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三百七十三章 死局?

第三百七十三章 死局?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三百七十三章 死局?

自己只是科大生命科學學院的院長,雖然有著院士職稱,但在科大校內卻頂多屬于高層的一員。

行政方面遠遠算不上“話事人“的概念。

那么這件事便與田良偉的行政權力一樣,層面已然超過了他的能力范疇。

“不過還有少數領導認為不管誰對誰錯,都不應該由科大來代替徐博士承擔壓力所以應該盡早和徐博士撇清關系……”w8.RG

田良偉默然。

徐云的華盾生科雖然潛力極佳,但和其他學院其實并沒有什么利益關系——比如科技史與科技考古系,比如環境科學與光電技術學院,又比如熱科學和能源工程系。

他們和徐云沒有任何實質上的往來,甚至不一定聽過徐云的名字。

在這種情況下。

你讓他們平白無故的為徐云承擔風險?

這顯然是不可能的。

這和“短視,、”迂腐,之類的無關,是基于他們自身情況作出的正常選擇。

想到這里。

田良偉不由看了眼一旁的徐云,又壓低聲音對王清塵問道∶

“小王,現在站在小徐這邊的都有誰?”

王清塵很快報出了幾個名字∶

“有潘副校長,趙政國院士,陸教授、杜教授…江院士,馬教授…還有張副校長。”

田良偉頓時心中一定。

王清塵報出的這些人有不少都是科大的中堅力量,有很大的影響力。

其中張副校長就是在當初徐云試藥搞出大新聞后,通知他科大準備進行消殺直播的張睿。

算上潘院士在內,如今有兩位副校長支持徐云,科大那邊應該暫時能穩定住。

接著田良偉又和王清塵聊了幾句,便掛斷了電話。

結束通話后。

田良偉重新坐回位置上,四下張望了幾眼。

剛才他和王清塵的交流內容很清晰,所以此時有不少與會者已經在刷起了科大的微博。

通過手機可以看到。

科大官微最近的一條微博內容是一段文摘,發布于四個小時前。

一般情況。

科大這類微博的評論普遍只有三到五個,偶爾有話題度能上個雙,然后就僅此而已了。

曾經有科

大校友戲稱,如果科大官微哪天的評論數能破五百,那么95的可能是某位大佬獲得了諾獎。

這也是絕大多數高校微博的通病,太涼了。

然而此時此刻。

科大這條微博下方的評論數赫然是……

并且每刷新一次,數量都會暴漲數十甚至上百。

按照這樣發展下去。

如果科大不進行控評,最后的評論區最少也會有三萬以上,甚至更多。

其中熱度第一的評論昵稱叫做“起床吃蛋糕“,內容是∶

慕名而來,聽說貴校能教人腳踏多條船和pua異性

這條評論的點贊數已經突破了五千,段落評論數超過了70條。

再下方的其他評論情況也差不多。

溫和點的就是陰陽怪氣,玩些梗來損人。

暴躁點的直接開始攻擊起了學校和徐云,比如“你也配進C9”云云。

另外還有一些看熱鬧不嫌事大的,一直在鼓噪著什么坐等刪評之類的回復。

毫無疑問。

輿論之勢已成。

過了一會兒。

一直沒怎么發聲的徐云忽然開口了,只聽他對顧群青道∶

“Aaron,現在咱們的產品銷量怎么樣了?”

顧群青抬起眼皮看了徐云一眼,搖了搖頭:

“不太樂觀,根據我們售后反饋的情況,產品在相關話題出現后就呈現出了下滑趨勢。”

“在最近半個小時,產品的銷量已經接近停滯狀態,并且有大量退款、差評出現。”

“按照現在的失態發展下去…情況可能會更糟。”

顧群青說話的時候一直關注著徐云的表情,生怕這位年輕的董事長心態炸裂。

不過令他輕松一口氣的是,徐云的表現還算是正常。

雖然臉色依舊凝重,緊繃的臉部線條也說明他的內心不太輕松,甚至額頭還有少許汗水。

但整個人的理智明顯還在。

這多少算是個好消息。

而實際上,徐云的心態比顧群青所想的還要淡定一些。

畢竟他的閱歷在那邊——雖然無論是上輩子還是副本中他都沒遇到眼下這種局面,所以著急肯定無法避免,但還不至于手足無措。

隨后徐云大口吸了幾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看著顧群青道∶

“Aaron,我看這樣吧,咱們分兩路行事。”

“你留在公司主持大局,盡量安撫員工的情緒,督促法務這邊把能做該做的流程都先走完。”

“唔…另外再去找高新區的楊泓祉主任,請他協助我們報案,高新區的牌頭可比咱們大多了。”

顧群青點點頭∶

“沒問題,徐博士,你呢?”

