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我絕不當舔狗  >>  目錄 >> 第246章 主動出擊的小學姐

第246章 主動出擊的小學姐

作者:貓戲狗  分類: 都市 | 青春校園 | 輕松 | 貓戲狗 | 重生之我絕不當舔狗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我絕不當舔狗 第246章 主動出擊的小學姐

柳凝清現在就像是被施展了定身術,愣在原地一動不動,嬌弱的身體不住的微微輕顫,生怕出一點聲音讓徐知木媽媽聽見。

這是……第一次見婆婆嗎?

“喂?臭小子你有事啊?”

電話那頭,徐母現在正在廚房里刷碗,聽徐知木一直不說話,嘴里又嘟囔了一句。

徐知木則是又緊緊的抱住了小學姐,柔柔軟軟的身子讓徐知木極為滿意。

“媽,你現在一個人在家嗎?”

徐母開口道:“剛才跟小米媽媽一塊吃完飯,現在正在刷碗,你有事啊?”

徐知木蹭著小學姐的臉頰,呼出的氣息撲打在她潔白的后頸,感覺有點癢癢的。

但是柳凝清現在一動也不敢動,聽著手機里傳出的聲音,柳凝清一瞬間想到了自己的母親。

這或許,以后就是自己的……

柳凝清心臟忽然跳的好快好快,那個稱呼的話……好羞恥的感覺,心里有忍不住有一種溫暖的期待。

域名www.bequge。cc

“沒事我就不能跟我親媽打個電話啊?”

徐知木感受到小學姐的情緒變化,手機就舉在兩人的面前。

徐母嫌棄道:“你得了吧,要是沒事你這個臭小子能想起來跟老娘打電話?說吧,是不是生活費不夠了,還是在學校里又挨處分了?”

徐知木:……

“老媽,我在你眼里就這么不省心嗎?”

“你什么時候省心過,高中的時候去學校給你擦過多少次屁股……”

徐母一邊刷碗一邊吐槽。

徐知木有點無奈,不過自己高中的時候也的確沒少吃處分,家里都習慣了。

柳凝清聽的也忍不住嘴角上揚,這種能和家里這么輕松的聊天,她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體驗過了。

自從媽媽出事之后,爸爸就一個人去了外地打工,很少見他的笑容了。

而徐知木的聲音雖然一直絮叨,但是言語里都是當媽的慈愛和關切。

這種感覺真好……

“媽,我就是想跟你說一下,我已經把小米送到學校了。”

徐知木也不拖著,直接把話題拋出來,小學姐也瞬間豎起了耳朵,雙手緊緊的攥在一起。

徐母那邊也是停了幾秒,微微嘆了一口氣開口道:“你跟小米的事媽也管不了,只是小米畢竟是個女生,也是媽從小看著長大的,就算以后你倆走不到一塊,這么多年領居的份上也照顧點,而且要是沒有你安叔,你高中說不定都要被開除幾次了。”

柳凝清默默聽著,心里卻有些翻涌的酸澀……十多年的鄰居,在他這十多年的光陰里……都是那個女生的影子。

怎么忽然感覺,自己才像是一個外來者。

柳凝清的眸子有點低落,雖然她知道現在徐知木現在最喜歡的就是自己,但是一想起這些事情……心里還是總有些很不舒服的感覺。

吃醋嘛,就是因為喜歡才會吃醋啊。

徐知木輕輕蹭了蹭她的臉頰,目光溫柔,寬慰著少女心里的酸澀。

徐母這會也是繼續開口道:“現在既然認下了這門干親戚,她就是你的干妹妹了,人這一輩子也認識不了幾個朋友,你們好好處就行。”

徐知木輕輕晃了晃正在發呆的小學姐,然后湊在她的耳邊邊,極小的聲音開口道:“現在聽到了嗎?她真的只是我的干妹妹而已。”

“嗯……”

柳凝清紅著臉輕輕點頭,下意識嗯了一聲。

“兒子你身邊還有人嗎?媽怎么聽見有點動靜?”

