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三百一十章 組織上已經決定了,由你來當任......(7.2K)

第三百一十章 組織上已經決定了,由你來當任......(7.2K)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三百一十章 組織上已經決定了,由你來當任......(7.2K)

“你要一個承諾?”

辦公室內。

看著一臉鄭重的徐云。

威廉·惠威爾不由眉頭微微輕蹙。

眼中飛快的劃過一抹意外。

他著實沒有想到,徐云居然會提出這么個要求。

早先提及過。

劍橋和牛津作為英國最有名的兩所學院之一,它們之間的恩怨糾葛足足可以追溯到600多年前——這還是相對1850年這個時間點劃定的數字。

那是在1209年的一場雪,來的比1208年更早一些。

一名牛津大學的學生在練習射箭時誤殺一名婦女后逃跑,激化了和牛津市民的矛盾。

而后牛津市民們沖入校內,在未咨詢教會的情況下,直接將那名學生和他的幾位室友直接絞死。

這個事件直接引爆了雙方的火藥桶,引發了學校和市民的暴力沖突,總傷亡人數多達三位數。

沖突中。

有部分牛津師生向北逃離直至劍橋鎮,在當地教會的支持下在本地開始潛心文化學術鉆研。

時間一長。

最終便形成了現在的劍橋大學。

而留在牛津的那些學生和師長呢,則認為這部分逃離的師生丟了牛津的臉。

他們應該永久的被釘在恥辱柱上,這事兒一度鬧到了英國國王的面前。

因此兩座學校從一開始就有著不小的恩怨,雙方的校徽甚至都是對立的:

劍橋大學和牛津大學的校徽上都有一本書,只是劍橋的那本書是合上的,而牛津的那本是打開的。

等到了英國內戰期間。

牛津是查理一世和保皇黨的指揮部,而劍橋則是議會軍的根據地,政治上也成了對立之勢。

又例如小牛的老師巴羅,他和胡克產生矛盾的核心原因,實質上也是源自兩所高校的恩怨糾葛。

因此對于劍橋大學來說。

什么曼徹斯特大學啊、倫敦大學學院啊、利茲大學啊之類的通通都可以忽略,管你曼徹斯特的天空是藍色還是紅色的,明年踢的是歐冠還是英冠。

但唯獨有一件事必須較真:

那就是到死都不能被牛津大學壓過一頭。

不久前。

劍橋大學潛伏在牛津方面的探子傳來消息:

在收到皇室方面的通知后,牛津大學將在這次的萬國博覽會上發布多款重量級的工業設備,狠狠的秀一波存在感。

比如他們計劃公布的設備中一套叫做“風雨預報器”的儀器。

據說它可以利用養在雨水里的水蛭來預報天氣陰晴,準確率相當的高。

如今的英國正好要擴展版圖,如果這款儀器能夠用于實戰,它的價值將難以估量。

又例如某個可以遠距離傳輸信息的儀器,似乎可以將信息拓印到紙面上接收,看上去簡直神乎其技。

另外還有優化的左輪手槍、精心打造的雕塑以及農業機械等等......

這還只是劍橋大學已知的情報,據說牛津方面還有一些高度保密的超級大殺器存在。

而面對來勢洶洶的牛津大學,劍橋大學手上的牌就沒多少了:

劍橋大學的教學權極度分散于各個學院,高度自治的教學模式在學術上固然百花齊放,但也導致了一些需要集體投資的技術注定很難通過校議。

同時呢。

劍橋大學還是一所神學色彩強烈的院校,神學在校內的地位極其特殊。

因此一直以來,劍橋大學尊崇的都是古典教育,這也限制了一些工業技術的發展——這種情況要一直持續到小麥建立卡文迪許實驗室,方才會有所改變。

在這種情況下,正面剛好像是打不過的。

而就在校董們頭發都快薅光之際,有人忽然想到了巴貝奇的分析機:

