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走進不科學  >>  目錄 >> 第一百九十六章 老蘇的安排與產品大爆(7.2K)

第一百九十六章 老蘇的安排與產品大爆(7.2K)

作者:新手釣魚人  分類: 科幻 | 超級科技 | 輕松 | 新手釣魚人 | 走進不科學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走進不科學 第一百九十六章 老蘇的安排與產品大爆(7.2K)

昨夜反擊過程雖然非常順。

但徐云作為事件的發起人,其實從頭到尾都在繃著神經,一刻都不敢放松。

加之公司總部距離徐云的小窩距離很遠,哪怕是打車也要一個多小時。

因此當他到家時,已經是凌晨后半夜了。

徐云拖著有些疲憊的身子簡單洗漱了一番,上床后立刻便進入了夢想。

次日中午。

十二點半。

還在昏睡的徐云耳中,忽然傳來了一陣手機鈴聲。

“如果天黑之前來得及,

我會要挖了你的眼睛”

幾秒鐘后。

徐云迷糊糊的從被窩里伸出手。

在枕頭邊胡亂摸索了幾下,觸碰到一個正在震動的硬物后方才睜開眼,將其拉到了面前。

只見此時此刻。

手機上正顯示著一通待接電話,備注赫然是顧群青。

徐云見說一邊打著哈欠,一邊將其接通:

“喂,Aaron,啥事兒?”

話音剛落。

顧群青略顯激動的聲音便從話筒對頭傳了過來,

震的徐云耳朵有些難受:

“徐博士,爆了!”

徐云微微一愣,不由冒出一股疑惑:

“啥爆了?登子又來了個大的?”

“不是不是。”

哪怕此時看不到人影,徐云也能想象出顧群青正在飛快的搖著頭——上面那個頭。

隨后只聽他道:

“是咱們的產品爆了,上線銷售12個小時,目前‘一個螂滅’的銷量已經突破了七萬支!”

七萬。

這個數字如同一道閃電,將徐云劈的渾身一顫,登時睡意全無。

只見他一個挺腰坐起身,訝異的道:

“七萬?怎么可能會這么多?”

按照顧群青之前設計的模型。

不出意外的話。

‘一個螂滅’的首日銷量應該是一萬二左右,中午十二點能過七千五就很不錯了。

同時截止到凌晨徐云離開公司前,‘一個螂滅’的銷量都依舊符合這個模型規律,縱使有差距也不會相差太多。

可為啥一覺過后

這個數字突然就翻了快十倍?

想到這里。

徐云的腦海中忽然冒出了一個念頭,

連忙追問道:

“Aaron,難道是有人批量下單,準備搞惡意退貨?”

一個螂滅是生物殺蟲藥,這類藥購平臺有個硬性的售后要求:

如果買家在收到‘一個螂滅’后沒有拆開包裝,

那么他可以在七天內選擇退貨退款。

這種情況在淘寶中極其常見,

屬于消費者在網購端享受到的權益之一。

在如今的網購圈內,退貨集中出現的高峰期自然是雙十一后的714天。

這種用戶權益也導致了雙十一成交額的虛高,每年淘寶都要花大量人力物力甚至算力在退貨上。

比如21年的雙11,當日成交額是5403億,看起來創下歷年新高。

但實際上呢。

這次雙11的七天退貨率卻高達20,直播電商退貨率一度高達60。

因此在商業競爭里。

惡意退款,也是一種常見的競爭手段。

不過隨著網購產業的,大部分廠商都已經放棄了這種手段——因為商品回流對于產品生產壓根產生不了多大影響,無法對大多數廠商的供應鏈造成嚴重打擊。

所以他們大多都會把心思放在宣發端,也就是通過信息渠道的水軍進行抹黑。

但華盾生科卻不一樣。

‘一個螂滅’的生產成本很高,而淘寶那邊的結算是要有個收貨賬期的。

在產品能夠大幅度回款之前。

華盾生科每生產一支蟑螂藥,賬戶上的資金便會少上一筆。

這種情況有些類似于工程隊的墊款,只不過沒工程款那么難結算罷了,不至于拖上十年還不給。

此外。

廠房的生產線也有限,的產量就那么些。

因此如果有同行使用了這種手段,公司將會極其被動。

除非對方在阿里旺旺上承認自己會惡意退款,否則你哪怕明知道對方會這樣做,最后也必須要發貨。

這是一種陽謀,譬如之前的那段敏感時期,某些口罩廠商就是這樣惡心同行的:

那時候社會面剛剛恢復生產,

口罩不但需求量極大,

同時利潤也極高。

于是便有同行在平臺上下單,讓對方的產能完全提供給自己。

等收到貨后也不點確認,

拖到最后一天才申請退款,不退就申請仲裁介入。

貨物連包裝都沒動,結果自然是同意退款。

接著他們又把貨物故意拖延,臨近最后退貨期限才寄回去。

如此這般,一來一去便過去了十多天。

那時的口罩價格已經較先前降了一大截,商家欲哭無淚,只能認命。

這種做法要臉嗎?

