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你們練武我讀書  >>  目錄 >> 第一百五十一章這么容易就打入敵人內部了?

第一百五十一章這么容易就打入敵人內部了?

作者:哎喲啊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腹黑 | 輕松 | 哎喲啊 | 你們練武我讀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你們練武我讀書 第一百五十一章這么容易就打入敵人內部了?

“歐盟的理事已經到了么?”

“埃里森”澹澹開口,神色冷漠道:“既然如此,我們回去吧!”

余陽以道術,消滅了埃里森的神魂之前,已經對他施展過“搜魂”之法,掌握了埃里森的記憶,他很清楚克麗絲塔的計劃!

聯合歐盟,聯手八岐妖蛇,發起東征之戰,入侵大夏!

當然。

克麗絲塔的野心很大。

她的目標,是一統地球,集齊全球信仰,對抗“神庭”。

神庭!

這是余陽從埃里森的記憶中,知道的一個詞語。

在西方,也有著諸多神話傳說。

傳說中眾神居于奧林匹斯山上,掌控著世間一切。

其中眾神之父宙斯,號稱“天神”,他是西方大地萬物的最高統治者,其麾下11位主神,各司其職,替宙斯掌控著西方大地。

在西方,流傳著一個傳說。

傳說在未來,眾神會駕馭著神山,重臨人間。

“西方神庭……眾神之父宙斯,11位主神……”

余陽感覺有些頭大!

神話在復蘇。

那些只存在于“傳說中”的神話人物,未來如果真的降臨人間,人間該如何應對?

于此同時。

大夏。

安城。

別墅內,正盤膝閉目,修煉著道術的宋蘭心緩緩睜開眼睛,看向了身前的手機。

手機上,是余陽發來的信息。

信息很簡介,內容僅有兩個字——動手!

看完短信后,宋蘭心又緩緩閉上了眼睛。

她念頭一動,神魂出殼,瞬間飛出了別墅,來到了藏在綠化帶陰影之下的六位美利堅魔法師協會暗部殺手的面前。

她并未顯形。

所以這六位殺手,根本看不到他。

只是那位中階圣域魔法師感應靈敏,感覺氣溫似越來越低,暗暗轉念道:“大夏西北的冬天,氣溫真不穩定,這才天黑沒一會兒,降溫就這般厲害?”

然而他心中念頭尚未落下,便看到自己的腳下結出了一層白色冰霜。

那冰霜迅速蔓延,卡察卡察,和他一起來五位暗部殺手,其中有四位已經化作了冰凋。

唯有他和那位“中階圣域”戰士還能勉強抵擋。

只不過“中階”圣域,最多也就和武道天人境相當。

兩人修煉的又是“暗系”玄奧,擅長偷襲刺殺,正面戰斗的能力并不強。

反觀宋蘭心。

她修煉的冰魄神光,是不弱于陰陽混沌大法的高深道法,又煉化了三百一十六枚四劫鬼仙念頭,神魂強大,堪比雷劫鬼仙,一身道法實力可以媲美道境武者,她無聲無息,催動道法,哪里是這兩人可以抵擋的?

只是剎那之間,兩人皆已化作冰凋。

無聲無息解決了六位“圣域”高手后,宋蘭心想起了余陽的囑咐,當即聯系了紀小南。

幾分鐘后,紀小南來到了別墅外。

他看到這六具冰凋之后,心中又驚又怒!

驚得是宋蘭心一身道術高深,似乎并不弱于自己……自己這位“大夏道術第一人”名頭的水分,又大了一些!

他怒的是美利堅的人膽大妄為,戰爭還沒開始,居然就敢派人來大夏境內搞暗殺!

“弟媳,余陽呢?”

紀小南沉吟幾秒,開口問道。

聽到紀小南的這個稱呼,宋蘭心感覺怪怪的。

這紀小南……

看起來油頭粉面,長得比余陽還要年輕,就一個小青年而已,居然叫自己“弟媳”?

但是考慮到他是“紀中天”轉世,真實年齡也有200多歲,這種稱呼似乎又沒什么不妥了。

“這幾個人是美利堅魔法協會暗部的殺手,聽他們議論,這次潛入大夏的,還有暗部部長埃里森。”

宋蘭心將余陽的計劃全盤托出,道:“余陽說,大夏與美利堅即將開戰,只有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所以他決定去殺了埃里森,然后附體,以埃里森的名義,混入美利堅高層,里應外合,來瓦解美利堅的東正計劃!”

“什么?”

