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我絕不當舔狗  >>  目錄 >> 第243章 葉洛嘉的背后付出

第243章 葉洛嘉的背后付出

作者:貓戲狗  分類: 都市 | 青春校園 | 輕松 | 貓戲狗 | 重生之我絕不當舔狗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我絕不當舔狗 第243章 葉洛嘉的背后付出

林勝男和另一名穿著黑色西裝的女人,以及迎賓小姐此刻都愣在了門口。

她們看向了抓著手的兩人,又是一個沒見過的女生……

林勝男在門口猶豫了一下:“我們……是不是來的不是時候?”

徐知木立刻放開了安小米的手,安小米微微臉熱,規規矩矩的坐在一邊。新

徐知木干咳一聲,站起來對著兩人說道:“不,你們來的正是時候,一起來吧。”

林勝男和女人對視一眼,也走了進來,在兩人的對面坐了下來。

不過目光卻一直在這個從未謀面的少女身上。

這一看頓時感覺有些驚艷的感覺,上一次徐知木身邊跟著的那個柔柔弱弱的小姑娘就漂亮的讓人感覺有些不真實了。

結果這這次帶來的小姑娘同樣漂亮的過分,每個男孩子青春里最喜歡的少女模樣,這個女生全都具備。

不過現在林勝男有點在意這兩個人的關系,上次飯局她就看出來了,那個柔柔弱弱的女生和徐知木之間肯定有點事。

然后葉總管對這個男生也有點不一樣的心思,至于那個胸胸很大的女生……

算是個吉祥物了。

但是總感覺遲早也會被徐知木給忽悠走。

作為葉總管的直系下屬,她當然要有點眼色,時刻盯著徐知木的動向。

“這位是……”

林勝男看了一眼安小米又轉頭看向了徐知木。

“她是……”

徐知木一時語塞,有點不知道該怎么介紹她,鄰居?同學?青梅竹馬?還是……干妹妹?

“兩位姐姐好,我叫安小米,是徐老板的助理。”

安小米主動開口介紹了自己,不過林勝男可不信,你助理還能搞這么親密的動作?

說是秘書還差不多。

徐知木也是開口補充了一句:“她是我的……妹妹,今天正好接她上學回來,一起來吃個飯,兩位別介意。”

徐知木先把關系給撇干凈,畢竟以后這些人都要經常見面的,萬一被小學姐知道了解釋起來就麻煩了。

而且現在兩人也的確是兄妹,雖然只是干的。

“你妹妹?”林勝男的表情明顯還是不信,先不說兩人長的一點也不像,這連姓氏都不一樣。

在看少女,這會面頰微紅,看向徐知木的時候眼神里也藏著只有女人才懂的情緒。

妹妹?這是情妹妹吧?

徐知木也是摸了摸腦門無奈開口道:“干妹妹,我們兩家是鄰居,雙方家長認下的干親戚。”

“噢噢,原來是這樣啊。”

林勝男笑了笑,當然心里自然還是不信。

現在的大老板很多都去包養女大學生,帶出去被人看見了就說是自己認的干女兒。

沒想到這個少年剛剛成立公司,別的還不知道,這跟風包養女大學生的作風到底傳承下來了。

這個干妹妹……也不知道是名詞還是動詞。

現在的年輕人啊,真是一天比一天會玩了。

“我也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公司這邊的合作律師,張紅燕,也是這次負責洽談詳細的合同內容。”

林勝男介紹了身邊穿著西裝,看著很干練的女人,接著又介紹起徐知木:“這位就是知柳傳媒的老板,徐知木。”

女人剛才的注意力就一直在徐知木身上,雖然早就聽說這家新公司的老板是一個年輕人,但是沒想到竟然會這么年輕。

這看著也就是大學生吧。

“您好,勞煩了。”徐知木主動伸出手。

“應該的。”張紅燕也伸出手握了握。

菜已經點過了,幾人立刻切入了正題。

張紅燕從手里的公文包里掏出了足有三四公分厚度的文件放在了桌子上。

“徐老板,您這邊的需求我已經聽林主任這邊說過了,這里是我的一些方法方案。”

說著,張紅燕把資料遞給了徐知木,光目錄就兩三頁,看完都需要不小的時間。

她接著開口道:“聽說您手里有已經整理的初版資料,現在方便看一下嗎?”

“好的。”

徐知木也拿出了自己帶的文件,遞給了張紅燕。

然后對方就推了推眼睛,認真的看了起啦。

其實這會最緊張的不是徐知木,而是安小米,因為這些東西很多都是她整理的,萬一被人家專業的律師說的一文不是。

那自己就連想幫他都沒有機會了。

“勝男姐最近感覺皮膚好了不少,工作都挺順利的吧?”

