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三百五十九章 這章其實揭示了一個真相(下)

第三百五十九章 這章其實揭示了一個真相(下)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三百五十九章 這章其實揭示了一個真相(下)

觀察力強的讀者可能已經發現了。

在徐云此前設計的實驗方案中。

他先是排除了相同方向鉛離子的激發可能,接著規劃出了如何篩除多余的帶電粒子。

但還有一個步驟并沒有說明,那就是

怎么才能收集到孤點粒子呢?

要知道。

目前很多所謂的微粒,實際上很難——或者說沒多少可能能被肉眼看到。

比如夸克。

夸克為亞原子結構,目前沒有任何一種顯微鏡可以對亞原子結構進行觀測。

即便是掃描隧道顯微鏡stm及其衍生的掃描探針顯微鏡spm,在平行和垂直于樣品表面方向的分辨率分別可達0.1nm和0.01nm,也依舊只能分辨到單個原子。

只是由于色緊閉原理的緣故,我們可以判斷出它的很多特性罷了。

比如用如紅色的up夸克與反紅色的antidown夸克結合可以得到介子。

三個顏色或三個反顏色結合可以得到重子等等

目前這些比原子更小的微粒,大多數都只是大型加速器之類實驗收集散射出來的粒子信號,然后用模型去對它們做的性質解釋。

也就是那些微粒確實存在,但很難觸摸。

除了質子、電子等少數情況,其他微粒的生成都需要一定的技術力。

至于孤點粒子么

顯然不在容易收集的范疇——即便在微觀世界里,它都沒有“實體”呢。

因此想要對孤點粒子進行基態處理,徐云他們還有一件個環節需要先行解決:

那就是如何去‘活捉’到孤點粒子。

只有‘活捉’了孤點粒子,才能將它們聚集并且形成基態。

就像前頭舉過的高速公路的例子一樣,鏟車能把所有車子推聚到一起的前提,就是車子本身要是個實體。

這個現實世界里看似簡單到近乎弱智的概念,在孤點粒子面前卻是個難題。

而徐云‘活捉’孤點粒子的方法嘛..

華夏有句老話。

叫做解鈴還須系鈴人。

意思就是想要解開貞操帶,就必須要讓那個鎖貞操帶的人來才行。

這句話同樣適用于今天的這個實驗。

至于孤點粒子的系鈴人,自然就是4685Λ超子了。

也就是當初微粒愛情故事中的.

女主人公。

正是靠著它(她)與孤點粒子的交互作用,潘院士他們當初才觀察到了孤點粒子的信息。

只是這一次。

Λ超子的任務不再是和孤點粒子一同去殉情,而是將孤點粒子吸引到一起。

這一步靠的便是

Λ超子體內的那顆介子。

眾所周知。

在物理學界,激發介子的方式有很多。

例如霓虹的t2k實驗,就是用質子流撞擊石墨產生π介子和k介子。

然后它們衰變,主要產生μ子和μ中微子。

徐云這次設計的,則是讓Λ超子去撞擊p型半導體。

這種方法可以生成108秒壽命的介子,這些介子可以給孤點粒子擁有極短時間的‘實體’狀態——當初的微粒愛情故事中,正是4685Λ超子給出了一顆介子,才讓孤點粒子能夠觸摸到超子的軀體。

靠著這短暫的時間,便足夠下磁光囚禁阱了。

某種意義上來說

這也算是美人計?

