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二百四十八章 副本開啟以來最大的意外(5.8K)

第二百四十八章 副本開啟以來最大的意外(5.8K)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二百四十八章 副本開啟以來最大的意外(5.8K)

戀上你看書網,走進不科學

法拉第的出現,堪稱開學典禮以來的第二次高潮。

例如在徐云身邊,有一些學生壓著腦袋,已經開始低聲討論起準備向法拉第請教哪些問題了。

小麥的表情同樣也很興奮,嘴里不停嚷嚷著“太好了,太好了”之類的詞語。

但他的這種興奮并非屬于遇到‘知己’的激動,而是純粹對于一位名家的崇敬。

例如徐云當初得知自己能進入科大第一帥逼潘院士的團隊中時,表現出來的也是這種情緒。

畢竟此時的小麥還不是完全體,暫時只是一位數學系的學生。

他還沒真正讀過法拉第的作品,就更別提構筑出一個完善的電磁學觀念了。

但徐云卻很清楚。

這種情況決然不會持續多久。

因為小麥在電磁學上的天賦實在是太高太高了。

他仿佛是一位為了研究電磁學而落入人間的‘電磁之子’,與電磁學之間有著非比尋常的相性與契合度。

盡管小麥本人非常非常的喜歡數學,甚至一度說出過“我的一生只有數學,愛情去你母上吧”這類的話。

但在接觸電磁學后。

他就如同本子里遇到了oo的女主一般,義無反顧的投入了電磁學的懷抱。

因此只要機會合適,小麥很快便能與法拉第產生交集。

徐云對于這一天還是很期待的,這可能是如今這個副本中最正向的一次世界線變動了。

至于有些人擔心的小麥和法拉第相遇,從而促使西方技術快速發展,最終導致東方本土翻不了身的情況.....

開玩笑。

首先,小麥和法拉第都是堅決的反戰黨。

小麥的反戰言論之前便介紹過,至于法拉第雖然沒有對一鴉發表過評價,但在克里米亞戰爭期間,法拉第是拒絕為英國制造化學武器的。

其次,別忘了一件事......

徐云才是副本任務的執行人呢。

雖然強調過無數次,他對于現如今的清政府無感,但在長線埋伏一些后手還是不難的。

甚至于他目前就已經有了一些打算,只是還沒機會實施而已——放心,不是作死的事兒。

況且退一萬步來說。

假若事情的發展真的超過了徐云的控制范疇,西方得到了高速發展,技術進步遠超后世。

所以古老的華夏民族就會由此一蹶不振,永世不得翻身?

扯呢!

縱觀整部文明史,華夏民族用整整五千年的時間證明了一件事:

我們可能在某段時間里很難,很窮,可能衣衫襤褸的倒在泥土地中,被人用鞋尖碾著臉頰卻無力反抗,被視為盤中之餐,任人魚肉。

但我們永遠不會倒下,哪怕是面對穿透了心臟的致命傷,華夏民族依舊會頑強的活下來,奇跡般的恢復活力。

我們暗中蓄力,將那些高高俯視自己的敵人一把拉倒,沙包大的拳頭狠狠朝對方砸去,拳拳到肉。

最后站起身,不屑的吐出一口血痰,說一聲就這,昂首走向更高處。

這不是意淫,古代、近代、建國后的歷史可以證明一切。

這是一個傳承了五千年的民族的韌性,也是徐云敢于搞事的最大底氣!

視線再回歸現實。

在威廉·惠威爾說出名字后,第一排的座位上很快站起了一位精神矍鑠的小老頭。

此人梳著一投坤坤式的中分白發,鼻梁英挺,兩道劍眉讓人下意識的便會想到濃眉大眼的朱時茂。

眼下法拉第已經59歲了,面容比后世常見的肖像畫要蒼老一些,不過猶然可見年輕時俊美的影子。

面對這一位先賢,徐云很認真的獻上了掌聲。

待法拉第落座,任課教授也全部介紹完畢。

按照正常流程。

接下來應該就是學生代表進行發言,神學院頂多就是再多個祝福禱告。

然后起立唱一兩首傳播度很廣的贊美詩就完事了。

但令徐云略感意外的是......

