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三百七十一章 瞬間惡化的局勢

第三百七十一章 瞬間惡化的局勢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三百七十一章 瞬間惡化的局勢

讓我們先把時鐘回撥一個小時。

作為一家銷售渠道主要在互聯網的企業,華盾生科對于互聯網的輿論和形象自然也相當重視。

因此在很早之前。

華盾生科便與其他企業一樣。

注冊了官方的抖音、微博、小紅書等社交媒體賬號。

這些賬號除了日常發布公司活動的通告、公司內外的一些小彩蛋之外,還負擔有另一個職責∶

那就是互聯網巡護。

通俗一點解釋……

就是高強度自搜。

遇到一些涉及“一個螂滅“的評價或者吐槽時,它們便會在下方進行留言。

例如“感謝小主使用我家產品“、“很遺憾您遇到了這種情況,已將售后客服聯系方式發給您了,之類的話。

這年頭小到三流化妝品,大到小米、華為這些企業,基本上都有這類巡護賬號。

屬于一種很常見的職能配置,很多時候干脆就是復制黏貼。

不過由于這種職務的話術相對較單一,工作強度也相對有限,所以薪資方面普遍不高。

很多企業都會把這個職位外包,或者交給內部員工的親屬去做。

例如華盾生科的賬號運營,便被徐云交給了幾位讀研的學弟學妹,讓她們在課余有空的時候過來打個下手。

如此一來。

工作輕松的同時也能賺點生活費。

時薪雖然和公司的正式員工略有差距,但比起外頭的兼職可要高上不少。

算是一個兼職的小福利。

今天負責賬號巡護的是當初吡蟲啉研發小組的周佩瑤,目前算是華盾生科半個員工的她在這段時間里小日子過得還是很愜意的。

“婷姐上午好啊。”

“林哥吃過了嗎?”

上午抵達崗位的周佩瑤熟稔的與幾位同事打了招呼,隨后來到了自己的工位上。

例行登上微博賬號,開始自搜起了“一個螂滅“的相關微博。

“一個螂滅“這個詞雖然沒有拜滅士那么精準,但在目前搜索技術的支撐下,倒也不怎么會出現搜到同音詞的情況。

所以周佩瑤搜出來的結果中,有相當部分都是與產品有關的內容。

“感謝您的使用,即日起‘一個螂滅,買二送一,詳情可以咨詢各大網商平臺(比心)!“

熟練的復制粘貼完這番話,周佩瑤例行朝下一條內容看去。

同時腦子里已經在考慮中午吃啥了。

然而在看到下一條相關微博的時候。

周佩瑤的神色便是微微一愣。

這條微博的號主叫做跳跳要吃飽飽,是個帶有黃v認證的寵物博主,粉絲數量70多萬。

從相關介紹不難看出,這位博主的主陣地應該是在小紅書和抖音,似乎小有名氣。

不過令周佩瑤驚訝的不是對方的身份,而是提到關鍵詞的微博內容。

那是一段長文∶

四年前,我孤身一人來到魔都這座城市,四周舉目無親,無依無靠,整座城市的繁華仿佛無我無關。直到某個雨夜,我在寵物市場遇到了跳跳

我不知道人和人之間是否有一見鐘情,但在見到跳跳的那一瞬間,我確信人和貓之間,一定有。

于是我毫不猶豫的拿出了一半的積蓄買下了跳閘跳,從那以后,我在魔都有了親人,即便是那間9平米沒有暖氣的出租屋,冬日里似乎也不再那么冷了

四年里,跳跳隨我拍下了第一只寵物volg,獲得了第一個、第一枚硬幣,最終讓我這個沒什么本事的女孩,成為了一位小有名氣的寵物博主

一陣抒情的內容過后,博主的內容驟然畫風一變∶

但是,就在今天,一切都變了

我住的小區蟑螂很多,之前一直用的是某品牌的蟑螂藥,效果有但不明顯。

上個禮拜我在刷某寶的時候看到了一款蟑螂藥的推送,號稱科大出品,對寵物無毒無害,效果驚人,于是我下單并且在收貨后放心的按照說明書把它涂在了墻上

結果今天上午我有事出門,跳跳在家的時候誤食了涂在墻上的蟑螂藥,等我回到家時,等待我的只有跳跳冰冷的尸體……

我從未如此恨過我自己————為什么要在今天出門,如果我提前一點回來,跳跳是不是就沒事了?

我也很那個蟑螂藥的產商,華盾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一個螂滅,這就是你們宣稱無毒的蟑螂藥必須要給我一個說法!!換我跳跳的命來!!!!

