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二百六十八章 哎呀,不小心噠......

第二百六十八章 哎呀,不小心噠......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二百六十八章 哎呀,不小心噠......

聽到背后傳來的這句話,原本還在向外走去的徐云身形便是一頓。

下一秒。

一股怒火陡然從他的心中升騰而起。

實話實說。

有兩世為人的經歷在身,徐云的思維或許因為身體的年輕而有所活躍,但他在定力方面卻始終要遠高于同齡人。

哪怕是之前Nutrien公司發布禁令,拒絕再向華盾生科提供FOERDAT632序列的生產線,他也只是感到些許壓抑,卻不至于憤怒到失態。

但這一次。

徐云有些忍不住了。

只見他深吸一口氣,轉過身,一步步走了發聲者——也就是那位金毛中年人的面前:

“這位先生,請問閣下尊姓大名?”

“啊哈?”

金毛中年人原本還以為徐云準備對自己動手來著,聞言微微一愣,下意識便道:

“哈維.克萊門特。”

“英國人?”

“沒錯。”

“扣你幾哇?”

金毛中年人這次有些宕機了,臉上冒出了一個問號:

“聽不懂嗎?”

徐云摸了摸下巴,喃喃道:

“那就奇怪了,是英國人又聽不懂霓虹語,為什么還會發出狗叫呢?”

金毛中年人能成為使徒社的成員,智商自然是不低的,當場便聽懂了徐云的意思。

只見他臉色頓時一沉,眼中閃過一絲暴戾:

“你在罵我?你知.......”

然而先他一步,徐云便道:

“你想說‘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對嗎?”

眼見自己的話被搶答,金毛中年人再次一愣,旋即臉色漲的通紅:

“誰......”

徐云再次先他一步說道:

“誰給你的資格讓你說話的?”新

“低......”

“低賤的東方人——話說你噴人就只會這一個形容詞的嗎?擱在祖安你戶口簿能保住一頁都是奇跡了。”

“我......”

這一次。

看著只發出了一個音節便不再說話的金發中年人,徐云與他對視了兩秒鐘,雙手一攤:

“你說嘛,這次我不猜了,不用配合我噻。”

“我要殺了你!”

羞怒之下。

金發中年人紅著眼大吼一聲,一拳便朝徐云揮去。

早有準備的徐云身子微微一側,抬起膝蓋往中年人腹部一頂。

“嗚啊!”

中年人頓時捂著肚子趴倒在地,不斷往外反嘔起了污穢物。

見此情形。

不少使徒社成員坐不住了,紛紛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他們有的關切的來到金發中年人的身邊,有的則對徐云怒目而視,嘴中呵斥著某些話。

“大膽!”

“克萊門特議員,您沒事吧?”

“快拿掃帚和抹布過來!”

“保安呢,保安在哪里?”

面對這些社員的訓斥,徐云絲毫不以為意,他轉頭過,將目光投放到了丁尼生身上:

“丁尼生先生,您也覺得這是我的問題嗎?”

丁尼生看了眼徐云,又看了眼趴在地面上的金發中年人、以及圍繞在此人身邊的使徒社成員。

沉默片刻,發出了一聲長嘆。

一切盡在不言中。

看著眉宇間有些疲乏的丁尼生,徐云的心中也不由冒出了少許感慨。

當初丁尼生等人建立使徒社,目的其實非常非常的純粹:

不涉政治,不求錢財,不列尊卑,只為讓大家有個可以閑聊夢想和文學的秘密基地。

但當使徒社出現了第一位步入政壇的成員后,這個社團便注定會發生某些不可逆的變化:

它的政治價值實在是太高了太高了。

如今接近三十年過去。

丁尼生依舊是那個丁尼生,但有些人早已不是當初那些心思純凈的社員了。

雖然丁尼生的地位依舊崇高,但面對如此多政治圈內的訴求時,他那所謂‘創始人’的身份卻也沒辦法違逆大勢力。

文學與科學在人類貢獻角度上能夠吊打政治,但當三者橫向進行比較時,文學科學在政治面前完全不值一提。

當然了。

道理歸道理。

無論徐云多么能同情理解丁尼生,在對待使徒社這個集體方面,他依舊有些失望。

實際上。

徐云不知道的是。

那位金發中年人所說的話,其實是現實時間線中原原本本發生過的真實歷史。

故事的主人公叫做蘇本銚。

也就是此前曾經介紹過的、劍橋大學歷史上的第一位華夏留學生。

蘇本銚于1892年考入了劍橋大學圣約翰學院,1896年的一次校內集會上,一位名叫做克利福·麥凱的使徒社成員便對他說過這句話。

蘇本銚將這件事記在了自己的日記本里,回歸后便創立了民立魔都中學堂,投身到了教育界。

他在一生中和哥哥蘇本炎一共創立了六所普通中學堂,以及兩所女子中學堂。

可惜蘇本銚在1948年便因病去世,沒能真正見到那一抹朝陽升起。

當初蘇本銚所遇之事發生在了徐云身上,或許這就是歷史的慣性吧......

而就在徐云與丁尼生交談之際,地上的金發男子也回過了神。

只見他呲著牙揉著肚子,戰戰巍巍的站起身。

臉上再無先前那般優雅的神態,目光兇狠的盯著徐云:

“低賤....卑微的東方人,連我爺爺都沒有打過我.....”