徐云接著指了指自己,繼續道∶

”至于我..就先和老師回科大,看看科大方面有沒有什么解決方案。”

看著分配任務的徐云,一旁的田良偉眼中閃過一絲憂色,提議道∶

“小徐,要不你還是先別回學校了吧,公司這邊有高管休息室,你在這兒避避風頭也好。”

熟料徐云搖了搖頭,轉身盯著田良偉,態度顯得很堅定∶

“老師,我能扛得住。”

田良偉之所以不想讓徐云回科大,很大部份的因素在于擔心科大校內的學生群體。

早先提及過。

從路人角度看來,這次事件就是純粹的巧合∶

“一個螂滅“事先“作惡多端“,但由于受害者大多數都是普通人所以消息未曾曝光。

結果今天某位網紅中了招,將產品問題曝光的同時,又找到了徐云的黑料。

在眾多水軍的推動下,目前大多數路人

其實已經不愿去深究了。

因此如果徐云此時選擇回校,等待他的必然是撲面而來的巨大壓力——最少也是非議。

但對于徐云來說,他必須要返回科大。

目前華盾生科不過剛剛成立,在眼下這種事情上能做的其實相當有限。

頂多就是報個警發個公告,再買點水軍呼吁理智罷了。

而科大則不然。

科大無論是在規模、人脈、影響力還是其他方面,都要遠高于華盾生科現有的體量。

所以如果說徐云還有什么翻盤機會,那么必然只能在……

科大!

會議室里。

看著態度堅定的徐云,田良偉沉默片刻,還是點了點頭∶

“好,你坐我的車吧,咱們一起回學校。”

隨后徐云又和顧群青交接了一些事物,會議就此解散。

下樓后。

徐云跟著田良偉來到了停車場。

田良偉的座駕是一臺奧迪A6L,走到車邊時,徐云下意識的便準備接過鑰匙來開車————這是基本的晚輩禮儀。

不過田志剛卻朝他搖了搖頭,指了指另一側∶

“小徐,你坐副駕駛去吧,我來開車。”

徐云微微一愣,倒也沒太過堅持,乖乖的來到了副駕駛位坐了進去。

田良偉顯然是擔心他此時心態不穩,開車容易出事,所以才要過了方向盤。

如果是其他時候,徐云保不齊還會和田良偉嗶嗶兩句。

不過今天嘛……

徐云自己也有點不自信。

畢竟他不是超人,驟逢這種事情能保住底線心態不崩已經很難得了。

想要做到心態完全放平,當做無事發生,這壓根就是不可能的事兒。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讓徐云開車,稍微一不留神就可能發生意外。

如果真的發生了車禍啥的……

那到時候可就肯尼迪看小電影————樂子大了。

于是無奈之下。

徐云只能坐在副駕駛位上,讓自己導師做起了司機。

田良偉熟練的倒車、啟動、上路,徐云則趁此空閑看起了手機。

此前由于開會的緣故,他事先將手機設置成了靜音,一直倒扣在桌面上,從頭到尾都沒打開。

結果此時一開屏……

鎖屏壁紙上瞬間顯示滿了各類消息提示。

其中未接電話117個,短信2100多條。

徐云順勢點開一條短信,發現號碼是個陌生的異地號,內容是∶

渣男,我xxxxx,你全家遲早被車XX!

徐云沉默片刻,手動將這條短信刪除,又隨機看了幾條。

上有長有短,不過內容幾乎一致∶

把徐云的戶口本噴了個遍。

甚至他在刷這幾條短信的時候,外頭都還有一些新消息出現。

很明顯。

徐云被開盒…也就是被曝光了聯系方式。

怎么說呢……

單獨討論這件事的話,倒是不怎么令徐云感到意外的。

實際上在看到熱搜之后,他便做好了這個準備。

畢竟這年頭的個人隱私泄露……

真不是啥稀奇事兒。

例如當初某個學生拍下了自己老師宣稱金陵大屠殺其實沒死那么多人的視頻,并且發到了網上。

結果第二天他的所有信息就被公開到了網上,一夜間上千條精日黨的辱罵短信涌入手機。

還有不久前川省師范大學請了個棒子教授開來講座,那位教授張口就是“端午節是我們棒子的”,一位學生忍不住噴麥,次日信息也被曝光。

更別提這件事的背后還有那些競爭對

手存在,把徐云開盒實在是太容易了。

好在這年頭隨著手機的發展迭代,轟炸騷擾已經不像早些年那樣只有關機一種選擇了————徐云點開手機設置,選擇只接入通訊錄白名單的電話和短信。

整個界面瞬間清爽了不少。

正在開車的田良偉見狀瞥了徐云一眼,問道∶

“小徐,被短信轟炸了?”

