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三百一十四章 我跟你講,我這人不亂搞的(6.4K)

第三百一十四章 我跟你講,我這人不亂搞的(6.4K)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三百一十四章 我跟你講,我這人不亂搞的(6.4K)

在將寫著作息表的小冊子交還給艾維琳后。

徐云沉默了一會兒,又對她問道:

“艾維琳同學,那你今后準備怎么辦?”

“今后?”

艾維琳的臉色又恢復了正常,仿佛重新將面具戴回了臉上:

“還能怎么樣?當然還是照舊了。”

徐云頓時皺起了眉頭,目光看著艾維琳手中的小冊子,問道:

“還是按表格上的安排行事?”

艾維琳點了點頭,細長的手指輕輕從小冊子的封面上撫過,輕嘆道:

“其實前些日子......準確說是退出使徒社之后,我就聽到了不少批評的聲音。”

“那些天不斷有長輩來找我談話,甚至有學者還打算撰文在報紙上表達不滿,這些情緒一度在高斯教授出現在劍橋時達到了頂峰。”

“如果不是那晚我們找到了柯南星,圣誕節那會兒說不定就有人到劍橋大學拉橫幅抗議,要求校方對我加強管制了。”

徐云微微一愣,注意到了艾維琳話里的某些詞,疑惑著問道:

“等等...艾維琳同學,為什么有人會因為高斯教授對你不滿?”

艾維琳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今天這姑娘倒是顯得耐心很足:

“因為高斯教授是哥廷根數學學派的創始人,而那些掛著我師長名字的、崇拜牛頓先祖的狂熱者嘛.......”

艾維琳的后半句話沒說完,但徐云卻已然明白了她的意思:

哥廷根數學學派。

這是高斯憑一己之力建立的新數學派系,也就是后世所說的近現代數學體系。

而小牛研究的則是古典數學,其中不少都是老舊腐朽貴族團體——例如埃利斯伯爵。

因此這兩個團體在研究的方向方面,先天性的就有些對立。

在這種情況下。

艾維琳這個小牛后人卻和高斯他們混在了一起搞事,怎么能讓那些經典派系的學者不爽呢?

偏偏這部分學者的地位還不低,diss起來哪怕是艾維琳也只能認命。

看著平靜中帶著一股晦暗神色的艾維琳,徐云的腦海里忽然冒出了另一個的名字:

托馬斯·馬丁·愛因斯坦。

在古往今來的科學史中,但凡是時代頂尖的大佬,幾乎都會有一個很奇怪的光環:

他們的后代要么容易夭折,要么就干脆沒有。

比如小牛、達芬奇和法拉第,他倆沒有留下任何的后人。

又例如老蘇和達爾文,孩子里夭折的很多。

而作為能和小牛掰掰手腕還難解難分的唯一強者,阿爾伯特·愛因斯坦....也就是老愛同學同樣如此。

他一生一共有三個孩子,其中大女兒莉塞爾是未婚先孕的產物,出生后便下落不明,至今都是個未解之謎。

在1999年,作家米歇爾·扎克海姆出版了《愛因斯坦的女兒:尋找莉塞爾》一書。

這位老愛知名的小迷弟經過多年尋找線索和采訪塞爾維亞人的家譜,最終提出了一個推論:

莉塞爾生來就患有未知的發育障礙,最終莉塞爾在兩歲生日的前幾個月就去世了。

除了這位神秘的女兒之外,老愛還有兩個兒子,其中愛德華·愛因斯坦在晚年也得了精神病。

縱觀老愛的所有血緣后代,只有孫子伯恩哈德·凱撒·愛因斯坦一人順利活到了成年。

而托馬斯·馬丁·愛因斯坦,便是伯恩哈德·凱撒·愛因斯坦的大兒子,也就是老愛的曾孫。

這位后世知名的麻醉醫師在從他出生那天起便被外界賦予了期待的目光,按照他的說法便是:

“成年之前的那段時間里被人安排到了每一分鐘,從未獲得過自由。”

長大后的托馬斯·馬丁·愛因斯坦被強制要求學習各種課程,他在高二那年和一位女孩牽了手,第二周便被蘇黎世大學的教授在報紙上怒噴了一通。

這種背負了家族期待的例子在古今中外多如牛毛,但像托馬斯·馬丁·愛因斯坦這樣被‘監視’到極致的倒也確實不多。

但沒想到在如今這個時間線里。

徐云居然遇到了艾維琳這么一位和托馬斯·馬丁·愛因斯坦遭遇近乎相同的人。

并且比托馬斯·馬丁·愛因斯坦更過分的是。

托馬斯·馬丁·愛因斯坦愛因斯坦受到的壓力在弟弟保羅·邁克爾·愛因斯坦出生后便被分流了不少,成年后更是擁有了極大的自由權——所以他才能自由選擇職業,成為了一名麻醉師和內科醫生。

但艾維琳卻不一樣。

如今的艾維琳早已成年,但她的身上依舊背負著重如泰山的壓力與注視。

哪怕只是簡單換位思考了幾秒鐘,徐云都感覺背后有些發冷。

實話實說。

他一直以為受退出使徒社這個決定影響最大的人是老湯,但如今看來......

