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二百二十五章 跨越時空的清賬(8.2K)

第二百二十五章 跨越時空的清賬(8.2K)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二百二十五章 跨越時空的清賬(8.2K)

“救命啊,殺人啦!”

“夜襲,夜襲,護衛隊在哪里!”

“祖父大人,快跑啊!”

“呀咩咯”

營地中的騷亂聲在安靜的黑夜里顯得極其清晰,沒一會兒便傳到了車廂內。

睡眠本就有些淺的徐云,硬生生被從夢境中拉回了現實。

“哈”

徐云迷迷湖湖的伸了個懶腰,站起身,揉著眼睛掀開了車簾。

尚未完全清醒的頭腦加上長期處于和平年代的生活經歷,讓他的反應在這種情況下隱約有些遲鈍:

“出啥事了這咋咋呼呼的,讓不讓人睡覺了”

不過下一秒。

一道破空聲響起。

一根箭失徑直射中了離他只有一尺左右的車轅。

箭失破空帶來的沖擊力以及在火光下尚在顫抖的箭尾,瞬間便令徐云心頭一震。

有些懶散的睡意,在半秒鐘內盡數化作了清醒。

只見他先是一個閃身放下車簾,竄廂后,通過側面的小口開始觀察起了外頭的情況。

只見此時此刻。

這片占地面積大概有一個足球場大小的簡陋營地中,正充斥著火把、手電筒的光亮。

周遭不斷有男男女女的呼喊響起,同時還伴隨著刀劍碰撞發出的清脆接觸聲。

很明顯。

營地被襲擊了。

徐云先是深吸了幾口空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這是在1100副本中王稟教過的知識:

如果是行進過程中遭遇的突襲,那么可做的事情不多,基本上只能靠本能避禍。

但營地中遭遇的截營就不一樣了。

在這種情況下首先要做的就是讓自己冷靜下來,用短暫的時間盡可能去分析敵人的人數、作戰方式以及攻勢強弱。

這可不是胡亂編出來的內容,而是記在了《武經總要》上的兵法。

后來徐云在這個基礎上進行了少許延伸,也就是多加了一個在現代背景的戰爭中需要考慮的武器種類環節。

目前局勢中的四個要點嘛

目前對方的人數未知,但估計在50100之間。

至于作戰方式

徐云沒有聽到馬蹄聲,加之對方能摸到營地一帶,所以90以上的可能是步行,也就是步兵。

攻勢強弱一時半會倒是不太好判斷。

但從外頭的陣勢來看。

對方應該沒有在第一波就完全沖垮營地的防線,至少有部分商隊組織起了暫時有效的防御反擊。

至于火力配置

沒有聽到燧發槍聲,因此大概率是刀劍加上

徐云略微停頓了幾秒鐘,回想了一番落到面前的那只箭失外觀。

那應該是弩。

其實說起弓和弩,很多人可能會有這樣一種觀念:

兩者只是外觀上相差較多,射出的武器也就是箭失其實是一樣的。

但實際上卻并非如此。

在19世紀的歐洲,弓和弩用的是兩種不同規格的箭失。

弩用的叫做三翼鏃,為了追求極致殺傷有1/3以上的部分是由銅制的,長度大概在五十厘米左右。

弓用的則是錐形鏃,橫切面呈梯形,長度在七十厘米上下。(馬未都自建的觀復博物館中就有各種弓和弩箭失的詳細區別介紹)

因此二者在外觀上的區別還是很大的。

而武器沒有火器,便說明了另一件事:

襲擊者的身份多半就是英格蘭的邊境軍人!

聽上去很奇怪是吧?反正對方都要殺人了,為什么不干脆用槍呢?

