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二百三十六章 開局就背上了一筆債(4.8K)

第二百三十六章 開局就背上了一筆債(4.8K)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二百三十六章 開局就背上了一筆債(4.8K)

斯托克斯作為一名貧苦人家出生的學子,對于走后門的情況其實是比較反感的。

他在就讀大學期間,便與那些靠著關系加塞進來的學生發生過不少矛盾。

甚至還被人起過‘瓦泥匠的兒子’這種在1850年有些侮辱人的外號。

同時按照正常軌跡。

斯托克斯還將這種敵視走后門的態度,延續到了自己往后的人生中。

在他擔任英國皇家學會會長期間嚴格提倡學術端正,堅決反對各類走后門的行為。

受此影響。

整個英倫半島的學術氣氛極其純凈。

這種干凈的土壤涌現出了大量的知名科學家,所以后期斯托克斯也被認為是一名改革家,在培育人才的土壤上做出了極其優異的貢獻。

因此對于威廉·惠威爾提出的建議,斯托克斯是很想義正辭嚴的拒絕的。

但是......

對方給出的條件實在是太香了啊......

三一學院的排課名額,光這一個就足以讓他動搖了。

劍橋大學的排課有效期長達兩年,斯托克斯目前正在進行一項很有前景的理論研究,大概一年出頭便能有結果。

只要熬到理論報告出爐,自己勢必名聲大噪,也就不需要再擔心生源的問題了。

因此三一學院的排課名額,可以算是他在最軟弱時期的一道堅固外殼。

更別說還有小麥這個超級減費生的教導資格,這也是個大殺器!

雖然自從小牛故去后,“第二位小牛”的這種評價便層出不窮,泛濫的跟起點五級作家號似的,已經沒啥權威性和參考價值了。

但據斯托克斯所知,小麥卻不一樣,他似乎真有些成長為第二尊小牛的潛力.......

所以不是斯托克斯意志不夠堅定,而是威廉·惠威爾給的太多了。

想到這里。

斯托克斯不由認命般嘆了口氣,對威廉·惠威爾說道:

“院長先生,您贏了。”

威廉·惠威爾笑著拍了拍斯托克斯的肩膀,臉上浮現出了一絲高義看白潔屈服一般的欣慰:

“斯托克斯先生,請相信我,你的選擇是正確的。”

“雖然羅峰同學在知識方面有些...有些匱乏,但說不定他是個好苗子,到時候培養出一個天才呢?”

斯托克斯原先就有些不情愿了,聽到這話后更是涌起了一股火氣。

他輕輕撇了眼自家的院長大人,語氣生硬的說道:

“院長先生,您這番話有半點的說服力嗎?”

隨后他一指小麥手中的斧頭,也不顧徐云在場,直接了當的說道:

“我直接說了吧,如果他能有麥克斯韋成就的三十...不,二十分之一,我就當場把那柄斧頭吃掉!”

小麥聞言看了眼手中的斧頭,又看了眼一旁的湯姆遜:

為啥這些人總喜歡啃斧頭呢?

接著斯托克斯抹了把自己的絡腮胡,深吸了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了下來:

“院長先生,就先這樣吧,排課方面還需要您費點心,別忘了您的承諾。”

“我還有事,就先不打攪了。”

說完他便看了眼徐云,心中稍稍有些過意不去,便補充了一句:

“羅峰,雖然我對你的能力沒什么指望,但也不會刻意針或者對為難你。”

“不信的話你可以去打聽打聽我的風評,好了,記得按時上課,告辭。”

說完他又對小麥與湯姆遜點頭致意,快步離開了辦公室。

見此情形。

小麥不由悄悄湊到了徐云身邊,嘀咕道:

“羅峰先生,這位斯托克斯教授看上去似乎有些暴躁......”

徐云聽著斯托克斯遠去的腳步聲,無所謂的聳了聳肩。

他倒是挺能理解斯托克斯的想法,畢竟加塞這種事兒在古今中外都不怎么見得了光:

“沒辦法,誰讓我是走后門進來的呢?說白了就是個累贅嘛。”

小麥聞言一愣,旋即陷入了沉默。

威廉·惠威爾則回到辦公桌便,按了按桌上的一個鈴鐺。

片刻之后。

維爾納的聲音很快便從門外傳了過來:

“院長先生,您找我?”

威廉·惠威爾點了點頭,對他說道:

“維爾納同學,麻煩你去請艾維琳同學過來一趟,她應該在鐘樓的三層上課。”

維爾納很有工具人的覺悟,立刻干凈利落的一躬身:

“明白,我現在就去辦。”

待維爾納離開后。

威廉·惠威爾又看向湯姆遜三人,張了張嘴,正準備說些什么。

結果小麥卻忽然抬起頭,搶先一步說道:

“院長先生,我有一個請求,希望學校能夠批準。”

威廉·惠威爾對于小麥的態度還是相當溫和的,聞言當即豪爽的大手一揮:

“麥克斯韋同學,有什么要求你盡管說!”

小麥指了指徐云,說道:

“我希望能和羅峰先生住一間宿舍。”

接著不等威廉·惠威爾有所表示,小麥便轉過身,對徐云做了個加油的動作:

“羅峰先生,你會在劍橋大學待上四年,我認為如果你努力堅持的話,一定能夠憑借自己的能力順利畢業的。”

“雖然我們的課程不同,但只要住在一起,我就能在課后幫你輔導知識。”

“聽說當年肥魚先生曾經和牛頓爵爺說過一句話,只要堅持前進就能看到希望之花,所以千萬不要停下來啊!”