徐母忽然開口道。

柳凝清被嚇得渾身都是緊繃繃的,連呼吸都不順暢了,自古以來媳婦見婆婆都是一個大難題。

就連安小米這樣外向的性格和徐母剛接觸的時候都又羞又怕的,更不要說性格本來就很內向的小學姐了。

徐知木看著小學姐這幅緊張的表情,忽然更想逗逗她,讓她今天竟然讓自己吃那么肉。

那她這塊香噴噴的肉,自己也要狠狠的吃上一口!

“沒有啊,可能是寢室窗戶外面路過的女生吧。”

徐知木笑著回了一句,然后一手摟著小學姐的腰間,一邊又開口問道:“媽,還記得我上次跟你說的,我在學校里已經有喜歡的女孩子了的事嗎?

這句話一出,小學姐整個人更為激動的顫抖一下,徐知木都能感覺到小學姐劇烈跳動的心跳聲。

她一邊害羞,一邊又有一些擔憂和期待。

畢竟聽起來徐知木他媽媽對那個叫小米的女生還是很有好感的,這讓柳凝清覺得有點失落落的。

擔心會不就會被阿姨給討厭之類的……

但是徐知木媽媽的聲音又聽著很溫柔,她又在期待著,如果阿姨也喜歡自己的話,那自己和他,就好像再也沒有什么阻礙了。

徐母的聲音也帶著一些難以嚴明的笑意:“你啊,從小到大都是自己拿主意的鬼靈精,這次是要問我們的意見了?”

徐母這邊心里也很復雜,其實作為第一的兒媳婦首先,肯定是從小看著長大的安小米。

長的漂亮條件也好,對長輩也孝順,彼此知根知底的都已經有感情了。

但是自從高三兒子表白失敗之后,其實兩家也多多少少感覺出來了,這兩個孩子已經存在了一條看不見的嫌隙。

而且自己畢竟是兒子的親媽,就算是再喜歡安小米,心里肯定還是希望自己的兒子能先過得更好。

徐知木摸著小學姐腰間的軟肉,看著小學姐絕美的側顏,笑嘻嘻道:“畢竟以后要當您兒媳婦的,肯定要先問一下你這個未來婆婆的意見。”

柳凝清都羞的快把腦袋埋進胸口里了。

什么兒媳婦,未來婆婆之類的……光是聽著就讓人有些心里癢癢的。

徐母這邊也是愣了一下,接著笑著呸了一聲:“你這臭小子,人家姑娘跟你八字還沒一撇呢,媽現在可不好意思就人家喊婆婆。”

不過說道這個話題,徐母也是來了精神:“你說的這個女生,是你在大學里認識的?”

“是啊,跟我一個系的。”

徐知木一邊說著,一邊輕輕蹭著小學姐已經紅透的臉頰。

這會小學姐是一句話也不敢說,大氣都不敢出,只能讓徐知木對她為所欲為。

徐知木就感覺現在有點像是某島國小電影里的劇情。

徐母說道:“那也挺好的,能考上濱海大學的姑娘肯定的聰明,這姑娘性格怎么樣?咱找姑娘也不用非要找個長的多好看的,但是性格一定好,找個會疼人的以后也能照顧著你,一個好媳婦影響三代人……”

“媽,你這是拐彎夸自己的吧。”徐知木笑道,接著又看著小學姐這張美的有些夢幻的俏臉,比顏值的話,小學姐是真的難逢對手。

安小米是屬于少女感很強,好看的有些像是電視劇走出來的青春劇女主角。

而柳凝清則是有一種在落入凡間的仙女,超塵脫世,但又煙火氣十足,那副柔柔弱弱的可憐模樣讓人實在是無法自拔。

總結來說,安小米是青春里最美的少女模板,小學姐就是溫柔到極致的人間理想。

各有秋色。

“老媽這話說晚了。”徐知木說著,輕輕摸了摸小學姐的臉頰:“我喜歡的這個女生,可是這個世界上最漂亮的女孩子了,性格也溫柔的不得了,而且她也特別喜歡我。”

徐知木的語氣驕傲的,就像是打了勝仗凱旋而歸的大將軍。

這是一個男生昂首挺胸的對自己爸媽說,你看啊。

這個女孩子,就是我最喜歡的人啊!