還是那句話。

在邊境地區,火器和冷兵器是截然不同的概念。

離大家最近的影像就是之前提及過的那場加勒萬河谷沖突,視頻目前各大網站依舊都能搜到。

那次沖突中阿三陣亡了20人,受傷上百人,參戰的還是以極端著稱的比哈爾兵團。

但在整個過程中,雙方都沒有人敢開一槍。

又例如2014年蘇格蘭舉行了獨立公投,最終以10.8的差距告終。

9月19日薩蒙德辭職的當天,英蘇邊境就爆發了一場肉搏戰,雙方一共陣亡了七十多人。

那場戰斗中同樣沒有用槍,用的是砍刀,有人還被砍成了尹藤誠的同款周邊

不過那場戰斗的地點在英國的坎布里亞郡首府卡來爾市外,并不在鄧弗里斯鎮。

沒有入侵國境的沖突可以出現傷亡,可以出現犧牲,但不能出現熱武器,這可以算是鐵律。

當然了。

沖入國境的后果就不一樣了。

例如1967年9月11日的那次沖突。

兔子們以六傷一死的代價嘎掉了阿三607人,屬于典型的沒事討打

總而言之。

鄧弗里斯鎮現如今算是蘇英的公共區域,絕對的邊境敏感點。

雖然不清楚英格蘭軍隊為啥要攻打這里,但這種潛規則還是必然要遵守的。

“刀槍弩箭”

徐云又聽了幾秒鐘外部的呼喊聲,忽然眉頭一皺:

“不好,湯姆遜和威爾!”

湯姆遜是這次任務的主要人物,威爾雖然是個路人,但在過去的兩天時間里,徐云已經把這個憨厚老實的大男孩當做了朋友。

要知道。

他們住的可是布料制成的帳篷啊

而且根據營地方面的安排,帳篷和馬車停駐的是兩塊區域,相隔足足接近百米!

危險,危險!

徐云沉吟片刻,翻出自己的包裹,從中抽出了在科大鍛造的那柄劍。

接著又翻出了一口護心鏡這玩意兒是他在得知副本是15世紀后從淘寶上買來的裝備。

其實他原先購買的是一款400多塊錢的哥特式頸甲,就是可以從你咪咪保護到脖子下巴的那種。

但在進入副本前考慮到這個時間點火器已經誕生,加上護甲又重又沉,多半不會派上啥大用。

他便將護心鏡單獨拆卸帶了過來。

如果早知道會遇到這種冷兵器交戰,他或許就會把整件頸甲帶過來了。

隨后徐云將護心鏡固定在了胸口,拉緊風衣,拎著長劍便竄出了車廂。

“救命啊”

結果徐云剛一冒頭,便看到身側有一位手持哥特式軍刀的軍士,正嚎叫的朝一位商人撲去。

哥特式軍刀,全名其實叫做英國哥特式籠手步兵劍。

不過這種武器因為帶有弧度,而且是單刃武器,所以在漢語語境中才被翻譯成了刀。

徐云的心境還沒冷漠到見死不救的地步,見狀連忙一個閃步,朝此人沖去:

“住手,日更三萬來也!”

在北宋副本里徐云可是練了足足一年多的《來夫劍訣》,身邊還有一個王稟這種北宋武力天花板級的大老陪練。

雖然在離開副本前王稟依舊可以輕松的單手虐他。

但王稟同期也承認,徐云的功夫在江湖里混出點名頭還是不難的。

畢竟《來夫劍訣》本就是個速成法門,秦鳳路那種物質條件較差的地方都能培養出不少女中豪杰,更別提徐云這種物資條件豐富的穿越者了。

或許是因為視線昏暗的緣故吧。

徐云的出現令軍士有些意外,微微愣了兩秒鐘。

不過很快。

他便更加暴虐的朝徐云沖了過來,一刀重重批下。

徐云雙腿一前一后,步子微屈,將重心壓的很低,做出迎擊的架勢。

隨后找準機會,雙手將劍向右隨意一拉。

《來夫劍訣》第一式,瓊樓拋繡球!

一抹火星飛濺,這把哥特式軍刀應聲而斷。

軍士撲殺的動作也隨之一滯。

接著不等對方有所反應。

徐云便一個箭步竄到對方身前,用劍柄朝他肚子來了個勐擊。

接著趁著對方抱腹哀嚎之際。

他又用從王稟那邊學來的手法將對方的兩只胳膊給卸成了脫臼狀態,挑斷了他的一根手筋。

待此人失去戰力后。

徐云便重新拿起鋼劍,趕向了帳篷區域。

畢竟他是來自21世紀的人,對于殺人這種事情多少有些抵觸。

加上對方殺的也不是自己的同胞,所以審判他的事還是交給蘇格蘭人就好了。

反正他的手筋已經被挑斷,右手今后使不上力,只能勉強搬著不重的物件。

因此縱使被英格蘭方面贖回,他也沒有任何機會能去華夏大地為非作歹。

就這樣。

徐云依靠著武器和《來夫劍訣》的優勢一路閃躲,很快便穿越到了帳篷駐扎地附近。

徐云再次招架住一次攻擊,抹了把前額血水與汗水的混合物,朝周圍高聲喊道:

“湯姆遜先生,威爾,你們還在嗎?”

