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二百六十五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第二百六十五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二百六十五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小牛啊......”

隨著這一聲感嘆。

徐云的思緒不由飄回到了1665年的那個秋天。

雖然和小牛相處的時間算不上特別的長,前后只有四十多章,還是兩千字的那種。

但那道22歲的年輕身影,卻成為了徐云這輩子難以忘卻的記憶之一。

畢竟第一次...咳咳,第一次任務嘛。

如今第三個副本已經開啟,但代表著1665副本的那扇門卻依舊沒有被充滿知識點。

所以想要再見小牛,恐怕還要很久很久。

因此某種概念上來說。

1850副本中的這次相遇,可以算是徐云和小牛迄今為止第二次近距離的接觸。

當初分別時。

二人盡皆風華正茂,銳氣勃發,無比張揚。

數百年之后再見。

一人無奈套上了‘肥魚后代’這層皮,另一人早已成為了冢中枯骨。

一個在外頭,一個在里頭。

小牛的一生在外人看來或許功德圓滿,極盡輝煌,達到了人類歷史上的巔峰。

但此刻再見,徐云的心中卻唯有唏噓。

隨后徐云踱步上前,伸出去,輕輕撫過小牛的棺材板。

牛頓的棺材板。

這個詞經常出現于后世的各大平臺,甚至成為了一個知名度很廣的梗:

每當動漫里有些違背物理常識的畫面出現時,基本上都會有人刷起“牛頓的棺材板壓不住啦”云云。

但這些人不知道的是......

小牛的棺材板其實是不需要鎮壓的——因為它里頭壓根就沒有埋著小牛的遺體。

小牛的遺體所在的區域其實是壁畫下方的地底深處,上頭的這幅棺材是在小牛去世后四年才加上去的“裝飾品”。

盛放小牛遺體的容器是個完全封死的箱子,并不需要棺材板蓋著.......

順帶一提。

小牛下葬的姿勢其實也很有意思。

上輩子被英國國葬過的同學都知道。

英國國葬的遺體姿勢一般只有三種:

一是整個人平躺在棺材底部,雙手放平到大腿兩側,姿勢看起來比較放松。

二是左手撫右肩,右手撫左肩,呈現一個X型,然后蓋著國旗。

三則是雙手合十,類似祈禱的姿勢,然后抵在下巴處——這個姿勢一般常見于王室女性,比如600年后伊麗某某白二世如果去世,她的國葬姿勢應該就是這種。

但小牛卻不一樣。

他的選擇是將雙手覆在臉上,以此來表示自己人生太過失敗,無顏面對天父......

這應該算是比較早期的凡爾賽了,相當的吸引仇恨......

就在徐云‘瞻仰’著小牛墓碑之際,一旁的過道上忽然走來了一位身穿牧師袍、手持圣書的神父。

神父快步走到二人身邊,先是熟稔的和老湯來了個擁抱,笑著道:

“湯姆遜同學,好久不見了。”

“好久不見,亞姆查神父。”

老湯笑著與他回了個禮,隨后轉過頭,對徐云介紹道:

“羅峰同學,這位是威斯敏斯特教堂的大神父,喬約爾·亞姆查。”(真有這人)

威斯敏斯特教堂的大神父只有一位,徐云連忙伸出手,主動與亞姆查一握:

“您好,亞姆查神父,我是羅峰。”

“羅峰?”

亞姆查聞言眉頭一揚,饒有興致打量了徐云幾秒鐘,問道:

“羅峰先生,你就是三一學院的那位肥魚后人?”

徐云對亞姆查認識自己有些意外,不過很快便想到以亞姆查的身份知曉自己來歷并非難事,便干脆利落的答道:

“沒錯,家祖正是肥魚。”

亞姆查聞言,臉上的笑容頓時熱情了不少,像是一位長輩一般和徐云敘起了舊。

過了一會兒。

感覺氛圍差不多了,徐云便沉吟片刻,對亞姆查道:

“亞姆查神父,您應該知道,牛頓爵士乃是先祖至交好友,雙方是割頭換命的交情。”

“所以我想以我們東方祭奠習俗,給牛頓爵士燒些東方特有的紙錢,您看行嗎?”

先前提及過。

倫敦市區和劍橋大學相距三四個小時的馬車車程,宴會開始的時間又是晚上七點半。

所以徐云必然要在倫敦住上一個晚上。

加之海德公園毗鄰威斯敏斯特大教堂,因此在收到面試邀請函的時候,徐云就做好了給小牛上個墳的準備。

他還特意制作了一些上墳的專用道具,只是沒被開過光罷了。

“燒東西啊”

亞姆查神父輕輕嘖了幾下,伸手捋了捋濃密的胡須,似乎在做著什么思量:

“教堂的殯葬角在規則上是不允許祭祀的,尤其是牛頓先生所在的科學家之角,更是禁止出現明火。”

“但是嘛......”