柳凝清心里像是有一罐麥芽糖砸翻了,她側目看著徐知木的笑臉,明亮的雙眸此刻有羞澀的春意,也有點點淚光積存。

什么世界上最漂亮的女孩子啊……柳凝清微微顫抖著嘴唇,這幾個字,在她的小心臟里不斷跳動著。

雖然他每次都夸自己長的很好看,但是這次卻是對他的媽媽說的。

能被自己喜歡的人,這么驕傲的把自己介紹給對方的家人,這是對彼此喜歡的人最大的褒獎和肯定。

柳凝清這會真的也好想對徐知木也說一句。

我也真的好喜歡你!

徐母聽完之后都停頓了一兩秒,接著說道:“你這臭小子的嘴現在怎么這么能說會道的,再好看還能比小米好看?”

這么多年了,徐母就沒有見過還有比安小米更好看的女生。

“完全不輸小米……”

徐知木的話沒有說完,感覺到小學姐忽然有些閃動的雙眸,他立刻改口道:“比小米可好看多了,這全天下就她最好看,身材也好,放心吧媽,以后成了咱老徐家的兒媳婦,保證對得起咱家的基因,生的娃娃一個比一個好看!”

徐知木說著還在小學姐的翹臀上拍了一下。

老家人都說女生屁股大的好生養,小學姐這規模肯定沒問題。

“呀,你,你別……”

柳凝清被冷不丁地拍了一下,精致的小鼻子下意識輕哼了一聲,面紅如血,聲音幾乎從牙縫里擠出來的,她抬起手輕輕拍打著他。

這個壞家伙!這還跟家長打電話呢,他,他怎么還敢這么使壞啊!

“兒子,你那邊什么動靜?”徐母剛才聽見了一聲清脆的巴掌聲,似乎還有一點點嬌聲嬌氣的聲音。

“沒事,剛才飛進來一個蚊子,我拍死了。”

徐知木任由小學姐捶著他,臉上露出了沒羞沒臊的笑容,感覺這樣任由自己欺負又無可奈何的小學姐格外誘人。

徐母奇怪道:“現在都什么月份了,哪里還有蚊子?”

徐知木看著一臉血紅的小學姐,笑嘻嘻的開口:“可能濱海這邊溫度不一樣吧,誒?又飛進來一只,我再拍一下!”

徐知木說著又舉起來手,但是小學姐想要阻止,但是自己一只手就被抱住了,情急之下,她輕輕的咬在了他的手臂上,不讓他繼續使壞。

“嘖……”

徐知木有點吃痛的喊了一聲,只能收回了手,果然上面有兩排小巧整齊的牙印。

“又怎么了?”徐母又奇怪地問了一句,怎么今天這個臭小子總是有點怪怪的。

“沒事,就是被一只大母蚊子給咬了一口!”

徐知木說著,惡狠狠的瞪著小學姐。

而柳凝清則是有些得意地皺著小鼻子,誰讓這個壞人又要欺負自己。

徐母總覺得有點怪怪的,但是也說不出來,開口道:“你這小子古靈精怪的,肯定是你們男生平時不注意,寢室陽臺上也要記得經常打掃消消毒,不然就是容易生蚊子。”

“好好知道了,我以后肯定每天都會用消毒水狠狠的滅一滅這些愛咬人的母蚊子!”

徐知木伸出被咬的手臂,然后點了點小學姐的小鼻子。

喜歡咬是吧,一會讓你咬個夠!

柳凝清則是紅著臉,哼哼了兩聲,以后這個壞人再欺負自己,就這么對付他!

而且,自己剛剛還正感動著呢,這個壞人怎么老是正經不過三秒的。

生孩子什么的,這……這也太早了,肯定是要結婚以后才行的。

不過……在柳凝清的腦海里,也幻想了一副畫面。

自己在家抱著可愛的小寶寶,然后徐知木下班回來后推開房門,逗著小寶寶喊爸爸的景象。

呀呀呀……這也想的太遠了,現在才不要給這個就愛欺負人的壞家伙生孩子!

