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二百五十一章 亂了亂了,整個19世紀都亂成一鍋粥了(7.4K)

第二百五十一章 亂了亂了,整個19世紀都亂成一鍋粥了(7.4K)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二百五十一章 亂了亂了,整個19世紀都亂成一鍋粥了(7.4K)

一個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詞。

一種常見到不能再常見的現象。

卻是一縷貫穿了人類科學史的、到22世紀都依舊撲朔迷離的迷霧。

說起光這東西,后世許多人腦海中蹦出的應該先是波粒二象性。

接著是迪迦奧特曼,然后是光的干涉衍射這些字眼兒。

其實吧。

人類對于光本質的思考,在公元前就已經出現端倪了。

例如在古代東方。

人們認為太陽是神靈的化身,例如羲和、日主、東君,還有被后羿射下來的金烏等等。

而古代西方呢,一開始流行的是恩培多克勒的看法。

他認為世界是由水、火、氣、土四大元素組成的,而人的眼睛是女神阿芙洛狄忒用火點燃的,光也屬于火。

恩培多克勒后的柏拉圖則認為,有三種不同的光。

分別來源于眼睛,被看到的物體以及光源本身。

至于視覺,便是三者綜合作用的結果。

柏拉圖再往后,便出現了盧克萊修、阿爾·哈桑這一大堆的唯心思想。

而思想一多,自然就會有人去用實際手段驗證真偽了。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

歷史上第一次對光傳播有明確研究記載的文獻并不是出自西方,而是由華夏先賢所著的《墨經》。

《墨經》約完成于周安王14年癸巳,也是就是公元前388年,其中有一個很有名的研究案例。

這個案例出自《墨子·經說下第四十三》:

景,二光夾一光,一光者景也。景光之人煦若射,下者之人也高,高者之人也下。足敝下光,故成景于上;首敝上光,故成景于下。在遠近有端與于光,故景庫內也。

景就是影,指物體的影像。

因此這句話的意思是:

光線象射箭一樣,是直線行進的。

人體下部擋住直射過來的光線,射過小孔,成影在上邊。

人體上部擋住直射過來的光線,穿過小孔,成影在下邊,就成了倒立的影。

這個描述光的宏觀性質完全一致,也是對光沿直線傳播的第一次科學解釋。

除此以外。

墨家還知道另一個概念——光在透鏡或凹面鏡之前會聚焦:

“在遠近有端與于光,故景瘴內也。”

內就是納,也就是聚集在一點的意思。

《墨經》里常稱焦點為“正”或“內”,因此當時的墨家也已經研究出了光線的聚集原理。

不過可惜的是。

由于華夏古代科學體系不完備的緣故,在光學后續的發展過程中,古代華夏的出彩點就不多了。

當然。

這倒不是說華夏沒人研究光學,而是華夏在《墨經》之后,找不到一個能夠被梳理成時間線的光學研究記錄。

而在西方,歐幾里德在《反射光學》一書里研究了光的反射問題,托勒密對光的宏觀性質進行了補充。

后來又出現了開普勒之類的研究者。

到了1621年。

尼德蘭物理學家涅耳,總結出了光的折射定律。

接著在差不多同一時間。

笛卡爾在他《方法論》的三個附錄之一的《折光學》中,率先提出了這樣的可能:

光是一種壓力,在媒質里傳播,并且世界上存在以太這種物質。

也這也是近代光學的萬惡之源,一個非常重要的節點。

自那以后。

光學就如同劍宗與氣宗一般,出現了兩個截然不同的派別。

首先出現的是波動說。

如今大家公認的波動說提出者是惠更斯,但其實吧,最早發現波動說證據的是一位意呆利數學家。

此人叫做弗朗西斯科·格里馬爾迪。

當時他做了一個實驗:

他讓一束光穿過兩個小孔后找到暗室里的屏幕上,發現在投影的邊緣有一種明暗條紋的圖像。

于是格里馬爾迪便提出了光可能是一種類似水波的波動,這就是最早的光波動說。

只可惜這位數學家能力有限,無法進行更深入的研究,最終由惠更斯首次完整的給出了光的定義:

