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從零開始的劍橋生活(中)(5.2K)

第二百三十九章 從零開始的劍橋生活(中)(5.2K)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二百三十九章 從零開始的劍橋生活(中)(5.2K)

戀上你看書網,走進不科學

在徐云穿越前的2022年。

說起劍橋大學這四個字。

多數人下意識的反應估計都是‘世界排名前十’、‘出過牛頓霍金’、‘治學嚴謹學風朗’、‘與牛津并列’等等。

但實際上。

劍橋大學在培養過諸多知名科學家的同時,也誕生過大量的文學家和哲學家。

例如拜倫、丁尼生、威廉·華茲華斯、約翰·弗萊徹、弗朗西斯·培根、約翰·屈萊頓、查爾斯·金斯利等等。

至于搞文學的人嘛...

大家多少都應該知道,腦回路往往會比較奇葩...咳咳,特殊一些。

他們經常會做出一些比較出乎常理的事兒,從而彰顯出自己的個性或者去表達某些情感。

這種做法在后世有個專有名詞:

行為藝術。

尤其是在那些人年輕的時候,行為藝術幾乎跟亞索頭頂的問號一樣,日夜常伴其身。

文青這詞兒就是這么來的。

劍橋的文學基因豐富,自然也少不了這種人。

比如說埃德蒙·斯賓塞。

此君是1552年生人,被公認為英國文藝復興時期的偉大詩人之一。

他所創作的斯賓塞體,某種意義上就相當于英國的七言律詩或者七言絕句,成為了一種有名的詩體。

這位大詩人也是劍橋大學的知名校友之一,他在劍橋大學就讀的是文學、哲學和部分自然科學。

當時劍橋大學的招生人數比現在還要少點兒,一年就一百人上下。

但地位卻與現在幾乎無二。

同時劍橋大學又是神學背景下誕生的學院,校內光教堂就有八所,圣經更是人手必備。

在這種背景下。

劍橋大學的師生在服裝、禮儀的要求上都極高,平日里不可有絲毫僭越。

結果有天埃德蒙·斯賓塞忽然腦袋一抽,冒出了一個特別有個性的念頭:

不對啊。

圣子降臨凡間的時候不過出生在馬槽中,往后直到被釘十字架也沒怎么享福過。

縱觀整個人生,頂多就是被婦人用油膏抹了頭而已。

既然如此......

我們作為神學院的學生,有啥資格要保持身體潔凈呢?

于是乎。

埃德蒙·斯賓塞就找了幾位同樣文青的朋友,幾人足足一個月沒洗澡沒穿衣服,過后赤裸著身體,抹著羊血在校門口大唱詩歌。

后來埃德蒙·斯賓塞的舉動還促生了一句三一學院的名言,被刻在了三一學院圖書館的入口處:

肉體可以骯臟,心靈卻要純潔。

再往后。

劍橋便突然興起了一種比‘臭’的傳統。

這活兒一開始其實是內褲來著的,后來的另一位文藝青年約翰·彌爾頓來了波版本更新:

圣子前往各各他被釘十字架的時候是光著腳的,所以咱們就拿襪子來做比較吧。

誰的襪子越臭,就說明他走的‘十字架路’越遠。

可以成為‘圣徒’。

這個習慣甚至還被保留到了2022年,一直都有學生堅持這種評選。

不過徐云在劍橋大學住的是伙伴花園那邊的Catered,所以一直沒機會見識這種習俗。

眼下那幾位學生顯然就是在進行著‘圣徒’選拔,難怪艾維琳之前會讓徐云和小麥見到某些事后別太驚訝。

另外或許是太過投入的緣故。

這幾人并沒有發現艾維琳一行人的出現,而是仍舊興奮的在進行著評比。

只見其中一位留著斯內普發型的油頭男青年拿著一只灰色的襪子,放在面前深吸了幾口,贊嘆道:

“8分!”

而后另一人接過襪子,同樣迷醉的嗅了嗅:

接著是第三人...第四人....

“9分!”

“8分!”

