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二百七十七章 好戲開幕

第二百七十七章 好戲開幕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二百七十七章 好戲開幕

德意志。

下薩克森州東南部。

哥廷根。

雨后的陽光格外明媚,一道彩虹橫在蔚藍的天空上,空氣清新中帶著一絲甘甜。

哥廷根是德國當之無愧的學術之都,一座平均學歷最高的城市。

在2022年。

這座只有13萬人的小城里,每四個人中就有一個大學生。

46名諾貝爾獎得主,或在此讀過書,或在此教過學。

縱觀全球,你都很難找出第二個與之類似的城市。

此時此刻。

哥廷根大學的東南部,靠近亞羅米公園的一間小屋前。

一位年逾花甲的老者正悠然靠在椅子上,饒有興致的翻閱著某本書。

書頁的封面赫然寫著一個標題:

《電學實驗研究》(第二卷),英國皇家學會出版社印刷出版。

另外,標題的下方還有一行小字:

邁克爾·法拉第。

“物質可以是非磁性的,只不過電感應和電解過程證明,電力在能量上具有巨大的優勢,它們可以像磁力那樣產生作用。”

“綜上所述,抗磁體會排斥磁力線或者會使磁力線分散,而順磁體則會吸引磁力線或者使磁力線集中。”

“以上便為《電學實驗研究》第二卷的全部內容,第三卷預計將在三年內發布,明信片、刀片、口球均可寄到薩里漢普頓宮的恩典之屋”

看完這一段話。

已經第三十七次重刷這部作品的老者重重將書頁一合,一把將它拍到了身邊的小圓桌上。

原本津津有味的表情瞬間一變,咒罵道:

“明明說好是三年,可三年之后又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說好的更新一直在拖!”

一旁的助理看著發火的小老頭,表情無奈而又好笑。

面前的這個小老頭作為哥廷根數學學派的創始人,一己之力將哥廷根打造成了近代數學的發源地,在德國乃至歐洲都名聲頗大。

縱觀歐洲學術界。

如今能讓小老頭抓狂而又無奈的人,有且只有一位。

那就是邁克爾·法拉第。

偏偏那位還是滾刀肉,說啥都不加更。

每次有人發出催更信,那位都是一句‘在碼了在碼了’的回復敷衍了事,屬實可惡!

也不知自家這位老爺子這次要生氣多久,氣出病來可就不好了

就在助理心思泛動之際,不遠處的小道上忽然出現了一道人影。

來人是個戴著金絲眼鏡的年輕人,滿臉全是胡子,不過更引人注目的是他的發型:

兩鬢被剃的很薄,頂部發絲整齊的梳向左側,有些類似后世的人類高質量男性,仿佛走著走著就會拖著胯給你來段尬舞

此時年輕人的手中正緊緊拽著一張薄紙,步伐和呼吸有些凌亂,遠遠的便朝小老頭喊道:

“老師,老師!”

小老頭見狀眉頭一皺,對于年輕人的慌亂明顯有些不太滿意。

于是他雙手負在身后,沒有主動迎接對方,表情冷漠。

就這樣肅然看著對方跑到面前,方才說道:

“波恩哈德,我說了多少次了,我們做數學的人切記不能心急。”

“人一急躁,就可能在演算過程中出現失誤,看看我,從來都不”

結果小老頭話沒說完,便被對面的年輕人給打斷了:

“高斯老師,出事了,真出大事了!”

小老頭也就是弗里德里希·高斯不由眉頭一皺,臉上的不滿愈發明顯了。

自從兩年前自己最出色的弟子費迪南·艾森斯坦入獄,高斯便將面前這個名叫波恩哈德·黎曼的小伙子視作了自己的衣缽接班人。

平日里黎曼的表現明明還行,怎么今天突然就這么慌手慌腳了呢?

隨后高斯嘆了口氣,語重心長的說道:

“波恩哈德,我教過你無數次,哪怕遇到天大的事情,也一定要冷靜,冷靜明白嗎?”

“我們身處德意志腹地,能發生什么捅破天的事情?總不能是法拉第快死了吧?”

