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三百八十章 誰才是風暴?

第三百八十章 誰才是風暴?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三百八十章 誰才是風暴?

中條幸博有些畏懼的看了眼自己的老板,飛快的低下了頭,恭敬的道:

“社長,科大的官方微博、抖音號、公眾號以及官網都發布了這則公告。”

“明天上午?”w8.RG

難道說又解決了某個困擾華夏的難題,并且確信它足以為徐云洗白?

例如可控核聚變?

霓虹企業的情報部門就相當于國內的戰略調研部,不過稱謂上更加直白一些,屬于外務部門體系的一員。

阿斯制藥不是一家特別大的藥企,情報部門雖然沒有商業間諜那么夸張。

但由于會社在上個世紀就在津門開設了一家分廠,所以在大陸方面的消息渠道還是比較靈通的。

聽到德田恭一郎這番話,桌前的中條幸博的腰彎的更低了:

“社長,我們只打聽到科大邀請了很多媒體到場,其他就無能為力了......”

德田恭一郎聞言沉默片刻,少見的沒有發怒:

“我明白了,辛苦你了,中條桑,你先出去吧。”

中條幸博聞言雙手繃直,貼合在大腿兩側:

“哈依!”

待中條幸博離去后。

德田恭一郎又看了眼webex的會議室,發現其中沒有任何人冒泡。

隨后他想了想,出于穩妥起見,還是給科琳娜發去了一條信息:

科琳娜女士,冒昧打攪一下,請問您聽說了科大發布會的事情嗎?

過了幾分鐘。

科琳娜傳來了回復:

已經知悉,德田先生盡管放心,執行端一切情況正常,目前已加大輿論力度,爭取讓發布會未開先臭

看到這條回復。

德田恭一郎心口頓時一松。

科琳娜所在的advion公司和亞當斯·博羅納特所在的拜耳是這次計劃的主要領頭人,負責著計劃的具體實行。

其余的五家企業雖然也有出錢出力,但具體方案卻沒有經過他們之手。

如果說哪個環節會‘泄密’,那么只可能出在科琳娜和亞當斯·博羅納特那邊。

眼下科琳娜既然敢說執行端一切正常,顯然說明她和亞當斯·博羅納特已經確認過了一次情況。

換而言之......

科大的所謂發布會,大概率是一場虛張聲勢。

當然了。

也不排除和霓虹這邊一樣,在發布會上瘋狂鞠躬道歉以求原諒。

想到這里。

德田恭一郎站起身,手掌在自己的肋部兩側拍了拍,呼出一口悠長的氣息。

接著走到辦公室的一角,從一個陳列柜上抽出一把武士刀。

鏘——

只見德田恭一郎雙手握住刀柄,在空中胡亂飛舞了幾下。

如同一位大和武士一般,用居合斬仿佛將某個不存在的敵人切成了數塊。

“喲西,七家外企對一家華夏企業,輿論湖臉怎么輸?”

事實上。

被這個消息驚訝到的不止是德田恭一郎,同樣也包括了華夏社交媒體上的諸多網民。

半個小時前。

科大官方微博、公眾號同時發出了一條動態:

吃瓜請看這里,明天上午九點三十分,科大將舉行一場辟謠發布會,屆時將在b站、抖音、公眾號同步直播,歡迎轉發!#科大發布會#

吃瓜黨和徐云的‘友軍’們在看到這條消息的時候自然顯得很興奮,看熱鬧不嫌事大嘛。

但那些網爆黨就不一樣了。

幾乎所有網爆黨在看到#科大發布會#這個詞條的時候,心中都冒出了一張環保少女的表情包:

科大怎么敢的?

“這時候開發布會,準備把別人當傻子忽悠嗎,比如‘經詳細調查,我校學生徐云并未做過xxx之事,希望大家不信謠不傳謠’......”

“科大不會以為徐云解決了一個數學難題,現在就可以翻盤了吧?”

“真是搞笑,人品歸人品,才能歸才能,有才無德洗nm呢?”

“就這也配是c9大學,果然是爛透了......”

“人不要臉,至賤無敵!”