徐云:

不得不說。

小麥的語氣雖然有些中二,但他的舉動還是有些溫暖人心的。

畢竟劍橋大學的學生就那么些。

徐云這個‘水貨’的身份,必然將會很快的普及到各個學院,無外乎時間長短問題罷了。

因此可以預見的是。

今后徐云將會遭受到更多、同時也比斯托克斯惡意更大的注視與討論。

幾乎不會有人以友善的態度與他交流。

在這種情況下。

小麥卻愿意堅定的站在自己這邊,無疑會為他帶來大量的非議。

不過仔細想想,這倒也符合小麥的性格。

畢竟小麥可是科學史上公認的品行最好的幾人之一,在品德方面小牛真的只配給小麥提鞋.....

例小麥在發現了卡文迪許的手稿后非但沒有據為己有,反倒直接選擇了公開于世。

要知道。

那份手稿中記錄了卡文迪許畢生的理論成果,其中有相當部分在小麥時期還處于推導階段呢。

如果小麥將這些手稿據為己有,以自己的名義發布.......

恐怕現在爭科學史第一寶座的就不會只是兩個神仙,而是三位了。

另外小麥還資助了數十位的中、大學生,在二鴉爆發后還發文抨擊了英國的暴行——雖然那篇文章中的“東方”除了本土之外還包括了印度,但也足以見得小麥的正直了。

后來小麥在組建卡文迪許實驗室的時候,英國皇室還提出要捐贈一批儀器,資金便是從賠款中分潤出來的。

小麥在回信里直接了當的拒絕了這個提議,言明自己‘不要那些從他人家中盜竊來的污穢之物’。

小麥中晚年遭到的排擠其實有兩方面,一是學術界,二是政治界。

其中學術界的排擠自然是因為理念問題。

但政治界的排斥,則多少都和他當初反對侵華...或者說侵略東方有關。

因此小麥在品行方面是毫無爭議的正值善良,更別說徐云還救過他的命,他會提出這樣的要求倒也不難理解。

但小麥心善歸心善,威廉·惠威爾卻不由皺起了眉頭。

小麥想要獲得研究生待遇,這個要求倒是不難。

畢竟特事特辦嘛。

甚至不需小麥提及此事,他都準備按照研究生待遇去安排了。

但問題是......

如今劍橋大學的研究生宿舍,除了圣約翰學院之外外都是標準的兩人間。

按照原先的計劃。

學校將會安排湯姆遜做小麥的室友——這也是湯姆遜能成為小麥接引者的原因。

可眼下隨著徐云這個變數的出現,整個計劃也就被打亂了。

但拒絕小麥的話又是一件麻煩事兒,畢竟人家也只是想選個室友而已......

想到這里。

威廉·惠威爾只好放棄其他念頭,對小麥道:

“沒問題,麥克斯韋同學,寢室的事情我會處理好的。”

“耶!”

得到院長的允諾,小麥頓時興奮的一鞠躬:

“謝謝您,院長先生!”

威廉·惠威爾故作淡然的擺了擺手,暗自中卻嘆了口氣。

同意歸同意。

眼下自己的安排完全被打亂,威廉·惠威爾的心中多少還是有些不爽的。

有沒有什么不會產生實質影響,又可以給自己出出氣的方法呢......

想著想著。

威廉·惠威爾腦海中忽然閃過了一道靈光。

對了!

那個東西!

只見他快步走到了原先被砸破的櫥窗邊上,低頭翻找了幾下,很快找出了一封牛皮紙。

他將牛皮紙拿在手上,來到徐云面前,擺出一副很和藹的表情,對徐云道:

“羅峰同學,我記得你說過,肥魚先生是你的祖先對吧?”

徐云點點頭,答道:

“沒錯,是我的一位遠祖。”

接著就在徐云以為威廉·惠威爾要問幾個問題驗證自己身份之際,這位三一學院的院長忽然燦爛一笑,重重的一拍手:

“那可太好了!”

接著不等徐云回話,威廉·惠威爾便干脆利落的將牛皮紙一攤開,指著它解釋道:

“羅峰同學,當初肥魚先生曾經和牛頓爵爺做過一次交易。”

“雙方以技術和資金入股,研發出了很有名的番茄醬,這事情你記得吧?”

徐云點點頭:

“當然記得。”

威廉·惠威爾臉上的笑容又燦爛了幾分,繼續道:

“那你也應該知道,后來因為聯系不上肥魚先生,牛頓爵爺便將肥魚先生的分紅保管在了身邊。”

“雙方約定保管費是一天萬分之八。”

“肥魚先生在回信中曾經同意了這個保管方式,信件的原件就在劍橋大學的博物館里。”

徐云:

他的心中隱隱產生了某種不太好的預感。

威廉·惠威爾看著額頭逐漸冒出冷汗的徐云,輕輕揚了揚手中的牛皮紙:

“根據賬單統計,牛頓爵爺保管的資金庫一共進行過五次分紅。”

“金額分別是六十七英鎊、一百一十三英鎊、二百七十九英鎊、七百六十英鎊以及兩千七百六十六英鎊。”

“總計一共是3885英鎊。”

“咱們把前頭的利息和日期抹零,直接從最后一筆兩千七百六十六入庫開始計算吧。”

威廉·惠威爾飛快的在紙上寫下了一串數字,作為三一學院的院長,他的數學功底還是很強的:

“最后一筆分紅入庫的時間是1723年,也就是牛頓爵爺去世的4年前。”

“1723到1850年相隔了127年,127x365x3885x0.08就是......”

“144071.34英鎊!”

徐云:

他忽然很想問威廉·惠威爾一句:

大佬,這些錢能和上輩子欠下的加更一樣,不算利息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47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