“一天天也不知道你說的什么。”徐母吐槽了他一句,接著又說道:“只要你喜歡就好,爸媽這邊也是希望你以后能幸福,人家姑娘家的只要愿意,我跟你爸也沒有什么要求。”

聽到這,徐知木又抱住了小學姐,在她的耳邊輕語:“聽見了嗎,我爸媽這邊可是已經通關了。”

柳凝清攥著衣角,心里也是甜絲絲的,不過她知道徐知木爸媽是因為相信自己的兒子。

能不能真正獲得他爸媽的喜歡,還要等以后真正見了面才能感覺得出來。

“那好啊,這次過年,要不要帶回家讓你們看看?”徐知木抓住小學姐的小手把玩著。

柳凝清猛的睜大了明亮的雙眼,除了害羞,更多的是緊張和害怕。

她現在還真的沒有勇氣面對他的家人。

主要是因為自己的家里……柳凝清眼睛里有一些暗淡。

這些現實的問題很多時候都不得不去考慮,自己是單親家庭,爺爺奶奶常年有病,家里又是貧困戶……

這種事情,不僅僅是男孩子會自卑,女生也一樣。

徐知木看著小學姐有些低落的情緒,還沒有來得及安慰。

老媽的話也傳出來:“這……太快了吧,人家姑娘這才談多久,你別說人家小姑娘了,我這都有點緊張。”

“媽,您這還緊張什么。”

“廢話,當年你老娘嫁給你爹,當初有多緊張你老娘也知道,先這樣,你先給人家小姑娘通通氣,等熟悉一點之后咱再見面……”

徐知木和小學姐對視了一眼,各自眼里都有些笑意:“行,那我聽你的。”

徐母想了想,又開口道:“兒子,你現在也長大了,談戀愛老媽不攔著你,但是一定要有分寸,你們年輕人容易沖動,千萬記得要對得起人家姑娘……總之,你老娘我現在感覺自己還年輕,不想這么早就當奶奶,你們實在是怎么著了,記得做安全措施,都老大不小了,別讓操心這個。”

徐母說完,徐知木只是有點尷尬的撓了撓臉,而小學姐則是羞的整個人恨不得找一條地方鉆進去。

這些大人的想法,還都是驚人的一致啊。

徐知木一手抱著小學姐,感受著小學姐因為血液加速,整個人都軟軟熱熱香香的身子。

這種事吧,憋估計是肯定憋不久了。

而且他也有這個信心對小學姐負責,至于孩子這個問題,現在的確還有點太早。

徐知木回道:“我會注意的,這兩年肯定不會讓你當奶奶。”

徐母一瞪眼:“過三年也不行!你老老實實的先把大學上完,既然你說人家姑娘這么好,就要對得起人家,這輩子遇見自己喜歡的人不容易,可不要再錯過了。”

徐母嘴里的錯過,就是安小米了。

徐知木聽出了言外之意,但是沒有接話,看著小學姐的側臉,溫柔道:“放心吧媽,莪一定會對好好對她的。”

柳凝清也是聽的心里暖暖的,果然溫柔的人遇見都是溫柔的人,阿姨語重心長的聲音真的很像是媽媽以前對自己說話的聲音。

都是那種溫柔,仿佛有一種可以撫平一切傷痛的魔力。

“好這就好,最近在學校里過得怎樣?提前嘗試工作是好事,但是學習也不要落下,爸媽也不能天天看著你,要照顧好自己,放假記得早些回來看看。”

徐母又恢復了母親角色的絮絮叨叨,年輕的時候總是覺得厭煩,只有真正長大之后才懂得這種被父母嘮叨的可貴。

“都記住了,會照顧好自己的,等放假就回去吃你做的飯。”

又聊了幾句,徐母那邊掛斷了電話。

房間里,徐知木揮了揮手機,對依然俏臉微紅的小學姐說道:“這些解釋,你還滿意嗎?”