光不是一種物質粒子,而是由于介質的振動而產生的一種波。

至于傳播光的介質,就是被笛卡爾重新炒火的‘以太’。

再往后就是胡克扛旗,小牛提出微粒說的事兒了。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

雖然小牛的微粒說與波動說堪稱生死冤家,但小牛對于‘以太’卻并不否定。

小牛原本堅持的絕對時空觀中,以太便是絕對運動的代表。

甚至后來的小麥都沒脫離這個圈,他在電磁學中就引入了以太的概念,還在晚年嘗試過推導以太在慣性系中的表達方程。

結果1887年。

英國物理學家麥克爾遜與化學家莫雷用“以太漂流”實驗否定了以太的存在,讓整個科學界都震驚了好久——這也就是此前提到的兩朵烏云中的一朵。

經典物理靠著以太發展出了許多正確的結果,但到頭來忽然發現推導出這些成果的根基是錯誤的,你說邪性不?

就像兔子當年搞戰斗機隱身涂層,看海對面的B2次次飛行都不掉漆,還以為他們掌握了啥黑科技。

于是兔子們咬著牙立項,以那個未知技術為目標追趕,日夜不停。

結果多年之后兔子們才知道,人家的B2不掉皮是因為上了大氪金術,破了就補......

然后兔子們看著自家倉庫的那幾臺機子就陷入了沉思:

所以老子tmd的到底搞了個啥......

總而言之。

以太這玩意兒確實很邪,到21世紀都還有一大票人相信它的存在,其中甚至不乏諾獎得主。

話題再回歸原處。

惠更斯再往后的故事此前已經介紹過,此處就不多贅述了。(近代光學在210章開頭,復制過來就是水了,所以大家可以回那邊去看看,這段加上210的那部分,差不多就是光學的整個發展史了,感興趣的可以留個眼)

不過在如今這個時間線里。

受徐云影響,小牛不再如原本那般獨斷專行,及時的糾正了自己的錯誤理論。

同時也導致了光學領域出現了安古斯·羅曼所說的局面:

光的二象性理論占據主動,但微粒說的核心證據卻并不多。

這就像玄幻里的兩家圣地,其中一家圣地當代有大帝坐鎮,帝威無雙。

另一家圣地雖然實力同樣雄厚,卻缺乏大帝戰力,只能靠著祖輩留下的帝器勉強與對家抗衡。

因此安古斯·羅曼打的就是這么個算盤:

你不是說肥魚有留下傳記么,那么好啊,你有本事就拿出個能反駁波動說的證據嘛。

而隨著安古斯·羅曼這番話的說出,現場的氛圍頓時有些古怪了起來。

平心而論。

安古斯·羅曼的要求無疑有些強人所難,奈何他的帽子扣的太聰明了。

一系列名正言順的說法下來,至少在這個公共場合內,將徐云給逼到了一個非答不可的尷尬地步。

當然了。

尷尬這個詞是安古斯·羅曼以及其他旁觀者下的定義,至于徐云嘛.......

此時他的腮幫子正微微鼓起,后槽牙死死地咬著舌腔內壁的肉,盡量讓自己不笑出聲。

實話實說。

他真的很想沖下臺跑到這位羅曼學長身前,給他一個充滿感激的擁抱。

雖然對方的目的是拆自己的臺,但實際上卻歪打正著,幫了自己一個大忙......

好不夸張的說。

這是一個甚至可能決定副本評分走向的大忙!

淚目.jpg。

而就在徐云忍笑之際,他的身邊忽然傳來了一道低語聲:

“羅峰,怎么樣,你能行嗎?”

徐云轉過頭,發現威廉·惠威爾正看著自己。

很明顯。

他答對的第一個問題,雖然無法徹底讓人信服他就是肥魚的后代。

但在威廉·惠威爾眼中,自己的可信度相對也提高了不少。

徐云見狀沉吟片刻,飛快掃了眼現場,朝威廉·惠威爾微微頷首:

“惠威爾院長,家祖確實有留下過相關記錄,我也都記著呢。”

威廉·惠威爾瞳孔頓時一縮,心中隱隱冒出了一股要發生大事的預感。

如果徐云是在口嗨那還好說,但如果他說的是真的......

可他如果能輕易拿出反駁波動說的理論,必然在物理這塊的認知很深,為什么會連初等畢業證書都拿不出來呢?

難道真的是丟了?

心思斗轉間。

威廉·惠威爾又想起了徐云的第一個回答。

有了這個回答增持,如今他對徐云身份的確信度,大約維持在六成半左右......

