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二百九十八章 又多了一朵烏云

第二百九十八章 又多了一朵烏云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二百九十八章 又多了一朵烏云

沒有上帝視角的徐云并不清楚。

小麥的這一聲突如其來‘啊咧咧’,不但讓歷史踉蹌著又往前走了兩步。

還讓上千公里外的一個小男生,在五歲的時候便體驗了一回牛頭人的感覺。

此時的徐云正裝擺出了一臉新奇的神色,和黎曼像是吉祥物似的站在一旁,充當著大佬們的氣氛組。

只見高斯繼續觀察了小半分鐘射線,忽然想到了什么,扶了扶眼鏡,目光在光源和花瓶處反復掃了幾次。

韋伯對于自己好基友的能力還是非常了解的,見狀不由問道:

“弗里德里希,你發現什么了嗎?”

高斯擰著眉毛,凝重的點點頭,指著陽極說道:

“愛德華你看,射線的光源..也就是陽極處于真空管內部,因此光線在穿透真空管外壁的時候,會出現一個特殊的接觸面。”

“這個接觸面的左側是真空管內部,真空度極高,外部則是正常空氣,也就是標準氣壓。”

“因此當光線穿透過這部分接觸面的時候,有部分空氣會產生電離,這才使得我們可以靠肉眼觀察到陽極區域的光線。”

“但是......”

說著高斯又指了指陽極到花瓶之間的空氣,虛空劃出一段直線。

隨后來到桌邊,拿起一張黑紙,直接擋在了光路上。

然而令法拉第和韋伯驚訝的是。

黑紙上沒有任何光斑出現,而花瓶上的熒光點卻仍舊不受影響。

隨后高斯收回黑紙,深吸一口氣,對法拉第等人說道:

“你們看,光路中的射線是可不見的,但既然如此......”

“為什么花瓶上的光斑會顯示呢?”

一般來說。

如果一道光線能被肉眼看到它的落點,那么若是在中間放個遮擋物,遮擋物即使被光線穿過,理論上在表面也應該能看到一個光斑才對。

最簡單的例子就是黑夜里隔窗照射的手電筒,在室內看到光線的同時,窗戶上也會出現一個光斑。

而眼下的黑紙上卻空無一物,這顯然說明了一件事:

光線的落點處,一定存在某些能讓它現形的東西!

法拉第在入行時曾經擔任過化學家漢弗里·戴維的助手,在化學這方面的知識儲備要遠高于數學,因此很快就判斷出了問題所在:

“弗里德里希,難道是因為花瓶的涂料...?”

高斯沉默的點了點頭,走到花瓶邊上。

接著拎著瓶頸把它轉了個圈,將它正對光路的位置換成了沒有抹涂料的光潔面。

而這一次......

熒光消失了。

見此情形。

高斯不由摸了摸花瓶上的涂料,還用指甲尖在上頭推了幾下,喃喃道:

“看來...這道特殊的射線,和氰化鉑酸鋇會發生某種顯像上的聯動。”

“氰化鉑酸鋇?”

法拉第微微一愣,旋即脫口而出:

“那它豈不是也會在底片上顯像?”

高斯緩緩點了點頭:

“賓果。”

氰化鉑酸鋇。

這便是上章所提及過、同時也是倫琴能夠發現X射線的最大功臣。

這是一種專用于涂料和底片曝光的物質,在19世紀尤其常見。

當然了。

很多同學看到開頭的那個‘氰’字,多半就會下意識的認為這是一種劇毒物質。

但事實上卻并非如此。

氰化物的英文名叫做cyanides,像網文里的巴立明一樣,經常在各種偵探劇中跑龍套——尤其是某個死神小學生漫畫里。

基本上見到喝了飲料的死者,再一聞他口中的‘苦杏仁味’,就能確定此人死于氰化物。

不過上輩子服用過氰化物的同學應該都知道。

“氰化物聞起來像苦杏仁味”這個描述沒有錯,但其實氰化物的味道并不那么明顯。

大部分普通人因為沒有氰化物相應氣味受體的緣故,幾乎是聞不到氰化物的味道的。

甚至于在生活中,很多人也壓根就不知道苦杏仁到底是個啥味......