見此情形。

小麥眼皮抽動了幾下,看向徐云,意思很明顯:

“現在退學來得及嗎?”

徐云則無辜的朝他一聳肩:

“你覺得呢?”

小麥認命似的嘆了口氣。

與此同時。

不遠處的幾位男生也終于發現了站在拐角處的幾人。

見到其中的湯姆遜后。

那位斯內普發型的油頭男青年頓時眼前一亮,揮舞著襪子就沖了過來:

“湯姆遜學長,你終于來了,今年你沒參賽正是太遺憾了!”

聽聞此言。

徐云和小麥先是一愣,旋即齊齊朝艾維琳那邊挪了幾步。

湯姆遜:

不過小麥很快又想到了什么,脖子一僵,干笑著對艾維琳問道:

“那個......艾維琳學姐,你不會也有參加......”

艾維琳搖了搖頭:

“我不參加這些。”

小麥這才如釋重負的松了口氣,又往艾維琳那邊挪了半步。

湯姆遜繼續:

待油頭長發青年走到身邊后。

湯姆遜謝絕了對方擁抱的想法,朝此人點頭致意:

“嗯,剛回學校。”

說完他拍了拍小麥肩膀,介紹道:

“這位是麥克斯韋,三一學院新招收的本科生,享受研究生待遇。”

“這位是羅峰,三一學院的研一學弟,也是麥克斯韋的室友。”

“至于這位女同學,就不用我介紹了吧?”

青年見說頓時一笑:

“當然不用,艾維琳·艾斯庫同學嘛,當然認識了。”

接著他又朝小麥投去了一個好奇的目光,試探著問道:

“麥克斯韋?......就是那位減費生?”

小麥看著他手中的襪子,干巴巴的點了點頭。

青年見說頓時來了興趣,將襪子換到左手,熱情的伸出了右手:

“瓊斯·博德,伊曼紐爾學院化學系二年級研究生,很高興認識你。”

小麥猶豫片刻,還是強忍著不適與他輕輕一握......

看著瓊斯·博德熱情的與小麥又是拍肩膀又是揉頭發,徐云心中頓時一揪一揪的——這貨的左手還拿著那只襪子呢,這玩意兒擱動漫里頭,起底得加上一堆代表氣味的黑線。

與此同時。

他的腦海中也冒出了一股哈利波特在魔法界剛登場時的既視感:

電影里的那些路人也是和瓊斯·博德一樣,在看到哈利波特的閃電記號后大吃一驚。

然后張口就是一句久仰大名......

想遠了想遠了.....

徐云甩了甩頭,開始認真思索了一番瓊斯·博德這個名字,很快發現自己并沒有關于此人的記憶。

誠然。

出現翻查不到記憶的可能性有很多種,不一定代表此人這輩子都泯然眾人。

例如此人后來換了個領域發展,或者只是小有成就,名氣不大但過得還行等等。

但至少從專業角度上來說。

這位瓊斯·博德確實沒有達到化學領域內‘名人’級別的高度。

當然了。

這種情況其實才是常態:

如今的劍橋大學當然有歷史名人,數量甚至還不少,但更多的還是瓊斯·博德這類的普通人。

待與小麥打完招呼后。

瓊斯·博德又看向了身后的其他人,揮手招呼道:

“嘿,快過來快過來,我們宿舍樓來了個天才!”

“誰啊誰啊?”

其余幾人立刻湊了過來,在得知了小麥的身份后紛紛異常興奮:

“我叫葉爾恰特·凱斯勒,岡維爾與凱斯學院研究生二年級.....”

“西撒·安東尼·齊貝林......”

“亞姆查·克林......”

同時或許是受小麥影響。

這些人在面對徐云時倒也沒太過冷淡,甚至還有人幾人意圖和徐云握手。

不過這些動作都被徐云以‘肩膀上有傷’為由給推辭了。

別忘了。

徐云的左肩上還有一大塊繃帶呢,說服力滿滿。

至于內中真實的原因.......

