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二百一十一章 關于本章存在大量科普所以第二次建議謹慎的那些事

第二百一十一章 關于本章存在大量科普所以第二次建議謹慎的那些事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二百一十一章 關于本章存在大量科普所以第二次建議謹慎的那些事

廁所里。

看著手中的這張請帖。

徐云的心臟頓時狠狠的漏跳了一大拍!

是穿越者的同學應該都知道。

在十多年前,也就是2009年6月28日,有個人曾經舉辦過一次“時間旅行者聚會”。

為了避免有人冒充。

他在宴會舉辦前沒有向任何人發出邀請,也沒有傳出任何風聲。

宴會結束后。

他才選擇發出了請帖。

請帖上邀請有“穿越”能力的人士赴宴,上頭不但寫明宴會的舉辦地點為英國劍橋大學岡維爾與凱斯學院,還貼心地標明了經緯度。

此人認為。

如果有“來自未來”的人能看到這份請帖,并能“穿越”回過去。

那么他在那次宴會上就會見到貨真價實的“時間旅行者”。

但最終,他在接受采訪時給出的答復是:

“我等了很長時間,沒人出席聚會。”

在那次采訪上,他還公開了在這次聚會上錄制的視頻。

視頻中。

他一個人坐在房間里,旁邊擺著烤面包和香檳酒,殷切希望門被打開或神秘“未來人”突然出現。

但最終卻沒有任何人現身。

后來學界以此做出了一個公認:

通過這次實驗,已經能夠證明前往過去的時空旅行根本不可能發生。

做出這個實驗的人不是什么小蝦米,他叫做.....

斯蒂芬·威廉·霍金。

霍金1942年1月8日出生于英國牛津,值得一提的是,霍金出生當天,正好是伽利略逝世300年忌日。

他的父親法蘭克是畢業于牛津大學的熱帶病專家,母親伊莎貝爾1930年畢業于牛津研究哲學、政治和經濟。

在兩位牛津大學校友的教育下,霍金最后進入了劍橋大學攻讀宇宙學

1963年。

21歲的霍金收到了一個噩耗:

他不幸被診斷患有肌肉萎縮性側索硬化癥即運動神經細胞病。

當時,醫生曾診斷身患絕癥的他只能活兩年,但他卻一直堅強地活了下來。

而代價則是

癱瘓。

到了1985年。

霍金又遭遇了一個噩耗:

他因患肺炎做了穿氣管手術,被徹底剝奪了說話的能力,演講和問答只能通過語音合成器來完成。

他被禁錮在輪椅上,只有三根手指和兩只眼睛可以活動,疾病已經使他的身體嚴重變形,頭只能朝右邊傾斜。

肩膀左低右高,雙手緊緊并在當中,握著手掌大小的擬聲器。

兩腳則朝內扭曲著,嘴已經幾乎歪成S型。

只要略帶微笑,馬上就會現出“呲牙咧嘴”的樣子。

他不能寫字,看書必須依賴一種翻書的機器。

讀活頁文獻時。

必須讓人將每一頁平攤在一張大辦公桌上,然后驅動輪椅如蠶吃桑葉般的逐頁閱讀。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完全失去肢體自由、語言能力的人,卻有著最先鋒最尖銳最自由最奔放的思想,在科學領域煥發出了無與倫比的光芒。