這玩意兒在20多年前就能吸引英國政府投入小兩萬的英鎊進行研發,它的意義自然不需多言。

就像后世的虛擬現實技術一樣。

能不能做得出來是一回事,技術本身的價值是另一回事。

雖然巴貝奇這個人不太靠譜,但眼下有了徐云這個‘肥魚后代’的幫忙,多少還是可以期待一下的。

如果它能在博覽會的收尾階段登場

那么什么左輪手槍也好、“風雨預報器”也罷。

在跨越時代的分析機面前,這些設備通通都只是插標賣首之流罷了。

某種意義上來說。

如今的劍橋校董其實和開學典禮上的威廉·惠威爾很像——局面退無可退,分析機是目前唯一的翻盤點。

有它在可能贏,沒它必然要寄。

而既然要說動徐云加速分析機的完工,校董自然也做好了徐云可能提出要求的準備。

只是根據董事會此前的預估。

徐云有八成可能提出金錢上的要求:

例如直接要求多少多少英鎊,或者就是希望學校將他的欠條清零。

剩下兩成的概率則是與畢業后的去向有關,例如要求保證某個職位,或者要一套住房等等......

但沒想到。

徐云既沒要錢也沒要其他實質獎勵,而是只想要一個承諾?

要知道。

承諾這種東西就像作者加更,很多時候是收不回來的。

如果遇到徐云這種勤勉守信的作者那還好說,可要是遇到諸如金色茉莉娘那樣的鴿子,那么基本上就不會有啥下文了。

想到這里。

威廉·惠威爾不由看了眼徐云,臉上帶著些許好奇和探究,問道:

“羅峰同學,你想要什么樣的承諾?”

徐云想了想,沒有直接給出答案,而是反問道:

“惠威爾院長,以您的身份,應該知道帝國對于東方如今的態度吧?”

威廉·惠威爾是當世有名的哲學家,能夠擔任三一學院院長也代表著他是阿爾伯特親王的嫡系,對于高層的一些方針自然一清二楚。

只見他稍作遲疑,便干脆利落的一點頭:

“嗯,據我所知,帝國應該準備以維護煙草貿易的名義,對東方發起一輪...唔,武力威懾。”

“雖然目前為止下議院還沒有通過啟動議案的投票,但反對黨顯然撐不了多久......”

說著威廉·惠威爾忽然想到了什么,眨了眨眼,試探著對徐云說道:

“羅峰同學,如果你是想讓劍橋做出說服陛下不開啟戰爭的承諾,那么恐怕是在白費力氣,這決然是不可能”

惠威爾這番話話未說完,徐云便搖了搖頭,很果斷的否定道:

“您放心吧,惠威爾院長,我不會提這種不切實際的要求的。”

威廉·惠威爾這才微微放下了心。

隨后徐云頓了頓,豎起兩個手指,對他說道:

“惠威爾院長,我直說了吧,我要求的承諾一共分為兩點。”

威廉·惠威爾正了正身子,做出傾聽狀:

“哦?愿聞其詳。”

徐云深吸一口氣,組織了一番語言,認真說道:

“首先一點,我要求在下議院進行戰爭啟動投票的時候,劍橋大學所屬的非輝格黨議員都要投反對票。”

威廉·惠威爾頓時一愣,詫異道:

“非輝格黨議員?反對票?”

只見他認真思量了片刻,而后緩緩說道:

“如果你說的范圍不包括輝格黨議員,那么這件事倒是不難,畢竟托利黨本身就是持反戰意見的......”

“但羅峰同學......”

“即使劍橋大學派系的其他議員全部投反對票,頂多也就是把戰爭開啟的時間往后推遲一些日子,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做到不開啟戰爭”

徐云面色肅然的聽完,沒有說話。

他其實很想告訴威廉·惠威爾,他的目的就是為了拖延時間而已。

他比所有人都清楚一件事:

一鴉必然要爆發,這是歷史的趨勢。

一旦不發生那就是歷史虛無,沒有任何搶救的機會直接404。

近代歷史虛無的起始時間線并非1937年,而是1840年。(忍不住吐槽一下,做了這么多事還有人說主角畏畏縮縮,真心搞不懂,如果這都不叫搞事我不知道什么叫搞事了,是要我寫到404才會滿意嗎?)

