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我絕不當舔狗  >>  目錄 >> 第252章 那萬一,她要是沒老公呢?

第252章 那萬一,她要是沒老公呢?

作者:貓戲狗  分類: 都市 | 青春校園 | 輕松 | 貓戲狗 | 重生之我絕不當舔狗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我絕不當舔狗 第252章 那萬一,她要是沒老公呢?

這邊,花婉婷正在徐知木的指導下,慢條斯理的切著一根象拔蚌。

花婉婷的身材和氣質絕對是拔尖的,一笑一顰都帶著成熟女人獨特的韻味。

此刻優雅地坐在一個小包間里,手里拿著刀叉,雪白的肌膚在鏡頭里顯得很上鏡。

她又切開了一片藍鰭金槍魚刺身,輕輕放入了口中,鮮紅的唇角微微開合,自帶一種魅惑的氣息。

倒不是她故意要表現出這些,但是這種成熟的氣質和這一身極品身材,怎么看都有點澀澀的感覺。

而徐知木這會讓服務員端來了一些小水果和飲料,他就抱著小蘿莉聊著天吃著水果。

時不時把小蘿莉逗的咯咯笑個不停。

“貝貝,跟哥哥合個影好不好?”徐知木舉出了手機。

“好鴨!”

小蘿莉豎起剪刀手歪著頭對著鏡頭,看起來也是經常自拍。

徐知木抱著她拍了幾張,還有一張這個小蘿莉竟在他的臉頰親了一下。

在小孩子的世界里,親親就是對這個人最好的表達方式了。

徐知木摸著她的小腦袋,然后把照片給小學姐發了過去了。

過了好一會,柳凝清回來了消息:“你的?”

徐知木:“???”

徐知木差點把嘴里的水果吐出來,回道:“這是自助餐老板家的女兒,讓你看看,是不是很可愛?”

柳凝清:“很可愛啊,跟小武小時候一樣好看。”

徐知木:“小武是男孩子好不好。”

柳凝清:“小時候家里沒錢給小武買新衣服,小武都是穿我以前小時候留下的裙子,小時候出門很多人都拿小武當女孩子。”

徐知木看的有點想笑又心酸,他捏著懷里小蘿莉的小臉,繼續回道:“那我們以后也生一個女兒,每天給她買一身漂亮的小裙子怎么樣?”

柳凝清那邊,現在正在畫畫,看著手機發來的消息,精致的俏臉微微發紅,修長的手指在手機上點著:“不理你……”

徐知木看著回來的消息,笑了笑。

柳凝清“你什么時候回來啊?”

“大概十點吧,你要是困就早點睡。”

柳凝清:“你……不是說,要買烤腸吃嘛……”

隔著屏幕,徐知木的能感覺到她的委屈,忍不住笑了笑:“好,今天一定給你帶烤腸吃,肉多多的。”

結束了聊天,徐知木繼續陪著小蘿莉吃著東西,這會花婉婷也結束了拍攝。

頓時松了一口氣,其實剛才表現出的高冷范并不是她真實的性格。

只是很多時候,一個女人,只能撐起冷艷的外表,才能避免很多麻煩。

她轉頭看到了,自己女兒和徐知木正在又說有笑,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的溫馨畫面。

花婉婷有一種恍忽感。

“婉婷姐,感覺怎么樣?”徐知木見她過來,笑著問了一句。

“有點出乎意料的累。”花婉婷笑著點點頭,走過去對自己女兒輕輕招了招手。

“貝貝,別纏著你哥哥了。”

然后貝貝有點戀戀不舍的從徐知木懷里出來,又撲到了媽媽身上。

花婉婷把女兒抱在自己懷里,總感覺女兒身上有了另一種氣味,澹澹的草木清香,讓人感覺有些莫名心安的感覺。

這似乎是眼前這個少年身上的味道。

“貝貝很乖也很可愛。”徐知木夸了一句,小蘿莉也驕傲的點了點頭。

“媽媽,大哥哥人可好了,以后能不能經常叫哥哥來陪我玩啊?”小蘿莉,抬著頭問媽媽。

花婉婷一愣,成熟可人的臉頰微微有些發紅,一閃而過,摸著女兒的頭:“這個媽媽可做不了主,你現在去外面找姐姐玩一會,媽媽要辦點事情。”

小蘿莉噢了一聲,又對徐知木甜甜地揮了揮手,乖巧地走出了小包間。

徐知木微笑看著,這會李奔也把相機拿過來,徐知木看了看相機里的素材,基本上還是很滿意的。

“婉婷姐,你看一下,有沒有什么我們沒有考慮到的地方。”

徐知木拿著相機坐到了花婉婷的身邊,讓花婉婷大致看了一遍素材。

不過花婉婷卻總是感覺到這個男生身上傳來的澹澹地草木清香,很有一種陽光下自然伸展的少年氣息。

而且總是能感覺到他的身上的溫度高高的,或許就是這個年紀的男生獨有的活力。

“婉婷姐?”

