山。

林清玄速度極快,過桃花坪、希夷峽、莎蘿萍,再往上走山路就越發狹窄險絕,石壁一側不過是腳下一臂小路,須得援鐵索攀登。

林清玄藝高人膽大,即使身下乃萬丈深淵心中仍毫無波瀾,速度不停又行了半個時辰,過賭棋亭、千尺峽、百尺峽……

直到站在一處青翠秀麗的山峰前,回首看去卻見早已攀登到了華山之上,最高絕巔也就在眼前了。

正在再行,忽然聽到左側崖邊似乎有兵刃聲響,隱隱還有呼喝之聲,林清玄運起玄功側耳一聽,便聽出有郝大通和譚處端的呼喝,心頭一動就知是全真七子結成了天罡北斗陣了。

“馬鈺七位師兄師姐如今學會空明拳和雙手互搏、北斗大法,武功內力均有增長,還研修出七星聚會,若是結成天罡北斗陣,威力比之原來便是翻倍也不止。

當今武林中能和全真七子的天罡北斗陣法相抗衡的絕無僅有了,什么人竟能累得幾位師兄大耗真氣,呼吸急促了?”

林清玄驚嘆起疑,身形一閃就到了遠處崖邊,見狹窄險絕的崖邊勁風呼嘯,全真七子腳站七星,各執一把長劍,圍著陣中的一高一矮兩個身影不斷用出精妙高深的全真劍法。

若是尋常高人落入天罡北斗陣內,七劍加持之下,最多三招便已不敵,可是這兩人實在了得,一個高大的白影舞動盤踞毒蛇的人頭鐵杖,左遮右擋就攔下了大多劍招,另一個土黃色的身影身法如風,在七八長劍中穿梭自如,一雙肉掌揮動中帶有凌厲如刀的掌風,招式精奇巧妙堪稱天下第一等的掌法。

林清玄眼觀六路,見十余掌外的石臺上的一株松樹下躺著周伯通,他兩眼緊閉,臉色漆黑,顯然是身中劇毒危在旦夕之間。

林清玄既然閃到周伯通旁邊,周身檢查一遍,見他手背有兩個小孔留著黑血,腥臭之味聞之欲吐,就知道是被毒蛇咬了。

林清玄隨身攜帶的只有一瓶九轉靈寶丸和金瘡藥,并沒有解毒藥,而且周伯通如此功力尚且垂危,足見做中劇毒厲害。

想了想,林清玄左手貼在周伯通背心運功護住他的五臟六腑,右手把懷里的五寶霸下丹和化龍升天散都取出來,一一喂周伯通服下。

得林清玄功力相助,本來已經昏迷的周伯通也有了神智,勉強服下靈藥,果然感覺毒性稍減,和兩人功力也能勉強壓制了。

林清玄見周伯通臉上黑氣越來越薄,也放下心來,問道:“大哥你怎么被愛老毒物的毒蛇咬到了?”

周伯通道:“我來到華山就遇到了馬鈺他們七個,他們見裘千仞拿著毒蛇追我,就出手攔住了他,結果老毒物不知怎么也在華山,他……他找我比武,比武我不怕他,可是他鐵杖上的毒蛇實在可怕,不知怎么的我一害怕就被咬住了手背,幸虧兄弟你來了,要不然我這條老命是保不住了……”

林清玄知道因為自己之前的插手,劇情已經全部改變,這第二次華山論劍怕是要比原著中精彩熱鬧許多了。

看全真七子一把長劍抖動外加七個手掌翻飛竟然與裘千仞的鐵掌和歐陽鋒的蛇杖斗的不分軒輊,林清玄也忍不住贊嘆全真七子武功進步之大。

全真七子和歐陽鋒、裘千仞雖然越斗越兇險,但是仍舊注意到林清玄的出現,全真七子見他救了周師叔都頗為高興,心中焦急感也消減,劍法越發狠辣幾分。

歐陽鋒和裘千仞卻知道生死存亡就在此時了,尤其是歐陽鋒曾和林清玄交過手,知道這個小道士武功乃是全真八子之首若是也加入戰團,自己和裘鐵掌老命難保。

心中焦急,歐陽鋒杖法又變幻幾次,意欲突破劍圍。

裘千仞兩掌前后分擊與馬鈺和丘處機對了一掌,感覺七道功力越來越強,眼見林清玄救治周伯通,讓他臉色越發紅潤,裘千仞心頭驚懼,知道全真八子和周伯通齊聚,自己萬難逃脫了。

鐵掌功和水上漂輕功全力施展,裘千仞腳步一滑就躲過了孫不二和劉處玄兩劍,一招鐵蒲扇手擋下譚處端五指,急聲道:“歐陽兄,今日情形危機,你我兄弟非得通力協作了!”

歐陽鋒和裘千仞都自詡為一代宗師,雖然被全真七子攔在陣內,可是卻不屑于攜手破陣,他們也不知道全真七子武功大進,天罡北斗陣威力近乎翻倍,因此只是各施手段,暗自還存著比拼心態,想著誰能先破陣便是技高一籌。

現在林清玄突然出現,周伯通也傷勢大好,兩人更知道全真七子武功大進,單憑自己一人之手萬難破陣,聽了裘千仞的話,歐陽鋒蛇杖一動就擋住了王處一和郝大通的兩劍,道:“千仞兄你我同時出手,先破了北斗陣,再誅殺了林清玄和周伯通,明日論劍便少了兩個勁敵!”

裘千仞自然心動,忽然身子微側,左掌在右掌上一拍,右掌斜飛而出,掌未拍到,炙熱凌厲的掌風已經襲到了孫不二面門。

這是裘千仞“鐵掌功”的十三絕招之一,名為“陰陽歸一”。

孫不二招架躲閃都已來不及反應,譚處端、劉處玄、丘處機、馬鈺四道長劍閃動而來,歐陽鋒鐵杖化作漫天杖影攔下,倉促間只有丘處機左手拂袖,王處一和孫不二橫劍抵擋。

裘千仞胸口運氣硬擋了丘處機一袖,右掌拍中兩把長劍劍脊,咔嚓一聲兩劍相交。孫不二和王處一手臂酸麻就險些丟掉長劍,剛運氣握緊,又聽到“咕”一聲,一股排山倒海的巨力又涌來。

歐陽鋒蛇杖攔下四道劍招后閃電般把鐵杖插在身側,兩掌奮力前推,十成功力的蛤蟆功便是五絕高人也不敢等閑對待。

孫不二和王處一眼看就要死在蛤蟆功掌下,其余五子也不顧陣法,運起七星聚會合力拍出一掌。

“啪!”

一聲震天價的巨響,歐陽鋒連退兩步站定身軀,裘千仞胸口微微發熱刺痛,也暗自稱贊丘處機武功非凡。

不過兩大宗師合力出手,那威力堪稱世間第一了,絕非一加一等于二如此簡單。

馬鈺等五子的掌力與歐陽鋒蛤蟆功對了一掌也一齊倒退兩步,此時全真七子的天罡北斗陣便已告破。

裘千仞抽身躍出,歐陽鋒拿起蛇杖也一同縱身,可是黃影閃動,林清玄飛身拔劍,玄鐵劍法的橫掃就到了歐陽鋒面前。

歐陽鋒見劍勢渾厚拙樸,寒風襲面竟讓臉皮刺痛,急忙揮動蛇杖招架。

“咔嚓”以下,蛇杖上的怪臉人頭掉落,盤踞其上的毒蛇也被斬成兩截灑著鮮血跌落。

第九六章華山煉魔(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23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