當然是不要臉。

可它有效嗎?

答案同樣明顯。

‘一個螂滅’的效果業內人士基本有目共睹,因此若是有同行使用這種伎倆,徐云真的一點都不意外。

不過顧群青接下來的話,卻令他微微松了口氣:

“徐博士,你放心吧,都是真實的銷量。”

“具體情況比較復雜,如果方面的話,還是先到公司來說吧。”

徐云微微一愣,旋即連忙點頭:

“沒問題,我現在就去公司。”

隨后他簡單洗漱了一番,胡亂吃了兩根士力架填了填肚子。

臨走前又想到了什么,回屋里取了某個東西。

隨后走到隔壁屋外,敲了敲老蘇的房門。

片刻過后。

屋門打開。

老蘇端著碗方便面哧溜哧溜的看著徐云:

“小徐,有事兒?”

徐云朝他屋子里瞥了一眼,發現床頭上正放著一臺畫面是物理實驗的平板,問道:

“也沒啥大事兒,就是過來問一聲,您手機用的習慣了不?”

老蘇輕輕點了點頭,用筷子指了指桌上的一臺麥芒,說道:

“總體還在熟悉中,不過九宮格與微信聊天已然掌握,怎么,老夫...錯了,我可以出門了?”

徐云思索片刻,從口袋里取出一張卡片,遞到他面前,解釋道:

“應該差不多了,這是我托我老師給您辦下來的借閱卡,您先收好。”

“再過幾天吧,我帶您去趟學校的圖書館,順便給您介紹介紹科大。”

“雖然如今網上同樣可以查閱到不少信息,但從學習角度出發,圖書館的書籍儲備還是要豐富很多的。”

“更別說比起網絡屏幕,實體書的手感也要高點兒。”

“屆時我帶您熟悉兩趟,要是沒問題的話,今后您自個兒去圖書館掛機...錯了,自個兒去圖書館學習就行。”

目前距離老蘇來到現代已經有些天了,他也逐漸適應了現代生活習慣。

比如他不需要徐云幫忙,便可以獨立的使用洗衣機與微波爐之類的家用電器等等。

此外電磁爐的按鈕也搞得有模有樣的,適應性拉的很滿。

不過由于宋代才剛開始出現鐵鍋,加之老蘇的身份多少也算個權貴,沒怎么下過伙房。

因此在廚藝方面,他的水平就比較有限了。

這些天徐云忙于公司事宜,除了睡覺基本沒空,老蘇主要靠自熱米飯和方便面度日。

為此徐云還特意網購了一箱梅林的牛肉罐頭,吃是真好吃,就是貴。

而在學術方面。

老蘇主要還處于一個更新認知的階段,短期內依舊沒辦法幫上徐云任何忙。

因此徐云特意找到了田良偉,為老蘇搞了一張西區AED的通行證。

按照他的安排。

等再過幾天時機合適,他便會帶老蘇去圖書館轉兩圈,熟悉熟悉流程。

待他掌握電子借閱設備和門禁的出入方式后,便可以正式將他放養。

接著再過段時間。

看看老蘇的優勢方向是在哪個專業,便可以朝著那個方向進行最終準備了。

雖然從目前看來,老蘇的優勢方向應該依舊是物理。

但另一方面。

徐云也不能排除會出現其他情況,因為對象是個活生生的人,比如小李就是個很有代表性的例子。

畢竟時代變了嘛。

在將借閱卡交給老蘇后。

徐云便選擇了告辭離開,打車趕到了公司總部。

匆匆推開經理室的門,徐云連水都顧不上喝,便對顧群青道:

“發生什么事了?為什么產品的銷量會漲這么多?”