徐云看了眼這個身上插滿了反派標簽的金毛中年,沉思片刻,不動聲色的將幾個陶瓷盤挪到了手邊。

雖然這年頭英國還有著決斗的風氣,一年決斗死亡的人數光英格蘭就超過了300人,但決斗也是要講究基本氵....基本規則的。

例如除了司法決斗外,尋常決斗的雙方必須要有一定的身份。

像徐云這種‘外邦人’只能接受決斗,不能提出決斗申請。

又例如與中世紀使用劍的司法決斗不同。

這年頭的生死決斗使用的都是槍,方式其實和西部牛仔的決斗差距不大。

徐云雖然來自2022年,但說起玩真槍,他還真未必有把握能贏過金毛中年人。

就像后世徐云群里的那些沙雕讀者群友。

聊怎么追妹子可能一無所知,但一提起原神農藥,一個個就興奮的不行......

不是很懂你們這些二次元.JPG。

“該死的......”

金毛中年人沒注意到徐云手上的小動作,猶在自顧自的進行著謾罵,在徐云的多重暴擊之下,他看上去有些失態:

“你有本事就拿槍殺了我,你殺啊?東方人,我問你敢嗎??”

“總有一天我會踏上你的家鄉,把你們這些東方雜碎和那些蘇格蘭野種一起......”(怕被噴無腦拉仇恨先解釋一下,我是從老湯的自傳掃描版里頭直接復制的克萊門特原話,只是原本他說的是北愛爾蘭雜碎...)

話音未落。

徐云便感覺手下一空。

待他回過神意識到發生什么的時候。

啪——

只聽一聲清脆的撞擊聲響起,一個陶瓷盤直接在金毛中年人的頭上炸裂成碎屑。

見此情形。

徐云在驚訝的同時,心中莫名的冒出一個念頭:

看這瓷盤的質量,顯然不是madeinChina。

后世國產的瓷盤落地可能會碎,但不至于砸個腦袋就四分五裂.......

隨后他將目光左移,鎖定了不知何時出現的.......

老湯。

此時老湯的胸口正在劇烈的起伏著,發絲隨著汗液黏在前額處,語氣中飽含怒火:

“你有種就再叫一句,別以為我不知道你背后勢力不久前做的事,哈維·克萊門特!”

“嘶.......”

金毛中年人左手捂著額頭,舌頭舔了口順著傷口留下的血跡,目光幾近怨毒:

“很好,湯姆遜,你做的很好......”

接著他猛然轉頭,看向上首的丁尼生,問道:

“阿爾弗雷德,按照社規,使徒社現任成員襲擊第三任社長,該怎么處罰?”

聽到這番話,一旁老湯的好友斯坦利頓時急了,嘩啦一下站起身,駁斥道:

“克萊門特先生,是你先侮辱蘇格蘭和東方大陸的,這是種族歧視和人身攻擊!”

“人身攻擊?”

金毛中年人不屑的笑了一聲,伸手一拍桌子,五道鮮紅的指印頓時浸滿了潔白的餐布:

“我只是在對時政發表看法而已,請問斯坦利同學,英國法律哪一張哪一條規定了下議院議員不能對國際問題發表評價?”

“況且如果不爽的話,你們大可以反罵回來嘛。”

“阿爾弗雷德,我覺得我們還是將注意力放回到該怎么處理這件......”

就在金毛中年人絮絮叨叨之際,老湯突然說道:

“丁尼生先生,我申請退出使徒社。”

剎那之間。

晚宴現場落針可聞。

丁尼生對于老湯的反應同樣有些意外,連忙勸說道:

“湯姆遜同學,你不必如此,雖然使徒社對于社員之間的沖突有制定社規,但只要......”

老湯聞言嗤笑一聲,接話道:

“只要我給他道歉并且寫下致歉書在下次聚會上誦讀,就可以被原諒了是嗎?”

說著他看向金毛中年人,輕啐一口:

“抱歉,對于這種小人,我的底線不容許我向他道歉——反正克萊門特,你不是一直都想著把我踢出使徒社嗎?現在你如愿了。”

隨后他環視周圍一圈,朝有數的幾位好友微微致意,高聲說道:

“各位同學、前輩,我,威廉·湯姆遜,正式在此退出使徒社,告辭!”

說完便走到徐云身邊,一拍他的肩膀。

干脆利落的帶著他朝門外走去。

金毛中年人顯然也沒料到老湯的反應會這么劇烈,不過很快,一股喜意便充滿了他的內心。

他裝做傷口疼痛復發的模樣彎下身,暗中則在的低語道:

“滾蛋吧,兩個野種......啊!!”

金毛中年人說著說著,左腳腳掌處忽然傳來了一股劇烈的疼痛。

不等他去觀察情況,耳邊便響起了一道歉意的聲音:

“抱歉,克萊門特先生,莪不是故意踩到您的......”

金毛中年人抬頭看去,見到發聲之人后頓時干笑了幾聲:

“哦,沒關系沒關系,不是故意的就好......”

對方很是感激的一笑,又繼續道:

“對了,克萊門特先生,有兩件事我想和您說一聲。”

想到眼前人的身份,金毛中年人的表情頓時鄭重了不少:

“什么事?”

“第一件事是......我也決定退出使徒社。”

聽到來人的這番話,金毛中年人的表情頓時僵在了臉上。

接著不等他細思,對方又說道:

“至于第二件事嘛......”

啪——

又是一聲瓷盤炸裂的脆響。

在眾人驚詫的目光中,艾維琳輕輕拍了拍手:

“這次我是故意的了,克萊門特先生。”

休息差不多了,明天正式開始做驢,這個月我也不知道能碼多少換多少債,總之先碼到月末然后一起算賬。

目前一共欠債18更,一章6000字,也就是一個盟主三更一共1.8萬字,下個月開始打賞的盟主加更9000字,看我暗示的小眼神0.0.....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沒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對什么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里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別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么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于后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后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于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沒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面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面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沒有辦法清洗干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34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