另外微博里還附加了一條視頻,周佩瑤點開后發現這是一段家庭攝像頭的錄相∶

一只很漂亮的布偶貓原本正窩在床上懶洋洋的搖著尾巴,看起來治愈而又安逸。

過了一會兒。

不知道是定時還是主人遠超操作,喂食器嘩啦啦的落下了一堆糕。

布偶貓輕快的跳到喂食器邊吃起了貓糧,接著視頻開始二倍速行進,很快將這段內容播放完畢。

吃好貓糧后的布偶貓開始在屋內溜達,結果溜著溜著,忽然來到了墻邊——同時也是攝像頭對得最準的位置,鼻頭聳動兩下。

開始舔起了墻壁。

不過布偶貓只舔了幾秒鐘,便重新跑到一旁玩了起來。

接著視頻又是一段加速。

待到右上角的時間過去了十五分鐘左右。

布偶貓忽然嘔出了一大口污穢,將床單染出了一大片黑暗色。

又過了幾分鐘。

布偶貓開始渾身抽搐,無力的癱倒在了床上。

三分鐘后。

布偶貓一動不動,完全失去了氣息。

微博發布于半個多小時前,此時的相關留言已經超過了150條。

其中有人驚訝于布偶貓去世————從名字上看這應該是一只網紅貓,惋惜而又感傷。

還有人則在詢問死因,比如是否確定是誤服了蟑螂藥。

或者就是表示自己也買了同款產品,現在就準備先去把膠餌清理干凈。

剩余一些粉絲的就比較極端了,無腦開始噴起了華盾生科,各種臟話層出不窮。

見此情形。

周佩瑤不由微微皺起眉頭,敏銳的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

作為一名生物專業的研究生,周佩瑤當初甚至參與過第五代吡蟲啉的研發,那篇論文的三作上都還掛著她的名字呢。

因此她很清楚。

無論是第五代吡蟲啉還是第一代吡蟲啉,壓根就不會對人和寵物造成危害————當然你要是跟喝旺旺吸吸凍似的喝下三五支那另當別論。

因為吡蟲啉的受體蛋白哺乳動物壓根就不存在,否則國家也就不會那么放心的允許產品售賣了。

想到這里。

周佩瑤連忙在微博下方打下了一段留言∶

“你好,這里是華盾生科的官方客服,很遺憾得知了這個消息,關于您反饋的問題我們非常關注,可否與我方進行更進一步的溝通呢”

發完留言后她又打開了對方私信,附上了售后部門的微信發了過去。

同時她還將這個情況通過公司的內部軟件,傳達給了公關部門的pr經理左子怡。

接著考慮到微博這種社交媒體不同于,許多用戶都存在有較長時間的回復間隔,對方可能一時半會看不到私信。

周佩瑤便重新返回了評論頁面,打算看看最新的情況。

然而在刷新微博之后。

周佩瑤忽然發現……

自己原先的那條評論已經

不見了。

奇怪……

莫非是評論次數過多被微博限言了?

不對啊。

雖然微博確實有這種風控措施,但針對的一般都是重復發言的情況,比如賣片小子啥的。

自己剛才的那段評論可不是短期重復的發送的某種話術。

不過考慮到微博抽風的例子也不少,周佩瑤便也沒過多在意,準備重新組織一條評論發出。

結果……

就在她按下“評論“這個選項的同時。

她的面前便出現了一行提示∶

對方已將您拉黑,您無法評論此條微博

周佩瑤∶

作為一名能夠考上科大研究生的學霸,周佩瑤的腦袋瓜還是很靈敏的。

在發現官方微博被對方刪評拉黑的瞬間。

她原先心中的那絲預感,便立刻具現成了一個念頭∶

這個賬號是奔著“一個螂滅“去的!

實話實說。

周佩瑤的這個判斷已經非常精準了,但接下來事態的,卻依舊遠遠超過了‘抹黑“的量級。

“小周。”

在接到周佩瑤的傳來的匯報后。

左子怡帶著一直待在公司的顧群青匆匆趕到了客戶值班室∶

“現在情況怎么樣了?”

周佩瑤連忙讓出身位,指著屏幕,臉色有些凝重的說道∶

“您看看吧,情況好像有點控制不住了。”

左子怡帶著顧群青來到屏幕上,二人滑動鼠標滾輪看起了評論。

比起周佩瑤剛看到這條微博的那會兒,此時微博下方的評論數已經增加到了四百。

其中除了緬懷貓咪‘跳跳,之外,還額外多出了一些受害者的評論。

這些評論無一例外,都是在聲討“一個螂滅”。

阿哲同學∶

“(流淚表情包)我家的狗狗也是誤食了他們家蟑螂藥死的,可以看我微博,求個公道!“

阿依今天也要可愛呀∶

“借樓,寵物誤食死亡1,我上個月就發微博了,但是一直沒有人回應,聯系淘寶客服也沒有任何回復。”

阿月∶

受害者1,這種企業為什么能堂而皇之的存在

左子怡與顧群青對視一眼,隨機點開了那位叫阿依今天也要可愛呀的微博。

這是一個ip地址在湖南的賬號,置頂微博赫然掛著一幅九宮格。

九宮格的內容與跳跳要吃飽飽大同小異,都是聲稱寵物誤食了“一個螂滅“后死亡了。

另外顧群青還注意到,這篇微博發布的時間赫然是在……

一個月前!