他頑強的意志和生命力,值得每一個人去尊敬和學習。

他身下的輪椅進化史,簡直可以構成一部現代科技發展史。

但另一方面。

很多人由此認為,霍金此人的價值主要在于精神激勵,他的成就在歷史上幾乎不值一提。

這顯然是錯誤的。

誠然。

霍金被高度評價確實有悲情方面的加分,但拋去無關成分,單論霍金的學術成就確實令人矚目。

畢竟學術獎項,并不是因為霍金是殘疾人就一定會頒發給他。

霍金得到的學術獎項很多,絕大部分是來自他前期的研究成果。

比如他在1966年,寫出了《奇點與時空幾何》。

1968年。

他與彭羅斯共同發表關于最初時間的論文。

1971年。

他發表了《黑洞》。

1974年。

霍金在牛頓大學第二次量子引力會議上提出了《黑洞爆炸》。

后來他還證明了廣義相對論的奇性定理和黑洞面積定理,指出了黑洞蒸發理論和無邊界的霍金宇宙模型。

他在天體物理學這個領域,取得的成就獲得過愛因斯坦獎。

至于霍金之所以沒有得過諾獎,是因為他做的是理論研究。

一項物理成果如果只有理論沒有實驗,是不足以拿諾貝爾獎的。

例如英國科學家希格斯,早在50多年前就提出了存在希格斯粒子。

然而直到2012年歐洲核子中心在實驗中真正發現了希格斯粒子,希格斯本人才在2013年獲得了諾貝爾獎。

這可是希格斯粒子啊,賦予一切東西質量的粒子。

這玩意兒擱在玄幻小說里就是‘直指大道本源’的萬物母氣,但沒發現之前你就是沒辦法獲獎。

同樣的道理。

由于迄今為止實驗方面尚未發現“霍金輻射”,所以霍金的理論還沒有得到實驗證實。

自然也就不能得到諾獎了。

同時提及霍金,基本上還會提到另一個人——這句話反過來說也是一樣的。

此人便是楊老。

輿論方面對于二者的爭議持續了有一二十年,從圈內到圈外,提及一人便必然會提及另一人。

比較客觀的說。

成就方面楊老是要高于霍金的,純理論方面霍金則要優秀一些。

截止到目前來看。

楊老在現有科研領域的綜合貢獻要高于霍金。

楊老的成果成為了很多物理乃至數學領域相關分支的根基理論,譬如YangMills規范場理論、YangBaxter方程等等。

這些都要比霍金最具代表性的成果高上不少。

霍金的領先區域則在于理論的援引,例如他的論文引用次數是楊老的兩倍以上等等。

二者的貢獻,其實可以用另一個比方來直觀的描述。

在很早很早以前。

阿基米德開鑿了一個山洞,可以住人。

伽利略覺得山洞太簡陋了,他挖了一個坑,想蓋房子。

他就找來了一個叫牛頓的包工頭,帶著開普勒,胡克,笛卡爾等一群小弟打下了地基。

后面幾百年。

包括法拉第在內的一群物理學家在這個地基上,蓋了一座看起來漂亮而完美的房子。

然后開爾文說房子蓋完了,大家都進去去住吧,所有一切已經完美了,物理學家沒事干了。

就是天怎么不晴啊,頭上還有兩片烏云?

結果烏云的制造者麥克斯韋劈下兩道閃電,房子塌了。

麥克斯韋說,蓋尼瑪的房子,眼光能長遠點嗎?

于是包工頭二代愛因斯坦出現了。

他先帶領洛倫茲等小弟,蓋了一層樓,樓名。

后來他小弟都不用了,在這一層樓的基礎上,獨力蓋了一整棟樓!

不過這棟樓雖然蓋好了,但它的裝修卻還沒搞定。

后面的科學家,什么史瓦西啊,霍金啊,都是在愛因斯坦這棟樓上搞裝修的。

霍金差不多就是裝了一面墻。

蓋完這棟樓后。

愛因斯坦又喊上了普朗克,波爾,海森堡等人,在隔壁蓋了另一棟樓,也就是量子力學。

從外觀上看,這棟樓似乎更牛逼一些。

而楊老呢。

則在這棟樓里打了一個電梯井,用標準模型貫通了這棟樓。

后來人們發現兩棟樓連不起來,威滕這些人就用弦在那里搭橋。

目前看來只是一道彩虹橋,不能走人。

至于未來就不一定了,也許彩虹橋就是真理呢?