徐知木生在介紹著,但是一轉頭發現花婉婷這會有點發呆的模樣,奇怪地喊了一句。

“啊?噢噢,沒……沒問題,都挺好的。”

花婉婷回過神來,連忙說著,桌子下的細長美腿微微繃了繃。

“好,既然如此,那我們也就先回去了。”

徐知木準備叫著陳煒和李奔離開。

“留下吃頓飯吧再走吧,這都九點多了。”

花婉婷也站起來說了一聲。

這會陳煒和李奔以及貝貝也都進來了。

“不麻煩了,我們都是吃過東西來的。”

“不麻煩,這菜也都已經點了,不吃可就浪費了。”花婉婷指了指桌子上為了拍攝擺放的滿滿的菜品。

大部分根本動都沒動,而且為了拍攝好看,花婉婷特意讓做了一只帝王蟹,剛才也只是吃了一只蟹腳。

“哥哥陪人家再玩一會嘛。”貝貝這會也跑過來抱住了徐知木的大腿撒嬌。

“那我也不矯情了。”

徐知木招呼著大家都坐在一起,桌子是面對面,小蘿莉就坐在媽媽和徐知木中間,一會享受著媽媽的投喂,一會又湊在徐知木的耳邊說著悄悄話。

陳煒和李奔看著,總感覺有點說不出來的感覺。

吃過飯,花婉婷一路送到了電梯門口。

“婉婷姐不用送了,我們開車來的,視頻會在這兩天發給你樣片,你也可以自己注冊一些賬號,以后拍一些店里的日常,也能穩定一些粉絲群體。”

徐知木笑著對她說道。

花婉婷點了點頭,貝貝這個時候也對徐知木揮揮手:“大哥哥,以后要來找貝貝玩鴨。”

徐知木笑著摸了摸她的小腦袋:“有時間就來找貝貝,下次給你帶好吃的。”

“那拉勾勾!”

花婉婷微笑著看著這一大一小,心底深處卻有一點點的心酸。

徐知木開著車離開了,花婉婷抱著女兒直接回了住的地方,打算再去洗個澡。

褪去身上的旗袍,一具勾魂動魄的成熟軀體,在水蒸氣中若隱若現。

這個年紀的女人,總會無法避免的有一些贅肉,小肚子之類的。

但是花婉婷平時自己對飲食控制的很好,也有做一些瑜加,所以一直保持的很好。

跟二十多歲的小姑娘沒有什么區別,該有肉的地方前凸后翹,不該有肉的地方皆是平坦細膩。

她看著浴室鏡子中的自己,水汽下蒸騰的肌膚依然保持的很好。

“花婉婷啊花婉婷,怎么今天總是考慮這些……”

花婉婷笑著拍了拍自己的臉,在浴缸里放好了水,緩緩泡了進去。

腦海中想到了剛才的事情,明明只是十八九歲的年輕人,但是無論是談吐舉止還是能力氣質。

很多三十多歲的人也不一定能駕馭的如此自然,她心里也不由地感嘆。

或許不是她們老了,而是現在的年輕人成長的實在太快了。

車上。

徐知木開著車,總感覺車座后,陳煒和李奔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

“你倆有事啊?什么眼神。”

“木哥……”

陳煒仔細斟酌了一下,開口道:“你對帶著孩子的美少婦是怎么看的?”

徐知木好懸沒有一踩剎車給兩人扔出去:“你倆少在這放屁啊,人家孩子都有了,這話讓人家老公聽見了小心給你倆砍死。

陳煒撓了撓頭:“那萬一要是沒老公呢?”

“這個話題好,我建議你去找王寧寧探討。”

徐知木一句話堵死他。

“別別別,我就是好奇討論討論,不得不說,這個老板娘是真夠有女人味的,長的漂亮,保養的也好,身材更是沒得說,而且能在這個地方開飯店的,肯定也是個富婆……”

陳煒嘖嘖感嘆,李奔也是點點頭。

說實在的,作為男人,話題基本上是離不開女人的,更何況這個花婉婷也的確是極品類型。

“就你這小身板就別折騰了,你還先想想什么時候能把王寧寧拿下吧,人家都在背后提過你好幾次意見了。”徐知木笑著說了他一句。

《仙木奇緣》

花婉婷那種類型的,其實并不好招惹,一個帶著孩子混跡在職場這么久的人,都挺狠的。

不去想這些,徐知木開著車快到校門的時候,下去買了一些東西回來。

烤腸,兩個寢室的一人一份,還有一些小水果。

徐知木經常來,老板娘都認識他了。

買完東西,徐知木先把兩人送到了男寢室樓下,接著開車回到了公司。

這條路上不少商鋪也陸陸續續開始裝修了,招標的計劃已經快要落實了,徐知木只要到時候去交錢就可以了。

這一片估計以后還會熱鬧起來。

看了看表,九點四十多,公司里還亮著燈。

這次徐知木不敢直接推門進辦公室了,而是先來畫室了一趟,果然這會小學姐還在畫畫。

“不是告訴你了,以后晚上加班不許超過九點半,還再畫。”

徐知木背著手了走過去。

柳凝清有些不好意思笑了一下:“等你回來,沒事就多畫了一會。”

“那也不行,以后再發現你偷偷加班,我可要處罰你了。”

“你要怎么懲罰我啊?”

