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重生之我絕不當舔狗  >>  目錄 >> 第228章 你還年輕,還能治

第228章 你還年輕,還能治

作者:貓戲狗  分類: 都市 | 青春校園 | 輕松 | 貓戲狗 | 重生之我絕不當舔狗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重生之我絕不當舔狗 第228章 你還年輕,還能治

翌日清晨。

徐知木做了一個夢,夢見小學姐大姨媽其實沒來,還異常的主動。

媚眼如絲,妖惑眾生,微微張開的粉唇閃耀著誘惑至極的顏色,一大片雪白肌膚映照在眼前……

就當小學姐即將褪下衣衫,露出那傲然身材,然后……一腳被人踹出了夢境。

徐知木睜眼一看,小武的小腳丫子就踢在自己的臉上。

這睡相可真夠難看的。

拿掉他的小腳丫子,徐知木看著睡的沒心沒肺的小舅子,心里有點郁悶。

要不是這一腳,可能夢里就能大飽眼福,順便解鎖新劇情了。

氣的徐知木在他的的小屁股上狠狠拍了兩下,但是小孩子睡眠深,小武又比較皮實,只是一轉身,又睡著了。

外面天已經開始亮了,炊煙已經升起,農村的人對一日三餐很講究,除了農忙的時候生活節奏也慢。

早餐是一定會吃的,很多人在城市過習慣了,回老家過年,也一定有被奶奶爺爺一大早喊起來吃飯,又回去睡回籠覺的遭遇。

徐知木伸了個懶腰,給陳煒打了一個電話。

“怎么了木哥?這么早。”

“一會中午來吃飯,去市場里買點海鮮過來,回來給你報銷。”

“買啥海鮮?”

徐知木想了想:“海參,象拔蚌,鮑魚,啥補你給我買啥……”

陳煒:“呃…木哥,你是不是昨天……”

徐知木:“大人的事不要打聽。”

“得,保證給你辦妥!”

掛斷了電話,徐知木伸著懶腰,其實昨天發揮還算可以,不算丟人。

但是男人誰會覺得自己太強了呢?

走出房門,徐知木走到了廚房,這個時候爺爺正燒著鍋,奶奶炒著菜,而柳凝清這會正在切著菜。

“孩子起來了,等會飯就好了,門口燒的有熱水,洗洗臉刷刷牙,今天一早去買的新牙刷。”奶奶看見徐知木過來笑著打招呼。

“好嘞奶奶。”

徐知木點點頭,目光卻看向了正在洗菜的小學姐。

今天的小學姐穿著那一身碎花長裙,系著圍裙,窈窕的曲線是蓋也蓋不住的。

白色的裙子一直沒見她穿過,想來是擔心碰臟了。

覺察到徐知木的目光,柳凝清面色平常,甚至是沒有去看徐知木,依舊認真地切著菜,只不過切出的菜明顯大小不均。

她還是慌了。

徐知木看著她潔白的小手和粉撲撲的嘴唇,會心笑了笑轉身先去洗漱了。

老家里沒有熱水器,早起都是在鍋里燒上一壺水放著,誰想洗臉的時候自己倒。

早飯很快做好了,徐知木借口去端飯,來到了廚房,小學姐現在正在拿著勺子盛湯。

“清清媳婦,早上好呀。”

徐知木笑嘻嘻走過來,想起昨天的大膽和旖旎,小學姐現在已經一半屬于自己了。

“別亂叫,別過來!”小學姐這會臉頰紅紅的,抄起勺子擋在了身前,昨晚的事也一遍遍沖擊著她的腦海。

越是克制著不去想,腦子就越是亂,還總感覺嘴里怪怪的……

“清清,你這是干嘛?你不會占了我的便宜就不理我了吧?”

