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我絕不當舔狗  >>  目錄 >> 第239章 我徐知木會是渣男嗎?

第239章 我徐知木會是渣男嗎?

作者:貓戲狗  分類: 都市 | 青春校園 | 輕松 | 貓戲狗 | 重生之我絕不當舔狗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我絕不當舔狗 第239章 我徐知木會是渣男嗎?

開著車去公司的路上,照例又收割了一大票羨慕的目光。

說實在的,都是普通人,要說徐知木沒有一點虛榮心是假的。

畢竟這個時代,大部分年輕人人十八歲的時候,每天吃飯要不要加雞腿都要猶豫一下,更不要說能開上三十多萬的車了。

一路開車到了公司,小學姐已經早早的就到了。

此刻正一個人在公司里打掃著衛生。

這房子一旦沒人住,短短兩三天就會有很多落灰,但要是有人住十天半個月也不會太臟,這就是傳說中“人氣”。

小學姐穿上了平時穿的碎花長裙,系著圍裙,為了方便打掃,一頭長發也在后腦勺盤了起來,露出了潔白如玉的脖頸。

而且,小學姐這越發凹凸有致的軀體,現在越發迷人了,圍裙的襯托下更顯得胸脯豐滿,圓臀挺翹。

徐知木悄悄溜了進來,從后面直接抱住了她。

但是小學姐根本就沒有驚慌,只是紅著臉扭過頭看著他。

會這么做的人,也只有這個壞人了。

“清清,怎么就你一個人啊。”徐知木蹭著她的臉頰,一大早就能補充小學姐能量了。

看著已經打掃的差不多的大廳,估計小學姐已經來了好一會了。

“寧寧她們還在睡覺呢,就沒有叫醒她們,白婭婭要今天下午才能回來呢。”

徐知木哼了一聲:“這個死丫頭,等回來扣她工資!”

柳凝清擰著抹布,忍不住笑了笑:“你呀也就是嘴上說說,其實你也不會舍得扣。”

“我為什么不舍得?”

“因為……哼,你自己知道!”

柳凝清想起了那一晚的事情,這個壞人,好像總對婭婭的胸胸圖謀不軌。

而且這個家伙也很喜歡那個地方,老家的那一晚他總是……總是欺負自己。

徐知木嘿嘿笑了兩聲:“其實我還是最喜歡清清你這樣的,多勻稱,形狀也好……哎呀,清清你又掐我耳朵!”

柳凝清一大早上就被他說的心跳加速,面紅耳赤的:“誰讓你一大早就亂說的……”

其實小學姐的實力已經很可觀了,亞洲女性的平均罩杯好像才A+,B+的都算是稀有,像小學姐這樣已經朝著D的方向發展的,已經是傲視群胸了!

只不過,白婭婭這丫頭就是一個bug!

徐知木還真是沒有見過比她更恐怖的。

柳凝清臉紅著,不過一想起白婭婭那個和她身高完全不成比例的位置,還是覺得有點淡淡的危機感。

晚上和寧寧聊天,男生都是喜歡大的,甚至是越大越好,根本就不知道滿足。

“我是說真的,你要不信,我就用實際行動來表達我對你的真心!”

徐知木說著,抱著她腰間的手開始不老實地往上跑了。

柳凝清羞的實在是受不了了,掙脫了他的懷抱,嗔怪地拍了拍她:“你早上還沒有吃飯吧,桌子上給你買了早餐。”

徐知木看了過去,桌子上放著幾個包子和豆漿。

“先親一下。”

徐知木把臉湊過去,小學姐拗不過他,輕輕掀起鬢前的發絲,踮起腳尖輕輕在徐知木的嘴唇上吻了一下。

柳凝清紅著臉看他,親親這么多次,雖然還是會感覺心跳加速,但是也不像是剛開始的那樣羞的抬不起頭了。

“滿意了?”

徐知木點點頭:“暫時滿意了。”

說完,徐知木拿著包子美滋滋地啃了起來,看著柳凝清賢惠的擦拭著辦公室的邊邊角角。

這是真把這里當成自己的家了,這個地方,還是太小了,后期肯定還要開辟出新區域的。

“清清,你說我們以后在學校附近買一套房子,然后我們就搬過去住好不好?”

徐知木吃著包子,一邊又看著小學姐的身段,這肉包子可一點都不頂餓啊。

柳凝清知道他打的什么壞主意,臉紅著輕輕咬著嘴唇,在老家還有小武和爺爺奶奶看著,他都偷偷溜進自己的房間做壞事。

要是在外面同居的話,肯定第一天就要被徹底吃掉了……

雖然這都是遲早都事情,但一想起那樣的生活,就總覺得羞羞的。

“買房子很貴的啊,我們現在買不起吧……”柳凝清又想起最現實的問題,學校旁邊的房子都要一兩萬一平了。

而且要住進去,裝修買家具也都要錢,這么多錢絕對是一個想都不敢想的天文數字。

“現在的確還買不起,但是夢想還是要有的嘛,萬一實現了呢?”