另外就是說了無數次的不破不立,無論是國父還是后續的那條小船,都是涅槃后才會出現的曙光。

因此徐云的目標一開始就很明確:

他不會去阻止一鴉的爆發,但至少可以讓它發生的時間盡量晚一點。

如果一鴉爆發的時間能和克里米亞戰爭最激烈的時間段重合......

那么在局勢牽扯的情況下,或許本土可以少死一些無辜的平民。

實話實說。

徐云不是戰略家,也沒學過戰場指揮,所以這種事情他也沒多少把握能成。

但能不能成是一回事,做不做是另一回事。

在如今這種局勢下,他至少可以力所能及的去嘗試嘗試。

反正不要錢,多少試一點嘛。

目前下議院隸屬于劍橋派系的議員大概有四十多人,其中有40是輝格黨...也就是主戰派人士。

這年頭工黨還沒出現,所以剩下的60基本上都屬于托利黨。

也就是后世的保守黨。

雖然2022年保守黨出現了一個金發傻X,整了一些很腦殘的活。

但至少在1850年這個節點,托利黨確實是個反戰黨。

此前提及過。

在本土歷史的1840年4月7日,英國議院曾經舉行過戰爭啟動投票。

最終以271票贊成對262票反對的9票之差,通過了內閣的提議,從而爆發了一鴉。

這262張反對票,便基本上都是出自托利黨之手。

當然了。

托利黨反戰并不是因為愛好和平,而是因為他們沒有想到帶清會弱逼到那種地步:

他們怕的是帶清守住了關隘,同時關閉對英貿易,轉交給其他歐洲國家,因此才投的反對票。

總而言之。

無論他們的起始點如何。

至少在反戰這個訴求點方面,托利黨和徐云的立場是一致的。

想要說服那些非輝格黨議員投出反對票,對于威廉·惠威爾...或者說劍橋大學而言,并不是非常困難的事情。

因此雖然不太理解徐云的想法,威廉·惠威爾還是很干脆的一點頭:

“沒問題,羅峰同學,這件事我現在就可以答應你。“

“如今劍橋一系的下議院議員一共有42人,扣除掉輝格黨那部分,托利黨人數大概有二十多接近三十的樣子。”

“這樣吧,我給你個整數,30票。”

“也就是劍橋一系最少能投出30張反對票,不夠的話我自己找人給你補上。”

威廉·惠威爾最后這句話說得很是霸氣,大有些后世土豪買單的架勢。

不過以他的地位和人脈,確實也有資格說出這句話——遠的不提,光是惠威爾自己培育出的下議院議員就有四五位呢。

眼見威廉·惠威爾不但接受了自己的要求,同時還額外多補了一點添頭,徐云不由心中一松。

接下來他要提的第二點難度很大,哪怕是徐云自己也沒什么把握能夠實現。

因此某種意義上來說。

惠威爾答應了第一個要求,他此番的目的差不多就已經達到了。

畢竟他所付出的代價,只是加速分析機的完工而已。

隨后他又調整了一番呼吸,對威廉·惠威爾說道:

“至于第二點嘛”

“惠威爾院長,我希望如果戰爭開啟,三一學院——我是指三一學院而非劍橋大學哈,能夠盡可能的將帝國掠奪來的奇珍收錄到三一學院的博物館內,并且......”

“在一百五十年后,盡量將這些奇珍歸還給東方。”

英國早在印度和美洲殖民時期便有了搶掠的作風,因此威廉·惠威爾也沒有想著給英軍洗地,而是將重點放到了具體的條件上:

“蛤?一百五十年?”

“羅峰同學,這...這我怎么能給你做出保證呢?”

“一百五十年后你我早都成灰了,所有的承諾都將化作一紙空談,誰知道后輩們會怎么做?”