亞姆查神父說著撇了徐云一眼,話鋒陡然一轉:

“肥魚先生對于人類的歷史貢獻實在是太大了,同時也是牛頓先生為數不多的至交好友,所以......”

“羅峰先生,今天我就為你做個擔保,破上一次例,不過盡量不要外傳哈。”

徐云頓時一愣,有些懵逼的眨了眨眼。

這就......被說通了?

不是吧。

合著這位威斯敏斯特大教堂的大神父,就這么好說話的?

原本他還以為要費上一堆口舌呢,結果規矩說破就給破了?

難道說自己真的有傳說中的王霸之氣?

可這不是合理流嗎.....

就在徐云心緒有些費解之際,一旁的老湯輕輕拉了拉他的衣袖,提點道:

“羅峰,威斯敏斯特大教堂有番茄醬的股份,現在每年都有數萬英鎊的收入呢。”

“你又是肥魚先生的唯一后人,亞姆查牧師在還人情呢。”

徐云眨了眨眼:

好吧。

原來不是王霸之氣,那沒事了,誤會解除。

當初在帶著威廉一家人鼓搗番茄醬的時候,為了能保證市場份額不被其他人擠兌,徐云特意拉上了格蘭瑟姆教區的亞爾林牧師作為靠山。

后來通過協商雙方約定。

教區占據65的股份,負責保證市場份額,徐云小牛以及威廉一家則共分剩下的35。

根據推衍結果來看。

短短十多年內,番茄醬就為教區帶來了巨額的財政收入——

如今一百多年過去,番茄醬更是已然成為了歐洲餐桌上必備的佐料。

其中最有名的便是由英國新教生產的‘你吃西紅柿’牌番茄醬,市場占有率甚至超過了70。

面對這樣一位‘財神爺’的后人,亞姆查神父破個例賣個好,也就沒什么值得大驚小怪的了。

隨后亞姆查神父給找來了一個鐵盆,徐云將鐵盆放到棺材前,正式給小牛上起了墳。

老湯作為一名地地道道的西方人,自然對這種東方色彩的行為有些好奇,便也哼哼著上前湊起了熱鬧。

徐云先是放下背包,從里頭取出了一摞自制的紙錢。

隨后將紙錢放到左手掌心,右手食指彎曲,用第二節關節往紙錢上一按,一旋。

紙錢便如同花朵一樣散開了。

老湯伸長脖子湊到徐云身邊,盯著紙錢看了幾眼:

“這是.....漢字?”

徐云點點頭,將自制的紙錢朝他甩了甩:

“沒錯,都是漢字。”

老湯取過一張紙錢翻來覆去的打量了一會兒,腦門上冒出一個問號:

“羅峰,這上頭寫的是什么?”

徐云隨意一撇,解釋道:

“你這張啊,上頭寫的是相對論和質能公式。”

接著他又取出一張張紙錢,丟進火盆,一邊燒一邊道:

“這張寫的是黎曼猜想.......”

“這張是計算機從入門到入土.......”

“這張是《》,不過只有前三章,后續內容需要托夢付費觀看.......”

“這張是楊米爾斯規范場理論......”

“這張是八云娘和牧蘿莉的手繪寫真......”

噼里啪啦——

一張張紙錢在火焰中化作灰燼。

也不知是不是徐云的錯覺,他總感覺在燒錢的時候,地面上的棺材板好像挪動了一絲絲......

十多分鐘后。

啪啪啪——

徐云站起身,拍了拍手上的灰燼。

他先是將鐵盆交還給亞姆查神父,又重新跟著老湯在威斯敏斯特大教堂里轉起了圈。

“先前我們經過的地方是詩人角,那里埋葬著喬叟、莎士比亞、雪萊、拜倫,聽說現在那位身體不太好的白朗寧夫人,故去后也可能會被葬入詩人角。”

亞姆查神父很識趣的沒有跟上來湊熱鬧,老湯便帶著徐云從小牛墳頭沿西南繞行,邊走邊介紹道:

“至于這一帶.....則是‘科學家之角’。”

說著,老湯停在了一塊墓碑前,指著上頭的人名道:

“這里是托馬斯·楊的墳墓,一個舉世聞名的怪才,號稱世界上最后一個什么都懂的男人。”

接著又一指墓碑的左側,那里刻著一副壁畫:

“這里則埋葬著喬治·格林,一位去世還不滿十年的科學巨匠,我當初跟著舅舅參加過他的葬禮.......”

