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我絕不當舔狗  >>  目錄 >> 第249章 徐知木為什么你會在我床上?

第249章 徐知木為什么你會在我床上?

作者:貓戲狗  分類: 都市 | 青春校園 | 輕松 | 貓戲狗 | 重生之我絕不當舔狗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我絕不當舔狗 第249章 徐知木為什么你會在我床上?

“上傳吧,今天就先發第一集。”

徐知木仔細看了看視頻的字幕,這一集大概兩分鐘,采用混剪和解說的形式。

當然這個解說就是徐知木親自上陣配的音。

發布的幾分鐘,視頻的瀏覽量就開始一路飆升。

“我去!那個曝光了濱海大學黑幕的知柳傳媒終于又發視頻了!”

“《隱入塵煙》……這標題挺文藝的,不會是什么電影的宣傳片吧。”

“感覺更像是紀錄片啊,吃瓜吃瓜……”

這是前兩分鐘前大部分吃瓜群眾發布的評論。

這一集視頻的結尾剛好卡在去村長家辦理資料,然后村長第一次踢皮球的中間,乍然而止。

視頻的轉發量和點贊都在不斷攀升,同時評論區也都炸開了鍋。

“贊!這還是第一次在短視頻里看見這張的片子,制作真是太用心了。”

“好真實的山村生活,看淚目了,我以前老家就是這樣。”

“太真實了!我當年申請貧困生補助,也是掂著禮去村長家才辦下來的……”

“可憐的學生,辦理貧困生補助都如此艱難,所以到底貧困生資料有沒有審批下來?”

“這狗博主怎么斷在這個地方,太踏馬難受了!”

“這個吊博主上次曝光濱海大學內幕的視頻也是斷的讓人難受。”

“更新更新!斷在這個地方不怕沒有小唧唧嗎?”

視頻的點贊量極速攀升,后臺賬號的粉絲量也在不斷的增長。

現在單平臺已經有將近三十萬的粉絲單量了。

“木哥,你后臺罵的人可不少。”

“要我我也罵,斷在這個地方看的人確實難受。”

幾人看著后臺評論陳煒和張瑞都樂的不行。

徐知木無所謂的聳了聳肩:“罵的多才有熱度,而且這種東西本來在最后都要拋一個引子,確保下個視頻的追播率,也是沒有辦法的事,而且還能給觀眾留下無限遐想,豈不美哉?”

張瑞豎起大拇指:“牛逼!反正人家沒罵我生兒子沒屁眼,木哥你不怕你隨意。”

“去你大爺的。”徐知木上去踢了他一腳。

“這是提前預熱,對了,新賬號現在已經養的怎么樣了?”徐知木轉頭又問向了李奔。

李奔調出了另一個賬號,上面已經有四五萬的粉絲量,這是之前為了防止被濱海大學投訴注冊的賬號。

當時注冊了十多個,如今基本都陣亡了,現在就剩下一兩個賬號。

徐知木看了看,這賬號現在已經洗白了,改了名字,把之前的發布的視頻也都下架了。

現在的名字就叫“偵探小柯南。”

又提前讓人設計了一個頭像,徐知木把文桉簡介都給設定了一下。

搖身一變,這個賬號就成了最早期的一個探店達人的視頻賬號。

而且還自帶了四五萬的粉絲量,這也省的徐知木再去花錢買粉絲了。

然后徐知木又拍了拍陳煒:“今天晚上,我們就再去一趟海鮮自助的店。”

“沒問題。”

陳煒點點頭,這想到自己以后也可以跟著掙錢心里也痛快不少。

要不然之后去開房什么,錢還真不一定夠。

“你們都有活干,我干啥去?”張瑞這貨無聊地坐在凳子上。

徐知木看著他笑道:“你先養好身體吧,這幾天看你都瘦成什么樣了,小心哪天死在床上。”

張瑞一瞪眼:“放你的屁!勞資勐的很,我只是給嬌嬌面子而已,你真以為我怕了?”

張瑞正說著,忽然手機響了,看見里面的備注一哆嗦。

“喂,嬌嬌啊,什么事啊?”

“今天晚上出去吃飯啊,明天就要開學,我們今天晚上再去賓館……”

“真不行了,我明天還要上課呢,求求放個假……”

“少廢話,晚上老地方見!”

掛斷了電話,張瑞靠在椅子上,默默從柜子里又拿出一瓶鎖j固腎丸,吃了下去。

幾人:……

忽然都對結婚之后的生活有了一絲恐懼。

安排完這些事,徐知木看了看時間,已經五點多了,徐知木吹著口哨打算去公司一趟。

路上,徐知木給花婉婷打去了一個電話。

“喂,婉婷姐,還記得我嗎?前兩天在貴店商談短視頻合作的徐知木。”

花婉婷這邊,正在一所幼兒園的門前等著放學,聽到這個熟悉的稱呼,她的眼神微微動了動,笑道:“當然記得,是要繼續商談拍攝的問題嗎?”