接著左子怡又掃了其他賬號幾眼,發現這些賬號也都在很早之前便發布了相關內容。

從路人角度看上去。

整件事的脈絡大致是這樣的∶

產品質量低下,坑害了不少寵物,路人長期聲討卻因曝光不足沒有效果。

結果在今天,“一個螂滅“偶然的害死了一頭網紅貓,靠著網紅貓的粉絲體量,才將整件事呈現于公眾眼前,受害者紛紛涌來聲援。

仿佛……

就是一起多行不義終自斃的反噬。

隨后左子怡想了想,轉過身,對周佩瑤道∶

“小周,過去這一個多月,你們都沒有搜索到這幾個用戶的微博嗎“

周佩瑤飛快的搖了搖頭,解釋道∶

“沒有,左經理,我們的操作記錄后臺都是有備份的,確實沒有搜索到這幾條微博。“

眼見周佩瑤似乎有些緊張,一旁的顧群青主動擺了擺手,寬慰道∶

“小周,別太著急,你搜索不到這些微博是很正

常的————他們只需要提前把微博設置成只有自己可見,你們在搜索欄自然就發現不了。”

周佩瑤微微——愣,旋即恍然。

原來如此……

顧群青所說的套路在微博上很常見,屬于一些股市、幣圈或者風水博主慣用的套路。

以風水博主為例。

他們經常會提前把當紅藝人的所謂“面相““生辰日期“寫成文章,然后按內容分類。

通常是夸面相好事業有成新劇大爆的一篇,貶低面相不好、生辰時間差的數篇。

下場一般就是pc、偷漏稅、家暴這些。

寫完后便設置成只有自己可見。

待到某位藝人出了意外翻車,他們就會解開那篇的權限,然后把文章置頂。

再買一些號到處吹噓自己算得準,忽悠一些人去遠程算命。

這種遠程算命一次價格大概需要200,經常有人被騙.

那幾位聲稱寵物誤食蟑螂藥死亡的用戶必然也同樣使用了這種手段,這才令周佩瑤等人事先無法察覺。

很明顯。

這是一次事先就早有預謀的黑手!

“麻煩了呀……”

看著評論每分鐘增加幾十條的微博,顧群青不由皺起了眉頭∶

“網上這些用戶可不會管咱們的產品是否不會危害到寵物,他們向來都是看熱鬧不嫌事兒大,另外還有一些水軍在帶節奏……“

“不出意外的話,這篇微博很快就會上熱搜了。”

一旁的周佩瑤沉吟片刻,試探著問道∶

“顧經理,我們能不能先聯系微博那邊,把這篇文章給撤下來“

顧群青搖了搖頭,深吸一口氣∶

“恐怕很難,且不說屏蔽內容會容易落人口實,光從如今的陣勢上來說,對方必然已經事先和平臺方面達成了一致。“

“也就是這篇文章實際上是被“保送“上去的,很難通過降權手段將它冷處理。“

說到這里。

顧群青忽然想到了幾天前,徐云隱隱暗示的那番憂慮。

現在果然成真了……

隨后他沉吟片刻,眼中閃過一絲果斷,看向了左子怡∶

“hellen,麻煩你辛苦一下,現在就去擬定相關聲明,內容直接去回應那幾個評論說道的情況。“

“熱搜這邊我來聯系,雖然咱們降不下它們的熱度,但可以把公告先頂上去。“

“另外立刻通知法務,讓他們準備相應的起訴材料,有沒有用先別說,至少把姿態做出來————這年頭發律師函沒人會信,但不發帶來的影響更加惡劣。”

左子怡飛快的一點頭

“明白,我現在就去辦!“

說著她便轉過身,準備去執行顧群青制定的臨時方案。

不過剛沒走幾步。

她的身后便傳來了周佩瑤的又一陣輕呼聲∶

“不好了,顧經理,左經理,快看這個!“

左子怡聞言連忙停下腳步,轉過身,快步返回了周佩瑤的身邊。

顧群青已經接過了手機,目光前所未有的凝重。

只見周佩瑤的手機上,此時赫然顯示著一篇微博文章的標題∶

《實名舉報華盾生科董事長徐云,所謂“學霸“的外表之下盡是污穢!》

章說可能還要一段時間才恢復,無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9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