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二百零三章 兩家華夏企業的合作(6.4K)

第二百零三章 兩家華夏企業的合作(6.4K)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二百零三章 兩家華夏企業的合作(6.4K)

“漢華集團,林振華?”

聽到田良偉口中的這個名字。

徐云頓時微微一愣。

雖然他兩世都算是科研圈人,但上輩子的工作單位畢竟是在成飛,一個與工業圈往來繁多的地方。

因此多多少少也都對工業圈內的一些人或事有所耳聞。

那位林振華曾經是個軍人,入伍期間和一位老教授學了不少工業知識,79年前后退伍返鄉。

林振華回到老家后,接替父母的職位,進入了漢華機械廠工作。

從一個搬運工開始做起,最后硬生生的將這個快要倒閉的廠子給帶成了一個巨無霸集團。

后來還有一個名叫齊橙的作家還給他寫了本書,叫做《工業霸主》。

據說和《異世界征服手冊》一樣好看。

不過上輩子由于各種原因。

徐云一直到穿越之前,都沒能和林振華見過面。

他對于這位華夏工業的先行者抱有敬意的同時,自然也帶著一絲好奇。

不過眼前的重點并不是林振華這個人,因此他便暫時將心中的念頭擱置一旁。

只見他組織了一番語言,對田良偉問道:

“老師,話說回來,漢華集團怎么會突然突破Sharpless不對稱環氧化這道坎的?”

“我看看啊”

田良偉扶了扶眼鏡,對著相關信息詳情仔細看了一會兒,方才解釋道:

“哦,我明白了,漢華集團原先有個提高水溶性環氧醇產率的項目,涉及到了雜氮鈦三環化合物,金額接近三個億。”

“因此在林廠長的授意下,研發部便對Sharpless不對稱環氧化這項技術進行了工業容器方面的擴展。”

“在技術突破后,林廠長便將這個技術提交到了機械部,錄入進了檔桉。”

“當然了,他的原意倒不是準備申請專利,而是打算做個技術備份,以后國內哪家企業需要直接提出申請就行了。”

“機械部那邊的系統和燧人是同步的,因此一來二去,相關報告也就顯示在了燧人網站上。”

“只能說咱們的運氣不錯,上次我還沒見著這項技術來著”

說著說著。

田良偉又看了眼屏幕,滴咕道:

“這項成果11月21號提交,27號過審的,咋又是21號”

看著有些訝異的田良偉,徐云也伸過頭看了眼屏幕,問道:

“老師,這個時間有什么特殊的嗎?”

“特殊倒算不上”

田良偉緩緩搖了搖頭,指著屏幕隨意說道:

“不過挺有意思的是,11月也就是上個月20號前后,咱們國內有不少項目都取得了成果。”

“這些項目有大有小,比如南開那邊的一個β—氨基酸的非對映選擇性合成,還有農科院那邊的一項小麥新型mlo突變體研究。”

“哦對了,老趙的Λ超子也是那時候首破的。”

“這種成果扎堆的情況還是有些少見的,就像是大家約好了一起公布一樣,你說奇怪不?”

徐云聞言,頓時一愣。

實話實說。

就田良偉本人而言,他的番話多半只是充作一個新奇事件的分享,并沒有其他更深層次的意思。

畢竟科研這種事情本就存在很多偶然性,歷史上扎堆出現科研成果的節點也不是沒有過。

比如2016年6月。

在這個月內,我國便出現過科研成果大幅度井噴的先例。

當時第一個公開的,是華夏首次完成全固態太赫茲成像雷達系統樣機研制的消息。

接著第二天早上。

中科院召開發布會,宣布繪制出了世界首個人類全腦連接圖譜。

三小時過后。

科技部宣布咱們制造出了世界首例真實穩定可逆單分子電子開關。

又過了兩天。

交大入場,宣布賈金峰教授帶隊捕捉到了馬約拉納費米子,一個物理界猜測了80年的微粒。

次日中午。

科大也來湊了熱鬧。

科大宣布成功研制了硅基導模量子集成光學芯片,并且最終被自然雜志收錄其中。

以上這些成果前后公開的時間不超過四天,那時候的陣勢比這會兒熱鬧多了。

至于歷史上的井噴數量就更多了,第五次索爾維會議的照片足以說明一切。

因此田良偉說歸說,心理上還是只將它看做偶然的。

但徐云卻不一樣。

聽到田良偉這番話的時候,他的腦海中忽然閃過了一個詞:

國運。

國運,這玩意兒是當初北宋副本的獎勵之一,序列是第四個光球。

同時它也是除了神秘公式之外,徐云唯一沒有搞懂的一個獎勵。

但另一方面。

從字面意義上來判斷。

這個詞似乎隱約和運勢有關,看上去像是某個buff類的增益,也是游戲里常見的一類屬性。

只是先前沒有任何證據或者說實例左證,徐云便也一直無法確定自己的猜測是否為真。

不過如今看來

那個所謂的國運獎勵,似乎確實是某種增益?

