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爭霸萬朝:開局獲得趙云模板  >>  目錄 >> 第114章 恩威并施 王者之道懾人心

第114章 恩威并施 王者之道懾人心

作者:冬日之陽  分類: 玄幻 | 王朝爭霸 | 冬日之陽 | 爭霸萬朝:開局獲得趙云模板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爭霸萬朝:開局獲得趙云模板 第114章 恩威并施 王者之道懾人心

陶侃和劉伯溫這些人的車隊隨著指引從一側專供云車進出的門洞到了城內,街道上越發的熱鬧。

在城內還有從城外秦淮河等河流牽引而來的河水,

河道從一棟棟巍峨府邸、林立的店鋪旁邊穿過,蜿蜒流轉,最后匯入了城內開辟出來的一處園林。

商鋪內外,行人進進出出,街道上還有各種挑著擔子販賣小吃針線的商販,

街上的行人,既有從城郊外面砍柴的樵夫,也有帶著面紗和侍女在奢華商鋪挑選東西的女子。

如今的金陵,比當初明軍在的時候更加繁榮。

當初大明在的時候,朱元章為了供應將近百萬大軍,

在保證百姓不被餓死的情況下,把絕大部分的物資都供應到了軍隊。

無論是官府還是民間,什么東西都缺。向熱鬧也熱鬧不起來。

現在金陵成了大夏王朝的都城,

整個江淮的行省、府縣,都在向金陵運送大量的物資,還有各種各樣的世家豪族,文武勛貴,士子富商,都在向金陵遷移。

這讓金陵的商貿無比繁榮,而繁榮的城市,又吸引了外地大量的商人,

江北的幾大行省,但凡是知名度高一點的商號,都會選擇把金陵當做總號。

云車緩緩的從街道上經過。

劉伯溫、葉琛兩人已經掀開了車門,雙眼在道路兩旁不斷的打量,

這種繁華的景象,讓他們心中有些動容。

他們要去的地方,是一處比較有名的客棧,

在路上,筆直道路的兩旁,有不少人正在移植樹木,有不少的樹木已經移植完成。

專門擴寬的道路和兩側的樹木,賞心悅目,

清風吹過,樹葉翻動,夾雜著街道上的行人,融匯出一副盛世華章。

“夏皇果然名不虛傳,金陵落入他手中才多長時間,就變得如此繁華,這樣的王者,才是掃平亂世,清理天下的明主啊!”

葉琛忍不住的感慨。

劉伯溫沒有說話,不過心中也對葉琛這話感覺到一些認可。

和他們一起入城的陶侃,此時則來到了禮部下屬的會館,他是九階名臣,還是武廟名將,以前為東晉效力,被俘虜之后也沒有在明軍體系中擔任官職。

和大夏沒有任何的仇怨糾紛。

所以他這次前來,并非是以降臣降將的身份,而是以客人的身份被請來的。

他在入城之后比較沉默。

在看到街道的繁華后,只是雙目有些閃動,就跟著禮部的迎接人員進入了會館。

進入會館不久,兩個熟人就前來拜訪。

“士衡!”

來人正是國子監祭酒謝安,以及從高淳返回金陵的大將謝玄。

謝安一臉的笑容,隔著老遠便叫起來。

這種行為,對于向來講究世家禮儀的謝安,絕對是比較出格的行為。

陶侃在看到他們兩個時,一直不動的臉色,終于變得緩和起來,臉上同樣掛上了笑容,“安石先生,謝將軍,別來無恙。”

三人相見,各自拱手行禮,說笑之間,幾個侍從已經上前奉上了茶水。

他們各自落座,飲了一口茶之后,就把茶杯放下,開始說起了正事。

“當初我們在宣城的時候和明軍對陣,從未想過,有朝一日能在金陵飲茶敘話,真是世事無常!”

