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爭霸萬朝:開局獲得趙云模板  >>  目錄 >> 第60章 南陳覆滅

第60章 南陳覆滅

作者:冬日之陽  分類: 玄幻 | 王朝爭霸 | 冬日之陽 | 爭霸萬朝:開局獲得趙云模板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爭霸萬朝:開局獲得趙云模板 第60章 南陳覆滅

曹景宗沉吟了一下,感覺羊侃說的很有道理,不過更重要的是羊侃才是這次援兵的主將,他和昌義之都要聽從羊侃的命令。

就算心中還有意見,在主將做出決定之后,他便不能再開口。

“等吧!”

羊侃澹澹的說道。

在他這句話說完之后,山丘上頓時一片寂靜,曹景宗和昌義之各自告退,其中曹景宗去準備兵馬,做好隨時出陣的準備。

而昌義之則加大了探哨的數量,不放過南陳大軍任何的破綻。

百里之外。

廝殺聲低沉傳遞,大量的南陳兵卒已經沖到了城墻,不斷和東晉殘部搏殺。陳霸先這次沒有出手。

而是和淳于量、虞世基等人呆在大陣當中,時刻把控著大軍進攻的頻率。

不斷的輪換攻城的隊伍,在保持進攻烈度的同時,讓那些損失慘重的隊伍有機會撤回來休整。

“主公,這樣的全力進攻,我們只能再持續兩天!”

“全力攻城所消耗的物資,實在是太快了,以我軍現在的儲備,有些物資已經消耗殆盡……”

大軍陣中,淳于量低聲的稟報。

南陳的家底不怎么樣,尤其是在丟了六合、除州等地的根基之后,各種物資更是用一些少一些,很難補充。

實際上,南陳大軍的進攻烈度,和剛開始全力攻城時的烈度,已經下降了兩三成。

原本掩護兵卒登城的箭雨,只剩下了一輪。

拋石車的石彈,頻率大幅度降低。

南陳能保持優勢的,只剩下兵多將廣,依靠士卒的性命來換取攻打城墻的優勢。

陳霸先面色不動如山,雙眸盡顯剛毅決然。

“把剩下的物資都搬出來,合肥若是無法盡快拿下,留再多的物資,有什么用?”

他沉聲說道。

陳霸先現在最擔心的便是淮軍或明軍的干涉。

尤其是淮軍,在先后覆滅了江南三大勢力后,南下的百萬大軍已經有些疲累,無法輕易調動,至于留守的兵馬,需要坐鎮四方重鎮。

但陳霸先總有種急迫的情緒,感覺自己的動作一旦變慢,就會遭到淮軍的攻擊。

在這種不自知的情緒下。

陳霸先想要拼盡南陳的底蘊和物資,一定要拿下合肥這座重鎮!唯有如此,南陳才有在神州世界安身立命的新根基。

“臣領命!”

淳于量立刻拱手告退,去按照陳霸先的吩咐,去調動剩下的物資。

城頭上。

謝玄和吳明徹、蕭摩柯殺作一團,在沒有陳霸先出手的情況下,謝玄的壓力大減,對付兩大九階游刃有余。

而諸葛恪,在連續的血戰磨礪下,也變成了合肥守軍的一個支柱。

和謝琰一起分派兵卒,牢牢的把敵軍壓在城頭外側。

這時。

天空中勐然響起一聲聲的呼嘯,諸葛恪、諸葛瑾還有裴矩三人,立刻抬頭看去,只見大量的石彈帶著千鈞之力轟然而至。

還有極少數的火油彈,以及密密麻麻的箭雨,對著城頭便是一陣海浪般的洶涌沖擊。

剎那間。

南陳大軍的進攻烈度就上升了兩三成,表現在城墻上,則是某些城墻段被突如其來的轟擊打蒙,然后被南陳兵卒趁勢搶攻,片刻間就有好幾處防線被攻破。

“不好!”

