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二百四十六章 大佬云集(上)

第二百四十六章 大佬云集(上)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二百四十六章 大佬云集(上)

當小麥的那句話說出口后。

徐云和小麥之間,頓時出現了一陣詭異的沉默。

徐云感覺喉嚨愣是有一口槽卡著,吐不出來又咽不下去。

怎么說呢......

真不愧是英gay蘭,連小麥的思路都tmd這么有基情。

不過從某種角度上來看,小麥說的似乎還有幾分道理?

湯姆遜為了小麥遠赴蘇格蘭,險些連性命都丟了,回校后對于同窗三年的埃利斯卻視若不見......

這不是標準天降對青梅的戲碼嗎?

咳咳.....想遠了想遠了。

隨后徐云深吸一口氣,表情一正,對小麥說道:

“麥克斯韋先生,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那位埃利斯學長很明顯也是一位學聯會長的競爭者。”

“你我...不對,應該說只有你,你與湯姆遜先生之間的羈絆之前已經分析過了,可以算得上是一道致命軟肋。”

“所以今后無論何時,都務必要對埃利斯多加防范——埃利斯可不是愛麗絲,靠的太近又沒本子看。”

小麥下意識的朝教室入口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先前提及過。

劍橋大學的學聯會長權力極大,可謂權傾校園,但競選期間的風險也同樣不小。

競選失敗的參選人要立刻肄業,在檔案上留下難以抹除的污點,甚至伴隨一生。

換而言之。

有勇氣去競選學聯會長的劍橋學生,多多少少都應該有一些特殊的人脈或者底牌。

所以一旦埃利斯對小麥出手,這位來自蘇格蘭鄉下的老實孩子真不一定遭得住。

徐云甚至有種懷疑,這次學聯會長競選的核心評分項,就是小麥這個減費生光環的保衛戰。

能讓小麥被拉下云端,埃利斯在劍橋高層的評分便會很高,大概率成為學聯會長。

反之則是湯姆遜上位。

畢竟劍橋大學有十多所學院,彼此之間的自治度很高,不一定所有人都愿意小麥成長起來。

徐云比較傾向高層正處在一個比較微妙的博弈平衡點,雙方都在等著開學后大幕的拉開。

而就在徐云與小麥交談之際。

教師入口處,又走入了一位徐云的‘熟人’:

艾維琳·艾斯庫。

這個金發妹子與見面時一樣,依舊是招牌式的懷抱著一本厚重的書籍,散發著一股濃郁的文學氣息。

恬靜的表情宛如一汪秋水,令人很難把她與利拉尼那個熊孩子聯系在一起。

劍橋大學如今招錄的女生數量有限,整個教室內90都是大老爺們兒,看上去就跟徐云上輩子的讀者群體似的。

加之艾維琳的顏值出眾,因此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徐云總感覺隨著這姑娘的出現,教室內的聲音似乎都小了一截。

此時艾維琳的身邊沒有同行者,進入教室后她四下掃了幾眼,很快便發現了在一堆歐洲人中鶴立雞群的徐云。

隨后她抱著書走到徐云和小麥身邊,朝徐云和小麥點頭致意:

“麥克斯韋,羅峰,上午好。”

“學姐/艾維琳同學好。”

小麥和徐云也同時朝她打了聲招呼,隨后徐云有些好奇的問道:

“艾維琳同學,你這是學聯部門出勤還是.....”

艾維琳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將一縷垂落下來的發絲撩到耳后,答道:

“今天內務部沒有出勤要求,我當然是來參加開學典禮的,我今年上研一呢。”

“和其他學院不一樣,包括三一學院在內的四所劍橋大學神學院,每年都會一起舉辦開學典禮——要不你以為典禮的舉辦場地為什么會安排在這么個大地方?”

徐云微微一愣,這才反應了過來:

對哦。

差點忘了,艾維琳也和自己一樣,是個一年級的研究生來著......

接著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對艾維琳道:

“艾維琳同學,所以教室入口處的那四個人,都是來自四所神學院的學生?”

艾維琳點點頭:

“沒錯。”

徐云頓時心下了然。

難怪會在入口看到四個院校的人,原來大家是一起參加開學典禮的?

劍橋大學有許多學院都設立了神學專業,但在1850年,真正稱得上神學院的只有四所:

三一學院、圣彼得學院、耶穌學院和伊曼紐爾學院。

至于另一個聽起來很像神學院的基督學院,實際上是一所學術水平很高的人文學院。

例如乒乓球界赫赫有名的鄧亞萍,便是從基督學院攻讀獲得的土地經濟學博士學位。

當然了。

神學院雖然名字上帶著濃郁的宗教性質,看起來教條無數,仿佛日夜都要讀經禱告啥的。

但實際上。

課業也好日常也罷,神學院中教派的色彩并不算特別濃郁。

神學院中真正受到教派規范要求的其實并不是學生,而是老師——你想要在神學院內做教授,就必須要獲得圣職才行。

例如和有名的凱萊。

他在1839年入劍橋大學三一學院學習,畢業后擔任了三年實習教授,轉正的時候卻因為不是教徒而被迫遠走倫敦,成為了一名律師。

直到1863年校規變化,他才正式被聘用為劍橋的薩德勒教授。

也正因如此。

徐云這種一看就沒什么信仰基礎的東方人,才會被允許入院學習。

否則在宗教戒律面前,別說小牛親筆信了。

你把小牛復活過來都破不了例——誰破誰死。

隨后徐云看了眼艾維琳這個自己的‘債主’,猶豫片刻,問道:

“艾維琳同學,門口那位叫埃利斯的學長你認識嗎?”