徐云點點頭∶

“嗯,意料之中,我已經開屏蔽了。”

田良偉一邊操控著方向盤,一邊暗自嘆了口氣。

雖然網絡上看到過不少相關新聞,但這還是他頭一次親身目睹開盒網爆。

當這種事發生在自己親近人身上的時候,即便他是堂堂華夏院士,此時心中也有些無力。

而另一邊。

處理好短信電話的徐云,繼續看起了微信。

與短信欄一樣。

沒有關閉微信號和手機號搜索功能的微信通訊錄處,此時赫然顯示著999的好友申請。

將頁面點開,入眼的依舊是一連串親切的問候。

說句實在話。

在接連看到了如此多負面的信息的時候,徐云在很短的幾秒鐘里,心中甚至冒出了一股回噴回去的沖動……

不過他最終還是克制住了這種想法,用略微顫抖的手指,將微信賬號設置成了無法搜索。

眼下徐云所面臨的情況,就如同他所乘坐的這輛車一樣,牢牢的將他禁錮在了一個封閉的空間,水泄不通。

接著他又點開最左邊的聊天名目,看起了各類對話框。

常用微信的朋友應該都知道。

一樣,最新消息會自動更新在最上方,以便用戶查閱。

因此當徐云打開微信對話欄的時候,排在最前頭的自然是他加入的幾個群聊。

每個群聊的最左邊,都赫然顯示著幾個弘治∶

有人我

其中排在第一行的群聊叫做“2019年全國建模大賽交流群“,是當初徐云在參加建模大賽時候加進去的,人數三百出頭。

成員少部分是老師以及賽事的管理人員,大部分都是參賽學生。

這也是徐云所有群組中為數不多的非科大群。

徐云印象中這個群組已經涼了有些日子了,不過此時卻在不停刷新著消息。

徐云沒怎么猶豫便點了進去,通過索引找到了艾特自己的位置。

國科大張揚:

“中科大徐云,(圖片)(圖片)(圖片)(圖片),當事人似乎在群里,不出來解釋兩句?”

此人發出的圖片正是那個抹黑徐云PUA博主的截圖,語氣很明顯看熱鬧不嫌事大。

而在此人的言論下方,評論就復雜很多了。

金陵大學林子明:

“臥槽,真的假的,當年徐哥建模拿的是國一吧”

桂林電子科技大學曾文娜∶

“哥個毛,吐了,渣男一個,惡心。”

哈工大——擰螺絲的撲街仔:

“桂林電子科技大學曾文娜,還沒定論呢,讓子彈飛一會兒吧。”

華東理工郭茵∶

“笑嘻了,出來了還叫沒定論?咱別裝理中客了成嗎?”

西工大祁全:

“華東理工郭茵,當年貴校耳機線的小作文似乎也po了不少證據,后來呢“

再往下就是各種互噴的言論了。

見此情形。

徐云搖了搖頭,選擇了退群。

他沒去嘗試在群里解釋,因為事情發展到這地步,已經不是一句兩句回復能洗得清的了。

接著他又看了幾個科大

群,討論的內容也都差不多。

有些人支持自己,表示再等等看有沒有反轉。

有些人則認為能力、成績和品行無關,徐云就是個渣男。

后者的數量相對要多點,男女都有。

沒辦法。

小作文和小作文之間,亦有差距。

有些小作文沒有邏輯,全是情感,次數多了其實大家也都有了一些免疫力。

但有些小作文就不一樣了。

比如那個誰能救我脫離魔爪寫的這篇文章,時間、地點羅列的非常清楚。

外加偽造出來的聊天記錄和錄屏,煽動性上還是很強的。

看完這些群聊內容,徐云的心中再次冒出了一股無力感。

太難了……

接著他將目光再次下移,從群組轉移到了好友聊天框,并且做好了挨噴的準備。

自己的好友有三百多個,也不知道會有多少人噴自己

一百五

還是一百

帶著這股有些頹廢的情緒,徐云再次看了下去。

不過看清留言的第一眼,他便微微一愣。

只見好友留言排在第一位的,赫然是裘生。

這貨在打了三次語音通話未接通后,直接發來了一句留言∶

“查到哪家搞的了嗎”