視線再回歸到實驗的通道里。

在經過各種手段的篩除后。

通道里只剩下了孤點粒子以及4685Λ超子。

二者互相摻雜,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不過很快。

隨著預設的程序....或者說代碼的激活,一套準直器開始聚焦運行。

很早以前提及過。

加速器加速粒子一般是電場加速或者微波饋入能量,需要粒子帶電。

4685Λ超子作為一種不帶電粒子,自然不能實現加速。

不過沒關系。

電中性粒子無法加速,但可以減速的嘛。

比如核反應中可以施加中子慢化劑,而4685Λ超子的減速,只需要

加水的硼砂。

準直器通過不參與反應的光子確定了耦合參數,一塊放有加水硼砂的陶瓷板從通道上空落下。

休——

一束又一束的孤點粒子與4685Λ超子混合束流穿過。

孤點粒子由于無實體的特性不受影響,照常飛過。

4685Λ超子則被減速。

兩種粒子就此分離。

接著很快。

減速后的4685Λ超子重重撞擊到了另一塊p型半導體上,4685Λ超子的重子數失去守恒。

短短的1015秒內。

p型半導體的周圍便出現了數以萬計的介子。

與此同時。

領先一步的孤點粒子仿佛受到了吸引,從頭前的身位瞬間閃爍到了p型半導體周圍。

在與介子結合后,他們短暫的獲得了實體。

這些孤點粒子就像是當初前來救援艾斯奧特曼的五兄弟一般,被希波利特星人的陷阱(磁光囚禁阱)給牢牢的捕捉到了。

這一切從束流發射、碰撞、篩選到結束,現實之中只過去了

1.14514秒。

徐云和陸朝陽等人的心中甚至還來不及產生各種情緒,面前的顯現屏便出現了一道綠色的長方形框架:

已捕獲

這是預設定程序在捕捉到孤點粒子后會自動彈出的提示,確認成功與否的邏輯主要是區域能量的變動。

“小徐!”

由于精神太過集中,負責觀察耦合態數據的梁浩然也顧不得叫徐云徐博士了,下意識便喊出了平日里對徐云的稱呼:

“實體孤點粒子已經已經捕捉到了,根據衰減圖表來看,如果我們不上其他手段,它們大概可以持續‘實體’狀態15秒鐘!”

見此情形。

徐云不由和陸朝陽對視一眼,連忙轉頭下令:

“降溫,立刻降溫!”

啪啪啪——

溫度示數表前的葉瑩瑩聞言飛快的輸入著指令,同時問道:

“徐博士,溫度降到多少?”

徐云大手一揮:

“200nk吧,反正咱們不是歐洲人,不缺電!”

“明白!”

這是低溫領域常用的一種單位,為10的9次方k。

人類早在19995年完成第一次玻色愛因斯坦凝聚的時候,就已經達到了這個精度。

如今實驗室最低溫度紀錄已經突破到pk量級,即絕對零度以上三十八萬億分之一攝氏度的數量級。(/d/10.1103/physrevc.13.1236)

只是‘世界之眸’試驗艙目前還沒那么精尖的設備,同時徐云此番的需求倒也不至于那么高,200nk就差不多了。

溫度很快開始下降。

零下26度

零下38度

零下73度.....

零下206度

直到

短短3秒鐘內,捕捉地帶的溫度便無限接近了200nk。

隨著溫度的降低。

大量暫時擁有實體化狀態的孤點粒子,就這樣徹底被凍結在了p型半導體周圍。

隨后一個磁剛度為9.4t·m的雙消色差結構頂點探測器緩緩從通道上方落下,開始以云室手段對孤點粒子進行研究。

早先梁浩然曾經說過,孤點粒子持續實體的時間大概有十五秒鐘。

畢竟這次的實驗過程中4685Λ超子是先一步消失的,并非像當初那般直接與孤點粒子對撞。

交互作用的量級遠不如潘院士他們第一次實驗時那么高,持續時間自然就會長一點。

而從他匯報情況到徐云做出指示、葉瑩瑩輸入口令、溫度下降的所有環節,耗時大概在.

10秒前后。

也就是說.

被凍結的孤點粒子,這時候其實已經開始衰變了。

眾所周知。

當一個粒子衰變后。

它的末態雖然帶著動量。

但如果從相對初態粒子的靜止坐標系里看,末態粒子的能量和,就是初態粒子的質量。

因此在計算末態粒子不變質量時,會在末態粒子質量這里有個delta函數。

同時呢。

由于初態粒子是不穩定的,根據量子力學的原理,不穩定粒子會有一個”寬度“——半寬度的倒數即是其壽命。

所以在技術手段上,可以根據這個情況做出不變質量事例數的二維圖,然后通過明顯的峰來判斷粒子是否處于基態。

因此很快。

項目組便開始了相關檢測。

“噴注進行中,樹圖階已經傳輸到主操作端了!”

“高能光子結果不太明顯,不變質量分布似乎沒啥規律.”

“沒關系,這是正常的,畢竟孤點粒子本身就沒有靜質量定義嘛,我們的設備精度測不出來那些數據不算意外——話說高能mu子的結果怎么樣?”