其實柳凝清一開始就不是特別生他的氣,只是那個叫小米的女生長的太好看了,和他又是那種特別的關系。

就算是是知道徐知木不會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可她心里總是有一種危機感。

尤其是最近肖嬌還總會給她傳授一些奇奇怪怪的經驗。

這讓柳凝清總有一種,自己沒有把他喂飽他就要出去偷吃的錯覺。

可是那種事情的話,現在還不是時候,她不想就隨隨便便的。

那畢竟是女孩子最寶貴的東西啊,對于互相喜歡的彼此,都應該在自己最溫暖的地方,完全的交給彼此。

真的好矛盾……

徐知木走過去抱住了微微皺著眉頭思考的小學姐,親了親她的額頭:“清清,我真不是故意要騙你的,我和她現在,只是普通的關系,看在長輩的情誼上,有些事我不能不管,但我可以發誓,我們之間絕對是清清白白!”

柳凝清抬起眼眸,微微撅著粉唇,注視著他的眼睛:“清清白白?你之前也跟別人說過,我跟你也是清清白白……所以你說的清清白白就是和別人親親抱抱,鉆人家衣柜偷拿別人內衣,半夜還偷偷跑到人家房間里的清清白白嗎?”

徐知木:……

徐知木被噎的啞口無言,這句話他的確是說了好多次。

“我我什么時候偷拿你內衣了?”

“你就是拿了……”

柳凝清紅著臉,那次衣柜里,自己全部都內衣他恐怕都看見了吧,他手里還攥著一個呢……

“這,這能一樣嗎?我之前說的只是緩兵之計。”

“怎么不一樣了,那我怎么會知道你,你現在說的不是什么緩兵之計呢?”

柳凝清依然扁著好看的嘴唇,哼哼著把頭轉向一邊。

女孩子都是要哄的,這氣還沒有消呢。

徐知木發現自己現在每一句話,小學姐都能還回去了,這還是當初那個和自己說句話就會臉紅半天的那個小學姐嗎?

不過這樣也好,這樣證明自己已經逐漸真正打開小學姐的心門了。

這樣柔弱中蘊含著堅強,羞澀中帶著小俏皮的小學姐,才是真正的那個柳凝清啊。

“清清,你現在這張小嘴還真是越來越硬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徐知木說著,低下頭要去吻她。

結果小學姐伸出小手直接擋在了兩人之間,不讓他得逞,自己氣還沒有消完,不能他隨隨便便就親了。

“我還……哎呀!你……”

柳凝清剛想說話,結果就感覺自己的手被他舔了一下,奇妙的感覺順著手掌流轉全身。

“變態!”

“恭喜你答對了。”

徐知木賤兮兮地笑著。

“手上多臟啊……”柳凝清拿他沒辦法,她看了看自己白嫩嫩的小手,剛才從餐廳回來都還沒洗手呢。

徐知木貼她近了一些,開口道:“不臟,清清你全身上下在我眼里都是干干凈凈白白香香的,別說是手了,就算是你的小腳腳……”

“變態,不不要說了!”

柳凝清下意識地把小腳丫彎了彎,就仿佛真被舔了一口似的。

忽然想起來……這個家伙以前送自己的洗腳儀,還讓自己拍照給他,真實目的會不會就是為了看著自己的腳腳?

那也太變態了……

“清清,你現在還不相信我嗎?我發誓,我今天要是有做過對不起你的事,就讓我出門被車撞……”

他的話沒有說完,又被柳凝清按住了嘴唇:“不許胡說。”

“那你還生我氣嗎?”

“生,干嘛不生氣。”

柳凝清其實現在已經不生氣了,但是剛才自己也真的很委屈啊,不讓他好好哄哄自己,豈不是太吃虧了啊。

徐知木看著還撅著小嘴的小學姐,想了想,忽然走到角落里,拿了一個雞毛撣子。

走過來,雙手呈給了小學姐。

“清清,請用。”

柳凝清下意識抓住了,看了看他,有點沒搞懂他要做什么。

徐知木則是一手撐在桌子上,撅起自己的屁股:“你來吧,用力抽兩下給你解解氣。”

柳凝清握著雞毛撣子,看著徐知木撐在桌子上的動作,不知道為什么突然很想笑。

徐知木更加夸張的撅起自己的屁股,還自己拍了一下:“來吧!不要因為我是一朵嬌花就憐惜我,大力的狠狠的用力的來抽我吧!”