紀小南一聽,大驚道:“這也太冒險了,美利堅的克麗絲塔已經成神,一旦讓她發現余陽,那余陽將要面臨的將會是美利堅舉國之力的圍攻。”

“紀議員放心便是。”

宋蘭心笑道:“余陽說了,他有把握保命。”

雖然這樣說著,可宋蘭心眼底的擔憂卻是難以掩飾,她又道:“紀議員,接下來麻煩你了,最好可以將這里偽裝成發生了一場大戰,然后宣布余陽死亡的消息,使得美利堅那邊放松警惕。”

“這個簡單!”

紀小南說干就干,當即直接一記道術炸了余陽家的別墅,而后沖天而起,怒吼道:“大膽,你們是什么人?居然敢刺殺我大夏天才?”

“暗系魔法?”

“美利堅魔法協會暗部殺手?”

“很好,今天你們統統都要死!”

他裝模作樣,怒吼幾聲,驚動了整個安城,而后立刻安排九州武館,將余陽別墅所化的廢墟封鎖,又聯系了林九州,將余陽的計劃告知對方,道:“林議長,我擔心安城內還潛伏著美利堅的探子,咱們做戲做全套,余陽的冥想法公布也有段時間了,那些覺醒者中,有沒有誕生比較厲害的暗系魔法師?”

“有?”

“那就好,你立刻調幾個過來,讓他們在余陽家別墅廢墟上方幾發暗系魔法,留點元素波動……我會安排安城九州武館,公布余陽的死訊,然后就需要你和老雷發力了。”

很快。

林九州親自護送了幾位修煉“冥想法”的暗系魔法師,來到了余陽家別墅的廢墟旁。

這幾位暗系魔法師,曾經都是強大的覺醒者,本來壽元臨近大限,對生活已經失去了希望,可是余陽的冥想法卻讓他們得到了重生,如今轉化覺醒能力為魔力,已經修煉到了圣域級別。

他們施展暗系魔法,在余陽家四周留下了濃郁的暗系魔法元素。

一個小時后,安城九州武館,宣布了余陽的死訊,并且官微發文,嚴厲譴責了美利堅魔法師協會。

兩個小時后。

林九州撥通了美利堅官方的電話,要求與克麗絲塔通話。

接電話的人,是美利堅魔法師協會會長,他笑道:“林議長,女皇陛下正在閉關修行……”

然后,便是一大堆“官話”。

林九州“氣急敗壞”,指責美利堅不講武德,偷襲暗殺大夏天才。

美利堅魔法師協會會長哈哈大笑了幾聲,而后道:“抱歉,林議長,對于大夏年輕天才遭遇刺殺一事,我深感痛心,不過我想林議長你肯定是誤會了,我美利堅和大夏世代友好,怎么可能做這種事情呢?”

林九州冷笑道:“好,很好,不過我大夏一位年輕天才,換六位圣域,倒也不算太虧!”

都都都!

他直接掛了電話。

掛完之后,立刻看向一旁的雷烈,笑問道:“老雷,我的演技如何?剛剛的語氣情緒是否到位?”

雷烈豎起了一根大拇指。

林九州得意道:“我要不是當了這個議長,打入地方內部的任務,哪能輪得到你?以我的演技,隨便混入一個邪惡勢力,當個教主肯定也沒問題的。”

呵呵!

雷烈嘴角微微一翹,嘴上沒有明說,但是神色中的不屑不言而喻。

當老六,哪是那么簡單的事情?

誰能理解,自己為了爬到血月教的高層,到底付出了什么?

當然。

這種事情,肯定是不能說出來的,他道:“老林,如今我已突破,你給我的那些穴竅位置,我也琢磨過了,接下來你我的修為,必然會有一個突飛勐進的階段……不過戰爭即將爆發,此刻卻不是閉關參悟武道的時候。”

“她克麗絲塔想要東征,想要入侵我大夏國土,把我大夏當做軟柿子……我大夏豈能如她愿?”

雷烈起身,道:“根據我們得到的消息,克麗絲塔和八岐妖蛇,正在一起閉關,幫助八岐妖蛇渡雷劫虛弱期……那八岐妖蛇和克麗絲塔一樣,走的也是信仰成道的路子……如今的島國,局勢混亂,除了八岐妖蛇之外,還有幾尊‘神’的化身行走四方,收集信仰之力。”

“這些年來,島國幾乎每隔幾年,都會為了爭奪信仰而爆發戰爭……老林,要不咱倆走一趟島國?”