威廉·惠威爾絲毫沒有讓出禮臺的想法,而是緩緩的掃視了教室一圈。

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

徐云感覺對方的目光,似乎在自己身上多停留了一會兒。

接著威廉·惠威爾頓了頓,話鋒一轉:

“今年,劍橋大學的師資隊伍迎來了麥卡洛克先生、法拉第先生這樣的新晉教授,而在學員方面,我們同樣招錄了一批來自不同國家的留學生。”

“不知大家是否還記得,我之前提到過的一個數字。”

“今年四所神學院的374名新生,分別來自英國的87個鎮和全球11個國家,其中超過11的新生是國際學生。”

“這是四所神學院數百年來招錄國際留學生最多的一年,他們來自高盧、奧地利、德意志、尼德蘭,甚至......”

“華夏。”

教室內頓時響起了一陣低沉的嗡嗡聲。

其中有兩塊區域的反應最劇烈。

一處自然是徐云身邊,此時正不少人轉頭看著他,隱約議論著某些可以猜測到內容的話。

另一處在他右前方五六排,由于視線阻隔看不清情況。

不過考慮到這年頭黑人讀書不算罕見,所以那邊的議論聲或許是因為衣著打扮之類而產生的?

例如非洲圖騰土著或者印第安人之類的,要不就是修女?

而就在徐云猜測之際。

威廉·惠威爾又與臺下的阿爾伯特親王對視了一眼,不動神色的微微頷首,說道:

“好了,大家請先安靜。”

“眾所周知,國家與國家之間往往有著極為厚重的文化壁壘,短時間內很難打破。”

“因此對于這些同學來說,校園的適應難度是要比尋常學員更高一些的。”

“所以在不久前的常務會議上,有些校董提出了一個建議——給每位留學生配備一位或者幾位的異性學伴,這樣或許能加快大家的融合度。”

禮臺下。

徐云嘴角微微一抽。

好家伙。

怎么感覺這種做法似曾相識?

隨后威廉·惠威爾笑了笑,拿起水杯潤了潤嗓子,道:

“當然了,這個建議最后還是被否定了。”

“最終經過全體校董決議,我們決定在這個開學典禮現場,邀請這些留學生同學上臺進行一次自我介紹。”

“這也是劍橋大學建校以來,學院層面組織的第一次留學生公開介紹,或許今后會成為一個標準化環節也說不定呢。”

“現在每位留學生同學有五分鐘的語言組織時間——很抱歉沒有事先通知你們,但這樣才能展現出最真實的一面,不是嗎?”

聽聞此言。

臺下的幾個方位上。

包括徐云在內,有不少人的臉上同時浮現出了一絲呆滯與意外。

自我介紹?

這可是開學典禮之前沒有任何人通知的一道流程啊......

不過仔細想想。

現場的學生一共有374人,按照11的留學生比例折算,國際留學生的數量大概在41人左右。

每個人從點名到上臺再到介紹完畢,快的估摸著一分鐘,慢的兩三分鐘也就差不多了。

整個流程合計起來約莫耗時一個小時上下,時間上倒是并不長。

徐云當初在做交換生的時候也遇到過這種要求,甚至還被一些同學起哄著表演了一個節目:

當時他嗷了一首《精忠報國》,然后在劍橋的那一年里就沒人敢讓他碰過麥克風......

不過徐云還不算是最騷的。

后世他認識一個逗比,成績還不錯,考到早稻田大學留學去了。

結果這貨在歡迎儀式上用中文唱了一首《大刀向鬼子們的頭上砍去》,然后臺底下一堆霓虹人還在拍掌叫好......

這是真事,咳咳.....

視線再回歸現實。

在公布完接下來的安排后,威廉·惠威爾又等了幾分鐘,便開口道:

“好了,各位先生女士,讓我們回歸主題吧。”

“我的手上有一份四所學院留學生的名單,現在有請被我叫到的同學上臺進行自我介紹,第一位上場的國際留學生是......”

“塔圖姆·奧斯汀先生!”

話音落下。

現場立刻響起了一陣掌聲。

又過了片刻。

一位嘴唇很厚的黑人男子略顯局促的從禮臺左側站起,摸了摸鼻子,小跑著走到了臺上。

威廉·惠威爾讓出身位,笑著道:

“奧斯汀同學,別太緊張,加油!”

黑人男子紅著臉點了點頭,用手指撓了撓耳后,深吸一口氣,大聲說道:

“大家好,我是彼得學院農學專業的塔圖姆·奧斯汀,今年17歲,來自莫桑比克。”

“我的夢想是能夠培育出世界上產量最高的西瓜和棉花,謝謝大家!”

說完。

他便匆匆朝臺下一鞠躬,飛快的返回了座位。

臺下稀稀拉拉的響起了一陣掌聲。

陣勢比登場時明顯要小許多,看的出來大家都不太滿意。

威廉·惠威爾也在鼓掌,目送塔圖姆·奧斯汀返回座位后,他又念出了下一個名字:

“馬克斯·克里斯蒂安·腓特烈·布魯赫!”