艾維琳恐怕才是那個壓力最大的人——畢竟在那些給她規劃‘未來’的人眼里,使徒社才是標準的正道。

難怪在最近的一段時間里,他都幾乎沒怎么見到這姑娘。

隨后他摸了摸下巴,眼露思色。

目前可以肯定的一點是,無論如何都不能讓艾維琳再這樣下去了。

再往后要么變成行尸走肉,要么就因著過載而.......

所以自己該做些什么呢.......

或者說自己能做些什么?

幾秒鐘后。

徐云的腦海中忽然劃過了一道閃電,一個念頭轟然炸起。

只見他飛快的在心中算了幾個數字,眼中逐漸泛動起了搞事的光芒:

“艾維琳同學,你想不想來搞個大的?”

“搞個大的?”

艾維琳微微一愣,旋即抱緊了手中的《經典物理》,有些警惕的掃了他一眼:

“羅峰,我已經在主前立下了誓言,這輩子不嫁人不生子,更不可能和別人搞大肚子......”

徐云的臉上頓時冒出了幾個問號,哭笑不得的看了她一眼:

“不是...你這想啥呢?我是問你要不要搞個大事兒,給那些為你規劃未來的教條者來個暴擊叻.......”

艾維琳臉上的警惕之色聞言一滯,飛快的眨了眨眼,表情看上去似乎有些......

宕機?

過了幾秒鐘。

一抹肉眼可見的紅潤從她的脖頸處升起,一直蔓延到了耳后。

同時徐云注意到。

這姑娘的眼睛不停的在往《經典物理》上瞅瞅,似乎...好像...或許.......

在想著殺人滅口?

見此情形。

他飛快的咽了口唾沫,假裝無事發生一般道:

“對了,艾維琳同學,我是這樣想的,既然那些教條者這么pua...這么嚴格的針對你,不反擊一波似乎說不過去嘛。”

“師長對于后輩有期盼那是正常的,但如果因為是某個人的崇拜者就對別人指手畫腳甚至事無巨細的規劃人生,那就是妥妥的病嬌了。”

“就像當年的牛頓爵爺,面對胡克的挑釁,不也是來了一波打臉的好戲嗎?”

也不知是不是徐云‘同類人’的身份使然,今日艾維琳的心態遠遠沒有往日那般封閉,聞言有些意動的問道:

“既然如此.....羅峰,你有什么辦法可以報...報答一下那些人?”

“那些人幾乎都是各所大學的權威教授,要不就是皇家學會的資深學者,即便是光電效應也頂多只是會令他們驚訝罷了......”

徐云朝她做了個稍安勿躁的手勢,笑著說道:

“你放心吧,我心中有數,說起搞事我可沒怕過誰呢。”

“不過在此之前,你得先答應我一個條件。”

艾維琳不動聲色的又拿起了《經典物理》,問道:

“什么條件?”

“接下來你要聽我的——別誤會哈,我是指正當的事情。”

艾維琳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沉默了足足有一分鐘,忽然問道:

“還是肥魚先生留下來的‘手稿’?”

徐云想了想,還是搖了搖頭:

“不,這次是我想出來的方案。”

艾維琳對于徐云如此爽快的回答似乎有點意外,卡殼了幾秒鐘,第二次露出了湖水般清澈的笑容:

“好,我答應你。”

“賓果!”

眼見艾維琳同意了自己的方案,徐云當即打了個響指,又對她問道:

“艾維琳同學,你下午有課嗎?”

艾維琳點了點頭,從隨身的背包里抽出了某本書的一角:

“當然有,還是斯托克斯教授的課呢。”

徐云眉頭一挑,嘿嘿笑了幾聲:

“那更好了,艾維琳同學,我們接下來就去做第一件事,徹底打亂那些人的計劃吧。”

“什么事?”

“當然是......逃課!”

說完徐云便一把拉住艾維琳的手,這姑娘只來得及匆匆拿起自己的幾本書,便被拖著小跑了起來:

大概過了十分鐘左右。

徐云帶著艾維琳來到了臨近三一學院的入口處,不等艾維琳開口說話,便獨自朝某個方向走去。

早先提及過。

劍橋大學沒有固定的圍墻,每個學院只有不同規格的學院入口,出了入口便是劍橋小鎮。

因此在這些學院入口一角,你經常可以看到一些侯客的馬車。

來到這片區域后,徐云的目光在這些車夫身上快速掃過。

原本他只想隨便找個面相忠厚老實的‘司機’,不過看著看著,卻意外的發現了一個老熟人:

卡茲伊·加爾奧。

也就是當初他去倫敦找卡爾先生和李斯特時租賃的那位車夫。

徐云對這位大叔的印象不錯,于是便快步走上前,招呼道:

“中午好啊,加爾奧大叔,你怎么來劍橋鎮接生意了?”