就只有徐云和小麥自個兒知道了。

一番客套過后。

艾維琳帶著徐云和小麥在瓊斯·博德幾人友好的告別聲中離去,找到了屬于他們的房間。

302的位置在走道的最末端,和301同屬于走道的最里間。

艾維琳像是后世的包租婆一般掏出了一大把鑰匙,按照標注的數字哐啷哐啷的找了幾下:

“302....313...找到了,302!”

只見艾維琳將那個長長尖尖的硬物捅進黑黑的洞口,一開始還有些阻力,不過很快便連根沒入。

接著她又輕輕一扭。

咔——

大門應聲開啟。

這是一間20多平米的小洋房,標準的歐洲風格,一進門就可以看到兩張上床下桌的組合床。

不過比起國內比較普遍的1.9×0.9床型,劍橋大學的上床下桌則要更大一些。

大概是1.5X2.2的尺寸。

另外床板的厚度也要比國內的厚上不少,上面鋪著絨毯,轉身基本上不會有太大聲響。

宿舍的地面則鋪著華麗的地毯,從成色上判斷應該剛鋪上去沒多久。

哪怕是以徐云上輩子的眼光來判斷,這也是一間非常高規格的寢室了。

艾維琳引著幾人入內,同時介紹道:

“這間就是你們今后四年的宿舍啦,房間配備有獨立的衛生間、浴室和廚房,不過沒有浴缸。”

“墻壁上是壁爐,入口和床頭都有電燈開關,出門的時候記得關掉。”

“如果被發現無故浪費電,哪怕你是減費生也是要遭受處罰的。”

“另外對面的301就是湯姆遜學長的寢室,明面上是奇數的原因沒有給他分配舍友,實際則是因為他的使徒身份,學院特別做出的安排。”

“所以平時有空的時候你們可以去看看這位孤寡學長,免得他心理出問題——他的面癱都快晚期了。”

小麥乖乖點了點頭。

湯姆遜:

“哦對了。”

隨后艾維琳又想到了什么,對徐云說道:

“麥克斯韋同學是減費生,所以可以不支付宿舍租金。”

“但你是標準的研究生,所以每個月要繳納1.5英鎊的房租,假期時間也包括在內,一次繳納半年數額。”

徐云這次面色倒是顯得很平靜:

“沒問題,我記住了。”

半年9個英鎊,光他身上帶來的黃金就足夠這個數字了。

接著艾維琳又簡單的與徐云和小麥交代了一些東西,便告辭離去了。

不過走到門口之際,她的眉頭再次微微蹙起。

猶豫片刻,她又對徐云道:

“羅峰同學,那張欠條你別太放在心上,我不會催你要錢的。”

“你的根基很淺,時間還是盡量放到學習上為好。”

“四年時間如果好好學習,應該還是能學到一些東西的,別太給肥魚先生丟臉。”

徐云微微一愣,心中冒出了一股淡淡的暖意:

“我知道了,艾維琳同學。”

艾維琳沒有說話,將那本《經典力學》再次抱到胸前。

左手一揚秀發,轉身消失在了門外。

待艾維琳離去后,湯姆遜拍了拍徐云的肩膀,開口道:

“艾維琳一直是個心底善良的女孩,她在讀本科的時候名氣就很大了,明年初還有可能被評選為‘此子’呢。”

徐云眨了眨眼,脫口而出:

“此子?”

湯姆遜詫異的看了他幾秒鐘,反問道:

“怎么,你不知道?”

“當年肥魚先生在見到牛頓爵士時,曾經說牛頓爵士這類人叫做‘此子’,往往被人用‘恐怖如斯’來形容。”

“后來牛頓爵士把這事情記在了自轉里,所以劍橋大學除了使徒社這種小眾秘密團體外,公認的學生評選就是‘此子’。”

“劍橋大學每兩年會評選出一次‘此子’,每次名額三個,由全校的教授投票決定。”

“另外在‘此子’的授予典禮上,所有劍橋學子都會同時口含冰塊,深吸一口氣,以示震驚。”

徐云:“????”

通宵碼的,錯別字估計不少,太困了,醒來改,各位多多海涵。

------題外話------

說是今晚歇息,還是通宵碼了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43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