簡簡單單的八個字,卻讓徐云眼眶有些發熱。

這是事情發生到現在,他看到的第一條支持自己的消息。

隨后徐云繼續下拉。

接著很快,他看到了潘院士的留言:

“切莫心急,不要自亂陣腳,等我開會的結果。”

潘院士后方則跟著陸朝陽的話∶

“課題組一切正常,撐住,世上還是有公道的。”

再往后。

徐云還見到了其他一些微信好友的消息。

周佩瑤∶

“學長撐住!!!”

唐怡秋∶

“徐哥,微博出事了,有人在黑你。”

常禮成∶

“徐神,我就不問啥情況了,只和你說一件事————14號樓上上下下幾百號人,沒人信小作文!”

賀佳佳∶

“學弟加油,咱不信那小作文,等你自證清白!”

張和光:

“兒子,要不要到爸爸這邊住一段”

看著這一條條無腦支持自己的留言,徐云的鼻子忽然有些發酸。

近乎麻木的心臟處,隱隱升騰出了一股暖意。

原來……

還是有人相信自己的。

整整68位好友,除了兩位高中同學,其余一致站在自己這邊。

尤其是留言之中還有不少是女生,在眼下這種局面中更是不易。

徐云就這樣繼續下拉聊天框。

不過看著看著,在掃到某條信息后,他整個人忽然愣住了。

那是一條很簡短的內容,發信人是……

徐云的母親!

老媽∶

“兒子,潘院士剛剛打電話給我了,我和你爸已經了解了情況。”

“我用你爸的一句話來告訴你我們的態度————‘你要是有那腳踏幾條船的本事,還能把相親相成面試,”

“目前家里電話線已拔,我和你爸手機全部設置了白名單,包括外公外婆在內目前都暫居到了你小舅舅家里,切記保證自己心態平穩,家中一切勿慮。”

看著自己老媽發來的消息。

徐云沉默許久,忽然仰起頭,抽了抽鼻子,飛快的眨了幾下眼。

片刻過后。

他深吸一口氣,端坐好身子,有些發紅的眼眶里,浮現出了一絲的活力。

誠然。

現實不是漫畫,徐云也不至于夸張中二到四代目火影那般高喊“背負著XX之名所以絕不能輸,。

但另一方面。

他的心態確實平和了許多,至少……

手不再抖了。

就如同他上輩子寫時看到后臺的數據一般,徐云知道有很多很多人在支持著自己,在告訴著自己一件事∶

他不孤獨。

這股力量能不能創造奇跡他沒什么把握,但至少讓他暫時擁有了反擊的動力。

當然了。

話是這樣說沒錯,但是……

破局的點,又在哪兒呢

月末求

,通宵碼字!!!!

實話實說。

他其實能理解那些想要和徐云撇清關系的人的想法。

畢竟高校本身就是個很復雜的地方,有利益沖突,也有權力爭斗。

實際上別說科大了。

國內外任意一所高校都是如此,可以說如今全球沒有哪所高校是純粹的學術天堂。

也就是類似以前的“爆吧”。

接著很快,田良偉又意識到了另一件事∶

聽著王清塵傳來的消息。

”………科大微博被沖了?“

電話對頭的王清塵猶豫片刻,斟酌著道∶

”……具體還在商議中,可能還要一些時間才會出結果。”

“如今生命醫學學院、物理學院的大多數領導都堅持認為徐博士是無辜的,另外幾位領導持中立態度。”

想到這里。

他不由深吸了一口氣,對王清塵追問道∶

真正決定政策的群體是副校長,是校長,是校董。

而眼下因著徐云的言行,科大官微這個代表著學校形象的社交媒體被無辜波及……

“小王,學校方面現在準備怎么辦?”

田良偉整個人頓時一愣。

雖然他已經年過六旬,但“沖”這個字的意思還是了解的————這是指微博短時間內涌入了大量非正常評論,導致常規評論被壓在了下方。

畢竟科大目前擁有的院士足足高達37位,同時對于大多數人來說,科研和行政也只能二選其一。

閱讀走進不科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49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