柳凝清輕點頷首,笑盈盈道:“這倒是誒……”

徐知木趁熱打鐵:“那我們說好了,等我們買了房子,就一起搬過去好不好?”

柳凝清愣了愣,臉頰一片紅暈,她當然知道一起住意味著什么。

不過這里的房子就算是是很厲害的人,一年半載的也根本賺不到這么多錢的。

這么長時間,也足夠自己邁過心里最后一步的門檻了。

而且昨天寧寧嬌嬌她們喝酒之后話題都說的很開放。

嬌嬌和張瑞的事她們也都知道的七七八八了。

肖嬌還告訴她們,要想抓住一個男人,最好的辦法就是把他徹底榨干,讓他看見女生就腿軟,這樣就絕對不會出軌了!

而且后半夜肖嬌還說那種事其實很上癮之類的,柳凝清都沒敢聽完……

但是肖嬌那樣大膽的行為她肯定做不出來,但是她的話讓柳凝清暗自在心里揣測。

這個年齡的男生其實都一個樣子,這是天性,如果一直不讓他釋放出來的話,這些男生就一定會想辦法偷吃的。

柳凝清偷偷看了他一眼,那他會不會也會出去偷吃呢,那自己是不是也要像嬌嬌一樣,好好的榨……

“想什么呢?”徐知木這會吃完了包子,走到她的面前。

柳凝清被自己心里那些想法羞的瞬間羞恥的想要找個地縫鉆進去。

“臉怎么這么紅?感冒了?”徐知木摸了摸她的額頭。

“沒沒有……我我可能是打掃衛生熱了一點……畫室還沒有掃呢,我再去打掃打掃。”

柳凝清拿著雞毛撣子,溜進了畫室里。

徐知木這會給林勝男打過去電話。

“勝男姐,我剛才跟嘉嘉姐聯系了,他說關于招聘校園律師的事,是交給你這負責的,有沒有時間見個面聊一下。”

“好啊,我這邊已經把明天招聘的宣傳頁整理出來了,今天中午就可以見一面,你也看看有沒有遺漏的。”

“好,那就上次見面的飯店吧,正好吃個午飯。”

“好,那就中午見。”

徐知木這邊剛掛電話,一抬頭忽然對上了一雙略有幽怨的眼神。

這會小學姐整扒在畫室的門口看著他,小耳朵一動一動的。

“怎么了清清?”

徐知木收起手機,走過去看著她。

“你剛才,跟誰說話啊……”

柳凝清眨巴著眼睛。

“沒誰啊,就是一會要和一個人去吃個飯而已。”

徐知木看著她眼里小吃醋的眼神,故意說道。

柳凝清眼神更加幽怨了:“男的女的?”

“女的吧。”

“女的,吧?”

柳凝清撅著小嘴,走過來看著他褲兜里的手機。

其實要在平時,她也不會這么疑神疑鬼的,都是因為昨天晚上肖嬌的話,現在她看徐知木總是一副時刻要出軌的樣子。

“吃醋了?”徐知木沒忍住捏了捏她的小臉,這個模樣的小學姐可真可愛。

“才不吃你的醋,你,你跟你那個女生去吃飯吧,不用管我……”柳凝清氣嘟嘟的,拍了拍他的胸口。

“好了,不逗你了,其實我一會要和勝男姐去談一下公司的業務,不信你看我手機。”

徐知木拿出手機電話的頁面讓她看了一眼。

然后小學姐又指了指今天的第二個電話。

是嘉嘉姐的。

徐知木頓時腿里全是腦……腦子里全是腿,呸!也不對。

看著小學姐有點懷疑的眼神,徐知木干咳一聲解釋道。

“這個……畢竟是咱們的金主爸爸,我這是正常請示工作,要不然你再看看我跟她的聊天記錄?”

“好啊。”

誰知道,這次小學姐還真有要查崗的意思,徐知木愣了一下,接著理直氣壯的打開了和葉洛嘉的聊天頁面。

“嘉嘉姐,在不。”

“在。”

“嘉嘉姐你不跟我客套客套?”

“不。”

上面都是很正常的內容,而且甚至兩人的聊天內容還冷冰冰的。

小學姐看著,心里竟然有一絲絲小甜蜜的感覺,這個家伙的嘴雖然每天都撩人的很,不過好像這些話也只會對自己說。

而徐知木則是有點冷汗,幸好把照片從聊天記錄里刪了。

然后徐知木故意哼了一聲:“清清,你這樣的行為是對我的不信任,你太讓莪傷心了。”

說著徐知木露出一副很委屈的樣子,柳凝清心里也有點不好意思。

情侶中這種行為,有時候的確挺傷人心的。

“你別生氣嘛……”柳凝清語氣瞬間軟了下來,她輕輕走過來抓住了徐知木的手。

“清清,你是不是以為我要去接別的女孩子,還偷偷瞞著你跟人家一起吃飯吧?我看起來就像是這么渣的人嗎?”

徐知木繼續裝作生氣,但是心里還真有點發虛。

因為一會,自己好像真的要去接另一個女孩子了。

不過現在安小米已經是他“干妹妹”了。

這應該不算,不算……

柳凝清眼底里閃過一絲委屈,她看著徐知木的臉龐,踮起腳尖親親了他。

然后看著徐知木的眼睛,輕輕說道:“不要生氣了好不好?”