陶侃感慨道。

他是東晉一方的大將軍,甚至比謝玄更得晉明帝的信任,負責指揮宣城的守軍和朱元章對陣,可惜他能力再強,也抵不過明軍的圍攻,最后城破被俘。

這段時間,他都在宣城處于被看押的狀態。沒有正式為明軍效力。

“是啊,明軍雖然強盛,但終究不是陛下的對手,如今士衡來到金陵,看到了如今金陵的情況,便知道陛下的能力!”

謝安聲音和緩,說道。

陶侃笑了一聲,“你說得對,夏皇的確是英主明君,好在我還沒有為明軍效力,要不然這么短時間,先后為三家諸侯效力,怕是要變成三家之奴啊!”

“士衡說的過了,當初宣城被圍,幼度遠在廬江,你在宣城孤掌難鳴,非戰之罪……陛下也對士衡十分贊賞,這次召見你來金陵,便是要委以重任!”

謝安說道。

委以重任?

陶侃眉頭微動,心中念頭迅速轉動,很快就明白了對方這話的意思,宣城如今也落入夏軍之手,不過這片土地先后經歷戰火,并不平穩。

王景應該是想要借用他的名聲和能力,前往宣城鎮壓亂局。

他久在宣城,對這里的情況了如指掌,的確是解決這件事情的最佳人選。

只要是九階的名臣,基本上沒有傻子,一個個的都是聰明人,陶侃也是如此,聽了謝安一句話,就知道王景對自己的態度了。

“陛下之前說過,等士衡來到金陵之后,會很快召見,算算時間,應該便是明日了!”

謝安面上一直保持著澹笑,給陶侃講解讓他來的目的,以及大夏朝堂的簡單情況。

陶侃和他算是同一時代的人,以前還同殿為臣。

若是陶侃加入大夏,那么他和謝安、謝玄天然便是一派,他們這一派再加上謝晦,軍中的沉田子、實力也不算弱了。

陶侃也明白這點。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一個王朝的朝堂,便是一個最頂級的江湖,無數文武臣子,只要加入其中,就會身不由己的成為某個派別之人。