看到這里。

楊老跟霍金的貢獻就好判斷誰高誰低了:

一個裝修了墻,一個打了電梯井。

至于跟蓋樓的愛因斯坦和打地基的牛頓就別提了,這是真沒法比。

當然了。

如果霍金的一些理論能被實驗證明,那么情況便另當別論了。

只可惜由于一些原因,很多人沒法對楊老的成就有個具體理解。

大多數人提及楊老,都只會想到兩個字:

國籍和婚姻。

這對楊老其實是不公平的,他在某些意義上可以說成為了另一個老蘇,在成就方面與社會大眾之間隔了一層很厚很厚的信息壁壘。

同時既然提到了楊老,這里也再糾正一個錯誤的傳聞。

就像那句霍金比肩愛因斯坦一樣,網上也有很多營銷號傳播過這樣一個標題:

《自然》于2000年評選了千年以來最偉大的20位物理學家,楊老是唯一一個在世的人物,也是唯一個華夏人。

這個傳聞看上去自豪感滿滿,令人心潮澎湃。

然而很可惜的是。

和當初提及過的虛假黑客教父郭盛華一樣,這個傳聞其實也是杜撰的。

目前很多圖書館里都可以找到2000年出版的所有期《自然》雜志,結果自然不用多說:

在2000年《Nature》出版發行的51期雜志中,并沒有任何評選物理學家的榜單。

另外在Nature網站上的高級搜索模式中——也就是/search,搜索楊老的名字,同樣搜不到這個內容。

那么這句話是哪里出現的呢?

經常使用瀏覽器的朋友應該都知道。

百度有個很有意思的功能,叫做“自定義時間搜索”的功能。

通過這個功能可以很容易的找出,前文關于楊老和《自然》雜志榜單的謠言最早來源于何時、何處。

經過簡單的搜索很容易可以發現。

在2014年11月27日之前。

使用“楊老/自然雜志/最偉大”三個關鍵詞的組合是.....

沒錯。

篩選出來的結果中,沒有任何一條是關于《自然》雜志評選的物理學家的榜單的結果。

但是如果把搜索的時間范圍調到一天之后,也就是2014年11月28日。

搜索的結果就會出現了變化:

在這個時間范圍內搜索到的第一條結果,第一次出現了《自然》雜志評選物理學家榜單的內容。

因此可以認定。

2014年11月28日。

便是這一謠言第一次在互聯網上出現的時間。

點進去這條搜索結果,可以發現這是一位名為“多空無間2013”的網友在天涯社區發的帖子。

在此帖中,這位網友寫道:

“2000年的時候,自然雜志評選了過去千年以來最偉大的物理學家,總共只有二三十人上榜,楊老是唯一一個活著登上封神榜的大牛”。

他還將同一帖子連續復制到了天涯社區的多個板塊下,造成了天涯社區內一定的影響力。

萬惡之源.JPG。

這個帖子在互聯網早期還是傳播度很廣的,成為了一個“奠定”了楊老在網絡上的地位。

但逐漸的。

隨著互聯網的發展,很多普通人都擁有了去《自然》上檢索相關內容的能力。

他們在發現這是杜撰的內容后,反噬就來了,很多人便以此來攻訐楊老。

說什么給自己編造新聞貼金云云,反倒造成了不小的輿論壓力。

另外很齷齪的是。

某位院士因為對撞機的原因和楊老結下了仇,彼此斷絕來往,楊老大壽的時候都沒祝賀。

然而他卻在明知這是虛假新聞的情況下,還公然將這句話在公共場合下傳播。

當時此人假意夸贊楊老,結果幾個小時后,便有其高校所屬的媒體發長文進行駁斥。

文中看似在批評那人言辭沒有考據,實際上則是在給楊老‘扒皮’,真是其心可誅。

話題回歸原處。

總而言之。

霍金此人并不是全靠著悲情人設上位的混子,他的能力在物理學上足以占據一席之地。

也許多年之后全息原理大放光彩,我們一定會想起那個第一個算出黑洞熵輻射的人。

而時空宴會。

便是他在人生后半段一個非常有名的實驗。

可惜的是。

當時直到宴會結束,也沒有一位時空旅客來到現場。

同樣。

后世對于宴會失敗的猜測也有很多。

比如條件不允許,規則不允許以及制度不允許等等。

甚至還有人認為霍金老爺子只標注了經緯度沒標注宇宙坐標,導致后世的來者無法定位到宴會現場。

可眼下光環卻給出了這么一張請帖,難道說徐云有機會去參加那次宴會?

接著他將請帖攤平,再次看起了請帖內容。

其實說起這張請帖,還有一個挺有意思的小插曲。

結果你猜怎么著?

