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三百五十三章 趙政國的來意(上)

第三百五十三章 趙政國的來意(上)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三百五十三章 趙政國的來意(上)

實驗室內。

聽到裘生的這番話。

徐云瞳孔頓時一縮。

裘生所說的流變儀屬于振蕩流變學的檢測手段,可以用來檢測大多數膠粘劑的粘度。

雖然從嚴格意義上來說,膠劑的好壞并不全靠粘度,有些時候還要考慮內應力之類的情況。

但那個驢毛化合物物的粘度只是裘生隨手一測,這便可以說明很多問題了。

隨后他看了裘生一眼,認真問道:

“老裘,你說的黏液...是本土驢的汗液?”

裘生重重點了點頭,再次抽出一份報告,遞給徐云:

“沒錯,準確來說,應該是本土驢的頂漿分泌液。”ノ亅丶說壹②З

徐云連忙接過報告看了起來。

在生物學中。

外分泌腺的分泌方式主要有以下三種:

局部分泌。

頂漿分泌。

以及全漿分泌、

在2022年的互聯網上,經常可以看到這么一種說法:

狗是沒有汗腺的,所以它只能吐舌頭散熱—這里的狗不是指狗作者,而是真的狗。

但實際上呢。

這種說法并不正確。

其實狗的大汗腺分布于腳底以外的全身皮膚,小汗腺的泌尿腺則只分布于腳底的皮膚。

只是狗這種動物做不到通過排汗來調節體溫罷了。

一些貓和狗之所以會得皮膚細菌感染,實質上就是汗腺發生的感染。

順帶一提。

如果家里有養狗的同學可以試著聞聞狗的腳,那就是狗汗的味道,跟臭豆腐似的賊上頭。

而除了狗之外,驢自然也有汗腺。

驢的汗腺屬于頂漿分泌腺,是腺細胞在分泌過程中,細胞頂膜受損,細胞頂部的一部分胞漿與分泌物一起排出的方式。

而之前提及過。

在當初楊院士的研究過程中。

在相對濕度從0增大到100%的情況下,本土驢驢毛的軸向腫脹僅有1%。

而楊氏模量與切變模量的比值,卻從217:1減小到了15:1。

從當時這段內容沒有本章說可以得出結論,各位同學想必已經明白了那個研究成果的意思。

沒錯!

驢的毛發間有一種東西,牢牢的將驢毛的軸向腫脹給束縛住了。

如今想來......

莫非導致這個現象的物質,就是裘生所發現的那種粘液?

徐云仔細思索了一會兒,理論上似乎......

真有可能?

畢竟......

物質和元素是不一樣的。

目前已經發現的元素有118種,但它們組合出的物質卻可能有無數種情況。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咖啡豆。

深烘和淺烘兩種方式烘焙出來的咖啡豆口感不同,而這種情況的實質便是內中生成了不同的物質。

有些物質目前已知,有些物質卻暫時未知—這里的未知不是檢測不出來,而是沒有檢測的意義。

正常一杯咖啡里頭,光含鎳的物質就不下十幾種甚至更多。

所以在物質表上你往往能看到XX糖、XX酸,XX基化合物,卻看不到具體的名稱,原因就在這里。

咖啡如此......

本土驢,自然也存在這種可能性。

況且別忘了。

阿膠這種早期明膠,便是出自驢身上的呢:

很早以前阿膠就被用于貼笛膜,又薄又粘,因此——

裘生說的情況,或許還真的存在?

想著想著,徐云的表情隱隱有些微妙。

尚未面試的除口臭牙膏需要用到驢毛。

微生物電池也要用到驢毛。

止血明膠則需要用到驢的汗液......

嘶......

該不會今后還有其他技術,也同樣要用到驢兄吧?

就在徐云思維擴散的同時。

驢圈之中。

和驢妹恩愛完正在休息的驢兄忽然猛一激靈,驚恐的睜開了眼睛,在驢妹詫異的目光中飛快的環視著周圍。

幾秒鐘后。

驢兄輕輕松了口氣。

還好還好。

原來是噩夢啊,嚇死驢了。

剛才它在夢中夢到自己回到了宋朝,被做成了驢肉火燒,一群人圍在一口大鍋前談笑著下酒分食。

驢肉火燒可是這個世界上最恐怖的酷刑了,沒有任何一件事能超過它!

嗯,一定!

魯迅曾經說過一句很有名的話:

人和驢的悲歡各不相同。

因此徐云和裘生并不清楚驢兄此時冒出的心靈感應,在看完實驗報告后,他們在極短的時間內便達成了一個共識:

有搞頭!

“老徐,我是這樣想的。”

這兩貨把腦袋湊在一起,只見裘生掰持著手指說道:

“你看哈,雖然微生物電池只是剛剛立項,凝血明膠更只是停留在概念階段,但咱們現在的情況卻有些特殊。”

“不同于其他一些化學或者物理實驗,咱們發現的異常都和驢兄的衍生物有關,成本方面幾乎可以以零為記。”

“所以......"

“咱們是不是可以步子大點,批個幾千塊錢準備一些設備,然后試著開始去研究研究?”

“我估摸著即便失敗,最終的虧損也就兩三千塊錢和幾十斤的驢毛吧。”

徐云很是贊同的點了點頭,總結了一句:

“反正不要錢,多少試一點嘛。”

“驢兄如今已經有了驢妹,就像婚后的老男人謝頂其實也無所謂一樣,驢兄的毛發也就沒必要保持的特別整齊了。”

不知為何。

說這話的時候。

徐云下意識的撇了眼一旁趙政國有些稀疏的頭頂。趙政國:

十分鐘后。、、

兩個項目的雛形就此成立,初始實驗成本的大頭主要在于喂養驢兄的草料。

處理好裘生這邊的事兒,徐云便轉頭看下了趙政國:

”趙院士,不好意思,讓您久等了,不知道您今天找我有什么事?”