腰果味?

核桃味?

還是巴旦木味?

都不是。

苦杏仁的真正味道實際上有些類似游泳池里帶回來的毛巾,也就是帶著少許含氯消毒液的味道,真喝起來還帶著一絲澀味。

同時呢。

氰化物之所以會有害,真正原因是它所含有的氰基離子。

這玩意能和人體內的鐵離子結合,鐵離子被氰根結合之后就不正常工作了。

進而呼吸酶被抑制,造成組織、細胞內窒息。

而中樞神經細胞對于又缺氧非常敏感,因此死者通常會死于呼吸中樞的麻痹。M.23sk

這就是劇毒氰化物致死的毒理。

在通俗概念中。

所謂的毒性氰化物,其實主要是指三種物質。

也就是氰化鈉、氰化鉀、氫氰酸哥仨。

像氰化鉑酸鋇就很難解離出氰基離子,因此它的毒性相對不大。

所以這玩意倒確實是個沒啥明顯危害的物質,不太像鉛盤之類的毒物,被長期使用而不自知。

隨后高斯又看了眼法拉第,法拉第立刻意會了他的想法,轉身對基爾霍夫說道:

“古斯塔夫,你去隔壁實驗室取幾張相機底片過來,速度快點。”

基爾霍夫點點頭,恭敬說道:

“明白。”

說完他便朝屋外走去。

過了幾分鐘。

基爾霍夫去而復返。

只見他快步來到法拉第身邊,將手中的一個牛皮袋遞到了法拉第面前:

“法拉第先生,底片我帶回來了。”

“有勞你了,古斯塔夫。”

法拉第接過牛皮袋,從中取出了一張巴掌大小的相機底片。

后世的X光底片一般都是PET膠片,上頭涂著一層乳劑層,又厚又硬。

在與X光接觸后。

乳劑層內的鹵化銀晶體發生化學反應,并與鄰近也受到光線照射的鹵化銀晶體相互聚結起來,沉積在膠片上,從而留下影像。

乳劑層接受到的光量愈多,就有更多的晶體聚結在一起。

光量愈少,晶體的變化和聚結也愈少。

沒有光落到的乳劑上,自然也就沒有晶體的變化和聚結。

由此,便可以得到不同的影像。

不過這年頭還沒有X光底片,相機底片顯示出來的還是正片,使用的是路易·達蓋爾發明的銀版攝影法。

它的定型劑是食用鹽,感光速度非常的慢,平均需要十幾分鐘才會有結果。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

原本歷史中倫琴在研究X射線的時候,才會讓他妻子在x射線下照射足足十五分鐘。

還好倫琴沒活在2022年,不然啥有才無德的帽子加上天馬流星拳估計都來了。

除此以外。

法拉第手中這些底片與后世最大的不同點,便是它們的顏色——它們是介于淡黃和淡綠之間的色彩,也就是顯形劑汞和氰化鉑酸鋇交雜出來的色彩。

如果徐云早穿越個幾年,他還能見到玻璃基底的底片......

隨后法拉第將底片固定到了一處架子上,放到花瓶光斑出現的位置。

接著繼續開啟了第一根真空管。

很快。

在x射線的照射下,底片的中心處慢慢出現了綠色的熒光。

法拉第又回到操作臺邊,將原先的熱電偶以及驗電器挪到了底片處。

說來也巧。

徐云上輩子在寫小說的時候恰好也寫到過熱電偶,讀數也恰好是小數點后五位。

于是呢,當時便有讀者質疑過熱電偶度數的問題:

19世紀沒有電子管,熱電偶不可能會顯示到小數點后五位。

其實那時候徐云是有些懵逼的——熱電偶顯示的數值其實和電子管沒有任何關系好么.....