卡茲伊·加爾奧此時哼著那首希望之花呢,聽到徐云的聲音后拎著煙壺便轉過了頭。

徐云的顏值雖然沒有帥的驚天動地,但這幅亞洲面孔在1850年的倫敦還是很有辨識度的,因此卡茲伊·加爾奧很快便記起了徐云的身份:

“哦我的上帝,這不是羅峰先生嗎?”

隨后他用手在身上擦了幾下,笑著解釋道:

“今天剛好送一位客人從倫敦回劍橋,就打算在這兒看看能不能接到返程的單——話說您這是要外出?”

徐云點點頭,低聲報了個地名:

“.....多少錢?包個來回。”

卡茲伊·加爾奧瞥了眼一旁的艾維琳,思索片刻,報出了個數字:

“羅峰先生,這來去可不近吶,最少都要....兩個英鎊,這是實誠價,我真沒賺多少錢。”

這種跑馬車的話徐云自然不會相信,不過他倒也沒去還價,而是干脆利落的從身上取出了一枚英鎊,用大拇指和食指配合著彈到了卡茲伊·加爾奧手中:

“這枚英鎊算是定金,剩下那枚回來再給你。”

卡茲伊·加爾奧捧著雙手將英鎊從空中接住,驗證無誤后殷勤的一開車窗:

“沒問題,羅峰先生,車已經準備好了。”

徐云示意他稍等片刻,返身來到了艾維琳身邊:

“咱們走吧,艾維琳同學。”

此時的艾維琳雖然有些迷糊,但還沒懵到就這樣不明不白上車的地步,聞言輕輕蹙起了眉頭:

“等等,你先說清楚,這是要去哪兒?”

徐云看了她一眼,搖了搖頭:

“艾維琳同學,說出來就沒意思了。”

“那我不上。”

“.......別鬧了,讀者都等著呢。”

“不上,你不說清楚我肯定不上。”

徐云見說一拍額頭,使出了殺手锏:

“不是說好了你得聽我的指示行事嗎?你不想報仇了?咱們不說別的,好歹搞了那么多事,這點信任度還是有的吧?”

艾維琳嘴唇動了動,眼中閃過一絲糾結。

過了幾秒鐘。

她微不可查的嗯了一聲,轉身走向了馬車:

“那說好了,我只先聽你這一次,如果做的是無意義的事情,我們原本的協議就此作廢。”

徐云這才松了口氣。

還行,總算忽悠瘸了.......

隨后他跟在艾維琳身后上了車,放下車窗,對卡茲伊·加爾奧說道:

“加爾奧先生,可以出發了,盡量快點,沒到目的地千萬不要停下來!”

“好嘞,您放心吧!”

窗外傳來了卡茲伊·加爾奧嘹亮的吆喝聲,隨著一聲馬鞭的輕響,馬車緩緩開始移動了起來。

與東方常見的兩輪馬車不同,歐洲比較常見的是四輪馬車。

四輪馬車在乘坐感方面要遜色于雙輪馬車,但它的速度和載重成本方面卻要更高一些。

夏爾馬拉載的四輪馬車時速可以達到每小時1520公里,在工業革命后隨著馬路條件的升級,在非滿載的情況下甚至能達到每小時30公里。

當然了。

這種代價就是隔個三四個小時馬兒必須要歇一會兒,一般趕路的時候才會用到。

徐云這次之所以沒有還價,原因便是在于他要求卡茲伊·加爾奧以高速前進。

艾維琳這姑娘雖然一開始不怎么情愿,但在答應了徐云后便認真遵守起了承諾。

一路上她只是安靜的低頭看書,甚至連窗外都不看一眼。

就這樣。

三個小時一晃而過。

三個小時后。

就在徐云想著要不要問問路況的之際。

嘎吱——

馬車忽然一停,車廂外傳來了卡茲伊·加爾奧的聲音:

“羅峰先生,地方已經到了。”

“多謝了,加爾奧先生。”

徐云先是朝車廂外道了聲謝,接著轉過頭,看向了艾維琳:

“到目的地了,咱們下車吧,艾維琳同學。”

艾維琳沒說話,不慌不忙的將自己在看的書收好,跟著徐云下了車。

馬車停靠的位置是一處山坳,下車后徐云對卡茲伊·加爾奧交代了一些事情,便帶著艾維琳朝外頭走去。

十多分鐘后。

二人繞過一處拐角,面前出現了一座被白雪覆蓋的小莊園。

這處莊園看上去毫無生氣,渺無人煙。

但見到它的瞬間。

艾維琳瞳孔便是微微一縮。

與此同時。

她的耳邊傳來了徐云的聲音:

“歡迎來到伍爾索普村北,同時也是”

“艾斯庫家族的故居。”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0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