這顯然不是一個能夠放心壓上籌碼的數值。

但是.....

威廉·惠威爾飛速掃了眼臺下,目光從一位位正襟危坐的教授身上掠過。

普萊姆今日來勢洶洶,這種老硬幣不出手則以,一出手必然會是一套組合拳。

他敢保證。

臺下的這些老教授中,一定有人已經被普萊姆收買了。

若是徐云頂不住壓力,接下來必然會有人慨然站起,仗著資歷再來一輪攻擊。

到時候的矛盾點就不會是徐云,而是自己了.....

想到這里。

威廉·惠威爾深吸一口氣,眼中閃過一道決斷。

只見他轉過頭,對徐云道:

“羅峰同學,說吧,要我怎么配合你?”

“現在的局面......希望你心底有數。”

徐云點點頭,靠近威廉·惠威爾,用讀者聽得到的聲音低語了幾句:

“院長先生,我需要一支手電筒,一個電解池,一個硒圓柱,三個凸透鏡,一個半反半透鏡,旋轉鏡以及......”

“另外還需要一條一米寬的場地,直線長度不低于五公里,并且要等到夜間才能進行試驗。”

威廉·惠威爾無視了喧鬧的現場,就這樣站在臺上靜靜聽完徐云的話。

隨后看了眼這個年輕人,快步走下臺,與阿爾伯特親王說了句。

阿爾伯特親王微微一愣,不過還是點了點頭。

威廉·惠威爾說完后朝他一躬身,轉身離開了現場。

眼見威廉·惠威爾轉身離去,現場的議論聲又大上了不少。

阿爾伯特見說從座位站起,對眾人道:

“各位同學,請安靜!”

“惠威爾院長剛剛已經為羅峰做了擔保,三一學院將負責提供羅峰所需要的實驗設備。”

“這些設備雖然籌備起來比較容易,但實驗環境比較特殊,需要等待天黑之后才能進行,因此還先暫時不要太過激動。”

“整個實驗屆時將全程公開進行,感興趣的同學在用過晚餐后,在路邊等待即可。”

說完他看了眼還站著的安古斯·羅曼,問道:

“羅曼同學,你有意見嗎?”

安古斯·羅曼此時依稀有些出神,聞言連忙一個激靈,搖頭道:

“沒意見,殿下,一切按您的指示來辦就好。”

他的任務就是將話題捅大,如今徐云的做法雖然沒法立刻就讓惠威爾丟臉,但一旦徐云演示失敗,輿論的反卷將會劇烈無數倍!

見安古斯·羅曼還算識趣,阿爾伯特便微微頷首,繼續說道:

“那么大家暫且收心,接下來將由彼得學院的院長諾爾斯先生暫替惠威爾院長,主持開學典禮的圣詩頌唱!”

阿爾伯特話音落下,第一排便站起了一位頭發銀白的老者。

老者緩緩走到臺上,接過了現場指揮權。

徐云則很識趣的行了個禮,快步回到了座位上。

比起上臺那會兒。

此時徐云身上的匯聚的目光要更多、同時也更加尖銳。

如今的物理雖然還從屬于化學,但它的重要性已經隱約開始展了苗頭。

其他學院不說。

至少在現場的這四所神學院內,除了苦讀神學學位的神學生,大部分人都掌握...或者說了解如今科學界前端的理論紛爭。

從百余年前開始,便有大量的物理學家在嘗試尋找著微粒說的核心證據。

只是一直以來,結果始終都不盡如人意。

結果在這個開學典禮現場,徐云卻說他能拿出反駁波動說的證明?

這種超乎常理范圍的言論與‘肥魚后代’的身份相結合,頓時令人在質疑的同時,心中多多少少都會產生另一股念頭:

說不定他說的是真的呢?

如果他真的是肥魚的后代呢?

那可是連牛頓爵士都要拜服的奇人啊......

在這種心態下。

學生們的思維早就飛到了十萬八千里外,開學典禮后續的環節許多人明顯心不在焉,草草應付便完結了。

典禮結束后,學生們例行散會,有序退場。

當然了。

徐云除外。

他在幾位學聯干部的陪(jian)伴(shi)下,來到了一處小棚子里等待黑夜的降臨。

同一時間。

三一學院到國王學院道路上,還被騰出了一條長度超過五公里的條狀區域。

這片區域被用齊腰高的封鎖線封閉了起來,引來了大量學生的駐足觀看,議論紛紛。

“嘿,魯普,你知道這是要干什么嗎?跑步比賽?”