“費曼圖已經出了,性質上有些類似共線發散,也就是非常靠近某個末態性狀。”

“徐博士,重構硬散射過程的圖表我也發給你了.”

“徐博士,外賣大概還有一個小時會送到”

各種各樣的信息,慢慢的規律到了操作臺。

所有人都在專心致志的負責著自己的工作,將各項數據收集、錄入、計算。

徐云和陸朝陽也沒干看著,也都親自下場處理著各項數據。

就這樣。

時間一分一秒的緩緩流逝。

兩個小時后。

徐云和陸朝陽面前的顯像屏上,赫然顯示著一張有些古怪的圖像:

圖像的內容是類似丘陵一般有些起伏的3d模型,其中大部分區域雖然有凸起有凹陷,但幅度都相對較小。

唯獨最左邊的區域例外。

只見此時此刻。

最左側的區域中,有著一根如同擎天柱般直直聳立的凸起,畫風極其異常。

其他起伏區域在它面前,猶如普通人類站在迪迦的身邊般渺小。

仿佛

所有的東西都累加在了這里一樣。

看著這幅圖像。

徐云不由與陸朝陽對視一眼,二者眼中同時閃過一絲喜色,輕呼出了一口氣。

隨后陸朝陽主動讓開半個身位走到一旁,同時對徐云投了個眼神,說道:

“小徐,這事兒你來說吧。”

徐云心知陸朝陽這是在給自己造勢的機會,便客氣的朝他點了點頭。

接著他轉頭看向臺下眾人,沉默片刻,說道:

“各位,請安靜一下。”

臺下頓時落針可聞。

徐云胸口微微鼓起,深吸一口氣,說:

“現在...我正式宣布,在大家的不懈努力下,我們已經成功完成了孤點粒子的基態化處理!”

“考慮到孤點粒子的特殊性,目前應該還沒有其他小組與我們在同個賽道上進行競爭。”

“所以某種意義上來說,我們這也是整個物理學界內對孤點粒子基態化的”

“首破!”

隨著徐云這番話的出口。

現場的氣氛微微一凝,旋即便爆發出了一陣歡呼聲與掌聲:

“蕪湖徐神牛批!

“烏拉!”

“歐耶,首破!

這股氛圍可不是眾人為給徐云捧場而刻意裝出來的姿態,而是反饋了他們內心真實的想法。

畢竟一來這是眾人共同努力的結果,也是項目組的開門紅。

從玄學角度來說,無疑算是一個極佳的好彩頭。

二來嘛.

也有個很現實的原因。

那就是隨著孤點粒子基態化的首破,即便項目組接下來沒有任何成果產出,他們都穩穩的可以混到一篇中科院二區起步的期刊二作。

沒錯,二區起步。

如果運氣足夠好.

甚至可能更高!

這可不是臆想,而是有現實數據支撐的。

截止到2022年。

物理學界觀測到ψ高度震蕩的粒子/準粒子只有18種。

最早的是1995年的銣,最近的是2011年的激子。

這18種微粒除了鍶登上了《advanphysicsx》、鈣登上了《scipostphysics》這兩篇中科院二區期刊之外。

其他16種全上了一區期刊——其中還不乏s那檔的究極高峰。

所以如果單獨討論徐云他們今天的實驗成果,一區期刊其實都不存在所謂運氣好能上的說法,而是保底的囊中之物。

別忘了。

潘院士和趙政國那邊發現孤點粒子的論文還沒發呢。

等時機合適。

他們必然會帶著徐云為共同作者,發表一篇描述孤點粒子的論文。

那是一篇必然能上s期刊的成果,勢必將引起很大的討論度。

如此一來

單純孤點粒子的基態化技術就可能會被視為衍生研究,自動的下滑了一檔了。

就像兩支參加英雄聯盟s賽的隊伍,一支突破歷史進入了四強,另一支則拿了冠軍。

四強隊伍雖然創造了最好成績,但在冠軍面前,熱度必然要被分走一大半。

徐云他們此時面臨的就差不多是這么個情況。

但即便如此,項目組上一區的幾率也不會低于

如此一來,眾人怎能不欣喜?

有沒有人能猜到章節名是什么意思?不明白的可以插個眼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714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