徐知木一臉委屈的模樣,但是這一招已經對現在的柳凝清沒用了。

“呸!誰占誰便宜……你快端碗過去。”

他越說,她的腦海里關于昨晚的畫面越多,柳凝清覺得渾身都是熱熱的。

徐知木則是很認真地說道:“從生理學上來說,我的付出的代價最大,我才是吃虧的,清清你說你要怎么補償我?”

柳凝清聽見這幾個字,頓時面紅耳赤,拿起勺子就想要敲他一下,當然被徐知木輕飄飄地躲了過去,繼續嬉皮笑臉的。

柳凝清看著他一會,忽然張開小嘴說道:“今天……怎么不見你說要早安吻呢?”

徐知木聞言也抬頭看了看小學姐這張誘人的櫻桃小嘴,柔軟的唇瓣在晨光下似乎掛上了一層粉撲撲的濾鏡,格外誘人。

徐知木干咳一聲:“我覺得當代新青年還是要少一些情情愛愛,有這時間不如背倆英語單詞或者化學方程式……”

“無賴!”

柳凝清還是忍不住伸出手敲了他一下,不過正好,不要被這個家伙欺負!

至于這張小嘴……吃完飯再說吧。

接著徐知木轉身端著兩碗疙瘩湯走了出去。

柳凝清則是看著他離去的背影,然后舉起小手在手心里哈了一口氣,早就沒有味道了,只有淡淡香甜的味道。

昨晚的事情,對于柳凝清來說,已經太過大膽了。

不過能夠幫到他,柳凝清心里還是有點欣慰……畢竟這些事情,也只有自己可以幫她。

而且昨天他也說了好多好多好聽的話,還低聲下氣的求了自己,哼哼……

柳凝清的嘴角微微翹起,就是嘴里稍微有點酸酸的,以后要都是這么費勁可怎么辦啊……

徐知木又去房間把小武給拎了起來,這小家伙迷迷糊糊地去洗了洗臉,然后就抱著碗開始吃飯。

沒心沒肺的樣子,完全把昨天的事忘了一樣。

吃過了早飯,今天還有任務沒有完成。

雨過天晴,今天太陽很足。

這也是在柳凝清家的最后一天了。

徐知木打算今天幫著把玉米都曬曬,然后拉去村頭的打谷廠里,把玉米都脫粒。

然后把糧食該賣的都賣了,不能讓兩位老人再這么大遠拉著車去二三十公里外的糧站了。

小學姐把兩人的情侶裝拿了出來,昨天晚上已經洗過了,還是有點潮濕,就在院子里曬著。

就是看奶奶偶爾看著自己的眼神,柳凝清還是覺得有點羞羞的,雖然昨天已經把話都說開了,但是奶奶不知道那個時候徐知木就躲在衣柜里。

而且這情侶裝的事情,大家現在也都心知肚明了,這也算是認可了吧。

柳凝清又看向了剩下和爺爺一起抬玉米的徐知木,明明是那么優秀的男生,卻愿意為了她委屈自己干這些最辛苦的農家活。

柳凝清抿了抿嘴唇,哪種事情……她還是有一點點害怕。

但如果他還是很想要的話……柳凝清下意識輕輕咬了咬自己的小舌頭。

那自己也可以再幫他……

少女的臉頰帶著春濃的羞意,相互喜歡的兩個人,做任何事都是幸福的呀。

之后,徐知木和爺爺把玉米都裝袋完畢,開始往村頭的刨谷廠里送。

徐知木拉著車,這一車東西的重量確實不低,他這體質拉著都有些費勁。

再一想兩位老人拉著這么一車玉米,頂著大太陽天去二三十公里外的糧站,就為了多賣一兩百塊錢。

這點錢,還不夠在城里吃一頓飯。

其中差距,真的很難想象。

“孩子,累了就換爺爺來。”爺爺在后面推著,抬頭喊道。

徐知木笑道:“沒事,我吃得住。”