“我不到啊!”

“我倒是聽說了一些,傳聞那位走后門的東方人,想要表演一天怎么能寫下三萬個字......”

對于封鎖區域感到疑惑的人有不少,但同樣,參加過開學典禮的學生也很多。

因此在親歷者的傳播下,一道消息很快席卷了劍橋大學:

那位傳說中‘肥魚’的后代,今晚會拿出一道反駁波動說的證據!

又過了半小時。

“羅峰。”

接到消息匆匆趕來的湯姆遜大步踏入棚內,作為學聯會長競選人的他想要過審并不困難:

“羅峰,我聽麥克斯韋說了,你能拿出反駁波動說的有力證據?”

看著氣還沒喘勻的湯姆遜,徐云心中微微一暖:

“沒錯。”

“有把握嗎?”

“當然有。”

湯姆遜認真的看了徐云一會兒,方才微微頷首:

“那就好。”

他和小麥都親身經歷過那場夜襲,對于徐云的了解與信任度都要遠高于常人。

別的不說。

光憑夜襲中徐云能夠看出自己的摩爾斯電碼,湯姆遜就敢肯定,徐云絕不是那種連初等教育都沒受過的文盲。

如今徐云的臉上看不出多少緊張,湯姆遜的心中自然有了些底。

一個小時后。

小棚子里,又出現了一個人。

邁克爾·法拉第。

在徐云穿越來的后世,某女團曾經發布過一首膾炙人口的歌曲,其中有一句歌詞大家耳熟能詳:

你是電,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話。

從這句歌詞中便不難看出,電與光之間,有著密不可分的關聯。

因此作為第二次工業革命的靈魂人物,法拉第自然對光緒有著非常深入的研究。

例如他在1845年便發現,當偏振光穿過施加了磁場的透明介質時,會發生偏振旋轉。

這種現象后來被稱為法拉第效應,它首次發現了光和電磁的關系。

接著在1846年。

法拉第又推測出,光可能是沿磁場線衍生的某種形式的擾動。

1847年。

法拉第提出光是一種高頻電磁振動,不需要介質也能衍生。

如果從后世的角度將時間延長,你還會發現.....

正是基于這個理論,小麥才發現了自生電磁波會以恒定速度傳播的現象。

同時這個速度恰好等于光速,從而得出了光是一種電磁波的結論。

眼下得知徐云竟然能拿出反駁波動說的證據,法拉第那能淡定的了?

因此進入棚子后,他的第一句話就是:

“羅峰同學,你說的是真的?你可以拿出反駁波動說的證據?”

看著這位五官硬挺的老帥哥,徐云的眼中隱約浮現出了一絲崇敬,肯定道:

“是的,法拉第先生,肥魚先祖在研究電解的過程中,意外發現了某些現象。”

“后來通過進一步研究,他發現了某些...唔,很有意思的東西。”

法拉第劍眉一揚:

“很有意思的東西?”

徐云點點頭,心中飄過一絲激蕩。

現如今的副本世界線已經有些歪了,既然如此.....

自己就加把火,讓科學界再亂上一場吧!

想到這里。

徐云不由深吸一口氣,對法拉第說道:

“法拉第教授,在實驗開始之前,我想先請教您一個問題。”

法拉第看了他一眼,示意他開口:

“說吧。”

“光的速度有多快?”

“光的速度?”

法拉第眨了眨眼,雖然不清楚徐云為什么問這個問題,不過很快說道:

“21.2萬公里每秒,這是惠更斯先生計算出的數值。也是目前學術界比較認同的答案。”

“另外牛頓先生也在《光學》中提出,光可以在一秒內穿越地球16.6次,折合起來也在這個數字附近。”

徐云看了眼這個老帥哥,沉默片刻,緩緩搖了搖頭:

“很遺憾,法拉第先生,這個數值是錯誤的。”

法拉第一愣:

“錯了?”

徐云扭過頭,看了眼已經布置好的現場,對法拉第微微一笑:

“是的,拉法第先生,所以今晚我們要糾正的第一個錯誤,便是.......”

“光的速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59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