下一秒。

周圍最少有六個地方響起了‘我在這兒’的回復。

徐云:“”

事實證明。

生死危機時曹操可能裝路人,有援兵時路人也可能裝曹操。

隨后他嘆了口氣,冒著身子繼續搜索了起來。

同時由于擔心為弓弩提供標靶,徐云也一直不敢拿著手電筒照,只能靠著周遭的火光勉強進行辨析。

因此尋人效率方面無疑要低了許多。

不過另一方面。

這種環境也加大了湯姆遜和威廉存活的可能性畢竟一塊足球場大小的場地,在黑夜里還是很能藏人的。

徐云就這樣邊走便找。

幾分鐘過后。

被他擊潰的英軍人數已經達到了八位。

與此同時。

不遠處的蘇格蘭哨站也傳來了攻殺的聲音很明顯,敵人這次兵分出了兩路。

這可不是一個好消息,代表著短期內恐怕沒有援兵了。

不過就在徐云擰著眉毛分析局勢的同時。

他眼角的余光處,忽然瞥到了數十米外的一塊區域。

只見此時此刻。

那塊區域中有一只手電筒,正在以某種奇怪的頻率進行著開關。

這種頻率似乎是

摩爾斯密碼?

畢竟摩爾斯密碼最早出現在1837年,此時有人掌握并不算很稀奇。

當初在路上徐云為了證明自己的“價值”,曾經和湯姆遜聊過一些摩爾斯密碼的內容,他若是還記得這事的話

隨后徐云躲到邊上觀察了一會兒,發現這段摩爾斯電碼是以三段為一波段發出的。

內容為-,····,---,--。

“-,這是T”

“····,這是H”

“---,這是O”

“--,這是M”

“連起來就是”

徐云頓時眼前一亮。

要知道。

湯姆遜的英文拼音,便是Thson!

雖然英國姓氏開頭是THOM的人有很多,但在眼下這個年代,知曉用摩爾斯電碼的恐怕真沒多少。

更別說這里聚集的大多都是商人了。

徐云連忙貓著身子,朝那個地方快步趕去。

鏘鏘鏘

就在徐云離目標還有一段距離時,他的耳中忽然傳來了一陣武器的碰撞聲,以及

兩道熟悉的交談聲:

“湯姆遜先生,危險!”

“你別管我,趕緊走啊,去倫敦,走啊!”

恰好此時有道火光掃過了這片區域,徐云得以暫時看清現場的局勢:

湯姆遜和威爾二人,此時正躲在一臺輜重馬車的車廂側面。

湯姆遜的肩膀、大腿處有著兩道明顯的傷口,手中拿著不知從何處撿來的刀具。

他雙手緊握刀柄,刀頭正正的對著前方,身后則護著威爾。

而在湯姆遜對面,正站著一位身穿黑色劍士服的中年男子。

此人同樣是一臉絡腮胡,身材中等,腦袋比身子要大一點。

他的手中拿著一把黃銅護手的直刃劍,玩味而又輕蔑的看著被逼入絕境的二人。

這一幕中的威爾如果是薇耳,或者湯姆遜換成棠沐熏,那么將會是一道足以做成動畫的經典場面,可惜換不得。

眼見中年男子的劍鋒抬起,徐云頓時忍不住了,一個箭步竄到了對方面前:

“住手!”

威爾原本都打算跟著湯姆遜拼死一搏了,驟然見到徐云出現,頓時激動的嘴角都在顫抖:

“羅峰先生!”

他和湯姆遜都見到了徐云先前大殺四方的場面,否則也不可能冒著被弩箭射中的風險發送摩爾斯電碼。

隨后他頓了頓,提醒道:

“羅峰先生,你小心一點,這人來國王龍騎兵衛隊的陸軍上尉,湯姆遜先生認出他肩上的徽章了!”