徐知木拍在桌子上,姿勢風騷,口中說著一些虎狼之詞。

柳凝清都快忍不住笑了,一張俏臉被憋的通紅,她拿著雞毛撣子,來到徐知木身后。

“那我打了?”

柳凝清哼哼道。

“打吧!只要你開心,就算是現在把我狠狠的糟蹋了,我也絕對不會皺一下眉頭!”

徐知木一臉我豁出去了的表情。

呸!柳凝清紅著臉,這個壞人,都現在了還想著嘴上占便宜。

柳凝清拿著雞毛撣子,走到他的面前:“那,那你先閉上眼睛”

“清清,你這是要玩什么項目?”徐知木有點警覺,總覺得閉眼和眼罩面罩那種特殊道具有點聯系。

“什么亂七八糟的,讓你閉上眼睛你就閉上眼睛。”

“好吧。”

徐知木閉上了眼睛,等待小學姐的懲罰。

而柳凝清看她真的閉上了眼,手里的雞毛撣子并沒有落下,而是離得進了一些,看著徐知木這張已經刻進骨子里的臉龐。

她的目光里都是溫柔的色彩,其實今天她看到安小米的時候,心里真的狠狠抽動了一下。

即便她知道徐知木不會騙自己,但自己心里還是怕,那個女生真的很優秀啊。

長的這么漂亮,家條件里也好,也很受徐知木媽媽的喜歡……對比之下,自己似乎真的沒什么優勢。

所以她生氣的不是徐知木,而是自己……

但是剛才徐知木和他媽媽的對話,也像是給她吃下了一顆定心丸。

所以,被喜歡的人用最自豪的語氣介紹給家人。

他對自己的喜歡,這就是她現在最大的底氣。

“清清,你還打不打啊?”

徐知木睜開了眼睛,卻剛好對上了這雙飽含著深情的明亮雙眸。

“你,你閉上眼!”

柳凝清拿著雞毛撣子輕輕點在徐知木的臉上。

徐知木只能聽話的又閉上了眼睛。

柳凝清拿著雞毛撣子,看著徐知木這騷氣十足的姿勢,她忍不住輕輕笑了一下。

然后雙手攥著雞毛撣子,卻彎下了身子,在徐知木的臉頰上親了一下。

預想的疼痛沒有傳來,反而是是一抹柔軟和香甜。

徐知木愣了一下,睜開眼的時候,柳凝清已經紅著臉重新直起了身子。

“清清……”

徐知木心里也是一暖,他目光柔和,看著帶著羞意的小學姐。

“嗯?”

柳凝清揚起光潔的下巴,雖然自己舍不得打他,但是身為女朋友專屬的吃醋權利還是要實行的。

徐知木一臉真摯地開口道:“清清,你能不能再打我幾下?”

柳凝清一臉羞紅,這和壞家伙還真是貪得無厭,她明亮的眸子閃了閃了。

然后對他說道:“好啊,那你再閉上眼。”

徐知木又趴在桌子上,還把自己的側過來,好讓小學姐去親:“來吧清清,用力的來糟蹋我吧!”

“啪!”

柳凝清也照著他的屁股上用手重重的拍了一下。

雖然不疼,但是一個大男人被拍屁股還是有點怪怪的。

“好啊,清清你現在敢耍我了!”

“是讓你我打的!”

“那我要打回來!”

“不要不要……”

房間里,徐知木把小學姐逼到小房間的門口,接著找準時機直接撲了過去。

還順手把門給打開了,抱著小學姐就躺在小房間的床上。

感覺這床上有小學姐身上的香味,還有一股淡淡的奶香味……

“你別使壞……”

柳凝清這會被追著跑了一回,渾身都是軟乎乎的,這會說話的聲音感覺都是黏黏糊糊的。

“清清,你不生氣了吧?”