黎曼咽了口唾沫,弱弱的對高斯說道:

“老師,您說對了,我們剛剛接到電報,法拉第先生已經病危了”

高斯聞言先是一怔,明顯腦子有些宕機了。

回過神后。

他的身子猛的前傾,音調驟然拔高了幾分,唾沫星子都噴出來了:

“你、說、什、么?”

黎曼抹了把高斯噴到臉上的唾沫,很想說一聲老師鵝肝膽固醇太高吃多了身體不好,不過最終還是老老實實說道:

“老師,大概在一個小時前,我們收到了一封柏林轉發來的電報。”

“電報發送人是劍橋大學,內容就是法拉第先生病危,希望我們能盡快趕到劍橋大學去見他最后一面”

“那你怎么不早說!”

高斯一把搶過了黎曼手中的電報,匆匆掃了幾眼,旋即臉色漲的通紅。

幾秒鐘后。

他單手拎起黎曼的衣領,拔腿就走:

“走,去倫敦!”

“老師您冷靜一點,這么晚不一定能買到船票”

“那就我們自己劃船劃過去!”

類似的一幕,近乎同時發生于德意志的各個角落。

除了實在無法聯系到的個別人,足足有二十七位不同年齡段的數學家動身前往了英國。

當然了。

身處英倫半島上的徐云對此一無所知,在離開法拉第辦公室后,他便按往常的習慣去圖書館學習了。

次日清晨。

徐云一大早便來到了一處空地上,與老湯等人迎接著一個大家伙:

來自皇家格林威治天文臺的鎮館神器,也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一架牛反望遠鏡。

這架望遠鏡還有一個正式名稱,叫做‘多多羅’,聽起來很像后世的一部番劇。

‘多多羅’通體都由鋼材制成,直徑足足有1.6米,比徐云當初在北宋副本中組裝的還要粗上一大圈。

不過比起北宋副本中的那架望遠鏡,‘多多羅’在長度上則要稍遜一籌:

它的長度是26英尺,折合標準尺度大概7.92米。

徐云選定的是一片地勢較高的空地,與此前做光電效應實驗的區域間隔大概在五百多米。

早前在北宋副本中曾經提及過。

天文望遠鏡的觀測受地勢影響很大,地勢要越高越好。

例如當初老蘇他們觀測月亮,選擇的便是汴京城外的一座小山坡。

但如今徐云為了能盡可能的拉起熱度,顯然不可能將觀測地點放到學校之外。

因此他只好在觀測條件上放寬了要求,選擇了這么一處劍橋鎮內的相對高點。

這種做法必不可少的會為觀測帶來阻力,但已經是目前徐云能夠找到的最好辦法了。

組裝設備的過程不需要徐云親自上手,此時他正站在一旁,翻閱著手中的一疊文件。

他的身邊除了老湯之外,赫然還站著一位帶著眼鏡、法令紋極其明顯的中年人。

過了一會兒。

徐云將手中的文稿合上,面帶感激的對中年人道:

“艾里先生,這次真的麻煩您了。”

沒錯。

這位中年男子不是別人,正是休伯特·艾里的父親,現任格林威治天文臺臺長的喬治·比德爾·艾里。

聽到徐云這番話,喬治·比德爾·艾里看了他一眼,輕輕搖了搖頭:

“既然已經說好了與格物社展開合作,這些事情自然是我們應該做的,羅峰同學,你不需要道謝。”

