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目錄 >> 第九四章 明教教主

第九四章 明教教主

作者:北郭茶博士  分類: 仙俠 | 幻想修仙 | 穿越 | 北郭茶博士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 第九四章 明教教主

紫霄宮后五里遠的一個山峰一側有一個新建好的小木屋,這里是林清玄靜修的精舍。

回到紫霄宮后林清玄就進入精舍閉關修煉了十多天,將五寶霸下丹和化龍升天散服用完后又連夜趕回長壽谷收集了不少蛇膽、蛇骨和蛇血等炮制成藥。

回到紫霄宮就讓志慈道人把丹房內的其余藥材置辦齊全,等到三天后志慈道人回稟一切準備妥當了。

林清玄見自己炮制的主藥還欠些火候,又等了兩天才進入丹方煉制秘藥。

這次足足煉了三天,志慈道人也被林清玄叫來打下手,等到十余爐煉罷,林清玄足足得到了能吃半年的五寶霸下丹和化龍升天散。

想到孫道人,分出一半來,讓志慈道人給孫德生送去了,林清玄又賜給志慈各三份,就帶著剩下的靈藥回到后山精舍靜修玄功。

九陰神功本就非同一般,林清玄如今每隔幾日還要服用五寶霸下丹和化龍升天散,內力精進極快。

等到進入三月時武當山上氣候漸暖,山樹開花,林清玄這天煉罷九個大周天,忽然感覺體內真氣暴漲一成,知道修煉九陰神功又精深了一層。

此時林清玄奇經八脈已經打通了六脈,只剩下任督二脈還未貫通,只要貫通二脈便可將全身經脈盡數打通,到此時林清玄的內力修為境界也就達到了武林中的最上乘一層,以后再修煉下去,所差的不過是內力積攢的深厚精純了。

林清玄感覺內力又進一步,就開始嘗試著打通督脈,結果功行一半終究后力不濟,心血來潮間呼吸急促,知道再要硬沖經脈非得走火入魔不可。

于是林清玄就緩緩收了真氣,又入定冶性,全心修煉起金關玉鎖二十四訣。

林清玄從陰蹺脈到帶脈,將奇經八脈打通六條,所廢時光不過是一年半不到,這種速度放到江湖中已是駭人聽聞。

若非林清玄接連奇遇,又以大增內力的五寶霸下丹輔助,想要練到如今的修為怎么也要耗費五年光陰。

六脈輕易打通,林清玄內力雖然深厚,可是畢竟時間還短,精純不足,想要自行貫通任督二脈需得好生打磨真氣,夯實基礎。

林清玄如今道法武學的修為高深,待出定后不過片刻就已經想明白了。

他自忖道:張無忌當年有著武當九陽功的底子和張三豐百年精純功力的梳理,五年多時間便已練成九陽神功,當時內力之深厚幾可勝過大派掌門和四大法王了。

但是若非成昆的幻陰指和乾坤一氣袋疊加的機緣巧合也絕難一舉打通奇經八脈的幾十處玄關,自然難以功成圓滿。

新老五絕大宗師和張三豐等高人練到最高深的武學境界,即便資質悟性絕佳又福緣深厚頗多奇遇,也要數十年光陰,蓋因奇經八脈的貫通,尤其是任督二脈的玄關要處非得是真氣渾厚精純方能打通。

這內力修為本就是水磨工夫,林清玄踏足修行不過剛剛五年而已,能修煉到如此境界已是諸多福緣好處疊加之故,再想勇猛精進實在是有些癡心妄想,違背修行之本了。

林清玄知道欲速則不達,便不再試圖沖關,而是每天積攢真氣,并且以金關玉鎖二十四訣和九陰神功的無上法門打熬真氣,淬煉內力,以水磨工夫慢慢把真氣從深厚往渾厚上過度,再下一步則是往精純上過度。

修行之中不記年,林清玄自覺自己不過是靜修十數日,可是這天志慈道人和趙志言前來磕頭請安,卻告訴林清玄,已經是三月下旬,華山論劍之期近在眼前了。

林清玄這才知道又過了二十余日了,然后振衣出關,回到紫霄宮耳房沐浴更衣后,命人把七大弟子叫到房中吩咐了,最后又親自檢驗了趙志言的功課。

趙志言有著道家玄功的基礎,此時專心修煉兩個月,全真心法和易筋鍛骨章都已經入門,尤其是易筋鍛骨章乃是速成功法,讓他功力精進了不少,幾可與侯通海之流相提并論了。

林清玄誡勉了趙志言幾句,吩咐道:“你去收拾東西,今日便隨我下山,你們師兄弟七人中你的武功最高,可以跟我去華山見見世面,路上也正好處理一下你的家事。”