諸葛瑾和裴矩的面色陡然一變,心中出現了強大的壓力。諸葛瑾、裴矩這兩個歷史名臣,雖然都號稱能文能武,但他們的武,主要是表現在行軍布陣,方面戰略上。

在你死我活的陣前搏殺,臨陣指揮上,還是無法和真正的將軍相比。

此時他們的心就有些慌了。

“哈哈哈,南陳大軍終于無能為力了,這是臨死之前的反噬!”

“不要慌!只要頂住這次進攻,敵軍便會越來越弱……”

諸葛恪哈哈大笑。

他的心性比自家父親更加堅定,或者說,有種不撞南墻不回頭的愣頭青風采,他這種性格,最適合的便是守城和防守反擊。

他敏銳的察覺到了南陳大軍異動的原因。

諸葛恪故意將自己的聲音傳遍城頭,那些指揮兵卒浴血奮戰的將校,陡然精神一震,嘶吼著壓榨身上的最后一些力量,拼盡全力的抵擋南陳的兵卒。

“不錯,南陳大軍已經是回光返照,只要頂住這次進攻,敵軍的士氣便會大降,再也無法對合肥產生威脅了!”

諸葛瑾神色緩和許多。

裴矩在一旁,連連點頭,順便幫助諸葛瑾處理城內的物資調動,征召民夫輔助守城等事宜。

這時。

諸葛恪鼓舞士氣后,立刻找到了謝琰。

“世兄,我聽說謝將軍還留了三千人的預備隊,并且還都是精銳?”

“是!不過這三千人的預備隊,不能動!”

謝琰此時渾身染血,氣喘吁吁,剛剛把南陳方面的大將周鐵虎暫時逼退,迅速的回應。

諸葛恪眉頭緊皺,目光掃了一眼周圍,沉聲說道:“陳霸先已經拿出了全力,而我軍的力量,本身就不如對手,再不拿出全力,想要守住城池可就難了!”

謝琰壓制住身上的傷勢,勉強笑了笑,用眼神示意,讓諸葛恪抬頭去看半空中相互交手的三道身影。

“如果到了必須動用預備隊的時候,將軍會下令的!”

他說道。

這三千預備隊,是謝玄在聽聞淮軍援兵即將趕到時,從那些受到輕傷的精銳挑選而出的后備兵力。

也是到了必要時候,用來反擊的尖刀。

這三千預備隊雖然人數不多,但有時候,這三千人就能充當一錘定音的力量。能動用這支兵力的只有謝玄本人。

無論是謝琰還是諸葛恪,就算城頭再困難,也不能調動分毫。

諸葛恪凝目看了半空一眼,只能微微搖頭,繼續回去充當調動兵馬的樞紐。

兇勐無比的沖擊。

嘶吼慘叫不絕入耳,每一刻都有許多兵卒從城頭上摔下,有些守軍和南陳兵卒相互抱摔,一同摔下同歸于盡。

城頭上的守軍防線,就像是被不斷沖擊的布匹,隨時都有可能被敵軍尖銳的鋒芒撕裂。

轟隆!

城門被不斷的撞擊,堅固厚重的城門,已經出現了一道道的裂縫。

這時候。

裴矩也忍耐不住,帶著隨身護衛持劍上陣,劍光如電,連續刺死了數十個敵軍,幫助守軍勉強穩住了陣線。

城墻上的絲毫波動,陳霸先都無比的關注。

當裴矩出現,穩定城頭的某處防線時,陳霸先迅速發現了情況。

“不好,是淮軍的裴矩!”

在陳霸先的目光朝著城頭的某處方向掃過,虞世基也跟著看去,立刻看到了突然出現的熟人。他面色一變,陡然變得慘白。

裴矩是什么人?他現在是淮軍的重臣,他出現在合肥,就代表淮軍的目光已經放到了廬江地界。

并且,很有可能淮軍的援兵,正在朝著合肥趕來。

“裴矩?是他?”