派別不同,利益訴求自然會產生沖突,這時候,君王便可高高在上,調節麾下群臣。

無論是什么世界,什么力量等級,即便是原世界傳說中的天庭,也是如此。

不同的是,有的君主能震懾八方,麾下的派別斗而不破,都能為勢力的擴張增強而努力,而有的君主沒有威嚴,麾下就會誕生黨爭,勾心斗角,你死我活。

對于加入大夏,陶侃并不反對。

而謝安、謝玄,還有謝晦,陳郡謝氏的三人,有文有武,能力不凡,和他們走的近一些,也沒有什么壞處。

第二天。

就如謝安說的一樣,王景在勤政殿召見了陶侃。

對于這位武廟名將,治理地方的能力更在統兵之上的名臣,王景頗感興趣,在召見的時候,詢問了不少問題。

而陶侃面不改色,對答如流,或許他的答桉偏重于魏晉時代,和大夏的體系有個別的地方不相符,但他處理事情的方向,以及思路,都十分的巧妙。

能在世家門閥勢力最強的時候,以寒門之身成為朝廷重臣的陶侃,名聲雖然還沒他的后代陶淵明大,但能力遠勝尋常的九階名臣。

單論內政能力,都在九十點以上。

與此同時,王景也從他的言語之中,知道了陶侃對于世家門閥的態度,陶侃雖然出身寒門,但并沒有對門閥喊打喊殺。

總的來說,他做什么事情都習慣按照國法和所處的時代來處理內政和軍務。若是國法要求打壓豪族,他便以國法為準繩。

若是世家門閥勢大,已經碾壓皇權,能更改國法的程度,他也不會頭鐵和對方撞的你死我活。

漁夫曰:“圣人不凝滯于物,而能與世推移。”陶侃的心境和作風,差不多便是如此。

離開皇宮后。

陶侃身上多了一個監察御史的官職,屬于督查省,等到寧德行省設立之后,就要和章惇一起前往宣城……

天街小雨潤如酥,草色遙看近卻無。

最是一年春好處,絕勝煙柳滿皇都。

連綿的細雨如同絲線,籠罩了金陵,以及周邊千里之地。

隨著明軍覆滅,朱元章隕落的消息傳遍天下,再加上各地明軍的死忠分子被清理,新設立的京兆府迅速變得平靜起來。

金陵上游的太平府,一半劃入寧德行省,一半劃入京兆。大量的兵卒被押送到俘虜營,被整理收編,成為大夏的一員。

南北各地的糧食、瓜果、絲綢等,都源源不斷的匯入金陵。

在煙雨之中,金陵這座大城,正迅速向真正的皇都演變,有了皇都的氣象,街道上新種下的樹木,枝葉也在煙雨中得到了滋養。

細雨悄悄飄落著,千萬條細絲垂在半空,韓愈的一首詩,更像是金陵的真實寫照。

連續幾天的小雨,讓城內的氣溫下降了不少。

廣陽坊內的一座府邸內,一株株樹木順著風輕輕搖動,澹澹的冷風吹動,很多仆人丫鬟都躲在了房間內。讓府內顯的有些安靜。

其中一間精舍內,隱隱間有說話聲傳出。

一陣腳步聲響起,伴隨著細雨,一個俏麗的丫鬟舉著紙傘,提著餐盒緩緩走來。隨著她靠近,房間內的聲音立刻停下。

“外面是誰?”

有人沉聲問道。

丫鬟俏聲回道:“稟老爺,夫人知道您沒有用飯,特意讓奴婢送來……”

一個中年男子打開房門,把餐盒接住,目光在她身上迅速掃過,微微皺眉,說道:“你先退下吧!”

丫鬟沒有好奇的向房屋內看去,而是非常恭敬的目光低垂,聽到吩咐后便立刻告退。

等離開精舍周圍后,她才悄悄的舒了口氣。

老爺在靜室和客人商議事情的時候,最忌諱有外人靠近,上次就有一個下人因為距離比較近,被老爺看到直接處置了。

雖說金陵已經是大夏的都城,大夏的律法,也嚴禁殺害奴仆。

但因為金陵易主的時間太短,也沒有經歷過戰火洗禮,原本明朝的勢力還殘留了大半,錯綜復雜的關系依舊沒有斷。

像是處置奴仆,家主只要打聲招呼,就能通過原來的渠道,直接把尸體扔到城外。也沒有人會為了一個奴仆的下落追著不放。

房間內。

被丫鬟稱為老爺的,便是當初在城外迎接王景的原大明巡城御史徐英,他提著餐盒回到為之上,把餐盒打開,里面是精美的點心,以及溫好的茶湯。

徐英隨手把點心和茶湯放在桌子上,笑道:“這是從揚州買來的上等貢茶,諸位都嘗嘗……”

“那我等就卻之不恭了!”

和徐英關系密切的幾個人當即笑道。

他們是城內的幾家豪族富商,因為朱元章舍棄金陵,他們幾家勾結徐英,侵吞了許多城內的府邸,還有不少商鋪田宅。

他們的關系也因此密切起來。

幾個衣著不凡的豪族家主,分別端起茶杯品了一口,不由得贊嘆起來:“這貢茶果然回味悠長,不愧是極品……”

他們說笑幾句,很快就回到了正題。

“徐大人,你在張先生身邊做事,有沒有打探到,揚州的那些勛貴重臣,什么時候搬家?咱們手里這么多宅院,若是能送給他們,和這些重臣拉上關系,那咱們在新朝就能站穩腳跟了!”

其中一個人說道。

“不錯,咱們雖然號稱名門,但名不副實啊,若是能靠上某個重臣,咱們的家業就能跟著興旺發達……最好是投靠張先生!”

“張先生乃是天下少有的名臣,如今身為秘文監主事,隨侍皇帝左右,顯然得到了信重,未來必然是朝中的宰輔。”

“咱們和張先生多少有同鄉之宜,投靠他是最好的選擇!”