“沒錯,今天晚上八點左右,婉婷姐你這邊有時間嗎?”

“有的,你們還需要什么,我們這邊可以提前配合。”

“那最好來幾個漂亮的女服務員,大家都愛看,還能多一點播放量。”

花婉婷聽的忍不住笑了一下:“我們店里可沒有什么漂亮的小姑娘……”

“婉婷姐你親自上陣也可以,剛好可以打造個人IP,海鮮西施老板娘,說不定比視頻還要有流量。”徐知木笑呵呵地說道。

花婉婷聽的忽然又些啞然,這是……在夸她嗎?

“我都人老珠黃了,比不上你們這些小年輕。”花婉婷此刻穿著一身旗袍,腳下擦著一雙高跟鞋,襯托的整個人更加高挑豐滿。

“婉婷姐自謙了,美人在骨不在皮,我倒是覺得婉婷姐更有氣質,那就說好了,今天八點見。”

徐知木現在想要拿到這個大客戶,自然要多拍拍馬屁。

達文酒店是大學城這一片最有名的酒店之一,如果能把這一單做好了,拿著模板樣例,去和一些小店談判的時候就更占優勢了。

電話那頭,花婉婷呆滯了一秒鐘,開口道:“好,八點見。”

掛斷了電話,花婉婷還站在原地看著手機,腦海里都是剛才那個磁性的嗓音。

美人在骨不在皮,現在的年輕人嘴,還真是越來越會說了。

她低下頭看了一眼自己,旗袍這種最挑身材的服裝,稍微身材有一點走樣就掩蓋不住,而且太瘦了也根本撐不起來。

不過自己的身材還是很好的,完美襯托起來了旗袍的優雅風韻。

她又通過手機屏幕看了看自己的臉頰,倒是也不顯老,雖然不及十七八歲的小姑娘,但是依舊白皙緊實。

誰沒有青春過,誰沒貌美過呢,更何況她今年也沒有三十呢……

“媽媽!”

花婉婷腦海里還在想著什么,幼兒園里跑出來了一個可愛的小蘿莉,一路小跑地跳到了女人懷里。

“今天上學乖不乖啊。”花婉婷看著自己的女兒,眼神里也充滿了溫柔。

“嗯嗯,我可聽話了,老師還獎勵我兩根棒棒糖,給媽媽一個!”

小蘿莉掏出兩根棒棒糖,打開一個要放進媽媽嘴里,花婉婷笑著舔了一下,又放回了女兒的嘴里。

接著就牽著女兒的小手,坐上了路邊的一輛寶馬車,離開了幼兒園。

周圍等著接孩子的人,尤其是幾個男人,目光時刻放在她的身上。

看著她不斷扭動的妖嬈身姿,覺得口干舌燥的。

這個幼兒園不少男人每次都過來接孩子,就是為了看這個女人一眼,據他們觀察。

這一年多,可從來沒見有男人來接過這個孩子,說不定還是一個離婚的俏寡婦……

達文酒店,花婉婷在這里單獨留了一套房間供自己平時臨時休息使用。

女兒在房間里看著動畫片,花婉婷準備去洗個澡,結果手機的狀態欄里突然彈出了一則消息。

“您的關注:知柳傳媒發布了一條新視頻。”