顧群青看上去已經等候多時了,只見他將手中的手機朝他一遞,說道:

“徐博士,你先看看這個。”

徐云接過手機一看。

此時此刻。

手機上顯示的赫然是華盾生科的官方微博賬號,頭像是一根路亞竿。

這個賬號是前幾天顧群青注冊認證的,由于‘一個螂滅’在銷售當天也買過微博的熱搜榜,因此整個認證過程還是比較愉快的。

這個賬號是標準的黃V官方號,由公關部全權運作。

平時無論是徐云還是顧群青都不會隨便登錄——他們有自己的賬號,并且也有認證。

不過作為一個剛注冊的官方號,華盾生科的粉絲數自然也不會多到哪兒去。

如果徐云沒記錯的話。

注冊當天,官微的粉絲數是一萬零幾十。

其中那一萬是撐門面的僵尸號,真正的粉絲只有后頭的那幾十個。

昨晚徐云在離開前曾經關注過一次粉絲數,當時隨著產品熱搜的空降,粉絲數漲到了一萬四千多人。

此時是下午兩點半。

按照正常速度。

這會兒能破兩萬都算不錯了,這類官方號的吸粉效果一直不咋地,畢竟不符合大多數社交用戶的喜好肖像。

但此時此刻。

手機上顯示的卻是另一個數字,并且與兩萬出入極大:

整整十三萬人。

這十三萬個賬號的id分別是.....咳咳。

總而言之。

當初獲得第一枚霓虹奧運金牌的我國射擊選手楊倩,一天的漲粉量也不過是53萬而已。

要知道。

那可是奧運會首金來著。

根據后來微博披露的信息,當日的活躍用戶數量足足達到了3.02億!

雖然微博這玩意兒的粉絲數很水,但在拋開僵尸號的的情況下,它的真實日活也不會少到哪兒去。

倒不是說他這軟件多有魅力,而是因為咱們國家的人太多了。

那些說什么‘一億粉絲的明星可能只有十萬真粉’的言論其實也不太可取,畢竟咱們的人口基數擺在這呢。

14億人啊......

這個恐怖的人口基數,注定了國內頂尖社交媒體的用戶量不可能是一個小數字。

因此華盾生科眼下的粉絲數看起來好像不多,但背后覆蓋的真實用戶數量卻不可小覷。

而在華盾生科這個賬號發布的唯一一條微博下方,評論數同樣達到了2.2萬。

其中排在第一的回復,來自一個昵稱為‘是牧蘿莉不是枚蘿莉啦’的女性用戶。

“學生黨沒啥錢,下了兩單一下,剛好宿舍打算滅蟑螂,一定要茍住啊!!”

熱評第二的則是一個名叫‘驢兄的角色卡呢’的賬號,內容相對復雜一些:

“搜了一下天眼查,不是設立在開曼和合資企業,稅收地在國內,股東徐云是華夏人,其他的注資機構一個是科大一個是科大的新創基金,根正苗紅的自己人,xdm,可以沖一波噻。”

其余的高贊評論和前兩條差不多,都是前來表示的內容。

其中還有一些曬賬單的,數量不盡相同。

少的一兩支,多的十四五支。

徐云見狀,轉頭看向顧群青,臉上浮現出了一絲問號:

“Aaron,這是......”

顧群青聞言笑著晃了晃腦袋,很是感慨的說道:

“大概在早上五六點吧,一個業內博主打探到了一些事件內幕,便在博文里提到了咱們的產品。”

“這個博主的文筆不錯,在文中將咱們描述成了一個被外企下黑手的孤勇者,帶著一絲悲情色彩。”

“這位博主不是咱們的合作方,他原本的想法應該是為了能讓博文更吸取流量。”

“但在科大遭襲的話題背景下,倒是讓咱們的產品大大的露了一次面,讓很多人知道了咱們被狙擊的事兒。”

“徐博士,你也應該知道,受近些年很多外企的辱華事件影響,國內的民族情緒越來越高,一些國貨在巧合之下經常會意外大爆。”

“之前有鴻星爾克,有安踏,有白象也有百雀羚,如今則到了咱們。”

“眼下事態就如你所見,咱們的首日銷量......爆了。”

徐云靜靜聽完這番話,手中緊緊握著手機,表情訝異中帶著一絲若有所思。

正如顧群青所說。

這些年間里,隨著越來越多外企的翻車以及國際形勢的變化。

‘民族企業’這四個字的含金量,忽然便升騰了一大截。

很多時候在和民族企業掛鉤的國貨上,國內民眾會爆發出巨大的購買力。

其中最有代表的就是鴻星爾克。

當初中州暴雨水災,鴻星爾克默默無聞的捐出了五千萬。

結果這事兒被中州紅十字會曝了出來,還有記者考證了鴻星爾克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兒了,每次都極其低調。