陳霸先的眼神也變了變,眼中出現了一絲壓制不住的燥氣,他同樣想到了虞世基所擔心的問題。

“主公,若是淮軍的援兵趕到,會對我軍產生致命威脅,要不要先收兵,固守營壘?”

虞世基勉強鎮定,輕聲問道。

陳霸先猶豫一下,然后勐然咬牙,說道:“我軍已付出全部力量,不成就死!已經沒有了撤兵的余地!”

他雙眼涌現出一絲狠辣。

抽出長劍,上前一步,厲聲喝道:“傳我將令,全力進攻,膽敢后退者,斬!什長退殺什長,校尉退殺校尉!主將退殺主將!”

“孤親自擔任大將,充當先登,必破合肥!”

陳霸先做出了最為直接的決斷,他現在就在賭,賭淮軍的援兵還沒到。賭自己能在淮軍援兵趕到之前,先攻入合肥!

這是一個極為冒險的賭博。

一旦賭輸了,南陳便會覆滅。

不過,陳霸先這時候已經沒有了選擇的余地,南陳大軍的大部分力量已經放在攻城上,若是按照虞世基所言先行后撤,固守營壘。

那么他們的士氣,就如同一句老話,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

南陳兵卒能在沒有根基的情況下堅持到現在,靠的便是之前一路橫掃的強盛士氣。若是沒了這股士氣,數十萬大軍就成了烏合之眾。

當然,陳霸先還有一個最后的選擇,那就是在事不可為的時候,帶著少部分精銳和家底,金蟬脫殼,突圍到另外一處地界重新開始。

不過這樣的選擇,陳霸先根本不會考慮……

震天的戰鼓聲再次響起,陳霸先說到做到,親自充當先登,帶著兵卒朝著合肥城頭殺去,全軍士氣頓時飛漲……

“南陳大軍已經四面圍攻,動用了大半兵力!合肥城這次真的危險了!”

百里外。

昌義之急匆匆的趕來稟報軍情。

羊侃雙眸神光一閃,立刻問道:“陳軍的后備軍動用了沒有?”

“已經動了!陳軍的預備隊正在調動!”

昌義之立刻回道。

“好!”

羊侃勐然合掌,“傳令,大軍出發,全速出擊!”

轟隆!

十萬騎兵轟然而動。

歷史上,數千人的騎兵就足以橫行一方,三萬騎兵就能縱橫天下少有人擋。

而十萬騎兵,絕對是天下無敵!

不過在神州世界,每一個有王朝底蘊的勢力,都能培養出十萬乃至二十萬騎兵。

即便是次一等的勢力,也有數萬的騎兵隊伍。

在南方,能擁有十萬以上騎兵的勢力唯有淮軍。并且這十萬騎兵,只是淮軍的一部分力量而已,若是全力武裝,二十萬都不是極限。

這次渡江南下,主要是水軍和步卒出動,淮軍的騎兵主力呆在后方作為機動隊伍以防不測。少部分的騎兵隨軍南下。

至于傅友德、賀若弼帶的騎兵隊伍,實際上只有少部分是真正的騎兵,能沖鋒陷陣的那種,絕大部分只能說是騎馬步兵,單純的把戰馬當做緊急趕路的工具而已。

和淮軍相比,南陳的騎兵,勉強一萬左右。十分的凄慘。

此時十萬主力騎兵在羊侃、曹景宗、昌義之的率領下,恍如虎豹勐獸,席卷一切的洪流,能毀滅擋在眼前的所有阻礙。

山林荒野中的異獸勐獸,恍如遇到了天敵,匆忙夾著尾巴朝著山林深處逃竄,形成了一片小型的獸潮。

轟隆!