這幾個豪族家主,言語之中,有著投奔張居正的心思。

他們本來想著獻出金陵,肯定能得到賞賜,他們也能在大夏新朝得到官職,穩固家業,已經到手的好處。

但直到現在,什么封官許愿都沒有。

整個朝堂似乎已經把他們遺忘了。

這讓眾人多少有些不安,時常來到徐英的府上議事。

徐英慢慢的喝茶,聽著這些人的議論,眉頭微皺,他這些天跟在張居正身邊,配合京兆府不斷的梳理城池,清理了一些城狐社鼠。

讓大夏逐漸把金陵掌握。

在這過程中,他多少了解了大夏的體系,以及王景的行事風格,感覺自己當初侵吞大量的好處,似乎有些犯了忌諱……

宅院和商鋪多占幾套無所謂,但糧倉和武庫……這些他真的不應該沾手。

想到這些,徐英心中就一陣后悔。

不過現在說什么都晚了。

他只希望,當初張居正在城外時候說的是真的,陛下真的有功必賞,能把那些事情揭過……

這時候。

一隊隊衣著整齊,帶著刀槍和輕弩的兵卒出現在街道,悄然進入了廣陽坊。還有一些兵卒,去了城內的其他坊市。

“張先生,各處兵卒已經做好準備,隨時可以行動!”

身著紅色官袍的胡宗憲,跟在張居正身邊沉聲的稟報道。

按照職位,他這個代理的京兆尹還在張居正之上,不過張居正位卑權重,再加上在明代文武之中的強大聲望,讓胡宗憲不敢有絲毫的怠慢。

張居正留著整齊的短須,容貌方正,一雙眼睛仿佛能洞察萬物,微微掃過,就像是鋒銳的劍刃能刺痛人的皮膚。

“一共三十七戶豪族富商,上下勾結,侵吞百萬石糧草,數萬兵器甲丈,還有六十三處大宅,金銀財物多達百萬金元,堪稱膽大包天!”

“還有城內為這些豪族富商效力的打手、護衛,賭坊、青樓,放貸逼死人命,拐賣女子,手中沾染了上百人命,沒有計算的受害者,多不勝數,可謂是罪惡滔天!”

“陛下有令,命京兆府清理金陵,還百姓一個朗朗乾坤!所有涉及此事的官吏豪族,可抓可不抓的,全部抓捕,可殺可不殺的,盡數明正典刑!”

張居正的語氣森然,緩緩的說著。

天下有陽光的地方,必然也會有黑暗,越是繁華的城池,背地里的陰暗就越多,只不過這些陰暗,都不能出現在陽光下而已。

金陵城也是如此。

這座原本大明的都城,即便是號稱鐵血狠辣的朱元章,也無法清除金陵的陰暗,因為這些陰暗,和大明的眾多文臣武將,朝中官吏關系密切。

很多官吏不方便處理的事情,往往會有這些人代勞……

如今金陵成為大夏的都城,原本大明的陰暗,依舊盤踞在城內,這時候沒有了大明各種的利益牽扯,大夏可以對這座都城,做一次徹徹底底,從上到下的清理。

在清理之前,需要先打探情報。

等情報確定后,就將之一網打盡,無論是以前侵吞田宅糧草的御史、豪族,還是位于陰暗之地的幫派、打手、死士,還有那些沒有清理干凈的青皮混混,都囊括其中。

這次行動,被王景稱之為嚴打。

“臣明白!”

胡宗憲神色肅然,能感受那股殺氣。周圍其他京兆府的官吏,巡檢,以及被調來清理城內的百戶、千戶,臉色也都嚴肅起來。

不少人相互對視,握緊了手中的兵器。

他們這次的目標,是為富不仁的豪族富商,還有殘害百姓的幫派、賊匪,這種替天行道,為民除害的感覺,讓他們有些激動。

“開始吧!”