于是乎。

網民們自發的組織起了一場“回饋”盛宴。

根據第三方灰豚數據的統計。

鴻星爾克的淘寶直播間在熱搜爆發的7月21日之前,日均直播觀看次數僅為1.1萬。

而到了7月22日晚。

直播間單場觀看次數暴漲至201.7萬。

與此同時。

它的某音直播間在22日當晚,也創造了超過1500萬的銷售。

截至24日傍晚。

鴻星爾克的某音直播間銷售數據突破了一億元,并且最終退貨率只有8。

至于線下門店就更不用說了。

當初徐云正在老家縣城修整,親眼見證了老家電影院對面那家鴻星爾克被人搶購的盛況,頭一次發覺老家這個五線的小縣城居然能爆發出如此強勁的購買力。

除此以外。

等到了雙十一當天。

鴻星爾克只花了45分鐘便銷量破億,銷售額比去年增長了27倍。

此外還有白象方便面、百雀羚等等,都靠著各類外企翻車達到過驚人的銷量。

尤其是百雀羚。

某種意義上來說。

這是和一個螂滅極其相似的例子。

當時的事件背景是迪奧和雅詩蘭黛辱華翻車,受此影響,百雀羚的銷量得到了一個大幅度的增加。

全平臺的月銷售額突破了七百萬大關,退貨率史無前例的達到了0.7。

雖然和迪奧這些品牌相比,霓虹七所舊帝大的知名度要小很多。

但另一方面。

比起那些歐美品牌,華夏網民們對于霓虹的某些情緒要更激烈很多。

加之很多人沒在‘一個螂滅’的銷售首日下單,并不是因為他們對產品無感,而是另有他因:

其中一部分人是看過科大消殺直播,但壓根就不知道一個螂滅開售了——畢竟不是所有人都看微博的,只是提升一個曝光率罷了。

另一部分人原本的計劃則是打算觀望一波,希望能等到第一批用戶的評價后在決定要不要入手。

換而言之。

這些用戶其實是有消費欲望的,只是因為各種原因暫時沒和“一個螂滅”產生交集而已。

如今隨著新聞的爆出,他們便立刻將消費欲望提前激發了。

這也是很多國貨能大火的內在原因——只有伱質量好,別人才有可能順著勢頭進行購買。

還是以百雀羚為例。

當時迪奧它們爆出辱華后,市場上可選的國貨品牌其實并不少,百雀羚也沒像鴻星爾克那樣做出什么特殊的事兒。

它能從一眾國貨中脫穎而出,靠的便是過去的口碑,口碑和新聞引起的民族情緒相結合,這才有了銷量的暴增。

很多時候只要你足夠幸運,偶有一日乘風起這并不困難。

但最終想要扶搖直上九萬里。

那你自己就得先是一只鯤鵬了。

隨后徐云將手機遞還給顧群青,問道:

“Aaron,現在產品的銷量有多少了?”

顧群青在自己的筆記本上按了幾個鍵位,隨后將筆記本朝徐云一轉:

徐云盯著這個數字看了一會兒,又道:

“那么今天的實際銷量呢?能預估嗎?”

顧群青聞言,臉上揚起了一絲夾雜著喜悅與無奈的笑容:

“很難估算,畢竟眼前的情況已經脫離了我們的掌控,模型已經失去了它的普眾化效益。”

“不過保守估計的話,最終數量應該會在1215萬支左右。”

“如果熱搜足夠堅挺,明天的銷量可能也會持平,然后以30的速度消退,幾天后達到一個穩定的數值。”

“接著再過幾天,第一批用戶的反饋又會出現,銷量多半會略微回升少許,往后便會保持一個長效的標準商品波動曲線。”

“十到十二萬支嗎......”

徐云重復了一遍這個數字,沉默片刻,對顧群青道:

“Aaron,如果是這樣的話...咱們的產能就有些不夠了。”

說兩件事。

一是我的公眾號‘新手釣魚人’大家可以關注一下,可能在上面發個北宋副本的番外。

二是第三個副本要開啟了,各位可以猜猜主人公是誰,猜對五更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走進不科學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69989