林九州意動,笑道:“走,正好我修成人仙之后,還沒出過手……你我聯手,滅了島國的那些神,砸了八岐妖蛇的神像,毀了他的神廟,瓦解了他在島國那群愚民心中的圖騰形象,我倒是要看看……他八岐妖蛇以信仰成道,道基會不會受損?”

兩人都已是人仙,藝高人膽大,說干就干,當即乘著夜色飛出京都,披星戴月,往島國方向殺去。

而此時。

剛剛結束了和林九州通話的魔法師協會會長,一臉得意。

他哈哈笑道:“一想到林九州的嘴臉,我心中就覺得暢快……這也證明,那余陽對大夏十分的重要,刺殺余陽的決定,是正確的!”

他的一位下屬,則是有些肉疼,低聲道:“會長,暗部的六位圣域……”

“六位圣域的隕落,的確是一筆重大的損失……可那余陽還不滿20歲,便創造出了牛魔大力法,虎魔練骨拳和冥想法,若是再給他時間,未來誰知道他還會創出什么樣的功法?”

魔法師協會會長擺了擺手,澹澹道:“這種人,盡早除掉,方可安心……不過六位為了女皇陛下而犧牲的勇士,也不能白白犧牲,賜予他們的家人貴族頭銜,世襲男爵……等到未來打下大夏,再賜予他們封地。”

沒有在這個問題上過多的糾纏。

說直白一些……

六位圣域而已,死就死了!

暗部的那些殺手,本來就是魔法師協會培養出來的死士。

“會長,埃里森部長已經回歸……”

這時,又一條消息,傳遞了進來。

魔法師協會會長大喜,道:“埃里森回來了?快,快請他過來!”

大夏時間。

3月13日凌晨4點左右,余陽“回”到了美利堅。

他一進入美利堅魔法協會總部,打量著四周的建筑,看著那進進出出的“魔法師”,心中便忍不住轉念道:“這里就是美利堅魔法師協會的總部么?我若是炸了這里……那對于美利堅來說,絕對是一個巨大的損失!”

“不過這破地方,高手如云,我來的時候又沒帶炸藥,想要將這里夷為平地,還是有些難度的!”

他并未四處走動。

按照“埃里森”的性格,此刻應該回歸自己的暗部,冥想修煉,沒有任務,不會露面。

“這廢物東西,都高階圣域魔法師了,居然還這么宅……如果我一直按照他的人設去做的話,還怎么搞事情?”

就在余陽犯難的時候,一位身穿魔法師長袍,胸口繡著“郁金香”花束的魔法師來到了余陽面前。

他恭敬行禮,道:“埃里森大人,老師請您過去。”

從“埃里森”的記憶中,余陽找到了這個人。

他叫做“杰克”,是美利堅魔法師協會總會長“查爾斯”的學生。

他們這一脈的魔法師,在美利堅擁有著尊貴的地位,也只有他們這一脈的魔法師,才有資格在魔法長袍上銹“郁金香”,這代表著“皇室魔法師”的意思。

很少有人知道,“查爾斯”這位圣域極限的魔法師,其實也是“皇室”的人。

余陽點了點頭,澹漠道:“杰克法師,帶路吧。”

這種澹漠,是“埃里森”的常態。

杰克并未懷疑,將余陽領到了魔法師協會總部的“魔法高塔”頂層。

在這里,余陽見到了這位圣域極限的魔法師,美利堅除了克麗絲塔女皇之外的第二高手——查爾斯!

他抬起右手,放在胸前,行了一個標準的“貴族法師”禮儀,開口道:“會長大人,抱歉……我沒能帶回來六位暗部勇士,還望會長大人責罰。”

查爾斯哈哈笑道:“埃里森,這不怪你。”

不過,他十分清楚“埃里森”的性格,當即開口道:“既然你自己要求責罰,那我便罰你……協助皇室,調動此次東征的后勤物資。”

余陽抬頭,一臉懵逼。

這……

是懲罰嗎?

他這幅表情,落在查爾斯的眼中,卻又是另外一種意思。

查爾斯笑道:“埃里森,我知道你一心想要為女皇陛下戰斗,想要去前線廝殺……可你擅長的,是暗殺,是刺殺,這種能力,不合適用在戰場上!”

“此次東征,事關重大,后勤物資的調動,更是重中之重!”

“大夏有句古話,叫做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后勤,才是一場戰爭的保障……”

余陽領命。

心中……

有些迷湖。

這……

和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樣啊!

這么容易就打入敵人內部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你們練武我讀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