瞬息之間。

大量的抨擊言論瘋狂涌來。

甚至不需要科琳娜等人的推動,網爆黨們便將科大宣布舉行發布會的微博評論刷到了11萬。

要知道。

即便是不久前的某人,賬號被封前的最后一條微博也不過被噴到了34萬呢——其中還有不少是腦殘粉堅信自家哥哥是無辜的留言。

后來根據gowingio這家權威第三方數據平臺的解析。

當時峰峰微博下有著鐵粉表示的用戶評論大概有八萬多條,也就是噴峰峰的大概有26萬條左右。

而如今科大的這條微博,評論數已經接近峰峰當初的一半了。

某種程度上來說......

也算是以凡人之軀,比肩神明?

不過有這情況倒也正常。

因為科大的這個做法,已經觸及到了網爆黨們的底線。

它們的邏輯其實很簡單,一共可以分成三點:

1.我可以網爆你。

2.你不能回擊。

3.文字辟謠我不信。

接近十年來,包括官方在內,標準的辟謠發布會只舉行過三場。

一場是東航墜機后民航局的發布會,辟謠了一些網傳謠言。

另兩場比較敏感,此處便不多贅述。

除此以外。

頂多就是一些風控地區的情況通報順帶辟謠,以維穩為主。

再然后就沒了。

是的。

沒其他例子了。

其余的官方也好,藝人也罷,被網爆造謠后都只發了通告或者公告。

官方和那些明星尚且如此,就更別提高校了。

比如21年8月份。

當時蘭州某位研究生遇害事件沖上互聯網熱搜,成為一時之焦點。

悲劇已然發生,可就在眾人在為這名無辜學子的遇難而痛心時,一些人卻把這件事引向了與該事件毫無關系的蘭州大學上。

當時蘭大被網爆了整整一周,但校方依舊只能發布通告辟謠。

因為對于網暴受害者來說。

發布會一來需要足夠有說服力的證據,二來也代表著和網暴造謠黨不死不休,性質上要正式很多。

所以大多數單位或者藝人考慮到事件影響、牽扯進來的利益方原因,普遍不會選擇靠發布會來“洗白”。

他們更多的做法就是發通告,禁言,然后看看有沒有機會買個其他同行的黑料上熱搜吸引火力。

一般一兩周過去,熱度也就消了。

眼下科大不但敢選擇還擊,甚至還敢舉行一場公開的發布會,這把那些網爆黨的‘尊嚴’置于何地?

與此同時。

科大網絡安全中心內。

“張校長,田院長。”

王清塵熟練的封閉掉一處攻擊源,抬頭對一旁的張睿和田良偉說道:

“這已經是通告發出后遭遇的第43輪攻擊了,趨勢上明顯可以看到從散客行為進化成了有組織的攻擊,不過手法不太好判斷具體是誰。”

張睿見狀與田良偉對視一眼,有些感慨的說道:

“看來咱們的敵人這是不準備給我們反擊的機會啊,小王,你們頂得住嗎?”

王清塵將自己的一縷長發撩到腦后,很是自信的笑了笑,看上去下一秒就會蹦出一句‘插標賣首之輩爾’的霸氣臺詞:

“沒問題,比起咱們上一次遭遇的攻擊,這次的強度不算什么。”

王清塵說的上一次是指‘一個螂滅’上市銷售當天遇到的網絡襲擊,當時若非國科大被動性的扶了一把,科大的網安系統可能就要被攻破了。

于是在那次襲擊結束后。

王清塵便和徐云挖來的小榕一起給科大的安防系統做了個升級,防御效果提高了數個強度不止。

加上這些天王清塵等人已經做好了被黑客攻擊的準備,所以此時他們倒可以很從容的去應付那些襲擊。

看著王清塵的語氣不像在逞強,張睿頓時輕松了一口氣。

隨后他沉吟片刻,眼中閃過一絲決斷:

“既然后方安穩,小王,咱們就給那些網爆黨們再上一把火,爭取多炸點魚出來吧。”

王清塵聞言微微一愣。

回過神后。

他的臉上頓時浮現出了一抹激動的紅暈,握著鼠標的手都有點顫抖:

“張校長,現在就開始嗎?”

作為目前科大網絡安全的負責人,王清塵屬于整個計劃內避不開的一個重要環節。

因此他很清楚張睿所說的“一把火”是什么方案,更清楚這把火的意義:

中醫上有個屬于個寒熱相戰,冒然祛寒會導致心火發作,情況愈發糟糕。

因此想要治療這種病,就要先讓火完全燒旺,這樣等火過后,就能放心醫治了。

而科大這次要做的,就是給火再添一把柴。

預先使其滅亡,必先使其瘋狂。

看著一臉期待的王清塵,張睿再次點點頭:

“時間差不多了,開始吧。”

王清塵連忙抑制住內心的激動,飛快的在鍵盤上輸入了一段指令。

三分鐘后。

一些一直在關注徐云事件的微博用戶,忽然發現了一個情況:

不知為何。

當初曝光徐云渣男事件、這幾天每天都在哭訴徐云劣跡的‘受害者’誰能救我脫離魔爪,微博、某音、小紅書賬號同時被封禁!