“這里是威廉·赫歇爾......”

老湯的口才很好,他像是一位經驗豐富的導游,帶著徐云一邊前進一邊解說。

整個過程中,徐云的表情也很顯得鄭重。

雖然他相當反感那種將虛構的成就套在外國人頭上的做法,但在這些有真才實學的西方先賢面前,該給的尊重還是要給足的。

他們的許多成果福澤深遠,華夏也包含其中,這些智慧結晶是人類共同的財富。

半個小時后。

老湯停留在了最后一座墓碑前,抬頭瞻仰著掛在墓碑上的肖像畫:

“.....這座是約翰·道爾頓先生的墳墓與墓碑,也是距離現在年代最近的一座,新建不過六年。”

說著說著。

老湯的眼中流露出了一絲明顯的艷羨,感慨道:

“威斯敏斯特大教堂的墓碑啊......也不知道我死之后,有沒有機會能被埋葬在這里?”

徐云抬頭看了眼這個感懷人生的青春版大佬,沒有說話。

開玩笑。

你可是未來的開爾文勛爵好吧?

未來你不但會被埋在這里,位次還會相當靠前呢。

實際上不僅僅開爾文。

小麥、達爾文老達、法拉第、斯托克斯......

這些與徐云有過數面之緣的人,死后都會被埋在威斯敏斯特大教堂。

其中達爾文的墓甚至就在小牛旁邊,再過一百多年還會加上個叫做史蒂芬·霍金的‘晚輩’。

話說回來。

等到自己這次任務結算回歸現實,是不是可以抽空去趟倫敦,給小麥老湯他們也燒點啥東西?

半個小時后。

徐云和老湯在亞姆查神父熱情的告別聲中,一步步離開了威斯敏斯特大教堂。

考慮到今晚要在倫敦留宿,老湯便又帶著徐云先去一家賓館開了個標間,又把肚子墊了個六分飽,便開始做起了最后的等待。

一個多小時后。

咔噠——

老湯看了眼懷表,干凈利落的將其一合,對徐云說道:

“好了羅峰,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該出發了。”

徐云點點頭,將手上的書收起,起身與老湯走出了房間。

海德公園的占地面積多達360英畝,除了毗鄰威斯敏斯特大教堂之外,還靠近大英博物館與白金漢宮。

受此影響,公園之內自然也被分隔出了許多塊區域。

雖然大多數區域對普通人并不設防,但也有一些區域尋常人想要進去就沒那么容易了。

比如說......

這次晚宴舉辦的地點。

“使徒社的常規聚會都在劍橋校內舉辦,但成員納新以及年會這兩件大事,就不是校內使徒社所有能力組織的了。”

老湯從海德公園西南角入內,沿著某個方向直行,同時介紹道:

“所以幾年前,經過一些已經畢業的‘使徒’們的討論,最終大家決定把面試晚宴設立在海德公園的陶丁小屋。”

“至于房租和聚會的其他開銷,則由社團經費中支出。”

徐云上輩子對于使徒社的認知相對有限,聞言不由看了老湯一眼:

“社團經費?靠成員募集來的嗎?”

老湯笑著擺了擺手,一臉‘你圖樣圖森破’的表情,解釋道:

“使徒社是劍橋大學唯一一個享受學校經費以及皇室經費的社團,每年的活動經費大概八百多英鎊,足夠平時的用度開支了。”

八百多英鎊?

聽到這個數字。

繞是徐云有后世的眼界與閱歷,心中不禁依舊有些咋舌。

好家伙。

1850年的八百英鎊,在后世差不多就是60多萬的購買力了。

60多萬在科研項目方面可能不算什么,但在社團層面......

這樣說吧。

后世一所普通大學常規學院的外聯部,一年能拉到兩萬塊錢的都算很牛叉了。

985級別、校團委對接的外聯靠著學校的大旗或許能拉到十萬以上,但那是整個小學生會的金額......

更別說使徒社的人數最多只有12位——那些已經畢業的使徒除了聚會之外,實際上是幾乎不會...或者說也沒臉皮去占用經費額度的。

使徒社在劍橋大學以及英國皇室心目中的地位,由此可見一斑。

十多分鐘后。

徐云跟著老湯抵達了一處小庭院外。

這處庭院的區域很僻靜,周圍圍著籬笆,整體占地面積大概一畝多點。

其中建筑主體的占地面積看上去三四百平米左右,是一間單層的小屋,看上去裝飾還算華麗。

庭院的西南側大概一公里不到,則是一片燈火通明的建筑群,與庭院的安靜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徐云上輩子好歹在英國待過一陣,這種代表性的建筑還是認得出來的——那兒就是赫赫有名的白金漢宮。

看看眼下的時間。

說不定阿爾伯特親王正在和維多利亞女王討論學術問題,一個夾道相迎,一個傾囊相授?