張居正澹澹的下令。

胡宗憲聞言,立刻拿出了官印和調兵的令牌,大隊的兵卒,開始驅趕街道上冒雨出行的行人,開始抬著撞木,轟然撞開一座座府邸。

然后,兵卒組起來小型的戰陣,提著輕弩進入府內,引起了一聲聲尖叫驚呼……

城內的消息,尤其是都城的消息傳遞的很快。

在張居正他們開始行動的時候,許多消息靈通的勛貴文武,就知道了原因。

宣德坊。

不遠處便是金陵城內有名的一處客棧。

客棧內的房間中,窗戶打開,兩個人聽到了外面的聲音,看到了正在整理列隊而行的兵卒。

“城內發生了什么事,竟然動兵了?”

葉琛有些驚疑。

劉伯溫雙眸閃爍,看著外面兵卒的去向,左手下意識的進行掐算,雙眼籠罩一層澹澹的靈光。

不過靈光剛浮現出來,虛空就仿佛出現了一道金光,把靈光轟碎。

劉伯溫雙眼一痛,立刻放下手指。

“好強盛的龍氣,在金陵城內,只要是涉及到皇帝詔令的事情,都無法推算!”

劉伯溫差點受到反噬。

不過無法推算,不代表無法望氣。望氣沒有那么敏感,只要不去作死的望皇帝的氣數,以劉伯溫的能力,基本上不會失敗。

他雙眸再次出現靈光,朝著兵卒的方向望去,兵卒包圍的宅院,隱隱間浮現出一些黑氣……這是污穢陰暗之氣。

“看來朝廷要清理金陵上下了!”

劉伯溫頓時了然。

大夏接收金陵的時候,沒有遭到兵火經歷大戰,是金陵百姓的運氣,不過這件事對大夏來說,有好有壞。

好的一方是得到了一個完整的都城。

壞的是不能直接把城內原有的體系,和錯綜復雜的關系盡數清理,就像是一張紙,只有白紙才好做圖畫。

朝廷和皇帝治理天下,講究恩威并重。

對臣子、百姓既要施恩,也要肅之以威。若是只有恩,臣子和百姓對君王,對朝廷就沒有敬畏之心,一時半會或許會對皇帝無比的擁護。

但久而久之,只要皇帝做的稍微不好,臣子和百姓就會生出怨言……民間的斗米恩升米仇,便是這個道理。

百姓對官府沒有敬畏,王朝的體系就會瓦解。

而大夏對于金陵的百姓,以及富商豪族,這些天只有恩沒有威,現在,皇帝和官府就要補上這個程序!

前去抓人的兵卒,都是大夏的戰兵。

對付一些幫派豪族,手到擒來,除了一些負隅頑抗之人被當場誅殺外,其他人都被擒拿。

“張先生!”

“張先生,當初你不是說陛下有功必賞么?為何現在破門抄家?難道陛下之言是假的嗎?”

被誅殺擒拿的人,足有數千人。

當其中一隊被擒拿的人狼狽走在街道上,看到張居正的身影后,頓時激動的大叫起來。

張居正看去,大叫之人正是原大明的巡城御史徐英。

他被繩索捆綁,須發散亂,雙眼有些發紅。

“陛下之言,當然不會作假!”

“但你勾結上下,侵吞百萬石糧草,數萬兵杖,占據數十座大宅……這等大罪本該抄家,但陛下念在你立下的功勞特意開恩,只論有罪之人,沒有牽連全家,如此恩德,難道不足以償還你的功勞?”

張居正澹澹的說道。

在說起對方功勞的時候,雙眼更是露出些許嘲色,對方的功勞,除了幫助宇文成都開開城門之外,還有什么?

金陵當初已經不設防,還需要他來獻城?

他這不是立功,而是搶奪夏軍將校的功勞,沒有被打死已經是好的了,也就是陛下恩厚,認了這些功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爭霸萬朝:開局獲得趙云模板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00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