徐云聞言很是灑脫的一笑,朝他擺了擺手,耐心解釋道:

“所以我說盡量嘛,至少收錄寶藏的那件事,我希望您能夠答應下來。”

徐云這番話說的很坦然,因為他確實也沒指望后半句話能夠成真。

別說一百五十年了,有些承諾十五年后都未必還有效呢。

只是華夏有句古話說得好。

有棗沒棗打上三桿,打不著不虧,打得著那就是血賺。

至于前面那句話嘛

也算是盡可能的止損吧。

在帶清淪為殖民地后,東方有大量的文物遺失海外,大英博物館里頭的恐怕連總數的五分之一都不到。

在徐云穿越的后世,依舊有相當多的文物不知所蹤。

最有名的就是圓明園獸首。

截止到2022年,12獸首依舊有4個下落不明。

別說收復遺寶了,你連去哪兒找它們都不知道。

這是帶清這個腐朽王朝為愚昧所付出的代價,但那些文物是無辜的,許多甚至是更古時期先民的遺留。

徐云無力違逆大勢,但他也想為那些無辜的華夏文物做些事情。

至少讓某些老祖宗留下來的財富,不會被封鎖在某個家灰暗的密室中,連哭泣的聲音都傳不出來。

實話實說。

即便威廉·惠威爾做出了百年后返還文物的承諾,他的繼任者大概率也不會認。

君不見某個地方說好了到期回歸,此時依舊有不知多少曱甴在作妖?

但只要那些文物能夠躺在三一學院的博物館里,即便它們暫時無法回來,也比被沉箱鎖柜好上許多倍。

東方的后人們至少能有個目標,不至于連該向誰討債都不清楚。

還是那句話。

徐云付出的只是一些知識,甚至連“代價”都算不上的知識。

光第一個要求的反對票就夠本了,第二個要求每完成一點他都是賺的。

視線再回歸辦公室。

看著一臉鄭重的徐云,威廉·惠威爾不由摸了摸下巴,斟酌的道:

“羅峰同學,你的前半部分要求我倒是有些把握能做到,畢竟戰爭再怎么推遲,我活著的時候顯然是能看到戰果的——抱歉,我這樣說可能會讓你有些不適”

徐云搖了搖頭,示意沒關系。

這是帶清欠下的債,落后就要挨打,沒什么好說的。

況且威廉·惠威爾本人雖然性格有些利己,但在歷史上也是一個堅決的反戰派。

他在四輪投票中都堅決投出了反對票,徐云再怎么撒氣也不至于發向他。

眼見徐云臉色還算正常,威廉·惠威爾便繼續說道:

“所以羅峰同學,我可以向你承諾,一旦帝國真的搶掠來了某些財寶,我必然會盡力將它們留在校內的博物館——理由就說這是‘肥魚先生’故鄉的財富,三一學院應以牛頓爵士遺物的同等規格陳列,想必問題不是很大。“

“只是一百五十年后歸還文物這個承諾...我倒是能給你寫張承諾書,但后人們未必會認......”

“您能寫承諾書就足夠了。”

徐云飛快的接下了他的話,道:

“百年后的事情......誰又知道會怎么樣呢?”

“至少您如果答應這件事,我就一定會將分析機按時完工,這就夠了不是嗎?”

威廉·惠威爾微微一愣,旋即也笑了:

“也是,既然如此,羅峰同學,莪們就做個約定吧。”

“分析機面世之日,就是我將承諾書奉上之時,你覺得如何?”

徐云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

“沒問題。”

看著面前如釋重負的徐云,威廉·惠威爾也感覺肩膀上的壓力一輕。新

如果說三個月前他還對徐云心有顧慮的話。

那么隨著幾件大事的發生,如今他對于徐云的能力不再有任何懷疑。

分析機啊

隨后他忽然又想到了什么,輕輕一拍額頭,對徐云說道:

“哦對了,羅峰同學,還有一件事要和你說一聲。”

徐云正襟危坐:

“什么事?”

威廉·惠威爾拿起咖啡抿了一口,對他說道:

“組織上已經決定了,由你來協助負責東方參展代表團的接待事宜。”

有四川的書友不,聽說四川大面積停電了,摸摸

由于各種問題xxbiquge地址更改為mida.cc新地址避免迷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567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