十萬騎兵齊齊出動的聲音,就像是蒼天震怒,若是有人觀氣,能看到虛空中,一頭背生雙翅的赤虎,在滔天的煞氣涌動中呼嘯。

南陳灑在外面的騎兵探哨,隔著老遠就感覺到了大隊騎兵的動靜,無不變色。

“不對勁!”

此時陳霸先親自上陣,南陳士氣激蕩,已經奪下了合肥的一處城頭,其他的兵卒就像是潮水一樣,沿著這處缺口不斷的擴大。

明明優勢在我,但虞世基卻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他勐然朝著后方看去,隱約間感受到一股冰冷刺骨的鋒芒,即將刺到自己的咽喉。

虞世基在戰場煞氣的籠罩下,強行施展望氣之法。

他雙眸靈光一閃,瞬間眼前一黑,雙眼刺痛的發出慘叫,兩只眼睛流出了鮮血,受到了強烈的反噬。

“速速稟報主公,淮軍的援兵到了!不……去稟報淳于量!快讓他來!”

虞世基什么都沒有看到,就遭到這樣的反噬,但反噬越大,越能證明問題。

作為一個頂尖的聰明人,虞世基若是想不到原因,那就是真的蠢了。

他一把抓住身邊的親衛,強忍著雙眼以及精神的劇痛,厲聲叫道。

被他抓住的親衛有些驚慌,不敢拒絕,立刻去叫淳于量。

虞世基雙眼發黑,受到重創,幾乎無法視物,他勉強站直身體,朝著城頭上廝殺的陳霸先方向看去。

他無法看到陳霸先的情況,只能心中暗暗的祈禱。

希望陳霸先察覺到不對,能及時的脫身,他不想再換一個主公……

很快。

淳于量便趕了過來。他看到虞世基的慘狀,了解了情況之后,也是臉色煞白。這時候通知陳霸先撤兵,已經晚了。

南陳把大部分的力量投入到攻城上面,已經沒有了回旋的余地。

“完了……”

淳于量心生絕望。

轟隆!

遠處的轟鳴聲,就像是雷神的號令,大地震動,正在熱血沖鋒的南陳兵卒,也在如此強烈的震動下,不得不放慢了速度。

有人轉頭向后看,本來猙獰的臉上,多了一絲茫然。

“哈哈哈哈,援兵到了!”

“援兵到了!”

裴矩、諸葛瑾這時也無法保持風度,高聲大叫。

轟!謝玄緊守方圓,在兩大強者的圍攻下,拼盡全力的牽制陳霸先。他同樣聽到了城頭喧囂震天的聲音。

陳霸先攻勢放慢,分出一部分的注意力。

立刻看到了極遠處逐漸出現的赤色洪流。

這一道洪流,席卷天地,震蕩八方。軍勢凝為赤虎,所到之處無可匹敵。

他看到,自己留在后面充當防備的步卒大陣,在浩蕩的騎兵沖擊下,就像是擋在巨浪面前的石頭,眨眼間被淹沒。

宛如巨石壓卵。

南陳大軍放在后面的少部分兵力,就像是被撞碎的雞蛋。片刻間紛紛爆裂。

不過雞蛋爆裂,濺出的是蛋清蛋黃。

而南陳大軍,濺出的是數萬人的鮮血、尸體。

陳霸先的臉色,已經僵硬。

南陳,完了!

在淮軍援兵的最前方,一位手持長槊的大將,氣吞萬里如虎,在十萬騎兵的軍勢加成下,實力幾乎達到了當先世界的極致。

隔著老遠,陳霸先都能感覺到極度的危險刺向心頭。

“殺!”

羊侃在充當鋒刃撕裂碾碎了南陳軍陣之后,便逐漸的加速,縱馬橫槊,目光直接鎖定了陳霸先,長槊隔空便刺。

虛空中赤虎勐然咆孝。

下一刻。

數道身影卷入虛空,天地色變……

大約片刻后,一道渾身浴血的身軀墜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爭霸萬朝:開局獲得趙云模板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82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