當天某個盜版網站的評論區,便有個白嫖怪跑出來發了一大堆東西。

意思大概就是徐云的語法漏洞一堆啥的,最后怒噴“不會說英語就別裝”。

但問題是.

那段內容徐云是直接復制的霍金原文啊,一個字都沒改來著的.

要知道。

霍金的時空宴會請帖現在都還在售賣中呢,價格是39美刀。

徐云17年出于的目的,曾經請朋友帶回過一份。

再不濟上網搜一搜也能找到邀請函原件,動動手的事情而已。

一般情況下。

徐云很少會用‘無知’這個詞去評價別人。

因為他感覺這個詞特別傲慢自大,會有種站在高處輕視人家的感覺,而他其實是沒有這種資格的。

但面對這事兒,他真挺想說一句此人挺無知的

話題回歸現實。

徐云又將請帖翻了幾下,目光最后停留到了光幕的提示上。

“此份獎勵需在面壁者完成第四個常規任務后才可激活使用,面壁者可額外攜帶一人?”

見此情形。

徐云不由摸了摸下巴,自語道:

“也就是說,這張請帖不是下個副本的內容?”

“霍金和小牛都是劍橋大學的盧卡斯教授,難道是我寄過去的那封信會對霍金產生影響,所以來了這么一份獎勵?”

四個常規任務,這是邀請函激活的唯一要求。

目前徐云只進過小牛和老蘇兩個副本,堪堪不過和這個數字的一半。

所以短時間來看。

這張請帖估計沒多少可能性激活?

還有就是.....

額外攜帶一人又是什么情況?

難不成讓他帶老蘇過去?

可老蘇對于宇宙和黑洞概念幾乎沒有任何實質性的了解,帶他過去啃面包嗎?

還是說.....

可以被自己帶去的對象,其實另有其人?

想到這里。

徐云不由輕輕搖了搖頭:

“還是信息太少了啊.”

隨后他又看了眼時間,發現已經過去了十來分鐘。

徐云見狀沉吟片刻,認真的將霍金的邀請函收好,轉身走出了廁所。

由于此次空間內時間完全停滯的緣故。

當他回到老蘇墳頭邊上時,老蘇依舊饒有興致的在和蘇華進行著交流——話說這句話咋那么怪呢?

“蘇祖具體墓室的定位還在進行中,也不知啥時候能有個具體的結果。”

蘇華此時的手上正拿著一根煙,面帶感慨的說道:

“其實吧,我們宗親會作為蘇氏后人,曾經和鎮江的文廣新局聯系過很多次。”

“希望他們能加派人手,盡快并且盡規模化的對陵寢進行搜索。”

“可你猜猜他們怎么說?”

老蘇看了他一眼,問道:

“他們說什么了?”

蘇華拿起煙嘴重重吸了兩口,吐出一口煙氣,搖頭道:

“他們說蘇祖陵寢的社會關注度有限,目前能夠投入的資源就這么多,局里也沒辦法。”

“畢竟國內同時進行的考古項目說多不多,說少其實也不少。”

“如果蘇祖的名氣能和蘇軾、蘇秦他們媲美,那么陵寢的搜索規格將會是現在的數倍不止,恐怕棺槨都已經成功出土了。”

“只可惜...哎”