花婉婷看了一眼,想起了徐知木的聲音,她伸出手了一下。

加載一兩秒,一則視頻浮現在眼前。

背景是廣袤的山區田地,一連綠意盎然的玉米田里,一群老老少少,捧著剛摘的玉米,笑著看向鏡頭。

封面做過處理,看不清這些人人臉,但是花婉婷還是一眼就看出來,其中一個個子高高的身影,有點眼熟的感覺。

隨著《隱入塵煙》的升起,視頻內容伴隨著一個飽含詩意的標題和一到磁性的聲音拉開了序幕。

這個聲音……

花婉婷可以確定了,就是那個叫徐知木的男生。

短短兩分鐘,花婉婷卻看的有些沉醉,略微顛簸的鏡頭里真實農村的景象,反而為視頻增加了幾分身臨其境的感覺。

感覺像是紀錄片,又像是文藝片,總之在如今這個大多都是一個日常分享隨手拍的短視頻行業里。

這個質量已經可以秒殺百分之九十的視頻了。

尤其是視頻最后,幾人和女村長交流的乍然而止,更是讓人覺得心癢難耐,迫不及待的想要看下一期的視頻。

花婉婷又去看了看發布的時間,就在半個小時前,而這短短半個小時,已經有了恐怖的十萬點贊,而且這個數量還在不斷攀升。

甚至比一些官方的媒體轉載量還要恐怖。

花婉婷看著視頻里的評論。

什么作者快更,身上有螞蟻在爬,還有作者斷視頻生兒子沒p眼之類的。

花婉婷看的忍不住笑了笑。

不過心里卻是對這個男生有了新的認識。

她想了想,把手機放下,走進了浴室。

徐知木這邊,已經熘達到了公司。

這會天色黑的有些快,房間里已經有些昏暗了,幾個小時前小學姐給自己發來信息,說自己要在公司里睡一會。

估計這會還沒有醒。

徐知木嘿嘿笑了一下,躡手躡腳的走到了房間門口。

這小房間的房門是特別定制的,隔音嘎嘎好,徐知木深吸一口氣,偷偷摸摸地走進了辦公室,然后又摸到了小房間的門口。

輕輕轉動門把手,一點點打開了門縫,果然,能聽見里面平穩細膩的呼吸聲,還有小學姐身上的香味撲面而來。

徐知木找到了一種在小學姐老家的時候,半夜偷偷摸摸熘進小學姐閨房的刺激感。

小房間里有點昏暗,徐知木只能看到床上的被子里鼓起的一團。

徐知木輕輕的來到床前,直接踢掉了自己的鞋子,輕輕掀開了被子,直接鉆了進去。

趁黑,徐知木一伸手就摟住了一道軟軟香香的身體,被窩里都是小學姐身上的香味,還有一種……澹澹的像是小孩子的小奶香?

而且這身高似乎也有點不對,怎么感覺小學姐好像忽然矮了一些,而且忽然變得小臉上的肉還多了一些……

一道女孩子可愛到極致的哼哼聲傳來。

懷里的女生下意識抱住了徐知木。

徐知木的手臂也被什么東西給壓住了,大半個小臂都被覆蓋了。

怎么……這兩三個小時不見,小學姐這又狠狠的發育了一波?

而且一股好聞的奶香味又傳來,徐知木覺得越發不對勁。

他剛想站起來,開燈看看什么情況,但是發現自己被懷里的少女給抱的死死的。

徐知木趁著微弱的光亮,看到眼前是一張可愛的娃娃臉,長長的眼睫毛不自覺地眨著,不知道在說些什么夢話。

白……白亞亞?!

徐知木頓時冷汗都下來了,怎么會是白亞亞這丫頭,小學姐去哪了?

徐知木還在懵逼中,忽然門被推開了,一道高挑的身影站在門口,瞬間打開了燈。

小學姐面無表情的站在門口,手里還帶著剛剛打包買來的三份晚餐。

秋潭一般溫柔的眼眸,此刻散發著奇異的光芒,平靜地看著躺在床上的兩人。

“清清,你,你聽我解釋!”

徐知木這會滿頭都是冷汗啊,看著清清那平靜如水一般的眼睛,總覺得自己脖頸一涼。

感覺小學姐手里拿的不是晚餐,而是要一把殺狗的柴刀。

而這時,白亞亞也迷迷湖湖,揉著自己的眼睛,可愛的小臉蛋在徐知木的胸口來回蹭了兩下。

嗯?記得清清姐不是這么平平的啊……

“清清姐,你怎么……”

白亞亞小奶氣地都囔著,緩緩地睜開了眼睛,然后睜開眼的一瞬間。

徐知木那張帥氣的側臉就出現在她的眼前,而且,自己現在還緊緊的抱著他的腰間。

而且,清清姐現在就站在門口,靜靜地看著他和徐知木。

白亞亞:(๑ŐдŐ)b

“啊啊啊!

白亞亞尖叫一聲,小臉頓時紅的不像話,直接拉過了被子,把自己卷成了一個麻花,躲在被子里瑟瑟發抖。

“清清,你聽我解釋,我們清清白白,我……”

徐知木雙腿發軟,緩緩走下可床,只是這略有凌亂的床單,還有徐知木這亂糟糟的衣服,讓誰看誰也不會信啊。

柳凝清看了看躲在被子里的白亞亞,又看了看一臉慌張的徐知木。

“你先出去。”

柳凝清對徐知木輕聲說了一句。

“清清……”

徐知木穿上鞋,顫顫巍巍的來到柳凝清的面前。

“出去。”

柳凝清又重復了一遍,順手把自己拿著的晚飯遞給了他。

“那小的在外面候著。”

徐知木接過飯,一熘煙走出了房門。

只是徐知木在琢磨一件事情,上次只是送安小米回寢室,就被狠狠的懲罰了三次。

那這次……吾命休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我絕不當舔狗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8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