見氣氛一時半會有點冷,徐知木主動和林勝男聊起了天。

“哪有,徐老板說話真好聽。”林勝男雖然知道是恭維的花錢,但是哪有女人不喜歡被夸獎的。

“最近葉總管已經把漫改部門整合了,拉動了好幾個大廠進行投資,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很快就能確定給你這邊的版權費了。”

聽到這個消息,徐知木也有點興奮了,說實在的,這寫書整的都是辛苦錢。

最值錢的還是版權,這版權費一賣,掙的錢夠這些臭寫書的忙活上大半輩子了。

就像是上世某豆,人家不靠訂閱,就靠版權費就碾壓一大眾大神了。

徐知木也有點期待自己的版權到底能賣出多少。

這會安小米也很有眼色的幫忙沏茶。

安小米這家庭從小琴棋書畫茶都有研習,對茶桌上的規矩做的很標準,從洗茶泡茶最后倒茶,每一個動作都很賞心悅目。

“謝謝。”

林勝男看著少女送在自己眼前的茶杯,又看著少女泡茶的手法,頓感這個少女的條件肯定不簡單。

一般人家可沒有這個閑情雅致研究什么茶道。

看來也是一個小富婆啊……

林勝男瞇著眼睛看了看徐知木,這個小男生到底有什么魔力,讓這富婆都圍著他轉。

“勝男姐,你能不能稍微透露一下,我這版權費大概能分多少?”徐知木有點激動。

林勝男喝了一口茶,緩緩伸出了一根手指。

“一百萬?”

徐知木覺得多少有點低,在濱海連一套像樣的房子都買不了。

林勝男笑了笑,繼續晃動著手指:“大膽的猜。”

徐知木琢磨了一下,倒吸一口冷氣,這版權費竟然恐怖如斯,一拍桌子道:“一個億!?”

“噗!”

林勝男差點沒把茶噴出來,憋的有點胸悶:“讓你猜,不是讓你在這許愿!”

安小米都和那個律師都忍不住笑了一下。

不過安小米這會心里也好奇,比一百萬還多,這么多錢就算對于她家來說,一時半會也拿不出這么多現金啊。

安小米都有點拿不穩茶壺了,她知道徐知木賺了很多錢,但是沒有想到竟然會賺這么多。

徐知木試探道:“一千萬?”

“差不多吧。”

林勝男點點頭。

這下,那個女律師都忍不住抬起來頭,而安小米則是直接愣住了。

一千萬?

雖然安小米不知道自己家里究竟有多少積蓄,但是一千萬絕對是大部分人一輩子也掙不到的錢啊。

他現在真的優秀的已經讓人幾乎看不見他的背影了。

安小米甚至有些懷疑,自己究竟還能不能幫到他……

“呀……”

安小米忽然感覺手上一燙,發呆這一會,倒水漫過了杯口,不小心淌在在手指上。

“怎么這么不小心?”

徐知木下意識抓住了她的手腕,白白嫩嫩的小手上能看到有點發紅的痕跡。

“服務員!”

迎賓小姐推門進來,看到座子上攤到的茶杯瞬間就反應過來了:“對不起客人,我這就拿冰塊和藥品過來。”

房間里,徐知木仔細看了看她的手,看起來應該問題不大。

“我沒事,水已經不太燙了。”安小米這會心里亂的很,但是看著徐知木的帶著關切的眼神,她的心里忽然安定了一些。

服務員提著冰桶和一些燒傷藥過來了,這種檔次的酒店各種東西都備的很齊全。

甚至連一些應急心臟病和氣喘的藥都有。

接著服務員半跪著幫安小米開始處理燙到的地方,還好這里茶水溫度已經不算高了,用冰塊敷一敷就可以了。

“實在對不起客人,要不然我在這里給你們倒茶,您看怎么樣?”迎賓小姐這會緊張的額頭有點冒汗。

安小米看了看已經沒事的手指,對她揮了揮手:“我沒事了,不用麻煩你,我們自己來就好。”

迎賓小姐如釋重負,輕輕鞠躬:“那您有需要立刻叫我,我就在門口的區域。”

迎賓小姐很有眼色的離開了包廂。

“真沒事了?”徐知木又看了看她的小手。

“真沒事,不信你看看。”