“他的劍法很厲害,一直在說等你過來呢。”

“國王龍騎兵衛隊?”

徐云重復了一遍這個名詞,心中再次冒出了一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這個名字與之前的薩道義一樣,隱約都有那么一股熟悉感。

對面的中年陸軍上尉并不知曉徐云的內心波動,只見他不屑的瞥了一眼徐云,說道:

“你就是他們用摩爾斯碼等來的救兵?還是個東方人?真是無趣。”

徐云的表情依舊沒有變化,能做到陸軍上尉的人,認出摩爾斯碼實屬正常。

根據眼前的情況來判斷,前因后果應該是這樣的:

湯姆遜和威爾見到了自己殺敵的過程,湯姆遜認為現場應該沒有外人能判斷出摩爾斯密碼,便利用手電筒的頻率傳出了信號。

結果中年上位先行一步發現了這個狀況,趕到現場后擊傷了湯姆遜但卻沒要他命,而是等著自己到場。

他打算在湯姆遜二人的面前將自己擊敗,從而一舉擊潰三個人的信心,最后一次性把三人殺死。

真是惡趣味啊

隨后陸軍上尉從胸口的袋子里取出了一張手帕,輕輕撫凈了劍身上的血跡:

“不過我的劍還沒殺過東方人,小子,告訴我你的名字,這是你的榮幸。”

徐云眉頭微微一皺,一個名字脫口而出:

“裘生。”

陸軍上尉輕輕點了點頭,右手握著劍柄,將劍筆直朝前一豎:

“詹姆斯·霍普·格蘭特,記住我的名字。”

徐云頓時一愣。

詹姆斯·霍普·格蘭特?

幾秒鐘后。

一股明悟伴隨著怒火,驟然從徐云心底涌起。

原來如此。

難怪他在聽到國王龍騎兵衛隊的時候會產生一股熟悉感。

難怪他會在看到這個人的第一眼時就有些不爽。

難怪此人會有這種自大的惡趣味。

因為他就是詹姆斯·霍普·格蘭特。

第二次鴉片戰爭戰爭中英國陸上部隊的指揮官,沾滿了無數華夏同胞鮮血的傀子手,火燒圓明園的兩大首惡之一!

按照原本的歷史。

格蘭特在1835年便升任了陸軍上尉,在一鴉中攻占鎮江有功晉級少校。

并且憑借以此獲得的第三級巴斯勛位,參加了第一次錫克戰爭和旁遮普戰役,往后才開始了升遷之路。

而這個副本的一鴉尚未開始,因此格蘭特自然無法按照原先的軌跡,帶兵參加第一次錫克戰爭和旁遮普戰役。

在沒有特殊機遇的情況下。

他在上尉這個位置上蹉跎了十余年,這也是合情合理的。

徐云不由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破天荒的,他有了一股殺人的沖動。

在北宋的那些日子里,應王稟的要求,他并非沒有見過血。

徐云甚至親自手刃過一些罪狀屬實的極惡之徒。

只是受現代人的觀念影響,在正常情況下,他一般不會愿意去殺人。

顯然不屬于正常情況。

隨后他握著劍柄,將劍身挪至中門,腳踏定膝式,劍尖直指格蘭特的咽喉。

格蘭特眉頭微皺,心中突然泛起一絲不安徐云的站架太穩了。

徐云刻意意壓低的重心和站姿,將下半身的受擊面減到最小。

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這都是一種非常有用且簡潔站架。

片刻過后。

格蘭特大步踏出,鋒利長劍帶著寒光向著徐云的右手斜斬而去。

徐云并沒有絲毫慌亂,他就像早有預料一般,依舊是一招瓊樓撒繡球的格擋。

下一刻。

他身體向左一扭,雙手將劍向前一送!

銳利的劍尖徑直刺向了格蘭特的咽喉。

格蘭特心中一驚,連忙將腦袋一側。

但身體的慣性卻令他的動作產生了少許停頓,徐云的劍刃硬生生在他的左肩上劃出了一道傷口!

“嘶”

格蘭特后退一大步,瞥了眼自己的左肩。

交鋒之中先行負傷,顯然不是一個好兆頭。

隨后他把心一橫,深呼一口氣后,舉劍直刺徐云!