咳咳......

隨后老湯熟練的推開籬笆樁,帶著徐云走進了庭院。

當徐云二人進入庭院時,院內正有一位年輕的男子正哼著小曲,輕快的準備著BBQ用的燒烤架。

聽到籬笆樁處傳來的響動。

年輕人下意識便抬起頭,朝入口處看來,借著燈光很快便認出了湯姆遜:

“湯姆遜學長!”

只見他將雙手在圍裙上擦了擦,快步走上前張開雙臂:

“好久不見了,湯姆遜學長!”

老湯與他輕輕一擁。

雙方分開后。

年輕男子又將目光投放到了徐云身上,眨了眨眼,試探著對老湯問道:

“湯姆遜學長,這位莫非就是你推薦的那位......?”

老湯點點頭,拍了幾下徐云肩膀,說道:

“沒錯,他就是羅峰。”

說完老湯左手攤平,表情正式的對徐云介紹道:

“羅峰,這位是愛德華·布爾·斯坦利,我的一位好朋友,也是使徒社的成員之一。”

斯坦利?

聽到這個姓氏,徐云眉頭便是下意識的微微一皺。

如果沒記錯的話。

斯坦利在英國境內是代表著德比伯爵家族,其中愛德華·斯坦利就是第十四代德比伯爵,好像還擔任過三次英國首相?

雖然徐云對那位愛德華·斯坦利的詳細履歷記不太清。

但這個時期能成為英國首相的人,手上會干凈到哪里去?

總不可能再出現巧合,遇到一個類似阿爾伯特親王那樣對華態度模糊的領導人了吧?

對方如果真是個這么有特點的人,徐云不可能會沒有印象。

因此徐云只是輕輕與愛德華·布爾·斯坦利握了個手,沒有顯得太過親近。

甚至在他的心中,還給此人下意識的便打上了一個負分。

然而徐云不知道的是,這次他認錯人了......

后來那位擔任過英國首相的愛德華·斯坦利,全名其實是叫做愛德華·史密斯·斯坦利來著的......

一個史密斯,一個布爾,完全是兩個人。

愛德華·史密斯·斯坦利是1799年生人,此時已經51歲叻.......

這位愛德華·布爾·斯坦利雖然也是斯坦利家族的成員,但他只是個小透明般的旁支,后來還選擇了脫離家族外出冒險。

喜來芝這玩意兒,就是愛德華·布爾·斯坦利后來在尼泊爾那邊發現的。

后來他還在媽港領養了二十多位粵省孤兒,自己的日子過得卻很節儉,其中某位孤兒的孩子還成為了后來的知名愛國將領。

從貢獻上來說。

愛德華·布爾·斯坦利顯然可以歸屬到國際友人的范疇,而非敵人。

可惜由于徐云沒有隨身攜帶度娘,這個誤會恐怕要持續一段時間了......

隨后老湯帶著徐云跟在斯坦利身后,進入了屋內。

小屋的入口處是一道玄關,過道是一個類似L的布局。

所以訪客進屋后是看不到內部情景的。

不過雖然視線受阻,但從拐角處飄來的交談聲可以聽出,此時已經有一些使徒社成員在屋內就位了。

老湯帶著徐云換好鞋,意味深長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切盡在不言中。

徐云見說深吸一口氣,調整好呼吸。

跟在老湯身后,朝過道走去。

過道的長度大概有兩三米,向右拐過一個身位后,一間開闊的客廳出現在了徐云面前。

客廳的面積目測不下一百平米,擺著幾條沙發和桌椅。

桌子上放著一些水果、糖、飲料之類的常見待客物品,再遠一點可以隱約看到一條長方形的巨大餐桌。

此時的屋內坐著大概十多個人,有年輕人也有中年人,依舊是男多女少。

他們三三兩兩的圍聚在一起聊天,有的在唱詩歌,甚至還有人在玩撲克牌。

客廳內的氛圍原本相當活絡,但隨著的老湯出現,現場頓時為之一寂。

準確來說。

氣氛消沉的原因,是老湯身后的徐云。

不過很快。

有些朝沉悶方向發展的氣氛,便被一道驚喜的聲音給打消了:

“你就是日更三萬?”

明天來個大章,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86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