趙政國臉部肌肉微不可查的抽動了兩下,深吸一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小徐,你還記得之前你計算出來的那條微粒軌道嗎?”

徐云點點頭:“當然記得。”

記憶力好的同學應該記得。

在完成北宋副本后,徐云得到的獎勵中曾經包括了曾經得到一道公式。

公式可以分成三個小項,后來徐云計算破解出了其中的第一部分,發現那是一條疑似微粒軌道的方程。

于是他便將這個軌道數據交給了潘帥和趙政國,交由他們去進行研究。

在進入小麥副本之前。

徐云曾經聽說實驗已經有了結果,但卻被高度保密了起來—當時就連徐云這個軌道的發現人都被告知,具體內容無法通過電話或者互聯網傳遞,回到科大后將有專人與他進行聯系。

實話實說。

在今天之前,徐云便已經對那個未知粒子有了一定猜測。

只是沒想到的是......

按照此時的情況分析,那顆粒子的重要性遠遠超過了自己的預計。

它甚至重要到了....由趙政國親自出馬聯系自己。

國何許人也?

這可是堂堂華夏工程院院士,曾經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燕京譜儀量能器組組長,中科院物理一室主任、實驗物理中心主任,現任科大物理粒子研究中心的一把手!

在目前國內的粒子物理這塊,趙政國可以穩居前三。

能讓這種大佬專程前來通知的事件,一定不會小到哪兒去。

隨后趙政國看了眼一旁的裘生,笑著對他道:

“小裘,能麻煩你下去幫我買包黃鶴樓嗎?錢我待會微信轉給你。”

裘生微微一愣,旋即便反應了過來:

“沒問題。”

說完意味深長的拍了拍徐云肩膀,轉頭離開了實驗室。

徐云見狀沒有出聲制止,更沒有說什么'裘生不是外人'這種話—他和裘生有著兩輩子的交情,但趙政國卻不知道。

更別說裘生自己顯然也有這覺悟。

如果強行把裘生留下,反倒會顯得自己情商很低。

待裘生離開后。

趙政國臉色一正,對徐云說道:

“小徐,在告訴你實驗結果之前,我想先考你一個和微粒有關的問題。”

徐云將兩個塑料杯擺在趙政國和自己面前,先給趙政國倒了杯水:

“您說。”

“假設某個微粒的自旋是半奇數,那么你覺得它可能是什么粒子?”

“自旋是半奇數?”

徐云停下了給自己倒水的動作,斷了水的壺口懸停在桌面上方二十厘米:

“就這一個條件?”

“嗯,就這一個。”

徐云聞言,心中冒出一股疑感,不過嘴上還是乖乖答道:

“自旋是半奇數的微粒只可能是費米子,電子、質子、中子、重子都有可能—這個條件只能分析到這兒了。”

趙政國笑吟吟的看著他,又問道:“那有沒有可能是介子呢?”

徐云愣了幾秒鐘,飛快的搖起了頭:

“絕對不可能,介子是玻色子,玻色子的自旋是整數,這可是公論...甚至可以說是準公理了。”

自旋,屬于粒子的內稟自由度。

根據泡利不相容原理。

如果兩個全同費米子擁有完全相同的波函數,那么它們重疊后的波函數給出的分布概率密度是0。

所以費米子只能擁有半奇數的自旋,也就是1/2,3/2,5/2,7/2等等一有些時候也稱為半整數,具體乘個2就明白了。

電子、質子、中子、重子都是費米子。

而介子、光子、弱膠子、希格斯粒子都屬于玻色子,它們的自旋是整數。

這是微觀領域沒什么爭議的公論,即便是民科也都不會質疑這種問題——因為對撞機的結論擺在那兒呢。

玻色子是費米子間傳遞相互作用的重要媒介,好比動車和軌道。

在生活中。

有些人可能分別不出動車、高鐵甚至綠皮車。

但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把軌道說成是高鐵。

實驗室里。

看著信誓旦旦的徐云,趙政國有些感慨的嘆了口氣:

“但是小徐,你可知道,我們根據你那條軌道計算出來的粒子......

“它的自旋雖然是半奇數,交互現象的觀測量級卻是140Mev,屬于標準的......

“電中性介子范疇。”

聽到趙政國這番話,徐云頓時呼吸一滯。

回過神后,他的第一反應就是.......

趙政國和雞湯來了的薛司令一樣在開玩笑。

但他觀察了趙政國好一會兒,卻絲毫看不出任何玩笑的影子。

幾秒鐘后。

他終于忍不住了,試探性的問了一句:

“趙院士,您說的是真的?”

趙政國的臉上沒有露出絲毫被質疑的不滿,畢竟當初在看到這個結果的時候,他也是這副表情:

“真的。”

徐云默然。

他當初計算出來的粒子理論上屬于超子范疇,超子則是質量超過質子的三夸克組成的奇異數粒子。

從比喻上來說......

超子可以看成是個胖子。

介子則可以看成是是個瘦子。

你讓一個瘦子和一個胖子一起去跑100米,相同距離之下,胖子消耗的能量—也就是交互現象的觀測量級肯定要更多一些。

也就是半奇數自旋(胖子)和140Mev的觀測量級(屬于瘦子消耗的能量),二者不可能同時共存。

除非......

想到這里。

徐云的瞳孔再次一縮,猛然看向了趙政國:

“莫非.....那顆微粒的運動不是'奔跑'而是......"

“躍遷?”

看《走進不科學》最快更新請瀏覽器輸入到進行查看

第三百五十三章趙政國的來意上

有的人死了,但沒有完全死……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

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大神新手釣魚人的走進不科學

御獸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798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