徐云雙手將劍向上一揚,厚重的劍背直接磕開了格蘭特的長劍。

接著寒光一閃,他手中的劍重重斬下!

格蘭特只能舉劍格擋。

又是一道清脆的碰撞聲響起,

格蘭特的長劍崩做兩段。

不過徐云卻沒有收手的打算。

只見他劍鋒一轉,將噼下的鋼劍從左下方向著右上方勐的一劃。

沒有武器格擋的格蘭特胸口,頓時被劃出了一道深深的傷口。

重傷之下。

格蘭特連退數步,單膝跪地,不停地喘著粗氣,氣息紊亂至極,心中不由升起了

一絲恐懼。

無數片段走馬燈似的從他面前閃過。

不久之前。

一位來自倫敦的大人物找到了他。

那位大人物讓他在沿路尋找一輛由愛丁堡前往倫敦的馬車,還給了他一張人物肖像,要求他在蘇格蘭境內將其截殺。

同時那位大人物向他做出了承諾,只要湯姆遜和威爾死亡,他便能立刻得到提拔。

這個承諾對于一位蹉跎了十五年上尉而言,無疑是個極其有有誘惑性的條件。

其實一開始,格蘭特還是有些猶豫的。

但對方后來說了一句話:

“天下安有十五年之上尉乎?”

在這句話的刺激下,格蘭特當場應諾了對方的要求。

至于后來的事情,其實進行的也都非常順利。

兩天前。

一位來自蘇格蘭境內的獵戶傳來了發現目標的消息,其弟弟又跟蹤匯報了對方的行程。

丹弗里斯哨點位于蘇格蘭境內,又是極其敏感的中立區,實在是太合適進行襲擊了。

按照他的計劃。

只要在整個過程中不開槍走火,屆時一切便都可以推到軍隊沖突的頭上。

哨所方面自己的人會留手盡量不出性命,那么死一些營地的商販也就無關痛癢了。

到時候大可以說自己是收到了走私舉報前來核查,營地商販反應過激,自己才無奈下的重手。

反正有那位大人物作保,一切都不是大問題。

自己率隊夜襲,亦是打了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等到進入營地后,自己又幸運的找到了此次的擊殺目標。

一切似乎都在向理想的結局發展。

自己在發現了摩爾斯密碼時見獵心喜,突然想逗逗這幾個獵物,所以刻意沒殺死湯姆遜。

準備將他們的‘援軍’擊殺后,好好欣賞一番他們絕望的表情再送他們上路。

這種玩弄人心的美妙感,似乎是在自己六歲那年燒毀鄰居奶奶的房子,看著她一家無助的哭泣時產生的吧

然而誰能想到

對方的這位援兵竟然有著一手超凡的武藝,手中的劍也

對,手中的劍!

格蘭特忽然想到了什么,勐地噴出一口血,嘶吼的對徐云道:

“為什么,為什么我這把烏茲鋼做出的軍刀,會被你的劍給斬斷?!”

徐云很想回他一句因為烏茲不行,但想了想還是讓他做個明白鬼算了:

“哦,你問我這把劍啊?”

“304與YG25C多層復合鋼,真空鍛造,然后真空熱處理后再深冷處理工藝,明白了嗎?”

格蘭特:“????”

隨后徐云走到格蘭特面前,居高臨下的俯視了幾秒鐘這位劊子手,用漢語說道:

“另外告訴你一件事,我的名字不叫裘生,我叫徐云,別記錯了哈。”

“雖然我對帶清這個政權很無感,可死在你手上的那些平民卻是無辜的。”

“大沽口,鎮江,八里橋,定海城,無數的冤魂在下面等著你呢。”

“歷史虛無主義的和諧之神讓我沒法跑去本土,但至少可以和你這個屠夫算一算賬,你記住,這是一筆跨越時空的復仇。”

格蘭特一臉茫然的看著口吐漢語的徐云,原以為對方是想問些問題,心中頓時揚起了一絲求生欲。

然而下一秒。

他便看到徐云拿起了長劍。

格蘭特瞬間癱坐在了地上,用雙手撐著軀體往后挪動,臉色慘白的說道:

“不,不,求求您”

話音未落。

長劍透心而過。

片刻之后。

徐云看著死不瞑目的格蘭特,嫌棄的搖了搖頭:

“血真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93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