喬治·比德爾·艾里的語氣有些平淡或者說帶著一些距離感。

看得出來,他的心情有些復雜。

事實上也是如此。

不久前。

喬治·比德爾·艾里收到了自己兒子休伯特·艾里的那封信,信中詳細提及了徐云之前搞出來的三輪實驗。

作為后來計算出了地球密度的牛人,未來英國皇家學會的會長,喬治·比德爾·艾里無論是在實驗經驗還是知識儲備上都是非常豐富的。

因此他很快便理解了休伯特·艾里在信中所說的實驗原理,并且嘆服于‘肥魚先生’的實驗設計。

再后來。

他又花了半天時間打聽了一番徐云搞出的事兒,猶豫再三,最終還是同意了徐云的合作意向。

于是在今天上午。

他便親自帶著‘多多羅’望遠鏡以及大量的觀測記錄抵達劍橋,與徐云完成了正式交割。

不過另一方面。

這個實驗雖然有那位神秘的‘肥魚先生’作為主設計師,但徐云的年齡還是太年輕了。

加上此事又事關喬治·比德爾·艾里的政治生涯,因此這位現任格林威治的天文臺臺長,不可避免的有些緊張與擔憂。

畢竟自己的處境本就不妙,眼下還擔保了這么一遭事兒。

一旦觀測失敗。

他基本上可以考慮退休后去哪里跳廣場舞了。

而比起喬治·比德爾·艾里的心緒復雜,徐云則要平和的多。

一顆冥王星而已。

在工具人到齊的情況下,計算軌跡基本上有手就行。

看到他身上的那柄斧頭了沒?

這就叫做誠意!

這要是還能出意外,他當場就把這玩意給啃干凈嘍!

“羅峰。”

就在徐云準備再翻翻其他觀測記錄的時候,身邊忽然有人喊出了他的名字。

徐云轉過頭。

發現身邊七八米開外正站著老熟人艾維琳,以及

希爾芙。

此時這個小姑娘已經換上了一身兒童版的修女服當然了,新教是沒有修女的,這是新教公會給教屬孤兒院特制的孤兒服裝,只是款式上參考了修女服的配色。

除此以外。

希爾芙的頭發、皮膚也被打理的很干凈。

雖然整體看上去還是有些焉巴巴的,但至少不再像個流浪兒了。

這年頭的英國堪稱世界霸主,因此新教的食物質量也很高,估摸著再過不久,希爾芙就能逐漸健康起來。

來到徐云和老湯身邊后。

希爾芙弱弱的看了眼面沉如水的喬治·比德爾·艾里,弱弱對徐云和老湯說道:

“羅峰先生,湯姆遜先生,上午好。”

徐云笑著摸了摸她的腦袋,回道:

“上午好呀,希爾芙。”

老湯也難得露出了一絲柔和的笑意,朝她點點頭:

“上午好。”

隨后徐云又彎下腰,對小姑娘問道:

“怎么樣,希爾芙,在教堂里過的還習慣嗎?”

希爾芙糯糯的嗯了一聲,嫩嫩的道:

“羅峰先生,教堂里的叔叔阿姨人都很好,不用上工,也不像卡爾斯那樣欺負人”

徐云這才微微頷首,再摸了摸希爾芙的小腦瓜。

卡爾斯這人他不認識,但根據希爾芙以往的經歷不難判斷,對方應該是竊盜團伙中的某個成員。

隨后徐云又掃了眼希爾芙仍舊拽著的小錢袋,微微一嘆。

這個動作和剛見面時一模一樣,說明她還是沒有對現在的環境完全放下戒備。

這在心理學上是一種自發性的行為暗示,就像很多人在緊張的時候往往會握著手機或者錢包一樣,以此希望能達到心理安慰的作用。

看來希爾芙想要徹底放下戒心,恐怕還要很長的一段時間。

接著徐云又和艾維琳閑聊了一會兒,便繼續開始準備起了觀測事宜。

當天晚上。

在威廉·惠威爾的協助下,一塊木牌被立在了各大宿舍的門外。

木牌上的內容很簡單,標題是一行大字:

七天之后,劍橋大學德納克樓外,歡迎各位見證第九大行星的找尋之旅

標題下方則是一大段話:

你是否聽過這樣的傳說,除了已知的八大行星,太陽系內還有一顆星球,日復一日的旋轉在遙遠又寒冷的宇宙盡頭

那個世界沒有一片弦音,卻在蓄勢等待著一個聲響

從前沒有人看得見它,所以他們說它不存在

但世界上卻還有這樣一小撮人,他們自稱聽到了星辰孤獨的求助聲,盡管它穿越了漫長遙遠的時空,卻依舊清晰

它似乎在說

富哥V五十,我也想吃瘋狂星期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6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