到了刨谷廠,這里打玉米是免費的,就是收這些玉米芯作為報酬,可以做飼料之類的。

這會排隊不少人,徐知木把車停在了路邊,給爺爺遞上了一根煙。

“孩子,你們明天是不是就要回學校了?”爺爺接過煙,看著眼前這個滿頭是汗的年輕人。

徐知木從車上拿過一條毛巾擦了擦汗水,回道:“是啊,后天就要開學了,怕路上堵車提前回去一天。”

“好好,去學校好好學,大學生都是坐在高樓大廈的空調房里,風吹不著雨淋不著,一個月都能頂的上我們種一年地了,以后在城市里買房子扎了根,也不用跟著在大山里了……”

爺爺其實不是特別能說話,說的每一句話都是非常樸實接地氣,又帶著一種最底層農民的心酸無奈和期望。

徐知木最清楚,爺爺口中所謂在空調房里的那些人,大部分只是拿著三千多塊錢,每天還需要擠地鐵擠公交,吃飯要不要加蛋都要考慮的月光族。

甚至很多時候都要靠幾張信用卡,或者某唄等平臺來回透支消費。

一座無形的山,也困住了多少在城市里漂泊的人。

所以,還是要掙錢,而且是掙大錢。

徐知木心里篤定著主意,扭頭向爺爺開口道:“放心吧爺爺,現在清清已經有自己的工作,學習也很認真,日子都會一點一點好起來的,等以后在城市里扎了根,接您跟奶奶去享清福。”

爺爺聽著,臉上的褶皺都樂開了一些,有點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上的帽子。

“我這老頭子就不去添亂了,種了一輩子地,也離不開這塊地,你們這些孩子能過得好我們也就放心了……”

徐知木默默地聽著,很多老人都是這樣,被城里的兒女接過去享福,結果每天都是在客廳里發呆。

兒女上班去,就剩老人一個在小區的高樓里,反而還沒有在老家里自在。

如果不是為了生活,誰愿意背井離鄉,誰愿意離開自己腳下的土地,誰又愿意離開自己的家人。

這兩三天的生活,對于他們而言可能只是一種體驗,可對于在這生活里一輩子的人而言……

這就是生活的全部。

平凡,艱苦,麻木,又時刻充滿著莫名而來的希望。

就像是這片沉默而堅韌的土地,寂靜無聲,孕育眾靈。

這段經歷會成為徐知木這輩子最難忘的時光。

隱入塵煙,俯身耕土,這不是電影而是現實,是苦難,也是詩歌。

而徐知木想要的,就是讓自己喜歡的人過得更好一些。

自己沒有太大的志向,也做不到達濟天下的能力,但眼前所見,便要力所能及。

隊排完了,打完了玉米,車子輕了一些重量,路上爺爺好幾次想要自己拉,但是都被徐知木給婉拒了。

今年的收成還不錯。

三畝地下來,大概三四十袋玉米,這么多光靠老兩口往糧站拉恐怕非要累出點病來不可。

一回到家,這山里的路不好走,徐知木身上的衣服幾乎被汗水濕透了。

“你這孩子看這汗出的,你這糟老頭怎么一直讓人家孩子拉著。”奶奶走過來拍了拍爺爺的手臂,爺爺則是憨厚著撓著帽子,也不知道說些什么。

“沒事奶奶,我這年輕出點汗正常。”

徐知木笑著開口,這會柳凝清也拿著濕毛巾過來,心疼地幫他擦著額頭和脖子上的汗水。

反正爺爺奶奶也都知道兩人的關系了,雖然明面上都沒說,但是這點動作二老就全當沒有看見,進廚房里開始忙活中午飯了。

“你路上不會歇歇啊,看你這汗……”

院子里只有兩人,柳凝清還是忍不住心疼,仔細地給他擦拭汗水。

徐知木享受著小學姐輕柔的動作,開口道:“心疼了?”