“哼!”

“哼是什么意思?”

“哼哼!”

“你是豬啊你。”

“你才是豬呢……”

柳凝清把臉藏在被子里,不讓他看見。

徐知木掀被子的時候,聞到上面的味道,好奇地問道:“這被子上怎么感覺有點淡淡的奶香味?”

柳凝清露出一只眼睛,看了他一會,然后緩緩開口道:“你覺得好聞嗎?”

“倒是挺好聞的,這是什么牌子的香水,味道到是挺獨特……”

“這是白婭婭身上的香味。”

柳凝清平靜的聲音再次傳來,徐知木的話乍然而止。

徐知木感覺自己是不是又掉坑里了?

“清清你聽我說,其實我感覺一點都不好聞……”

他的話又沒有說完,結果手機突然響了,上面的備注。

“白婭婭”

因為兩人躺在一起,所以小學姐也看見了。

徐知木:……

這尼瑪,巧的也太狗血了吧!

“接。”

小學姐又變成了那副平靜的表情,看的徐知木有點發虛。

“接就接,我們之間清清白……”

清清?白白?

怎么忽然感覺有點不對勁?

徐知木接通了電話,沉聲開口:“這是假期時間你知道嗎?這個時間騷擾領導,信不信我扣你工資?”

白婭婭:????

“你,你怎么這樣啊!你不能扣我工資,我這個月小裙子就要結尾款了,嗚嗚嗚……”

白婭婭的小奶音聽的人心里甜膩膩的,不過頂著小學姐的目光,徐知木干咳一聲:“別廢話,打電話什么事?”

白婭婭這邊也哼哼兩聲,然后有些期待地說道:“我一會要下高鐵了,我帶了好多東西,你能不能來接我吖……”

“我憑什么去接你?”

“我是你可愛的小員工呀!老板來幫幫員工不是正常的嘛。”

“賣萌無效。”

徐知木這會頭上汗都下來了,簡直是催命鬼啊。

“那我就去找清清姐,小氣鬼,不理你!”

白婭婭氣呼呼地說著,準備把電話給掛斷。

而這個時候,柳凝清忽然伸出了手,抓住了手機:“婭婭?”

徐知木都沒有反應過來,這會柳凝清說話的時候,又變成了往日溫柔的模樣。

“清清姐!你和那個家伙在一起啊?”

“嗯,你多久到高鐵站?”

“一個多小時吧,清清姐你要來接我嘛?我給你帶了好多禮物!”

“好啊,一會我跟他一起去接你。”

“好呀!謝謝清清姐!”

然后小學姐就掛斷了電話,臉上的溫柔笑意瞬間就收起了,睜著平靜的眼睛看著徐知木。

“清清,你也聽見了,我們清清白白。”

柳凝清還是看著他,腦海里卻都是肖嬌的聲音。

“男人就是這樣,只要榨干了,他不會出去偷吃了……”

“清清……我為什么感覺你的眼神有點怪怪的。”

不知為何,徐知木忽然感覺有點背脊發涼。

“你過來。”

柳凝清輕輕開口,語氣平靜而溫柔。

但是徐知木卻突然感覺兩腿一軟,慢慢的往床下走。

“清清,你有事就說,我聽著呢。”

“過來。”

柳凝清語氣依然平穩,但每一個字都讓徐知木心里忐忑。

“先說好,不要打臉,我是靠臉吃飯……”

徐知木認命的過去,話還沒有說完,忽然就被小學姐直接壓在了身下。

兩人四目相對,柳凝清的臉頰這會紅的似乎都能冒出蒸汽了。

緊緊盯著徐知木的眼睛。

“清清,你這是……唔!”

柳凝清低下了頭,直接把他所有的話全部堵了回去。

徐知木陡然握緊的手又松開了,雙腿慢慢放松,兩只腳把鞋子給直接胡亂的摔到了地上。

就在這小小的房間里,溫度似乎在不斷的升高。

而窗外的微風吹動著樹葉飄動,不斷的來回起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我絕不當舔狗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57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