電子管是電氣儀表.....也就是二次儀表會用到的零件,它只是讓屏顯數值比較直觀一些罷了。

在沒有屏顯的年代,通過水銀示數和熱電效應,科學界早在1830年就能做到精確到小數點后六位了。

這種原理其實和卡文迪許扭秤實驗有些類似,通過多個精妙的階段達到以小測大的效果。

屏顯只是優化了步驟,讓數據可以快速的展現出來,并不是說沒有屏顯就讀不出來示數了。

好了,視線再回歸原處。

在與未知射線接觸后,熱電偶上很快顯示出了溫升:

在光學領域中,這是一個相當大的數值,代表著這束射線的能量很大。

而能量越大,便代表著波長越短,頻率越高。

想到這里。

法拉第又走回操作臺,取出了一枚三棱鏡以及一枚非線性光學晶體——就是徐云當初演示光電效應時用到的那玩意兒。

隨后他戴上手套,將三棱鏡放到了陽極末端的射出點,抬頭看向高斯。

高斯觀察了一會兒底片,朝他搖了搖頭:

“光斑位置沒有變化。”

法拉第重重的咦了一聲,遲疑片刻,又換上了非線性光學晶體。

幾秒鐘后。

高斯依舊搖了搖頭,語氣中也帶上了強烈的費解:

“光斑......還是沒有明顯變化。”

法拉第站起身勻了勻氣息,用大拇指摸著下巴,說道:

“奇怪了,這道光線的折射率為什么會這么低?”

一旁的高斯與韋伯,同樣緊緊擰著眉頭沒有說話。

就像對于這道未知射線的出現毫無準備一般。

法拉第他們無論如何都想不到,自己只是例行做了個光線折射的校驗步驟

一個極其詭異的現象,就極其突兀的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準確來說。

這是一個足以震動物理體系基石的現象。

上頭提及過。

根據熱電偶顯示的讀數,可以確定這道光線能量很大,也就是頻率極高。

而頻率越高,理論上的折射率就應該越大——這是從笛卡爾、牛頓他們手中校驗過的真理。

但根據法拉第此時的實驗,這道光在經過晶體之后,卻幾乎不會發生折射!

這又是怎么回事呢?

看著面色凝重的法拉第,一旁的徐云不由在心中嘆了口氣。

他大約能猜到法拉第三人的疑惑,但他能做的,只是在心中微微嘆口氣。

X射線波長短,但它的折射率卻接近1,這是屬于一個非常非常深奧的問題。

它叫做反常色散。

它通常發生在物質的吸收峰附近,當波長非常短時,折射率可能會很接近于1。

也就是X射線常常碰到的情況。

當它發生后,還會出現另一種情況:

從真空進入介質時,電磁波可能發生全反射,并且X射線在介質中的傳播速度要大于真空光速。

當然了。

這里的傳播速度是指電磁媒介里面的相速度,不代表信號或能量的傳播速度。

它是波前或波的形狀沿導波系統的縱向所表現的速度,代表能量或信號傳播速度的是群速。

電磁媒介只是量子電動力學的推論,和真實物理比較會具有一定的失真。

因此相對論還是成立的。

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很復雜,涉及到了電場和磁場的時空振動。

時間振動用圓頻率ω2πf表示,空間振動用波長λ描述,兩者乘積就是光速c。

問題是電流也會激發磁場,它改變了電場和磁場的耦合。

在一般情況下。

電場推動介質中的電子運動形成一個同頻電流,所以這個電流不影響電磁波頻率,但會改變電磁波的空間周期。

也就是λ變成了λ1,從而引發光速的改變。

粗略的說,折射率就是介質中光速變化的度量。

解釋起來非常簡單,也非常好理解。

不過1850年的物理體系還無法做到振子模型與麥克斯韋方程組相結合——別的不說,推導出麥克斯韋方程組的那貨,這會兒還站在門邊負責開關呢。

因此對于如今的物理學界而言。

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頭頂上恐怕要多出一朵烏云了。

畢竟頻率越大反射率越大,某種意義上來說可是經典物理的基石之一......

雖然不是一顆特別大的石頭,但它的依舊是一顆基石。

當然了。

這是今后才需要考慮的問題,法拉第他們目前要做的,還是繼續對這道射線的研究。

一位發小在外地出車禍了,傷勢不輕,而且據說肇事方態度不太好,今晚要先趕過去,更新少點。

另外忍不住吐槽一下,基建燃油現在要250是什么鬼,一年半沒出門漲了五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30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