艾維琳聞言,臉上不由浮現出了一絲古怪的表情:

“你是說弗雷德里克·阿加爾·埃利斯?”

徐云點點頭:

“沒錯。”

艾維琳沉默片刻,說道:

“認識,他是三一學院一位非常優秀的前輩,和湯姆遜學長包攬了過去幾年三一學院數學系的一二名。”

“他們原本的關系還算比較融洽,但是自從埃利斯學長喜歡的人向湯姆遜學長表白后,二者就變得有些勢如水火了.....”

“例如這次湯姆遜學長剛公布要競選學聯會長,埃利斯學長便在第二天報了名,大有不死不休的架勢。”

徐云:

好家伙。

三角戀。

俗套到不能再俗套、但又合理到不能再合理的原因。

現實里因為三角戀反目的不知凡幾,徐云身邊都有好幾個這樣的例子,甚至差點鬧出過人命。

一旁的小麥則想到了什么,有些八卦的問道:

“對了,艾維琳學姐,那么湯姆遜先生后來有接受那人的表白嗎?”

艾維琳很快給出了一個意料之中的答案:

“沒有,湯姆遜學長拒絕了他。”

徐云下意識點了點頭,不過腦袋晃著晃著忽然一頓,注意到了艾維琳口中的一個詞:

“等等,艾維琳同學,你說湯姆遜學長拒絕了.....他(him)?”

艾維琳很無辜的一攤手:

“是呀,那是埃利斯學長的室友,也是長期以來數學系的第三名。”(注:真事)

徐云看了眼小麥,嘴角一抽:

怎么感覺這特么比小麥的腦補更離譜了......

而就在徐云嘴角直抽抽的同時。

教室入口處再次傳來了一陣動靜。

片刻過后。

門外熙熙攘攘的走進了十多個人。

并且與學生們年輕的面容不同,新來的這這人年紀都不小,最少都在三十歲以上。

表情肅穆,衣著得體。

其中有兩個還是徐云的熟人:

三一學院的院長威廉·惠威爾,以及自己的便宜導師斯托克斯。

很明顯。

四所神學院的主要領導和教授們到了。

另外徐云還注意到,這批人的分級相當鮮明,一共分成四個梯隊:

斯托克斯以及其他一些比較年輕的教授跟在最后。

往前是一些五六十歲、一看就很有資歷的老牌教授權或者院領導。

第二梯隊則是以威廉·惠威爾為代表的四個小老頭,不出意外便是四所神學院的院長或者執行院長。

至于第一梯隊嘛......

只有一個人。

這是一位和斯托克斯差不多年紀的中年人,上嘴唇蓄著一口胡須,棕色的頭發梳的分毫畢現。

穿著一身勛爵禮服,看上去威嚴而又儒雅。

毫無疑問。

此人必然便是......

時任劍橋大學校長,維多利亞女王的丈夫,英國歷史上最有名的無冕國王......

弗朗西斯·阿爾伯特·奧古斯都·查爾斯·埃曼紐爾。

隨著這批學院領導的入內。

整個階梯教室頓時為之一寂,氛圍肉眼可見的凝重了起來。

同時徐云也發現。

就在自己和艾維琳聊天的這段時間里,教室內已經有相當部分的區域被學生坐滿了。

簡單環視一圈,人數目測應該在三百五十人上下。

就這樣,大概過了十多分鐘。

領導們在第一排落座完畢,威廉·惠威爾走到禮臺前,拿起桌上的鈴鐺晃了晃:

“同學們,請安靜!”

清脆的鈴聲伴隨著渾厚的嗓音,很快傳遍了整個教室。

“嗯?”

聽著耳中傳來的清晰男音,徐云輕咦一聲。

朝四下張望了幾眼。

果不其然。

他在教室的四角處發現了幾個盛著水的大缸,講臺后方則按照一定間隔,放置著一些中空的銅罐。

這是在擴音器還沒出現前比較原始但也很有效的擴音手段,也就是靠著聲波共振在小區間內起到擴音效果。

不過相較于西方,這種方法其實更常見于華夏古代。

幾秒鐘后。

威廉·惠威爾放下鈴鐺,輕咳一聲,又說道:

“各位來自五湖四海的天才們,大家好,我是三一學院的院長威廉·惠威爾,也是今日開學典禮的致辭人。”

臺下很快響起了一陣掌聲。

待掌聲消失后。

威廉·惠威爾環視了周圍一圈,朝所有人點頭致意,繼續道:

“今年,劍橋大學的四所神學院一共招錄了新生374人。

“其中本科生223人,平均年齡17.4歲,研究生151人,平均年齡24歲。”

“這374人來自英國的87個鎮和全球11個國家,其中超過11的新生是國際學生。”

“你們當中有近59的人是家里第一個大學生或者研究生,還有九人是退伍軍人,我代表劍橋大學歡迎你們的到來!”

