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二百七十四章 再遇田浩所

第二百七十四章 再遇田浩所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二百七十四章 再遇田浩所

離開老湯宿舍后。

徐云也沒返回自己的房間,而是徑直朝宿舍樓下走去。

今天的天氣還不錯,暖陽透過樹葉的空隙灑落地面,一看就是個適合打獵吃席的好天氣。

“今天是個好日子,心響...心想的事兒都能成今天是個好日子,打開了心門咱迎東風”

徐云優哉游哉的哼著歌,心情莫名的有些舒暢。

出了宿舍樓后,他的腳步又加快了幾分。

目前數學系的工具人不能指望,那么縱觀劍橋,此時只有那個人可能幫到自己了。

不過剛走沒幾步。

徐云忽然身形一頓。

目光鎖定了距離十多米外,一棵樹下端坐著的某道人影。

此人此時正背靠著樹身,認真的閱讀著一本看不清內容的書,嘴里輕輕的念著什么。

不過吸引徐云目光的并非對方的動作,而是因為此人赫然是.....

昨天剛在倫敦市內見到的田浩所!

看著心緒全然投入閱讀的田浩所,徐云沉吟片刻。

還是調轉身子,緩緩朝他走去。

來到對方身邊后,他深吸一口氣,用漢語出聲道:

“下午好啊,浩所兄。”

聽到耳邊傳來的字正腔圓的華夏語。

田浩所幾乎是下意識的便一合書,穿著布鞋的左腳一蹬樹樁,借力從地上彈起并拉開身位,做出了一副戒備的姿勢。

不過在發現來人是徐云后,田浩所臉上的防備瞬間便盡數化成了錯愕:

“羅...羅峰?怎...怎么是你?”

徐云朝他一攤手,笑著反問道:

“為什么不能是我?我好歹也是劍橋大學的學生好伐?”

隨后他臉色一正,主動朝田浩所拱了拱手,開口道:

“浩所兄,你我同為東方人,能在歐洲相遇實屬緣分,本應彼此扶持,互相幫助。”

“奈何羅某先前有事脫不開身,未曾上門拜訪,還請浩所兄多多恕罪。”

田浩所微微一怔,旋即也連忙抱拳道:

“羅峰兄乃是研究生,小弟不過本科新晉,年齒不及兄長,理應小弟前去拜訪羅峰兄才是。”

田浩所的中文帶著很明顯的粵地口音,聽起來有些費力。

好在徐云讀少年班那會兒的舍友便有一人來自粵省潮汕,耳濡目染之下,倒也能聽懂田浩所說的‘普通話’。

隨后徐云看了眼周圍,發現不遠處正好有一張石桌,便指著那兒道:

“浩所兄,你我過去一敘如何?”

田浩所面對徐云的邀請稍顯遲疑,不過最終還是同意道:

“如此甚好,羅峰兄,請!”

徐云不動聲色的瞥了眼他手上的《微積分入門》,回禮道:

“請。”

隨后二人前行數步,來到石桌邊,南北互對落座。

“浩所兄,正式介紹一下。”

入座后。

徐云朝田浩所再一抱拳,開口道:

“在下羅峰,字紀寧,號日更三萬,祖籍閩省福清,現年二十有四。”

“不過浩所兄,你我既在東洋,稱字有些不便,所以浩所兄叫我羅峰或者羅峰兄即可。”

田浩所也即刻回道:

“小弟田浩所,字回望,祖籍粵省潮汕,道光十二年生人,上月過后整好年滿十八。”

雖然田浩所看上去依舊有些拘束,不過在歐洲這個大環境的壓力下,田浩所多少還是流露出了一些親近之意。

可惜此刻沒有茶,終究還是缺了一些東方味兒。

互道年齒后。

徐云沉吟片刻,主動對田浩所道:

“浩所兄,不知你是何時來到的歐洲?”

田浩所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答道:

“羅峰兄,不瞞你說,小弟自幼便待在歐洲,距今已有....約莫十五六年了吧。”

徐云眉頭一揚,聲音拔高了幾分:

“哦?”

田浩所的回答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他還以為田對方是官派的留學生呢。

田浩所又點點頭,嘆了口氣,緩緩解釋道:

“家父名叫田六,乃是早年西行的商客,跟隨佛郎機人從媽港來到了歐洲。”

“多年經營之下小有產業,便舉家定居在了歐羅巴。”

“奈何天不遂人意,五年前,家父在一次出海中遇難,家道至此中落,母親也因積勞成疾于三年前去世。”

“好在小弟自幼成績便不錯,苦讀之下,才于今年考入了劍橋大學。”

徐云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說起佛郎機,很多人可能都下意識的會認為這是法蘭西的音譯。

但實際上。

佛郎機指的是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

葡萄牙人從16世紀便開始在媽港與華夏做起了貿易,大多數華夏早期留學生走的也都是佛郎機人這條路。

西班牙人在貿易早期其實還是比較守規矩的,媽港的各種權力都在明清政府手里,可以算是雙贏的操作。

可惜后來嘗到了甜頭,這些人就展露出了他們強盜的本性。

隨后徐云抬起頭,目光飛快的在田浩所的臉上一掃。

果不其然。

在田浩所的左邊臉頰上,隱約可以看到一絲紅色的異常之處。

見此情形,徐云便又問道:

“浩所兄,那你在倫敦就沒有親人故舊了嗎?”

說來也怪。

聽到親人故舊這四個字,田浩所的表情頓時一僵。

本就有些局促的臉部線條愈發生硬了起來,仿佛回想起了什么不太好的記憶。

過了一會兒。

他才有些煩悶的呼出一口氣,說道:

“小弟家中尚有一位七歲的妹妹,剩下的便是一些家父在世時與他搭伙做生意的叔伯,不過......哎,不說這些了。”

田浩所說著說著忽然擺了擺手,見面以來第一次表現出了主動的態度,反對徐云問道:

“羅峰兄,你呢?”