趙志言躬身應諾,然后志慈道人便去準備干糧行禮等。

兩個時辰后,林清玄身穿杏黃道袍,手拿拂塵,飄飄然正在紫霄宮眾道的拜別中下了山。

林清玄身后跟著也做道人打扮的趙志言,趙志言背著兩把劍,一把自己的,一把是恩師清玄真人的九真劍。

在兩道身后則是吳威和吳鋒兩兄弟,他們身強力壯,各自背著一個包袱,小的包袱裝的是換洗道袍和道經、筆墨等,大的包袱則裝的是干糧盤纏等。

四人下了山就見到一個小小的村子,這里原本只有兩戶人家,靠著砍柴打獵為生,因為半年來紫霄宮廣收弟子,宮內道人弟子的家人就住在山下成了紫霄宮的編外人員,為過往的香客提供住宿、安排飲食等也能勉強過活。

林清玄雖然極少露面,所以山下百十名村民幾乎沒有人見過他,此時見林清玄和趙志言從山上下來,村民都只道是紫霄宮的道長,恭恭敬敬拱手施禮,林清玄并不托大,一一起手還禮,趙志言見恩師如此客氣謙虛,也跟著行禮。

走到一間車馬行前,吳鋒機靈的進去要了四匹馬,四人騎上就一路向北而行。

數日后,林清玄和趙志言就進了信陽軍的地界。

趙志言也不回家,把吳鋒和吳威派回家處理俗務,他自己則跟著林清玄繼續前行。

這一日師徒二人到了伏牛山,接連趕路,人困馬乏。

林清玄和趙志言下馬歇息,趙志言取出干糧,遞給師父,拿著起水囊見所剩不多,便告罪去接水。

林清玄自無不可,待趙志言離開后他吃了兩口面餅就閉目默運玄功。

趙志言順著山道走了片刻,見前方幽靜,樹木豐茂,猜測定有溪流水潭,便加快步伐。

走了片刻果然見前方嘩啦啦的流淌著一條小溪,趙志言正要上前接水,忽然聽到遠處有噼啪的金石交擊聲,似乎想是炸響,也像是開山鑿石,心想:這里荒郊野嶺,是什么人?

施展輕功悄悄循聲過去,轉過一塊巨石就看到一片亂石灘上有兩人正在動手。

一個須發銀白的瘦小老人,他手拿一根鐵絲銀線交織的長鞭舞動間方圓三丈勁風呼嘯,身前三尺之外的石頭盡皆被打成了齏粉。

與老人長鞭交手的是一個身材高大魁梧的中年男人,他兩眉黑濃,鼻如懸膽,手握一桿筆筒粗細的長槍,出手極慢,但是每出一槍都要讓瘦小老人鞭法的圈子猛地向里一收。

看了片刻,趙志言就知道兩人的武功十分高強,自己是遠不能及,不過他思索片刻,卻覺得江湖上也從沒聽說過什么武林前輩是這個武器武功的。

又斗了一盞茶的功夫,持槍的男人槍勢突然變幻,瞬間猶如狂風暴雨壓住了鞭圈。

“盧大哥,韓二哥跟苗四妹已經愿意與我攜手,咱們兄弟當年義結金蘭,雖說當年因為四妹咱們兄弟三個生了齷齪,但是如今二哥跟四妹連孩子都有了,我也繼承教主之位,你是我明教的一鞭法王,此時中土天下大亂,正是你我兄弟攜手做大事的時候!”

“廢話少說,你要我聽你調遣,認你做教主,先破了我的萬勝神鞭再說!”

那老人長鞭一抖,鞭子猶如靈蛇出洞卷向魁梧男子的面門。

那人倒退一步躲開,冷哼一聲道:“盧大哥此言當真?”

“你能破我鞭法,既往不咎,我盧一鞭以后聽你張老三的話就是。”

老人冷冷的說著,長鞭也越發厲害。

“既然話說到這份上了,小弟就得罪了!”

張老三哈哈一笑,長槍突然亂了章法,但是老人的長鞭闖進來后長槍又猛地上挑,鞭頭帶著鞭勁和上挑的槍勁越發迅疾的打向張老三的額頭。

盧一鞭心頭一驚,急忙收力卻已經來不及了,眼看著張老三就要被打爛腦袋,可他臉色突然青紅變幻,左手伸出直接抓住了鞭頭,開碑斷金的勁力被他一抓竟然消減三成而后又順著長鞭打了回來。

盧一鞭手臂一震就止不住倒退五步,右手虎口開裂鮮血淋漓,手臂也無力的垂下,他一臉驚疑不定的看著張老三,沉聲道:“乾坤大挪移?不是早已失傳了嗎?你怎么會?”