安小米伸出自己的手遞到徐知木的眼前晃了晃,手指根根修長而白皙,除了被燙的地方還有一點紅紅的,的確沒有什么大礙。

“我來沏茶吧,你先休息著。”

“不用,我可以的……”

“別廢話,茶具拿過來。”

徐知木直接接過了倒茶的工作,他雖然沒有學過茶道,但是前世常年喝茶基本的流程也都很熟練。

“哦……”

安小米乖乖地把茶具都移了過去,看著正在沏茶的徐知木,總感覺他認真又有點小霸道的樣子真是好帥啊。

小插曲過去了。

林勝男接著說道:“因為還只是漫改和影視劇的改編權,如果后面要出實體書的話,錢是另算的。”

徐知木也是感嘆著:“竟然能賣這么多,難怪前世的版權爭斗打的這么厲害……”

徐知木琢磨著,其實自己這本書就是一本純粹的爽文,爽一陣就不行了,不可能像是一些大神的書能一直保持很高的熱度。

所以能賣出這個價錢已經有點超出他的預期了。

“其實一開始,這本小說的版權費只有七百萬左右,是葉總管連續奔波了三天找了十多家大廠最后才拉來的投資,把版權賣到了這么高的價錢。”

林勝男看著徐知木興奮地狀態,猶豫了一下,還是補充了一句。

徐知木愣了一下,抬頭和林勝男對視了一下。

葉洛嘉她……

難怪今天給她點電話的時候總感覺她的聲音有點小疲憊,原來是為了這件事情。

徐知木忽然心里有點復雜,這么厚重的一份禮物,他都不知道該怎么換了。

總不能學著程帆淼那樣,清白之軀,以身相許吧……

想了想,徐知木開口道。

“那替我謝謝嘉嘉姐。”

“還是你自己去謝吧,她還是更愿意聽到你的感謝。”

林勝男笑著說了一句。

徐知木也能點了點頭。

這會,飯菜陸陸續續上了,張紅燕也看完了資料,有點驚訝地開口道:“這些資料,是您自己整理的?”

“怎么了,有什么問題嗎?”

徐知木問道。

安小米看著她驚訝的表情,有點忐忑,緊張地看著。

張紅燕搖了搖頭:“非但是沒問題,反而寫的很具體,甚至有一些細節我都沒有想到,只不過上面的有些條例有些生硬,改一改會更好,不過基本上已經可以投入使用了。”

安小米緊張的手瞬間松開了,臉頰微紅,心里還是不免有點小小的得意。

張紅燕推了推眼睛,看著徐知木笑道:“雖然手法還有些稚嫩,但是已經有初級律師的水平了,徐先生還是很有天賦的,如果以后進修法律系的話,肯定會有一番作為,一些小問題,我這里已經幫您畫出來了,您可以再看一下……”

徐知木被夸的有點不好意思,然后指了指身邊的安小米,開口道:“其實這些合同都是她編寫的,張律師可以跟她交流一下。”

林勝男和張紅燕都愣了一下,又看向了安小米。

這個長的漂亮氣質又好的少女,竟然還是一個法律系的高材生?

安小米微微有些臉熱,但是舉止卻很得體,落落大方的站了起來,對張紅燕伸出手了手:“張律師您好,我是濱海大學政法系的學生,這份合同的內容,還麻煩您給我具體講解一下。”

張紅燕仔仔細細看了她一眼,伸出手握了握,又驚訝道:“你是說,你還是學生?”

這份合同雖然能看的出來是一個新手做的,但是合同這東西本來就講究一個全面嚴謹。

說起來簡單,但從數萬條法律中找到合適自己的寥寥數條,又要坐嚴謹的處理,這對于基本功的要求很高。

能做到這一步,基本上已經可以在律師會務所里混個實習律師的職位了。

安小米點點頭:“嗯,今年剛剛入學,還請多多關照。”

“剛入學的……新生?”張紅燕又是一驚。

法律和學醫,這可是公認最難的科目之一。

很多人畢業了還要在社會上做實習生,一做就是七八年,最后還是從小護士變成老護士。

可以說,沒有在這行沉浸十多年的經驗是很難有出路的。

除非就是天才和天賦,很顯然,眼前這個少女就是一個天才。

之后張紅燕就和安小米開始討論起合同的事情。

徐知木看著少女偶爾思考,偶爾又露出豁然開朗的表情,難題得到解決之后臉上的欣喜和自信。

忽然感覺這一刻像是回到了高中的課堂。

那個充滿了自信和光芒的安小米。

由于各種問題xxbiquge地址更改為mida.cc新地址避免迷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我絕不當舔狗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80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