說著說著,蘇華的臉色便沉重了不少。

宗親會是一種常見的社會組織,不屬于官方體制范疇,沒有事業編制和相關收入。

因此想要擔任宗親會的理事長。

除了名望和輩分合格之外,自身的覺悟需求也是極高的。

很多時候。

宗親會的理事長非但沒有額外收入,還得投入大量的精力甚至財力。

可以這樣說。

在如今逐漸淡漠的宗族體系內部,理事長往往都是對血脈認同度最高的那批人之一。

而蘇華便是這類人。

如今五十多歲的蘇華經營著一家貿易公司,一年的純收入大概三五百萬。

這種收入在大地方或許不算頂尖,但在鎮江這種地方的商業圈內,也能算是個風云人物了。

蘇華小時候是和爺爺一起生活在農村,自幼便很了解以及崇拜老蘇。

后來他事業有成,幾位同宗長輩便找到他,表示希望他出任宗親會的理事長。

蘇華幾乎沒怎么猶豫,當場就答應了下來。

上任后的蘇華可謂是盡心盡責,一邊聯絡鎮江同族,另一邊也一直在與同安主支保持著密切的關系。

幾年前。

在蘇華的推動下。

鎮江文廣新局這才重啟了對老蘇陵墓的勘察,并且有了先前提及的一系列成果。

不過另一方面。

到了如今這一步,決定勘探進度的便不再是社會關系,而是勘探目標的社會關注度了。

這種事兒說官僚主義嘛倒不太至于,但多少還是有些看人下碟的味兒的。

同樣都是勘探陵寢。

A的名氣比B大,關注的媒體以及帶動的輿論熱度高,資源自然也就會傾向A了。

雖然蘇華無數次向文廣新局科普過老蘇的成就,但得到的都是一句話:

“蘇理事長,我們知道沒用,要讓社會大眾知道才行。”

于是乎。

老蘇的陵墓勘探工作,便在項目落地后出現了嚴重的滯緩情況。

勘探肯定是有進行的,但設備和人力都遠遠不足,慢的跟螞蟻怕似的。

這就很蛋疼了。

同時作為老蘇的后代。

蘇華又不能站在墳頭罵自己的祖宗沒名氣,否則這不就成不肖子孫了么?

因此一直以來,蘇華肩上的壓力都不小。

想到這里。

蘇華不由再嘆了口氣,一副過來人的模樣拍了拍老蘇的肩膀,說道:

“小蘇,雖然蘇祖如今的名望不高,但作為他的后人,咱們都知道蘇祖究竟是個什么樣的人物。”

“所以如果有機會,咱們還是得盡量去辦蘇祖正正名,讓更多人知道蘇祖的貢獻,你說是吧?”

待徐云點頭后,他便繼續說道:

“我是個商人,沒啥文化,年紀也不小了,這輩子的聲兒估計都出不了方圓兩百里。”

“但你卻不一樣,你還年輕,又是科大畢業的高材生,名字還和蘇祖一樣。”

“所以你我雖是萍水相逢,但叔還是托大說一句話,小蘇,你得對得起你這名字。”

“你不必去想著啥復興蘇氏,這年頭也不興這套,你要做的就是爭取能做出些貢獻,讓別人在想到你的同時,能想到咱們那位老祖就行了。”

說完蘇華抖了抖煙蒂,踢開一顆小石子,繼續道:

“當然了,這只是個建議,這不是伱的使命,做不到也沒人怪你。”

“世上叫蘇頌的人也不少,總不能讓他們每個都成為科學家吧?”

“上頭那些話你就當是個長輩的牢騷,我且說你且聽,別太放在心上,沒問題吧?”

老蘇看了他一眼,沉默片刻,點點頭道:

“沒問題。”

“沒問題就好,沒問題就好哇。”

蘇華這才哈哈一笑,再次拍了拍老蘇的肩膀。

隨后忽然想到了什么:

“對了,我有一位侄女,今年復旦剛畢業,人挺漂亮的。”

“怎么樣,要不要介紹介紹給你倆認識?”

老蘇嘴角一抽:

看著一臉“我想做月老”表情的蘇華,老蘇連忙擺起了手:

“不用不用,我現在還沒有找女朋友的打算。”

蘇華似乎還不太想放棄,作勢便要掏手機:

“那姑娘真的特賢惠,我給你看看照片吧,她也是咱們蘇家的后代,不過放心,和你肯定出了五服.....”

老蘇聞言,手擺動的更快了,跟賈克斯開了反擊風暴似的。

隨后在老蘇堅決的反對下,蘇華方才放棄了牽線的想法。

當然了。

幸好沒成。

半個小時后。

祭祖典禮完成。

眾人簡單的收尸了一下現場,蘇華則來到徐云二人面前,問道:

“小徐,小蘇,大家一起下山吧?”