同時如果對象真的是‘國’這個量級的話,想必對象絕不僅限于前端研究,有些普通人也會因此受益吧?

若真是如此。

那自己這波可就賺大了啊

試問誰不愿意見到自己的祖國日益強盛呢?

不過另一方面。

從目前收集到的情況來看。

所謂的國運獎勵珍貴必然是珍貴的,但那個‘1’帶來的增幅估摸著也相對有限。

不出意外的話。

它的實際效果,應該是讓某些臨門一腳的事情順利成功,但不會憑空爆發出某些成果。

就像春風拂面。

當微風吹過,重量很輕的樹枝可能會微微起伏,順著方向輕輕飄動。

但對象若是耳根,那么效果就全然為0了。

因此想要讓它成為一個真正能改變國體走向的一國之運,光這一個1顯然是不太夠的。

也許78還差不多。

如今它的象征意義可能要更大一點,也就是好歸好,但起不到質變。

因此很快。

徐云便深吸一口氣,將思緒拉回了現實,將注意力放到了漢華集團上:

“老師,咱們有辦法聯系上漢華集團嗎?”

“你等等。”

田良偉在抽屜里翻找了幾下,沒多久便找到了幾張明信片。

接著他將明信片打開,拿在手里晃了晃,說道:

“早些年在評選國家勞模的時候,我曾經和林廠長有過一面之交,這些年也經常互寄明信片和一些小禮物。”

“這樣吧,我打個電話問問他,看看咱們有沒有機會能合作一回。”

“不瞞你說,雖然林廠長如今已經快70了,但一提起和外企干仗,他分分鐘能給你打兩套軍體拳來呢!”

隨后田良偉讓徐云和顧群青先坐下,撥通了一個私人電話。

片刻過后。

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從電話對頭傳了過來:

“喂,老田?”

“嗯,是我,老林,你這會兒在干啥呢?”

“沒干啥,今天廠子里沒啥要緊事,跑出來釣了半天魚,剛要回家。”

“釣魚啊這倒是個挺休閑的活兒,唔,怎么感覺你那兒有些吵?”

“我在菜市場買魚額,買燒魚的調料呢,老田我跟你說,今天我釣了一頭三斤多的誒誒誒別搶啊,那條草魚我先看上的!”

田良偉:

一分多鐘后。

電話對頭嘈雜的背景聲才為之一靜,只聽對方說道:

“咳咳剛才出了點小意外,話說老田,最近都還好吧?”

田良偉輕輕瞥了眼徐云,刻意說道:

“實話實說,不太好。”

聽聞此言,電話對頭的聲音頓時拔高了幾分:

“怎么,家里出啥事了?”

“不是家里,是其他方面。”

田良偉嘆了口氣,將華盾生科遭遇的困境給林振華描述了一遍:

“差不多就是這么個情況,設備被禁運,產量沒法提升,局面一下就僵住了。”

“剛好我在燧人上頭看到了你們公司提交的那份技術備桉,就想著問問能不能試著生產出一套環化構化的設備”

“淦踏娘的小鬼子!”

聽完田良偉介紹的前因后果,林振華忍不住蹦出了一句臟話:

“tmd都多少年了,這些鬼子還是陰魂不散吶。”

林振華早些年做的就是設備出口,因此沒少和小八嘎們打交道。

正因如此。

他也見識過不少霓虹人的手段。

其中最常見的就是低價出售設備,高價提供后續配件,價格甚至溢價數十倍。

比如當年林振華還是個技術人員的時候,江南省第二化肥廠便曾經進口過一套大化肥設備,其中有兩臺21萬的大卡冰機。

結果在安裝的過程中。

其中一臺冰機的主軸因為操作失誤被砸斷了,直接報廢。

江南輕化廳當時確認了主要責任在中方,所以沒有對霓虹方面要求賠償。

而是在處理完相應責任人后,向對方提出了再進口一根主軸的意向。

這事兒郁悶歸郁悶,但其實也挺正常的:

好比你買了輛小電驢,聽到車位的時候摔了一跤把鋼珠摔出來了,只能去找商家進行售后維修一下。

而既然是售后維修,價格應該是要便宜一點的,更別提自己設備才買了沒一會兒呢。

結果對方回了個消息:

提供主軸沒問題,但價格要三萬美刀。

要知道。

當時一臺冰機的價格也就十多萬美刀而已,主軸能賣個三百美刀都算高了。

后來林振華等人抱著不爭饅頭爭口氣的想法,技術骨干全體出動,全力搞出了一根主軸。

霓虹代表一聽咱們搞出了主軸,頓時便不樂意了,表示你們滴軸子大大滴壞,不能用。

見此情形,一位八級工站了出來,提出了一個方桉:

咱們賭命吧!