“我啊?”

徐云對田浩所態度的轉變有些意外,不過很快還是回道:

“浩所兄,我與你一樣,也是東方人的后代,不過家族經營的區域主要在尼德蘭......”

徐云將自己曾經用過的說辭再使用了一遍,也就是祖輩在尼德蘭賣棉花云云。

雖然其中很多內容都是徐云編造出來的虛假信息,但他畢竟是個21世紀的穿越者,眼界要遠遠超過田浩所這個1850年的土著。

因此一番描述下來,田浩所硬是被忽悠的一愣一愣的,沒有產生絲毫的懷疑。

二人就這樣交談了十多分鐘,內容沒有太過深入,但徐云也多少打探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

例如目前倫敦市內最大的華人幫派叫做飛鷹幫,平日里在倫敦的幾大港口攬活。

主要成員是華夏人,另外還有有些依附的南洋人、交趾人甚至霓虹人等等。

飛鷹幫的勞力大概有三百余人,由于大多數勞力并未攜帶親眷前來英倫,因此整個幫派輻射到的總人數大概在五百上下。

說不上多,但也算不上少了。

除了飛鷹幫以外。

徐云還從田浩所口中得到了另一個消息:

截止到目前。

這個時間線出現的華夏留學生....或者說受過大學教育的華夏人,數量要遠高于正常歷史。

正常歷史中。

截止到1850年,在歐洲和美洲受過大學教育、并且還活著的留學生總數大概在1020位。

這些人一半是東方商客的后代,另一半就是走媽港過來的粵省人。

但在眼下這個副本內。

截止到目前,相同條件的華夏留學生已經超過了五十人。

而導致這一情況的萬惡之源不是別人,正是徐云!

或者說是......

肥魚。

如果要再準確一點,那就是.....

“你說啥,歐洲很多大學都在找風靈月影宗?”

面對一臉愕然的徐云,田浩所緩緩點了點頭,說道:

“在牛頓先生留下的手稿中,曾經多次提及到肥魚先生和他背后的風靈月影宗。”

“如果說牛頓先生對于肥魚是懷念與敬佩兼具,那么他對于神秘的風靈月影宗就只剩下了好奇與敬畏。”

“按照牛頓先生猜測,風靈月影宗所掌握的知識,恐怕要超過這個時代百年以上。”

“因此在牛頓先生故去后,許多大學便抱著試一試的想法,錄取了一些東方人的后代。”

“可惜的是,沒有任何人知曉風靈月影宗的消息,也沒有任何人能夠成長到肥魚先生的高度,但卻培養出了不少的華夏留學生。”

徐云看了眼侃侃而談的田浩所,感覺喉嚨卡著一口槽吐不上來。

沒想到自己當初隨意說的一個名詞,居然還會產生這么深遠的影響?

要知道。

對于單所高校來說,可能只是隔個三五年收錄上一位兩位東方學生。

但整個歐洲有多少高校?

長久積累之下,這其實是一股非常可觀的知識力量。

這股力量對于歐洲來說或許可有可無,因為他們培養出的西方人種的知識力量要更大。

但對于東方的長久發展而言,無疑是一支可能產生奇效的生力軍。

誠然。

這些人可能只有很少部分返回了東方,并且更大可能此時仍舊尚未出頭。

但一旦歷史的車輪照常轉動,‘師夷長技以制夷’之類的方針被提出,這股力量就有可能會改變一些事情。

當然了。

只是可能。

總而言之。

目前徐云和掌握的線索不多,與田浩所的關系也沒太過密切,一些更深入的內容暫時不便詳談。

因此在又客套了幾句后,雙方約定好改日再敘,便互道分別了。ŴŴŴ.xxBIQUGE

分開后。

徐云獨自走在路上,眉頭稍稍擰起了些許,做沉思裝。

“田浩所......”

實話實說。

田浩所的出身應該沒什么問題,他也不可能在這種事情上騙自己——正常本科生的招錄是要有中等教育的結業證明的,相關檔案去找威廉·惠威爾一查就清。

所以田浩所在家庭經歷這部分的介紹,多半不會有假。

但另一方面。

他一定還有不少的內情沒有告知自己。

比如為什么在聽到親朋故舊后他會臉色大便?

又比如昨天見到的刀疤臉,他為什么要扇田浩所耳光?

一旁那位警察廳的霍爾特又是何故在場?

這顯然不是一個‘做生意的叔伯’就可以解釋過去的事兒。

還有就是......

這個時間線一鴉之所以沒有爆發,會不會與那些東方留學生中的某些人有關系呢?

撲朔迷離啊......

帶著這股疑問,徐云一路走到了一棟建筑前。

這是一棟三層高的聯排建筑,當初徐云剛到劍橋大學,就是在這里見到的威廉·惠威爾——當然了,還有那個丟斧頭的普萊姆。

今天在教務大樓執勤的學生換成了一個短發的圓臉女孩,帶著一副很大的眼鏡,看上去有幾分類似女版的哈利波特。

徐云主動走上前,客氣的對她問道:

“這位同學,法拉第教授在嗎?”

手痛的不行,連彎都彎不下來,做了個針灸,這四千字是我為數不多的存稿,慶幸昨天沒有加更......

明天恢復過來就繼續日萬,該鋪墊的已經差不多鋪墊完了,接下來就是高潮啦!!!!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沒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對什么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里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別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么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于后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后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于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沒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面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面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沒有辦法清洗干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