柳凝清抬起明亮的雙眸看著他。

徐知木忽然瞇著眼笑了兩:“你先閉上眼睛。”

柳凝清看著他,接著緩緩閉上了眼睛。

然后徐知木就掏出了自己又大又燙,剛從路邊的買的烤腸,輕輕抵在了小學姐的嘴邊。

柳凝清剛才就已經聞到了烤腸的味道,睜開眼輕輕咬了一口,然后伸手接過了,又遞在他的嘴邊。

“你也吃。”

徐知木本來想說自己買的也有,但是看著香腸上沾著小學姐亮晶晶的口水。

這個變態一口就美滋滋地咬了上去。

“有老婆口水加持就是好吃。”

徐知木美滋滋地從后面抱住了小學姐軟乎乎的身體。

“你……變態。”

柳凝清臉紅著,撅著小嘴說了他一句,不過心里也是甜絲絲的,男生能一點都不嫌棄的吃女生吃過的東西,這也是喜歡的表現啊。

“你第一天認識我?老實告訴你吧,更變態你還沒見過,來今天讓就你開開眼。”

徐知木抱著她的手開始不老實的往上攀升。

“你別壞,我我畫還沒有畫完呢……”

柳凝清這會手里拿著烤腸和和畫筆,一時空不出來手去阻止他。

不過就在徐知木快要探上高地的時候,徐知木忽然感覺背后有一種被人注視的感覺。

轉過頭的時候,果然看見門縫的位置,一雙大眼睛正在偷看。

注意到徐知木的目光,那個大眼睛的主人發出了哼的一聲,小腳步聲噠噠噠的跑開了。

肯定是白亞亞那丫頭。

看來這氣還是沒消啊。

“清清,你還沒哄好啊?”

柳凝清眼神里有點幽怨,看著他:“你自己惹的禍,你自己去哄。”

徐知木挑了挑眉毛:“那我去哄她?”

然后柳凝清又撅起了小嘴。

看的徐知木忍不住想笑,湊過去在她的唇角親了一下,開口道:“放心,除了你,其她的女生生不生氣我都不在乎,我只哄你。”

柳凝清眼底里升起溫暖的甜蜜:“就你會說。”

“那今天晚上,我能不能……”徐知木湊過來貼著她的臉頰,兩只手已經慢慢重新到達目的地了。

柳凝清一動也不敢動,臉紅的能滴血,不過一兩秒之后,她還是呀了一聲。

然后慌慌張張的脫離了徐知木的懷抱,咬著粉嫩的嘴唇:“你……”

徐知木收回了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嗯,香香的。

“又不是沒碰過,這么緊張干什么,也不怕門外還有小耳朵聽見。”

這個老流氓一臉笑意。

“你還說你還說,誰讓你把手伸……不理你了!”

柳凝清攥起小拳拳捶他的胸口,徐知木任由她打,反正她也不舍得打疼自己。

過了一會,柳凝清眼底也捂著自己的胸口,紅著臉嗔怪著他說道:“今天,我和亞亞還睡在公司,你不許在這里。”

徐知木不樂意:“清清,你這樣過分了,我自己的公司,我自己的床,我自己的老婆,我不能睡,反而讓給她睡?”

奇恥大辱啊!

徐知木感覺自己頭上綠油油的,還是被白亞亞這個死丫頭給綠的!

柳凝清看著他這幅模樣,心底卻有一些甜蜜:“誰讓你今天做出這樣的事……亞亞說她今天有點害怕。”

“……都說了是個意外,我還能去她寢室里偷襲她?”徐知木倍感無力。

“你還敢想?”柳凝清微微鼓著腮幫子。

“當我沒說,去吧,你去找別的女生睡覺吧,你找我也找……哎幼,別掐腰。”

柳凝清只是輕輕捏了他一下,然后輕輕地抱住了他,抬起溫柔的眼眸看著他:“就今天,等亞亞的氣消了,好不好?”

“老婆都發話了,我還能說不嗎?”徐知木輕輕親了一下她的額頭。

“說句好聽的,我就走。”

柳凝清細細地看著他,然后輕輕抬起了腳尖,在他的嘴唇上淺淺一吻,接著在他的耳邊,語軟如絲:“晚安,老……老公。”

少女說完,像是用盡了所有的力氣,軟塌塌的在他的懷里。

這兩個字,聽的徐知木渾身骨頭都要酥了,他抱著小學姐的細腰:“清清,我忽然后悔了,我今天一定要你侍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我絕不當舔狗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4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