“嗯。”柳凝清點了點頭,柔柔弱弱,又滿臉心疼的小模樣,頓時讓徐知木有一種想要抱著她親一口的沖動。

“沒事,看見你我就不累了。”徐知木伸出手捏了捏她光滑的小臉。

但是柳凝清卻四周看了看,爺爺奶奶都在廚房,小武還在房間里看電視。

然后她就微微撅著粉嘟嘟的小嘴,有點小幽怨地看著他。

“怎么了?”徐知木問她。

“你今天……怎么,怎么還不親親……”柳凝清紅著臉,抬起好看的雙眸注視著他。

女生就是這樣,你每天要對她瑟瑟,她總會找借口避開,但要是突然有一天不理她了,她反而主動湊上來了。

這讓徐知木想到了吳京的某個表情包。

“我這會都是汗……”

“你!晚上明明是你要我幫你……你,你不能這樣,你嫌棄我……”

柳凝清這會委屈的很,明明都是這個家伙的錯,自己都沒有嫌棄他,他竟然還嫌棄自己。

徐知木看著這個樣子的小學姐,噗呲笑了起來,他當然不會嫌棄她啊,畢竟連她的小腳腳自己都能……咳咳。

“你還笑!”

柳凝清更委屈了,但是下一秒就被徐知木捏住了下巴,對著這張誘人的玉唇吻了下去。

時間不長,還是擔心爺爺奶奶隨時會出來,雖然二老心里已經默認兩人的關系,但是明面上還是有些尷尬。

“滿意了嗎?小癡女?”

“呸呸!不理你!”

柳凝清捂著通紅的小臉跑開了。

徐知木看著她的背影,跑動間不斷震顫的小翹臀曲線格外的勾人。

徐知木想起昨晚,手感確實不是蓋的。

午飯后,徐知木換上已經曬的差不多的衣服,開車準備去酒店把王寧寧和陳煒給接回來,順便去置辦點東西。

昨天晚上小學姐是手洗的衣服,這個天氣還好,要是到了冬天再這么手洗,非要有凍瘡不行。

買過來留給爺爺奶奶用也好。

“爺爺奶奶,等我一會把陳煒和寧寧都接過來。”

徐知木開著車先走了,柳凝清站在門口久久望著他離去的方向。

十月,門口的桂花樹正是開花的時候,微風一吹,香氣四溢。

然后回頭對阿奶說道:“阿奶,我們去采點桂花回來吧。”

徐知木開著車,一路來到了酒店,敲開陳煒的房門,結果發現敲了半天沒人。

然后就聽見隔壁房間里傳來了奇怪地聲音。

“哎呀,你這人能不能對準點?怎么這點事都辦不好……”

王寧寧躺在長椅上,而陳煒幫她貼著面膜,結果手一哆嗦給貼歪了。

“對不起對不起,我第一次貼這個,沒經驗,我再試試……”

陳煒有點尬尷。

“你快點,一會徐老板就要帶我們去清清家了。”

“好,給莪五秒,不,三秒就夠。”

房間是王寧寧的房間,聲音是王寧寧和陳煒的聲音。

徐知木站在門口略有迷茫,現在的年輕人都副本都推的這么快嗎?

而且煒哥這……實在不行就吃點偉格吧。

想了想,徐知木看了一眼時間,這的確有點耽誤不了了。

而且……老子昨天晚上還沒有辦成事呢,你倆也給我先憋著!

“啪啪啪!”

敲門聲。

“呀,肯定是徐老板來了,你先去開門。”

過了幾秒,陳煒打開了房門,徐知木站在門口看著他。

穿戴整齊,這才五六秒,這穿衣服速度是真快。

“木哥,你來了。”

“煒哥,你真是……迅猛。”徐知木拍了拍他的肩膀,寬慰道。

陳煒:???

“木哥你說啥玩意?”

“別解釋了,回頭給你找個老中醫,還年輕,還能治。”

陳煒:?????

什么玩愣?

由于各種問題xxbiquge地址更改為mida.cc新地址避免迷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重生之我絕不當舔狗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24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