所謂賭命,指的是將華夏方和霓虹方的輪軸各安在一臺冰機里,八級工師傅站在華夏主軸邊,霓虹方代表現在霓虹主軸邊。

然后將轉速慢慢增大,看誰的先壞。

冰機初速是1000轉,

后來加到了150020002500。

等到了華為方提到了3000轉時,霓虹代表慫了。

最終低著頭認了咱們的主軸沒問題。

幾年后。

林振華又在東北某大型設備的競標中遇到了霓虹企業,對方的手段甚至要更為下作,一度讓漢華集團也陷入了類似華盾生科的困境。

要不怎么說華夏的工業史是血淚史呢,正是因為隨便拎出來一個片段都能治愈好你的低血壓。

網上有句話說的其實挺有道理的:

小西八敵視咱們,主要是因為歷史上咱們是他們的宗主國,他們不想要這層的印記。

他們想洗去那段‘屈辱’的歷史,所以1970開始,把漢字從課本內取消了。

05年的時候還欲蓋彌彰,把漢城改成了首爾。

這是一個公開的‘去漢化’政策,直接寫在了棒子的課本上。

無恥是挺無恥的,但敵視主要在與文化層面。

可霓虹卻不一樣。

他們是真正給華夏留下過創傷的敵人,并且一直以來都通過各種手段騷擾乃至惡心咱們。

比如當初讓稀土賤如土的黑手是霓虹。

偷走高檔宣紙制造工藝、景泰藍制作工藝、桑蠶抗病技術的也是霓虹。

目前華夏中藥出口率在全球占比不到3,而霓虹占比卻高達90,在背后抹黑中醫的同樣是霓虹。

因此在聽完田良偉的描述后。

饒是林振華氣度涵養頗高,也忍不住有些失態了。

隨后他深吸一口氣,平復了一番心緒,對田良偉道:

“老田,你們設備均質系統的有效容積要求多少?”

田良偉想了想,很快答道:

“10L容積,通過過渡金屬催化定向性的把CH3給環化的工業應用”

林振華在心中簡單盤算了一番工業化的難點,接著說道:

“這樣吧,老田,你抽空把相關數據用傳真發給我。”

“我待會兒就組織一批骨干,先在實驗室把整個流程過一遍,然后研究一下怎么轉換成工業生產線。”

“另外如果方便的話,你們那兒最好也派些人過來。”

“畢竟我們廠子沒生產過吡蟲啉,很多環節還是有專人指導為好。”

“反正你我都是老熟人了,我不敢打包票這事兒肯定能成,但只要我們漢華廠生產出了設備,我林振華保一定成本價供應給你們!”

“好!那咱們就說定了!”

田良偉一拍桌子,隨后一手掩著手機話筒,朝徐云打了個眼色。

徐云立刻意會的朝他點了點頭。

田良偉這才松開手,繼續說道:

“這樣吧老林,我干脆讓我的學生徐云去你那兒一趟。”

“他是華盾生科的董事長,24歲的博士生,第五代吡蟲啉就是他搞出來的,沒人比他更熟悉這玩意兒的特性了。”

林振華對此自無意見:

“沒問題,來之前把人數和航班號報給我就成,我到時候安排人去劫機。”

“另外酒店也別訂,我們集團有招待所呢,按四星標準建的。”

“裝修可能沒那么豪華,但隔音效果很好,準保能睡個好覺!”

掛斷電話后。

田良偉看向徐云,說道:

“小徐,老林那邊搞定了,你抓緊時間安排些人手,盡早出發。”

徐云點點頭,沉吟片刻,說道:

“行,我這就去準備一下,明天不,今晚就出發!”

環化構化的生產設備不同于尋常大型容器,它的均質系統的有效容積只有10L。

技藝的關鍵不在于焊接或者鑄件,而在于小分子技術的工業化拓展。

技術突破不了你就沒法生產,但只要技術突破,設備的量產時間可以縮到非常非常短。

其他一些大型壓力容器的生產時間可能需要數個月甚至一兩年。

但環化構化設備一旦在技術方面有所突破,幾天時間便可以順利生產一套。

因此在這期間。

每一分每一秒都顯得彌足珍貴。

在離開院長辦公室后。

徐云迅速聯系上了助理唐栗,很快便組織了一支七人訪問小組。

訪問小組的領隊自然是徐云。

其余人員則由唐栗以及任永存、周佩瑤等實驗室工具人組成。

至于先前與徐云一起去過羊城的顧群青這次則留在了公司總部,負責其他一些事物的調度。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

在這批人員中,有一個比較特殊的人。

他就是

老蘇。

徐云帶上他的目的主要有兩個。

一是讓他見見世面。

如今的老蘇已經掌握了聊天和支付軟件的用法,健康碼也鼓搗的有模有樣的在2022年,掌握了這三個技能,你基本上就能跟上現代的生活節奏了。

第二點嘛則是

漢華集團的總部如今搬遷到了之江,總部離鎮江的距離只有三百公里不到。

而鎮江那兒有座山,叫做五洲山。

這座山上有一個小景點。

蘇頌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10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