而另一位宣稱自己寵物貓誤食‘一個螂滅’死亡的博主跳跳要吃飽飽,微博狀態上也出現了一道提示:

依據社區規范,該用戶處于禁言狀態。

兩個‘受害者’前后不過幾分鐘,便相繼失去了發言權。

從路人角度看上去,就仿佛是......

科大準備掀桌子了。

不過兩位‘受害者’雖然被屏蔽了賬號,但在前幾日的網爆過程中,已經有大量被認證的大v發表過了意見。

其中少部分在呼吁理智,一部分diss徐云的同時言語倒沒那么過激。

剩余的一大部分則相當極端,把徐云和科大從上到下噴了個遍,不乏掛人開盒的情況。

那部分極端的賬號,也因此受到了大量網爆黨的關注。

微博評論區成為了某些信息交換基地,甚至有人干脆建起了千人群,有規劃的組織爆破。

而這些大v賬號,也往往會在第一時間傳播一些事件進展。

于是很快。

一位微博名叫做本宮餓了怎么辦的認證大v,率先發出了一條內容:

呵呵,笑嘻了,科大一面發公告說要開發布會辟謠,叫大家明天吃瓜,一面把兩個受害者都消號禁言,40多萬轉發的微博瞬間消失,不愧是渣男母校,科大建議改成蝌大嗷,小蝌蚪的蝌。

在話題加持下。

這條微博在十五分鐘內的評論便突破了一千。

隨后三千...五千.....

轉發更是迅速突破了一萬。

誰能救我脫離魔爪和跳跳要吃飽飽這兩個賬號的‘犧牲’,瞬間將原本已經因著科大發布會而達到極致的網爆情緒,再次推向了更高峰......

各種陰謀論、謠言層出不窮,接著又有一兩個關注此事的v號被銷。

沒過多久。

這個消息也傳到了七家外企的‘作戰部’內。

記憶力好的同學應該記得。

此前曾經提及過另一件事:

考慮到科大可能的應對手段,幾大外企曾經準備了一批資金,準備去阻斷科大對話題的降權行為。

沒想到過去幾天科大壓根就沒有控評降權的想法,于是這一筆錢便省了下來。

見此情形。

原本就準備用輿論徹底將科大壓死的作戰部,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的便下達了一個全新指令:

將原本準備對抗降權的資金劃到輿論賬戶,然后

加大力度!

于是乎。

隨著刀樂的到位。

大量早先未曾出現的大v賬號,此時也‘義憤填膺’的開始發起了聲。

它們猶如風暴中的巨浪,層層疊嶂,遮天蔽日,一股又一股的向岸邊的海堤拍去。

然而這些巨浪并不知曉。

它們所依仗起勢的風暴,其實來自......

科大!

就這樣。

漫長的一夜轉瞬即逝。

時間終于來到了......

科大發布會當日。

明天翻盤!

我長的是息肉,在身體內的,痔瘡是什么鬼,莫要污我清白,凸凸!

或者光刻機?

又或者是發明了能讓作家日更兩萬的小黑屋?

篤篤篤——

德田恭一郎的食指緩緩在桌面上敲擊著,過了小半分鐘后,他又看向了中條幸博:

“中條桑,情報部門方面有什么消息嗎?”

“哪里傳來的消息?可靠嗎?”

咕嚕。

聽到中條幸博的這番話。

“納尼?中科大要開發布會?”

他們哪里來的底氣呢?

就靠一個梅森素數?

這顯然不可能。

德田恭一郎眉頭微微蹙起,有些疑惑的摸了摸下巴。

科大這時候舉行發布會的目的自不必說,顯然和徐云以及華盾生科有關。

“什么時候開始?”

“華夏時間明天上午九點半。”

只是......

原本想要斥責他行事慌里慌張的德田恭一郎頓時一愣。

回過神后,身板勐然一挺直:

德田恭一郎想了想,又問道:

閱讀走進不科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24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