張老三微微一笑,道:“自我四年前回總壇接任教主后,便親自前往波斯總壇求得了乾坤大挪移神功和圣火神功,歸來潛修到如今稍有小成才敢來找盧大哥你,韓二哥和四妹都已服我,大哥你可愿助我共謀大事?”

盧一鞭見自家當年的結義兄弟竟然真的練成了失傳多年的乾坤大挪移,知道此功非教主不得修習,既然三弟學會了,波斯總教也是承認他的教主之位了。

想到這里盧一鞭心中再無芥蒂,上前拜倒叩首,道:“明教弟子盧一鞭拜見教主,祝教主洪福齊天。”

張三槍上前扶起他,說道:“盧大哥,咱們圣教元氣未復,如今道教聲威正隆,我圣教正需要眾志成城好生經營,你愿意助我,則圣教三十年內必能恢復往年盛況。”

原來這兩人一個是明教教主張三槍,另一個是四大法王之首的一鞭法王,近百年間明教江河日下,這一代的明教弟子中武功最高的二使四法王也不如全真七子、黑風雙煞等,自然不敢大張旗鼓的在江湖上行走。

這一代四大法王乃是一鞭、二刀、三槍、四劍,張三槍如今做了教主又學了乾坤大挪移,武功便力壓眾人成了教內第一。

此時降服原教內第一高手盧一鞭,兄弟二人就說了教內發展,言談中對全真教憤恨不已,明教式微可中原道教門派卻大放異彩,更有無數高人層出不窮,明教想要入主中原更不知要何年何月了。

嘆息片刻,盧一鞭問道:“我雖久居伏牛山練功,但也聽聞去年全真教八子戰二絕,清玄真人一氣化三清力壓三派宗匠的事情,煙波散人和圣因等人都是你派去的吧?”

張三槍長嘆一聲,撫掌道:“我本以為有東邪門下牽頭,咱們混入其中便可挑了全真教,以后趁著蒙古大兵南下時在中原和南方起事,定能圣火燎原,定鼎天下。

可是沒想到全真教突然蹦出來一個清玄真人,他武功非同小可,幾乎能和四大宗師相提并論,一招就拿下了沙通天、彭連虎和靈智上人,咱們四大法王的武功也未必敢說勝得過沙通天三位吧?

全真教不滅,圣教永無大興之日,盧大哥,一想起我教五散人和五行門主被全真教輕易擊敗,我是寢食難安啊!”

張三槍和盧一鞭說到全真教,偷聽的趙志言難免心驚膽顫,呼吸加重,正要轉身悄悄退回去向恩師稟報,突然眼前一花,張三槍就到了自己面前,手一抬就帶著勁風抓向趙志言面門。

“哪里來的小道士!”

趙志言武功本來不錯,近兩個月修煉易筋鍛骨章更精進不少,張三槍沒存殺心,這一抓只用了五成功力,趙志言認得厲害,凝神觀瞧,右手斜抬,左手一個單鞭打過去。

“探馬手”、“拗單鞭”,這兩招是太祖長拳中的招式,江湖中三四流的角色也能試出來,可是想要練到趙志言的程度確是終其一生也不行了。

張三槍見小道士竟然把平平無奇的太祖長拳用的如此高明,也急忙變招,化爪為掌飄忽拍下。

趙志言忙打出一記鉆心拳,拳掌相交發出清脆的聲響,趙志言手筆酸麻,急忙抬臂發出袖箭,然后就抽身施展輕功逃遁。

張三槍揮手抓住袖箭,五指用力便已捏碎,盧一鞭此時也走了過來,沉聲道:“這個小道士武功雖是太祖長拳,可他逃逸的身法是全真教的金雁功。”

張三槍冷哼道:“盧大哥我嗎比比腿腳如何?”

“好,看誰先抓住小道士。”

聲音未落地兩人就幾個縱躍跑出數丈外,朝著趙志言追去。

盧一鞭兩人都知道不能放跑了偷聽兩人說話的全真教小道士,當即追去。

片刻間就堪堪追上,趙志言這才知道自己比兩人武功要差上一大截,也許幾十息間就要被追上了。

趙志言武功雖高但江湖經驗不住,他聽說過明教造反的事情,當年方臘可是鬧出了好大的動靜,動搖了大宋的國本,身后的兩個魔頭武功高強,抓到自己絕無好事,心中驚懼,趙志言只能奮力朝恩師所在的方向奔襲,同時運勁長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從全真掌教開始縱橫諸天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22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