“嗯?”

聽到這個名字,徐云身子坐直,稍稍來了一些興趣。

片刻過后。

一位發型和胡須有些類似李逵、鼻梁上帶著一副金絲眼鏡的男子走上了禮臺。

只見他先是平靜的與威廉·惠威爾握了個手,又對臺下的阿爾伯特親王等人點頭致意,接著說道:

“各位英俊的先生、美麗的女士,大家好,我是來自德意志的馬克斯·克里斯蒂安·腓特烈·布魯赫。”

“從今年起,我將在三一學院修習神學與古典樂,不定期也會在校內舉行公演,歡迎列位賞光蒞臨。”

比起上一位的塔圖姆·奧斯汀,這位名叫馬克斯·克里斯蒂安·腓特烈·布魯赫的學生則要明顯從容的多。

徐云在座位上又觀察了幾眼,確定對方應該就是那位布魯赫了。

此君大大小小也算是個名人,是一位在劍橋校友錄上能占據一席之地的作曲家以及指揮家。

他在14歲獲法蘭克福的莫扎特獎學金,受教于希勒、萊耐克等人。

按照年齡來看,他如今來劍橋修習博士學位倒也對的上史實。

馬克斯·克里斯蒂安·腓特烈·布魯赫所作的《羅萊拉》和《伏里施喬夫》都算是有名曲目,上輩子徐云在魔都歌劇院聽《羅萊拉》的時候還丟了一臺手機。

因此印象不說多深吧。

至少名字和人還是能對的上號的。

在自我介紹完畢后。

馬克斯·克里斯蒂安·腓特烈·布魯赫又用美聲唱了首歌,贏得了滿堂喝彩。

畢竟這年頭文藝青年還是很吃香的。

遠的不說,就說近的吧——小麥這個理數大佬,平日里就賊喜歡寫詩呢,雖然內容不咋地就是了......

比如這貨在看到老湯發明的鏡式電流計時情難自抑,寫下了一手物理史上很有名的詩:

燈光落到染黑的壁上,

穿過細縫

于是那修長的光束直撲刻度尺,

來回搜尋,又逐漸停止振蕩。

流啊,電流,流啊,讓光點迅速飛去,

流動的電流,讓那光點射去、顫抖、消失……

當初徐云在看到這首詩的時候,還以為小麥描述的是跳蛋.....

除此以外。

小麥還寫過諸如請告訴我,這詩句,這胸中飛出的消息,可有電流在你心間感應?你快滴答一聲,終止我的焦慮。之類的騷話。

小麥這個科研汪尚且如此,就更別說整個英國以及歐洲的大環境了。

毫無疑問。

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這位馬克斯·克里斯蒂安·腓特烈·布魯赫,必然會成為新生中的話題人物之一。

隨后威廉·惠威爾再次回到禮臺邊,先后再報出了幾位學生的名字:

“瑪卡巴卡·歐克.....”

“科林達·尼科利奇.....”

“烏戈·丹尼爾斯......”

半個多小時后。

威廉·惠威爾例行看了眼名單,表情微微一凝,意味深長的掃了眼臺下:

“先生們,女士們,接下來我要為大家介紹的這位同學,他的來歷就有些特殊了。”

“縱觀劍橋大學校史,我們招收過歐洲其他國家的留學生,也招收過非洲、甚至美洲的學員。”

“但除了英屬印度之外,我們此前從未招收過一位來自獨立主權國家的亞洲學生。”

“但在今年,這個算不上光彩的記錄正式宣告終結,我們迎來了建校后第一位自考錄取的華夏留學生!”

聽到華夏留學生這個五個字。

徐云頓時心中一凜,深吸一口氣,準備起身上臺。

然而下一秒。

威廉·惠威爾口中說出的名字,卻令他瞳孔驟縮!

“下面我們有請.......”

話音剛落。

徐云右前方十米處。

原先另一塊議論聲突出的區域內,忽然站起了一位瘦小的年輕人。

黑發,黑瞳,黃皮膚,身穿一身馬褂,梳著.....

一根長辮。

此人起身后,抿著嘴角面色肅然的走到禮臺邊,局促的與威廉·惠威爾一行禮。

接著來到臺前,咽了口唾沫。

干澀的用不太標準的英文說道:

“各位校友你們好,我是來自華...華夏粵省的田浩所,18歲,是三一學院數學系的本科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1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