徐云見說與老蘇對視一眼,當即點頭道:

“好啊。”

之前徐云和老蘇找到的理由,是老蘇父母和自己父母認識,二者算是小時候的玩伴關系。

眼下到了甬城又恰好有空,便結伴前來鎮江祭拜一位老蘇祖上的長輩。

當時徐云和林振華約定的往返時間是兩天,扣掉車程時間不算充裕。

如今祭拜結束。

他們自然也要快點趕回漢華廠了。

做好決定后。

徐云二人很主動的幫忙拿了一些行禮,眾人便往蘇頌祠的方向行進了起來。

蘇華他們的包裹大大小小有十來個,裝著沒燒完的紙錢,外加一些錄像設備,并不算輕。

按照徐云的判斷。

他們應該要這樣人力搬行李下山,所以特意做好了當把苦力的準備。

結果當他們抵達蘇頌祠的門口時。

眼前忽然見到了一頭拉著板車待在原地的

沒錯。

一頭驢,長得和驢兄好像還有些像?

蘇華招呼眾人將行李放到板車上,同時對徐云二人解釋道:

“五洲山的高度雖然只有三百多米,但搬運東西還是比較消耗體力的。”

“所以從幾年前開始,我們就找了頭驢來拉車,下山時控制好驢就行了。”

“畢竟五洲山的山道是盤山路,不屬于那種筆直的大道,不用擔心驢車會失控栽到山底。”

徐云轉頭看了眼這頭驢,目光在它背后放置的行李上停留了一會兒,問道:

“蘇理事長,這么多的行李,這頭驢拉得動嗎?”

蘇華頓時哈哈一笑,看上去似乎不少人問過這個問題。

只見他指著驢道:

“小徐啊,你恐怕有所不知喲。”

“雖然這是一頭母驢,但它可是正兒八經的本土種,現在全國都快找不到了!”

“這種驢拉起貨來要比肉驢有勁兒的多,完全不用擔心會出現脫力的情況。”

“我們用它祭祖好幾年了,從來就沒出過事兒,穩得很!”

徐云聞言一愣,旋即眼睛便瞪得有二十個李榮浩那么大:

“本土驢?還是母的?”

蘇華沒注意到徐云的表情,還以為他只是聽到驢種后有些驚訝,便解釋道:

“沒錯,本土驢。”

“傳聞當年蘇公在汴京為官之時,曾經養過一頭驢子,不過在返回京口之前被蘇公六子殺了做成了驢肉火燒。”

“在回到京口后,為了照顧蘇公起居,謝老都管便又養了一頭驢拉磨。”

“后來蘇公因病故去,謝老都管和部分蘇氏后人在此落地生根,那頭驢也就跟著留在了這里。”

“同時由于此地偏僻的緣故,蘇家村對外往來不多,那頭驢的血脈也便一直傳了下來。”

“后來蘇家村拆遷,這頭驢便到了我們宗親會的手里。”

說著蘇華便嘆了口氣,搖頭道:

“不過這頭母驢是獨胎,如今全鎮江就這一頭本土驢了,我正愁怎么給她配種呢。”

聽聞此言。

徐云的腦海中,忽然浮現出了一首詩:

茍利...錯了錯了,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要知道。

不久前他才剛從裘生那兒得到了一個消息:

這些天東苑食堂的生意愈發火爆了,驢兄每天的工作時間已經來到了十四個小時。

可以說每天除了睡和吃,驢兄剩余的時間都在拉磨。

除此以外。

驢兄的毛發供應也出現了一些問題。

畢竟黑芝麻和米諾地爾雖然理論上對生發有些效果,但需要的周期依舊很長。

至少不可能幾天就冒出來一茬。

可是易安菌的培育過程又到了一個很關鍵的地步,所以如今驢兄的背部都快被薅禿了。

因此無論是從分攤工作還是配種角度上來說,再找一頭本土驢已然是當務之急。

但之前便介紹過。

由于2000年前后引入大量巴基斯坦驢的緣故,目前全國的本土驢基本上已經絕種了。

所以整個環節便陷入了一個死局,連徐云都不知道該怎么去破。

可誰能想到.....

出來陪老蘇上一次墳,居然見到了一頭本土驢?

更關鍵的是

對方還是母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49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