“這就?一點誠意都沒有。”

柳凝清也有點泄氣:“那你說……怎么才叫有誠意嘛。”

“你說呢?”

徐知木忽然抱住了她,抵著她光滑的額頭,親了親她挺翹的小鼻子。

柳凝清渾身都是一軟,她有些怯生生的,這里可不是老家,在這里如果他真的要……要獸性大發的話……自己可怎么辦啊。

“男生就要這樣,把他給狠狠地榨干!這樣他就沒有心思出去出軌了!”

肖嬌的聲音忽然回蕩在她腦海里,柳凝清小臉通紅,沒有說話,但是少女緋紅的臉頰就是最好的答案。

徐知木抱著小學姐來到了辦公室里的隔間,層層反鎖。

“床都已經鋪好了……看來你是早就對我圖謀不軌了。”徐知木看著已經鋪的軟軟呼呼的雙人床,瞇著眼看向了小學姐。

“才沒有!你再說我,我就去畫畫了。”

柳凝清臉紅的不行,嘴都快張不開了。

“那可不行,進了賊窩里還想這么輕易就走?來吧,我的愛妃!”

徐知木抱著柳凝清直接躺在了床上。

“你,你別……我那個還沒走呢……”

“怎么這都幾天了?你吃炫邁了?”

“壞死了你,本來就是要一星期的好不好……”

徐知木笑著貼在她的身后:“那是不是等過去了,我們就可以……”

柳凝清沒有立刻回答他,最后哼了一聲說道:“你你不是說,要等我們買新房子之后才……才可以嗎?”

徐知木愣了一下,剛才好像是這么說了……早知道就不說了!

雖然徐知木有信心在今年就能買下一套房,但是這就意味著還要忍上好久。

不行,一想起就感覺身上有無數的螞蟻在爬,心癢難耐啊。

“清清,我能不能提前先申請一下額度,你就稍微的……”

“不行!你自己說的,男子漢大丈夫,要說到做到!”

柳凝清得意地哼哼兩聲,這個壞人總算是搬起石頭砸了一次自己的腳了。

徐知木長嘆一聲,這真是守著金山銀山去要飯啊。

柳凝清看著他失落的表情,轉過身輕輕撫摸著他的臉頰,柔聲說道:“我不是不想給你,我知道怕奶奶知道之后會擔心,而且,我也不是非要你買房子,但我還是希望,我們如果真的要……也要選在一個更溫暖的地方。”

柳凝清臉上帶著紅暈,但眼神里都是溫柔的愛意:“我不想就這么潦草的開始,但是請你相信我,清清最喜歡的就是你,所以請你再等一等我……”

小學姐輕輕吻了一下徐知木,柔情無限:“好嘛,老公?”

這兩個字,瞬間擊穿了徐知木所有的防線。

自己一個兩世為人的大男人,這一刻真的有一種忍不住要哭出來的感覺。

小學姐想要的不是房子,也不是豪車,她擔憂的也很純粹而簡單。

無非就是一種安全感而已。

他深深把小學姐攬入懷中,親吻著她的秀發:“清清,我等你,有你這句話,比給我金山銀山都要珍貴,我會陪著你,永遠。”

柳凝清眼眶濕潤,兩個人兒緊緊抱在一起,彼此聆聽著互相的聲音。

過了半個小時,徐知木都打算起來準備去辦其他的事了。ŴŴŴ.xxBIQUGE

而柳凝清卻輕輕扯住了他的衣袖。

“怎么了清清?”

徐知木這會心里其實已經很滿足了。

柳凝清眼底都是羞澀的春意,她輕輕眨動著眼睛,聲音小小的:“你,你還要嗎……”

“要什……”徐知木怔了一下,接著看向小學姐紅的不像話的臉頰,頓時懂了。

“柳老板娘的話,不敢不從,今日便舍身陪美人!”

徐知木摟著小學姐鉆進了被窩里。

五十分鐘后,小學姐先走出了房間,跑去了洗手間。

而徐知木則是扶著腰站了起來,先去辦公室里打印了一些資料。

走出的時候,小學姐也剛好從衛生間里出來,滿臉春色關不住,千嬌百媚入眼來。

她幽怨地瞪了徐知木一眼,這個家伙,怎么時間一次比一次……

壞死了!

柳凝清直接跑進了畫室里,把門給鎖上了。

徐知木則是稍微敲了敲門:“清清,我先出去辦事了,你畫畫別太累了,等晚上我帶你出去吃好吃的。”

柳凝清沒有回他,這會嘴巴真的好累,動都不想動,一個人躺在軟乎乎的沙發上,羞的連眼都不想睜開。

徐知木在門外笑了笑,又伸了伸懶腰,這會已經快十一點了,安小米應該也快到了。

出門開車。

徐知木一腳油門往學校外開去了。

由于各種問題xxbiquge地址更改為mida.cc新地址避免迷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我絕不當舔狗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3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