“劍橋大學正如校訓所言,此地乃啟蒙之所,智識之源,是世界最奧妙的真理殿堂......”

“劍橋大學培育出過無數的知名校友,例如最偉大的科學家艾薩克·牛頓、開創紀元的藝術大師拜倫、下次一定日更三萬的新手釣魚人等等.....”

“......我們相信你會找到你的路,也會找到你的朋友。請放心,劍橋大學會改變你的,反過來,你也將改變我們所有人......”

威廉·惠威爾不愧是眼下可以開宗立派的哲學家之一,在話術方面準備的可謂是無懈可擊。

就連徐云這么一位來自后世的穿越者,此時也聽的津津有味,一點兒都不感覺枯燥。

隨著威廉·惠威爾的演講,整個典禮現場的氛圍逐漸涌向了高潮。

“......在場的每位同學都是萬中無一的天才,你們的成長甚至可能關乎到人類歷史的走向,因此在師資方面,學校自然也會竭盡所能的配置到最好。”

說完這句話。

威廉·惠威爾調整了一番站位。

像是個拍賣師一般左手伸直,手掌攤平對著臺下道:

“因此請容許我花上一些時間,為大家介紹我們四所學院最強的領導以及教學陣容。”

說完他深吸一口氣,聲音驟然拔高了幾分:

“首先要介紹的,便是我們的精神支柱,劍橋大學的校長,尊敬的阿爾伯特親王!”

話音剛落。

坐在第一排的阿爾伯特親王順勢起立,右手放在胸前,朝學生們點頭致意。

啪啪啪!

臺下頓時響起了熱烈的掌聲和歡呼聲,甚至有人激動的流下了眼淚。

阿爾伯特親王掌握實權的時間大概在1845年上下,這個時間線的一鴉又尚未爆發,民間的視野依舊停留在英國...或者說歐洲。

因此阿爾伯特在英國國內的關注度,要比原本歷史更高一些。

同時阿爾伯特和維多利亞的愛情在這些剛入象牙塔的大學生眼里,基本上和童話具現沒任何差別,概念上差不多相當于東方的梁山伯和祝英臺。

在這種情況下。

十個學生里有九個是阿伯特親王的人迷,剩下一個則是暗戀維多利亞女王的。

有幾個女生的表情......

怎么說呢,徐云都懷疑阿爾伯特是不是人形自走春藥了。

后世那些腦殘粉如果有機會去監獄里探監凢凢,表現出來的畫面可能也就這樣了吧.....

待阿爾伯特親王落座后。

威廉·惠威爾又伸手朝下壓了壓,示意大家安靜下來。

接著繼續介紹道:

“我要向大家介紹的第二位人物,則是伊曼紐爾學院的現任院長,阿布·特爾多雷克先生!”

比起阿爾伯特親王,這次的掌聲明顯要稀疏了許多。

最大的一片區域在徐云的右手邊,那里應該是伊曼紐爾學院的區域。

威廉·惠威爾則面色不變,繼續介紹著其他領導:

“彌爾頓·西耶拉....耶穌學院院長.....”

“崔斯特·霍普...彼得學院院長.....”

“哈維·貝吉...學籍處主任.....”

學院領導這部分沒什么徐云的熟人,唯一令他意外的只有一件事:

本應于1847年就被撤職的崔斯特·霍普居然還在任上。

實話實說。

這位也算是這個時代比較少見的正直之輩了。

他和小麥一樣,都曾經竭力反對過侵略華夏本土,不過他反對的原因比較特殊一點。

崔斯特·霍普算是一位標準的虔誠教徒,真正意義上表里如一的那種:

他認為入侵華夏是一種極其低劣的做法,不符合經意,死后必然會遭受審判。

因此他把所有參加了一鴉的彼得學院學生全部抹去了學籍,并且明確表示,不允許彼得學院的學生參與任何侵略行動。

最后這位兄臺只堅持了一年不到,就被撤職了。

所以他的舉動評價起來可能比較微妙。

你說他對華夏有多友好那倒未必,畢竟他的出發點是基于自身的宗教信仰。

入侵的對象換成其他國家,他也同樣會做出那些事。

真界定起來,國際友人都未必能算得上。

但拋開政治方面的定義,正直這個詞顯然還是夠格的。

這也算是宗教的復雜性之一吧。

無論中西方哪個教派,真能信到那種極其虔誠的地步,反倒是沒啥危害性。

但這種人實在是太少太少了,如今大多數都是披著皮去搞事的半桶水。

視線再回歸現實。

四所學院的校領導一般都是文職人員,因此徐云了解不深實屬正常。

不過當威廉·惠威爾介紹起教授的時候,卻發生了一件令徐云意想不到的事情。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沒有多余的表情,仿佛對什么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里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別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么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于后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后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于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沒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面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面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沒有辦法清洗干凈。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17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